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姬林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15章 姬林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幼崽护养协会大撞阴阳路三国之召唤时代寒门夫妻     不得不说老君和杨戬想多了,但文昌星君心里有鬼, 差点就绷不住了。

    “郡主有什么话, 尽管说。”文昌星君微笑,一身书卷气, 文质彬彬, 带着他标准化的笑容, 让人一见心生好感。

    姬七紫摇头:“没事呀, 星君, 你回来晚了, 已经错过午饭啦。”

    文昌星君依旧微笑道:“无妨,在下在外面用过了。”

    事实上, 他们三人也并不是顿顿都吃饭,偶尔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罢了。

    姬七紫眨了眨眼, 心中腹诽, 她怎么感觉到方才的景辰哥哥和星君很像呢?

    她忙不迭的摇头, 可能是她的错觉?

    姬七紫很快离开,前往亲卫营,看着她离开, 文昌星君松了好大一口气。

    “文昌,老实交代, 你做什么去了?”老君弹了弹衣袖, 一脸笑眯眯道。

    文昌星君笑吟吟道:“不可说, 不可说。”

    杨戬眯了眯眼, 抿唇道:“上回我跟踪你, 居然跟丢了。”

    文昌星君立即睁大眼,惊讶的望着杨戬,痛心疾首道:“二郎神,你居然行如此小人行径?”

    老君和杨戬交换一个眼神,他们对文昌星君那不可说的事情感到越加好奇了,老君觉得少不得要他老人家出马了,如果他都能跟丢,那事情就更好玩了。

    杨戬嗤笑道:“我看你明明很想告诉我们,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能说,那我更好奇了。”

    文昌星君扯了扯自己的脸皮,笑道:“这么明显么?我确实不能告诉你们,但如果你们有本事追查到了,那我就只能认了。”

    傍晚时分,天际彩云飘荡,天空划过一行鸟雀飞过的痕迹,日头渐渐落下,躲在屋子里的人渐渐都走出了房门,街上行人多了起来。

    姬七紫从亲卫营出来,她没有往街头去闲逛的打算,但撞上舅舅和六叔了。

    叔侄、甥舅三人还未说上几句话,却发现对面酒楼二楼里,肃王领着姬林、姬楼兄弟正往街这边看过来。

    恰好就在姬七紫他们前面三个年轻的千金小姐说说笑笑往一间铺子里走去,这条街除了对面的一间酒楼和茶楼,就都是绸缎铺子和胭脂水粉铺子,其中有一间香氛楼是姬七紫的产业,香氛楼里各种花朵中提炼出来的香精,导致整条街都沐浴在醉人的香气当中。

    酒楼二楼,肃王还没有发现姬七紫他们,他沉着脸看着姬林和姬楼,浑身高威压压向两个儿子。

    “姬林,你说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妻子?”

    姬林和姬楼这一刻就是一对难兄难弟,平时兄弟俩不见得多齐心,这一刻一张脸同样变成苦瓜脸了。

    他们兄弟俩面对着窗户,自然看到了六叔和堂妹,及堂妹的小舅舅。

    姬七紫立即拖着舅舅和六叔往酒楼而来,她觉得大伯、大堂兄和二堂兄聚在一起,肯定有什么好事呢。

    被父亲盯着,姬林维持着苦恼的表情,慢吞吞道:“看得顺眼的。”

    姬楼灵机一动,老老实实道:“我要找个长得比我漂亮的女子,如果都比不上我,那挺没意思的。”

    姬林惊讶的看向姬楼,然后幸灾乐祸道:“二弟,你行啊,那你这辈子可能都找不到。”

    肃王立即对两个儿子怒目而视,他觉得是不是太纵容他们了,他想找个棍子狠狠揍他们一顿,但这是在酒楼,没有趁手的荆条、棍棒。

    “好啊,你们是想跟本王唱反调是吧?”肃王黑沉着脸,沉声道:“既然你们不自己选,那就本王随意给你们定亲。”

    姬林心中暗道,坏了,那肯定不行,看来待会回去要找娘搬救兵了。

    姬楼却不着急,反正大哥没定亲,就轮不到他,按照大哥的性子,他肯定不会就这么任由父王胡乱定亲的。

    耳朵留意到外面的动静,姬林改转话题,问道:“父王,最近您和二叔、三叔在打擂台?”

    肃王一意孤行要把两个儿子的婚事解决了,反正天大地大没有儿子成亲重要。

    “别给我转移话题,也别想着你娘会护着你,反正这婚事你定也得定,不定也得定。”

    姬林却兀自说道:“父王,二叔新来了三个幕僚,看起来很厉害哦。”

    肃王眯了眯眼,冷声道:“那又如何?本王何惧之有?”

    姬林垂着头,眼角余光注视着身后,补充道:“那三个幕僚是无双引荐给二叔的哦。”

    和堂妹混得那么熟,姬林比父王更知道堂妹的厉害之处,能入她眼的人岂是一般人?

    姬楼心中暗暗疑惑,大哥做什么?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姬七紫小手砸着门,大声道:“大伯,你们在干什么?背着大伯母吃好吃的么?”

    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了,自然听到了姬林和肃王的谈话之声。

    怀王甚至嘀咕了一句:“果然是亲父子,关键时候还是向着他爹。”

    姬七紫只是挑了挑眉,大堂兄看到她了,所以是故意让她听到这话的,一来也告诉了大伯,二来也告诉她,他不是算计她、谋害她。

    姬林转身就把门打开了,他朝堂妹挤了挤眉眼,还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珠。

    “咦,大伯,你们不是背着大伯母吃好吃的?”姬七紫扫视了一眼整个房间,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只有窗户开着,恰好可以看到街对面。

    肃王冷哼道:“本王岂是嘴馋之人?”

    他站起身,揉了一把侄女的包包头,斜睨了老六一眼,再看向姬林和姬楼,说道:“三个月内,你们的婚事,必须定下来。”

    说罢他就走了,姬林和姬楼顿时变成一张苦瓜脸,怀王摸了摸自己下颚上短短的胡须,嘀咕道:“大哥吃错药了么?”

    姬林沮丧道:“怎么办啊?无双,快帮我想想办法,父王他真发威了。”

    姬七紫看了一眼两位堂兄,笑眯眯道:“那真是抱歉,大哥、二哥,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不好插手的哦。”

    怀王和纪博轩没忍住大笑出声,姬林和姬林都快成皇室的婚姻老大难了,也难怪肃王着急了。

    “姬林啊,告诉你娘啊,你娘肯定会护着你的。”在儿子的问题上,肃王妃专注和肃王唱反调。

    姬林叹口气道:“可能这回不大好使了。”因为他娘也想他成亲了,所以这回说不定她娘在和父王大吵一架之后,转过身来还是要逼迫他定亲。

    姬七紫给了大堂哥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这在现代好多男女都抵不住父母催婚,更别说时代更落后的古代了。

    转过这个话题,姬林说道:“那个无双啊,你知道二叔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么?”

    怀王立即摇头道:“别问我,我可不知道。”

    姬七紫笑嘻嘻道:“大哥,我还以为你早就告诉大伯了呢,原来一直没说呀。”

    姬林一脸讪讪的表情,挠头道:“这不是我觉得最近情况不对劲嘛,不知道父王二叔三叔又发什么疯。”

    他父王那些幕僚啊,在他看来肚子里都只装了半瓶水,本事没有多少,勾心斗角、陷害别人的本事倒是不少。

    倒是姬楼双眼茫然,怀王拍了拍侄子的肩膀,说道:“小子,要记得多看多听多学,别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朝堂风云诡谲,就算学不会,但也要保证自己不被牵连。”

    现在还有肃王护着,但肃王总有老去的时候,姬林这些年已经锻炼出来了,所以怀王对大侄子完全不担心,就他那敏锐的感知,他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也就姬楼,白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换着在建元年间,只怕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点怀王认可,如果他也处于建元年间,早就已经蠢死了。

    他的九叔,不就是蠢死的么?

    从酒楼离开,大家就分开了,姬七紫回皇宫,纪博轩和怀王也是各回各家,而姬林和姬楼也赶紧回肃王府。

    姬林有点赶时间,想赶在父王之前回府告状来着,但等他们兄弟俩回到王府,老远就听到正院传来争执之声。

    姬林听着父母的争吵之声,像个没事人一样,姬楼眼神瞬间就黯淡下来了。

    兄弟俩站在园子里,各自望着天空,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

    “大哥,你问无双和六叔之言是何意?”姬楼的声音低低的响起,最近他在思考,他该认真做点什么,不能这么混日子了。

    姬林回头看了他一眼,慢吞吞道:“没什么,父王和二叔、三叔互相朝对方下狠手,这也不是第一次,不过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我说不上,就是直觉吧。”

    他突然想起杨振海竟然会和八叔走到一起,虽然最近没在八叔那里看到他,但他是琢磨着,七叔和八叔也长大了,他们才入朝堂,并不清楚父王、二叔他们的行事风格,别看父王和二叔、三叔他们斗得旗鼓相当,偶尔还有四叔、五叔添枝加叶,六叔旁观,但他知道彼此并没有过线,维持到一个水平,不会真的伤筋动骨。

    但最近这趋势,好像越来越不好,御史参奏的官员,都察院必然要核实,如果核实之后,所奏罪名属实,那些官员必然要论罪,这样死磕下去,岂不是几方阵营官员大动,总会引起一些不好的发展,如果控制不当,说不定会酿成祸事。

    杨振海不是重点,他的重点是七叔和八叔,他们两人可谓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是搅浑水,未必不能把这大好的局面给搅得无法交差。

    哐当一声,震醒了各自沉浸在思绪里的姬林和姬楼,两人抬头,就见正院大门父王怒气冲冲的身影走了出来。

    片刻后,肃王妃提着鞭子走了出来,她朝肃王背影冷冷道:“姬海,我的儿子不用你管,你管好你那心肝宝贝就行了。”

    肃王回头,怒气勃发道:“卫氏,你个泼妇,溺子如杀子,总有一天你会自尝苦果。”

    肃王妃一鞭子甩过来,冷声道:“关你屁事!”

    姬林内心毫无波动,姬楼内心也毫无波动,在亲娘去世那两年,父王和嫡母吵架,姬楼还挺害怕,但久而久之,发现他们吵自己的,却并不会迁怒他,嫡母虽然还是无视他,但也没有苛待他,他这才放心了。

    肃王浑身散发冷气,他狠狠瞪了姬林一眼,看向姬楼,说道:“姬楼,跟本王来!”

    姬林朝嫡母揖首一礼,这才跟着父王离去。

    姬林赶紧屁颠屁颠跑上去拍母亲马屁,肃王妃虽然挡住了肃王要一意孤行给儿子定亲的事情,但她也日常催促儿子赶紧定亲,只是不像肃王那么绝断。

    “三天后,定国公府定国公寿宴,你一定要去,不然你的婚事我就不管了,任凭你父亲给你定亲。”

    姬林顿时苦瓜脸,半晌才不情不愿道:“好吧,我去吧。”

    肃王妃没好气道:“总之,娘希望你在这两年内把亲事定下来,怎么也要在二十岁之前成亲。”

    那边肃王叫走二儿子,稍稍冷静下来,沉着脸问道:“上次问你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

    姬楼揖首一礼,然后才道:“父王,儿子考虑好了,儿子想去鸿胪寺。”

    肃王顿时眉头紧皱,姬楼赶紧说道:“儿子想跟堂叔一起出海。”

    鸿胪寺卿最近上奏了一个提议,由他们鸿胪寺牵头派人环游世界,考察其他国家。

    “那你的婚事?”肃王非常不情愿,毕竟海上风险太大,他只有两个儿子,老大是个混不吝,根本不会听他的,老二贴心一点,这一去不得好几年,他怎么舍得?

    姬楼垂眸道:“儿子才十八岁,此次出去最多也就花个四五年,儿子别无所长,就想跟着堂叔去闯一闯,等回来时,没有功劳也有一分苦劳。”

    肃王动了动嘴唇,良久摆摆手:“让我想一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