第225章 费安易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25章 费安易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大佬都爱我 [快穿]三国之召唤时代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     谢鲤、南安郡王和左通政连昌被收押在天牢, 为了给谢鲤和南安郡王脱罪, 谢家和霍家一直在上下奔波,银子撒了一大堆, 但却不见成效。

    连昌官位最低, 家中又不是豪富,但连家也在上下活动, 就为了把连昌捞出来。

    这三个人当中, 连昌罪名最大, 因为他作为左通政, 不司职守,公然拦截重要奏折,朝廷法度不容。

    事实上,通政使和右通政都没有想到连昌会这么大胆子把奏折拦截下来,就算他们俩也只会在看过奏折之后,小心的透露出去, 而绝不敢拦截奏折,这是老寿星上吊, 自寻死路啊!

    姬七紫的禁令解除了,但她也没有出宫, 因为为了消磨她的精力, 她爹不单把东宫的宫务压在她身上,还主动把自己的私产交出来, 还美其名曰, 这里面的九成不是她的么?她该关心一下。

    进入十月份之后, 一夜之间,天地就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了,寒风刺骨,大雪封天啊。

    姬七紫看完账册之后,想到今年冬天天冷,只怕百姓日子不好过了,便琢磨着拿出一部分银钱来做善事。

    不过朝廷早已经有了应对方法,现在户部有钱,早已拨了一笔钱救助贫困百姓平安熬过这个冬天。

    且有了朝廷做示范,各商人为了好名声,也跟着开仓发粮、发棉衣之类的,百姓的日子好过多了,只要不是懒得连免费粮免费棉衣都不领,再冷的冬天也能熬过去。

    心中打定了主意,姬七紫决定等傻爹回来了,和他说一声。

    这时,蔷薇敲了敲门扉进来了,说道:“郡主,那个无夜楼楼主被抓住了。”

    姬七紫抬起眼眸,惊讶道:“那个马家姑娘呢?”

    蔷薇不带一分主观色彩,说道:“自然也被一起带回来了。”

    马家姑娘被抓还是挺冤枉的,她只是以为费安易是她的良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把宝藏的事情告诉了他。

    但因为一代传一代的过程当中出现了疏漏,马家姑娘自己都不知道藏宝图真正的解读方式,她想得很好,觉得等她和夫君生下几个孩子,可以把宝藏传给孩子,他们没有能力取宝藏,但他们可以培养孩子,以后孩子能取宝藏就行了。

    蔷薇又继续说了好几件才刚刚传出来的事情,比如有关于南安郡王、谢鲤、连昌等人的处置。

    京城闹得沸沸扬扬,人人都恨得长三张嘴,把自己的意见传达给皇帝及刑部官员等等。

    刑部大牢里,费安易和马家女子分开被关押,就关押在霍阳煦的对面和左侧。

    没错,霍阳煦还未被放出去,但朝廷也没有为难他,刑部官员甚至无视了他。

    霍阳煦挺后悔的,早知道就不该来投诚了,他是马家后人又怎样?现在是新朝,霍家不偷不抢,老老实实做生意,就算后来被揭穿马家后人的身份,顶多就是生意受损点,世人善忘,时间久了,谁还会记恨外嫁女不姓马的后人?他多捐点钱,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很快就会消弭这些负影响。

    结果他被关了这么久,霍家的生意一样受到波及,反而因为他在牢中,不能及时制定应对方法,导致霍家的情况比他意料之中的情况差多了。

    第二天,霍阳煦和马家女子一起被放了出来,换句话说马家姑娘交代问题交代清楚了就被放了。

    她和费安易并没有朝廷认可的关系,比如夫妻,比如纳妾文书等等,实质上两人完全就是陌生男女关系。

    站在刑部大门前,霍阳煦周身脏兮兮的,头发也无法在风中飘荡,以展示他潇洒贵公子的样子。

    马家女子望着他一副怯怯的表情,她蠕动了嘴唇半天,才艰难吐口道:“你是我表哥?”

    霍阳煦神情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你知道霍家的存在?”

    马姑娘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我爹说过。”

    说罢她眼泪就掉下来了,抽泣道:“爹爹去世之后,我也没有亲人了,我想找姑婆,但霍家隔得太远了,我根本就去不了那么远。”

    霍阳煦头都大了,回头看了一眼刑部,重重叹了口气,说道:“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在霍阳煦和马姑娘离开之后不久,怀王等一众看戏的家伙跑到刑部了。

    正好刑部大牢调整了一下,在费安易和马家女子被带回京城之前,杨振海先一步被抓紧了大牢。

    这个搅事的家伙不抓,要抓何人呢?

    之前杨振海被关押在其它牢房,今天刑部尚书把他和费安易安排在一起了,当然不是一个牢房,是相邻的,方便他们讲话,才不那么无聊嘛。

    天牢里,杨振海和费安易各自盘腿坐在牢房里,但他们双眼盯着对方,双方眼中怒火高涨。

    “杨振海,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你踏马不是说没有问题么?你踏马不是说能让皇子帮老子说好话么?”

    杨振海的气焰顿时落下去了,他垂下眼眸,无力道:“是我对不起你。”

    费安易琢磨着前朝宝藏那事,他并没有犯多大事,朝廷就算追究,最后应该也不会有事。

    但朝廷还是在抓他,所以他就只能躲起来了。

    直到接到杨振海的信件,他信誓旦旦的说,他已经投靠八皇子宣王,前朝宝藏的事情不过是一点小事,不用担心,有宣王出马,他定然不会有事。

    哪知道,前朝宝藏之事确实牵连不大,朝廷抓他不过是了解清楚,而他无心帮朋友的忙却成为他坐牢的罪名。

    要是手上有刀,他真想一把捅死杨振海这个混蛋。

    杨振海心中不无后悔,但他后悔的不是牵连了朋友,而是后悔自己没有看清楚太子的地位,皇帝根本不会给予一丁点惩罚。

    两个昔日惺惺相惜的朋友在牢房里大骂出口,听得怀王等人啧啧称叹。

    楚王怕冷,所以他没有跟来,和怀王一起来的是燕王、英王和宣王,还有纪博轩。

    他们对无夜楼楼主闻名已久,特来一睹真容的。

    “本王果然最爱看反目成仇的戏码,百看不厌啊!”怀王的声音突然响起,杨振海和费安易专注吵架,并没有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

    杨振海的目光扫视过宣王,未免自己露出过多愤恨的情绪,他立即垂下眼眸,掩饰住里面对宣王的深深恶意。

    宣王皱了皱眉,这个杨振海是一个十足的小人,哪怕最后他因为付出了什么而脱罪了,他也不能放过他,不然总是有人在暗处盯着他,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费安易不认识,且可能是在江湖上呆久了,对皇权没有畏惧之心,他挨个扫视了一眼几人,然后才把注意力放在说话的怀王身上。

    “长得还不错。”怀王非常走心的评价,就是这种相貌和气质只能骗一骗一般女子,让他在京城露露脸,只怕千金小姐们顶多看一眼,却不会过心。

    燕王心中腹诽,这个费安易给人一种浮夸的感觉,就是他自信自己是无敌美男子,可以迷倒万千少女那种。

    但其实在旁人看来,他就是大傻子。

    当然大傻子也有几分真本事,不然如何逃得过朝廷的抓捕?最后还是宣王舍身喂魔,把他给忽悠出来的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费安易把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去,低头道:“不知是哪位王爷?”

    再抬起头时,脸上就带着笑容。

    “请恕草民失礼,请王爷明鉴,我是被杨振海这混蛋陷害的,我根本不知道金矿银矿的事情。”

    当然他睁眼说瞎话,那被提前开采的一部分金银,就有二分之一是被他取走的,可以说他比陇县县令更早发现金矿银矿的存在。

    在陇县县令接管矿山之后,杨振海书信到了,他爽快的帮着南安郡王、谢鲤和蔡博及连昌派去的人以势压县令。

    他当时非常纳闷,县令大人似乎太好说话了吧?竟然只看过刻着太子印章的文书就真的把矿山交给京城来的人。

    怀王摇头道:“你们这案子可不归我管,我就是来看看你。”

    他指了指他们自己这一圈人,又道:“因为宝藏之事,我们对你可是瞻仰得很。”

    费安易顿时脑袋耷拉下去了,这都什么事儿,前朝宝藏他一份都没有拿到,相反朝廷还因为他获得了那么多财宝,他们不感谢他一下么?

    “宝藏的事情,虽然是我起头的,但我没有安排底下人杀人,那是他们自己所为,与我无干。”

    费安易努力为自己脱罪,他说得还相当对,难不成下属杀人,上司还得背锅?

    怀王摸着下巴,说道:“我对你的行为有点不理解,那可是前朝宝藏,至少一千多万,你竟然没有亲自来寻宝,只派了一些废物点心的下属,为什么呢?”

    燕王、英王和宣王也很敢兴趣,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

    纪博轩同样很好奇,带入一下自己,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

    放着宝藏不取,那就是眼前还有更大的宝藏,与其还肖想完全没影的前朝宝藏,不如眼前的财宝更实际?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挖金矿和银矿,不然你怎么会放着那么大笔的宝藏不动心呢?”

    纪博轩也是随口一说,陇县什么财宝更实际?那就是亲眼看到的金矿和银矿啊。

    费安易一惊,他这表情被大家看在眼里,怀王顿时啧啧称叹道:“猜中了?”

    “不过,你这行为本王理解,人人都理解。”一边说,怀王还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费安易顿时耷拉着脑袋,这些皇子好恐怖,连昨夜审问的刑部官员他都没有回答,却被他们看出来了。

    ……

    刑部上下官员在翻着大周律例讨论费安易的罪行,户部尚书一脚踩了进来,他一来就凑到刑部尚书面前。

    “老杨,那个费安易,他私自挖掘了金矿和银矿,你们记得让他把金银吐出来啊。”

    刑部尚书杨延:……

    然后杨尚书幽幽的看了何尚书一眼,摆摆手:“少不了你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