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流言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17章 流言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三国之召唤时代幼崽护养协会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     刑部,霍阳煦被收押在一间干净的牢房, 刑部所有官员看着他都很无奈, 不管问什么,他都老老实实回答, 但看着诚恳的样子, 大家怎么都觉得他不老实。

    可能这就是有人天生是坏人, 长了一张不让人相信的脸孔。

    “大人, 像他这种该怎么处置?”左侍郎询问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老神在在道:“先调查再说。”

    霍阳煦在牢房里很自在, 他是有备而来的, 可以说兵行险招,一旦成功,霍家就能找到一个最大的靠山,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所以他才会来京城。

    而刘家却愁云惨淡,刘明旭和其夫人眉头紧皱,相顾无言。

    刘夫人嘴唇颤动,好半晌那句‘你之前是否知情’就是没有问出口,知情与否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她满脸茫然,以后刘家该怎么办?

    她老了, 立时就去死,她也无怨无悔, 但儿子、孙子呢?他们还年轻, 以后让他们怎么在京城立足?

    “爹, 死了。”刘明旭眼中血丝弥漫,自从父亲被带走之后,他就一夜未睡,什么乱七八糟的思绪充斥着大脑,看着外面的黑天黑地,就好像有凶兽蛰伏着,等待撕啃他的血肉,他浑身胆寒。

    “呜呜呜呜……”刘明旭放声哭起来了,刘夫人动了动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门外,刘承延牵着儿子扶着门框,他儿子正含着泪包,因为他刚才出去玩儿,被小伙伴嘲笑是大奸臣后代,小孩不知道大奸臣后代是什么意思,但被嘲笑了,他就挥舞着拳头打上去,然后被小伙伴们揍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带着丝丝血迹。

    东院,刘承延妻子小卫氏茫然的靠在暖塌上,前段时间下雨之后,天气变凉了,但那也只是相对变凉,太阳出来之后,空气依旧炎热,但她感觉不到热,双眼迷茫,充满了对未来的惶恐不安。

    她是武安侯嫡幼女,前有当皇子妃的姐姐,姐姐承担着嫡长女的重担,作为幼女,她就是被娇宠着长大的。

    刘承延是她自己看上的,为此和父母僵持了一年,父母才妥协,于是最后她成功嫁给了刘承延。成亲后,刘承延对她很好,通房侍妾就是摆设,她很幸福。

    然而,现在怎么办?这是她人生道路上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困难,父母给她两个选择,要么和离,要么陪着刘家荣辱与共。

    若是和离,会被世人耻笑无情无义,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也情有可原。

    若是留下,依旧会饱受世人非议,唯有极大的毅力忍下这些耻笑,等待时间的流逝,几十年后,当一批人渐渐逝去,关于刘家的坏影响才会渐渐消失。

    忠毅侯府,燕景轩腿伤养好了,但一直没有回军中,就是因为夜闯忠毅侯府那两个小贼背后之人没有抓到。

    但今天一大早起来,刑部特意派了一个小吏来说明,夜闯忠毅侯府和齐光山谋害他的幕后黑手被抓到了。

    小吏走后,燕景轩久久无言,侯夫人猛地一拍桌面,咬牙切齿道:“原来是刘家。”

    “岂有此理!”侯夫人恨得牙痒痒的,突然想起什么,转首看向燕景轩,问道:“我记得当初,你还和刘家小姐议过亲事?”

    燕景轩顿时脸如黑锅,沉着脸道:“十有八-九是冲着祠堂那东西来的吧。”

    燕家和刘家素无交情,燕景轩议亲时,刘家却辗转托人表示想要双方议亲,冲着刘玉书在文人圈子里的地位,燕老夫人很高兴,但后来考虑到孙子走的路,刘家帮不上什么忙,燕老夫人考虑良久这才拒绝了,并且很快就为燕景轩定亲,两家才没有结成亲事。

    侯夫人脑子转了一圈,皱眉道:“刘承延妻子卫氏出自武安侯府,卫氏和肃王妃是嫡亲的姐妹……”

    只怕他们想报复回去不容易,肃王妃肯定不会看着自己的妹妹受欺负而置之不理。

    燕景轩深呼吸一口气,半晌才说道:“就这样吧,我也没有真正出事,刘家名声毁了,至少三十年无法在文人圈子里立足,刘玉书死了,刘明旭这礼部尚书也当不下去了,而刘承延,现在还只是翰林院一个小官,我可以保证让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小官,就是如果肃王插手的话,比较棘手。”

    侯夫人捧着脸思考,随即抬眸冷笑道:“夫君不用担心,肃王会插手,不过是因为卫氏是肃王妃妹妹,我会让卫氏在刘家呆不下去。”

    别以为就他们文人会耍阴谋诡计,她也会。她会让卫氏主动和离回娘家,没有了卫氏,刘家算什么?

    来日方才,她会像蛰伏起来的老虎那般伺机而动。

    某个三进宅院,正院,梳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妇人面色憔悴的靠坐在椅子上,她刚刚和夫君大吵一架,因为娘家之事,他竟然要休妻,就连儿子都不要,说他不能有有大奸臣马魏昂血脉的妻子和儿子,他是读书人,让他在文人圈子里怎么立足?

    爱情是美好的,但成亲几年来,生活已经让爱情消失了,她整天操持家务,而夫君还是一个不通世情的天真读书人,家业全靠她操持,每天劳心劳力,他只要上班,然后和同僚、同窗花天酒地就行。

    这种日子真是过够了,偶尔她在看到忠毅侯夫人时,两人年纪相当,她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而她却憔悴沉暮得如同四五十岁的失夫失子的妇人了,她就会想,如果是她嫁入了忠毅侯府,现在是不是就换着她被人羡慕了呢?

    皇宫中,取宝藏的任务安排好之后,怀王左思右想觉得不痛快,于是他立即出宫叫上纪博轩,还有召上几个与霍阳煦斗富失败的纨绔子弟齐齐往刑部而去。

    刑部官员看到这阵仗,齐齐嘴角抽搐,怀王真当刑部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但人家怀王还真当刑部是菜市场,光明正大要求探视霍阳煦,看他们这架势是去奚落霍阳煦的吧?

    霍阳煦端正盘坐在牢房中间,听到一串脚步声,立时睁开了眼,顿时他自己眼角抽筋合不上了。

    “哈哈哈哈,霍阳煦,你也有今天!”一个蓝衣纨绔子弟摇着扇子,看着牢房里的霍阳煦笑得疯狂。

    另外五个人也跟着大笑、狂笑道:“竟然会有人主动当阶下囚。”

    “服了服了,霍大当家,坐牢的滋味如何?”

    ……

    怀王还一句话没说,五个纨绔子弟就已经挤兑上了,霍阳煦定定的看着他们,心中暗道,果然这些家伙就是被长辈保护得太好了,换着在霍家早死一百遍了。

    “滋味很好,诸位要一起来尝一尝么?”

    看到霍阳煦这副镇定的样子,怀王突然想明白,这个霍阳煦是故意接近他的吧?想让他在事发之后,为他求情?

    怀王顿时心中万般不是滋味,他一言不发,最后看了霍阳煦一眼,沉着脸离开了。

    纪博轩也跟着离开了,一众纨绔子弟却留在了最后,看着霍阳煦最后变了脸,他们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霍阳煦松了口气,其实他心中虽然有把握,但也知道自己在走钢丝,毕竟算计皇家子弟的人心,不到最后,谁知道会不会成功?毕竟这世上最善变的是人心。

    ……

    皇宫,姬七紫从御书房回来之后,正津津有味听着蔷薇和百合汇报宫外的新鲜事儿。

    “蔷薇,你说忠毅侯府和刘家算是结仇了,而刘家?刘玉书已经认罪,他们家又没有爵位,顶多再罚点钱,刘家并不会受到更多牵连,忠毅侯府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姬七紫皱着小鼻子,她好像没法帮忙,除非真的让傻爹和大伯宣战,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但肯定不可能。

    蔷薇仔细思量,才说道:“郡主,刘家谋害忠毅侯的事情,严格来算是谋害未遂,刘玉书已经死亡,刘家名声没了,刘明旭的尚书位置只怕也坐不稳。清流圈子最重名声,礼部或许不像户部、吏部那般紧要,但对天下文人而言,礼部尚书必然是一个不能有瑕疵的文臣,所以不需要忠毅侯做什么,刘明旭的位置也坐不稳,最后刘家只可能只有刘承延在翰林院当着小官,如果刘承延承受不住流言蜚语,那也只能从翰林院退出来,那样刘家就彻底沦为富户,而不是官家了。”

    看了一眼郡主,蔷薇继续说道:“郡主,奴婢觉得您不需要做什么,这不是生死大事,忠毅侯府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自己会解决。”

    姬七紫捧着下巴,小脸绷紧,她确实帮不上忙,朝廷自有法规,杀人和杀人未遂量刑不一样。

    “真麻烦。”

    等到午后,经过几个时辰的发酵,流言越加甚嚣尘上,刘家父子处在风口浪尖,根本连门都不敢出。

    还有京城的百姓,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但还活着的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多半受过马魏昂的迫害,即便不是直接的迫害,那也有间接的,于是刘家被泼粪水了。

    整个刘家正大门处,臭气飘香十里,卫氏呆不住了,带着一双儿女从后门离开,跑回娘家暂时避难去了。

    巡逻士兵闻讯赶来,看到这臭烘烘的街道,对于要不要把泼粪水的人抓回去罚扫大街,什长犹豫了,他怕自己家也被泼粪水,最后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这段时间的风波过了再说。

    苦就苦了这条街的其它住户,不管天气热不热,就这么吸一口气就能把苦胆吐出来,简直要命啊!

    而霍阳煦在京城的宅子虽然没有受到波及,但霍家在京城独立的生意都受到挤兑,竞争对手竟然派人在门口宣扬,于是原本不知情的百姓一听是大奸臣后人开的铺子,掉头就走,霍家的铺子从人头攒动到门可罗雀,也不过是五六个时辰的事情。

    不过这些都是霍阳煦预料到的,他已经做好了应对方法,他并不担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