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表舅公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12章 表舅公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幼崽护养协会大佬都爱我 [快穿]大撞阴阳路带着空间闯六零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寒门夫妻     忠毅侯府夜里发生的事情很隐秘, 不是知晓内情的人并不知道原因,燕家族人只以为侯夫人抓到了两个夜闯祠堂的歹人, 对于祠堂这样的神圣严肃的地方,外人敢闯入, 那就是对燕家列祖列宗的不敬,怎么处理都不为过。

    从这两个人身上, 幕后之人还没有抓到, 但顺藤摸瓜, 反倒是先把扮着齐光山匪徒的那三人找到了。

    原本是侯府的私事, 但涉及到齐光山匪徒, 那么也是官府的事情了,这后面忠毅侯府一概不参与, 全部官府接管了。

    次日,姬七紫从蔷薇口里得知时,刑部正在秘密的查案,燕景轩作为朝廷官员,被歹人袭击,这涉及到有人与匪徒勾结谋害朝廷官员, 是一桩大罪,必须把这人找出来。

    且,探案着迷的刑部官员也很想知道,马魏昂那些后人现在到底变成了谁?这是一种隐秘的爱好。

    当然关于燕景轩没事的消息, 姬七紫也知道了。

    这一天还未过完, 忠毅侯府的灵堂前, 燕景轩坐着一辆破牛车出现在侯府大门前,这简直是大变活人,让一众来吊唁的宾客下巴都掉地上了。

    侯夫人抱着燕景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三个儿女,燕风泽还忍着自己的激动,只是一脸热泪的望着父亲,燕风华和燕风祁一人抱着父亲的胳膊,跟着母亲一起哭得肝肠寸断,不过这种哭嚎在宾客看来,是喜极而泣。

    燕景辰心中松了口气,燕景轩总算死里逃生捡回一命。

    灵堂自然当场就撤掉了,侯夫人向来吊唁的宾客致谢,而吊唁的奠仪也全部派人如数奉还,这让一众亲戚朋友哭笑不得,像花圈这种东西,他们拿回去怎么办?那就只能退回棺材铺子了。

    礼部尚书府,刘家。

    在他们派去的人没有回来,刘玉书、刘明旭和刘承延就知道事情不好了,这一刻他们从那极度的贪欲当中醒过神来,顿时变成极度的害怕了。

    如果刘家被曝光是马魏昂后人,刘玉书可是马魏昂嫡亲的外孙,那么刘家还能在大周的天下生存下去么?

    这一刻,宝藏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扫尾,绝对不能让忠毅侯府查到刘家。

    但现在已经不是忠毅侯府在查,而是朝廷在查,只是刘家不知道罢了。

    刘家把尾巴扫干净,密切关注了几天,发现刘家一切如常,刘玉书父子三人就放下心来了。

    刘承延妻子小卫氏到肃王府探望姐姐,肃王妃比小卫氏大十岁,以前姐妹俩其实没有共同语言,小卫氏一直不理解,姐姐不好好的和姐夫过日子,整天闹腾些什么?

    但成亲后,小卫氏和刘承延夫妻感情和睦,即便刘承延有通房侍妾,那也被她牢牢掌握在手心,小卫氏这才渐渐理解姐姐,姐妹俩的关系就和睦不少,什么闺房私话也都能聊上一聊。

    今天小卫氏从肃王府回来,晚饭后,和夫君刘承延闲谈,就会把从姐姐那里知道的有用的朝廷消息告诉夫君,让夫君对朝廷之事了解得更多,消息灵通一些,必然有更好的应对方法。

    肃王妃不知道刑部破案的事情,但她知道肃王府很快就会有一大笔进账的事情,她和肃王现在的关系是同居屋檐下,却彼此看不顺眼,但肃王手上所有的钱财都被她牢牢把控着,肃王可以偏疼姬楼,但金钱上却没法偏私。

    现在肃王府老大难的问题就是两个儿子的婚事,可惜姬林不松口定亲,肃王也没法给姬楼相看亲事,肃王妃虽然也在催促儿子,但她一向和肃王唱反调,肃王想逼迫儿子定亲,她偏要反着来,姬林就是夹在父母之间有限的逍遥自在。

    小卫氏提起时,一脸羡慕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姐姐那样发个几十万的财?”

    刘承延已经目瞪口呆了,他内心吹着狂风,下着暴雨,波浪滔天根本停不下来,只能勉强稳住心神,佯装羡慕道:“不是大家都还在找前朝宝藏么?肃王他们先找到了?”

    小卫氏捂唇笑道:“是啊,所以诸位王爷挺厉害的,大家都没能从藏宝图上发现端倪,偏偏是诸位王爷发现了,京城那些好事者不是说了,按照大虞山大墓估计,整个宝藏不下于两千万两么?”

    刘承延又应付了妻子一会,这才说找父亲有事,于是直接披上外衣,自己提着灯笼走了。

    小卫氏有点纳闷,不过也没有过多的猜想,反正只要不是去找那个小狐狸精,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刘承延找到父亲刘明旭,把他刚才得知的消息告知父亲,刘明旭也犹如晴天霹雳,这是最坏的消息,两人赶紧去找父亲/祖父。

    刘玉书年老觉少,到现在还没有睡着,正在院中纳凉赏月。

    月光很美,任何人临到老都舍不得死,刘玉书也不例外,以前不担心儿孙,现在因为宝藏的事情,走了一步浑棋,他怕刘家被拆穿,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那时该怎么办?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儿子和孙子带来了更糟糕的消息。

    但这还是最糟糕的,在第二天,刘玉书接到一封信,整封信只有三个字。

    ——刘望述!

    刘玉书被吓得差点背过气,有人知道他以前的名字了,那个随着外祖父一起死去的名字。

    老仆赶紧扶着他,又是掐人中,又是抚胸口,好半天刘玉书才缓过劲来。

    “送信来的人说什么了么?”刘玉书语气很轻微,仿佛随时都要断气一样,但眼神却透着一股狠厉。

    老仆说:“只给了一个地址,说是望山居茶楼三楼竹号房。”

    刘玉书挣扎着起来,说道:“套车送我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刘玉书被老仆搀扶着来到望山居茶楼,敲了敲竹号房,里面立即有人打开了房门。

    里面有两个年前男子,正在窗台边品茶的一身华服的男子长了一张俊朗的面孔,给刘玉书开门的黑衣男子站在他的身后,黑衣男子明显是他的随从。

    俊朗男子勾了勾唇,脸上带着一丝笑,他说道:“在下霍阳煦,从辈分上理论,我应该叫您一声表舅公了。”

    他的祖母和刘玉书表兄妹关系,当年时局不好时,祖母就被她的父亲隐姓埋名送出去了,当然曾外祖父不只是送走祖母一人,祖母一共三兄妹,全都送走了,但混乱的时局,另外两人都死了,只祖母一人活了下来。

    霍家是西北的大商家,他的父母兄弟皆去世了,当然怎么去世的,还都是家族内斗,霍家只剩下他和祖母两个人,当然还有旁支,但那都隔了很远的血缘了。

    祖母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好,在京城掀起那股寻宝热潮时,她老人家知道可能不大会好,这才把她的身世告诉孙子,让他来京城一趟。

    他和祖母都不惧怕被曝光,反正他们只是商家,名声没有文人那么重要。而他能这么快找到刘玉书,还真是因为祖母在掌管霍家后,一直有派人寻找她的那些兄弟姐妹,他进了京城就直接来找刘玉书了。

    “表舅公,您走了一步错棋。”霍阳煦嘴角一直带着笑,作为商人,他那是见人自带三分笑。

    刘玉书在桌子底下的手颤抖着,好半晌才说道:“是啊,我走错了这步棋。”现在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他倏地抬眼,目光锐利的望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表外孙子,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你难道不想要?”

    霍阳煦挑了挑眉,轻轻摇头笑道:“不想要,霍家已经很富裕了,足够我挥霍一辈子了。”

    顿了一下,他补充道:“祖母也是这般想的,但偏偏有其他人想找这份财宝,顺藤摸瓜,霍家肯定也会被找出来,就像我霍家知道您,其他人也未尝不知道霍家和刘家的存在,祖母派我来京城是向圣上阐明霍家的立场。”

    刘玉书哑口无言,他的双手一只打哆嗦,嘴唇哆嗦道:“你是商户,和我刘家不同……”

    霍阳煦耸耸肩:“哎呀,这就是商人和文人的不同了,就算我身上流着大奸臣的血脉,我也并不畏惧。表舅公还是想一想如何不牵连您的儿子、孙子吧。”

    士农工商,这一刻,霍阳煦的语气那是透露着一股满满的自豪感。

    “当然流言蜚语少不了了,因为你们是文人,您老人家还是文人圈子里中流砥柱般的人物,可惜……”

    霍阳煦这副可惜的表情让刘玉书心头一埂,他觉得自己几十年白活了,竟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给讽刺了。

    半晌,刘玉书哑声道:“除了你霍家,还有谁?”

    霍阳煦微微笑着,然后掰着手指头数着:“表舅公的刘家,我霍家,还有西南陇县的马家,江南成叶县的吴家。”

    他眼中从始至终都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笑意,叹道:“这次的风波就是西南陇县的马家惹出来的,马家这一支是祖母的堂兄那一支,但马家到现在只有一个女儿活着,这个表妹啊,特别单纯,被无夜楼楼主一哄,就晕头转向的把家底都告诉了人家。”

    说完之后,他依旧长吁短叹道:“当初你们所有兄弟姐妹被送出来八个人,八支就只有现在这四支,马家表妹只怕没希望能承担起马家的传承了,马家血脉看来确实要彻底断绝了。”

    刘玉书顿时一脸苍白,他发现他真是愚蠢,霍家竟然对他们这些人了如指掌,而他完全不知道。

    “不过也是应该的,天下人尽皆知马家早就断子绝孙了。”霍阳煦心中幸灾乐祸,面上却微笑道:“表舅公,别抱侥幸的心里了。”

    一刻钟后,刘玉书被老仆惨扶着离开,但上了马车,整个人已经摊到了。

    而霍阳煦摇着扇子优哉游哉走出望山居茶楼,他望了望天边的夕阳,心中暗暗想着,要不还是别去自首了,等朝廷找到他再说,不然少了好多乐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