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赔偿金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183章 赔偿金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三国之召唤时代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女配不掺和(快穿)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     去年的端午节, 发生了刺杀皇帝的事情,今年的端午节就很平稳的度过了, 午阳楼外的京河里,赛龙舟比赛进行得热火非常,倒是把这两天京城关于找回哀敬太子血脉的八卦消息压下去了。

    事实上, 自从圣旨册封了哀敬太子遗孤为睿亲王的消息传出来, 整个京城都哗然了。

    不管是大臣, 还是平头百姓, 他们若是在听到皇帝幽禁了哀敬太子遗孤或者杀了哀敬太子遗孤,他们都不会惊讶,偏偏是皇帝赦免了哀敬太子遗孤, 还册封了他为亲王,作为哀敬太子的传承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世人最初只是偷偷摸摸议论着, 但发现朝廷并未限制,便胆子大起来了, 酒楼、茶馆、茶肆、酒肆的江湖豪客、商人保镖纷纷觉得匪夷所思, 纷纷感慨:“圣上仁慈!”

    端午节过后,就是五月九日肃王的生辰,傍晚时分,宫学下学之后,姬七紫直接跟着大堂兄、二堂兄还有大堂姐一起回肃王府了。

    肃王二十九岁, 按说进三十岁的生辰应该大办, 不过肃王府并没有大办的准备, 依旧如去年那般,兄弟姐妹一起吃顿酒席就成了。

    当然景元帝在每个儿女生辰之日都给了赏赐,姬七紫这点还是不会计较,反正她时时去皇爷爷身边唠叨一下,潜移默化之下,皇爷爷就会觉得心里愧疚,然后再多给傻爹一点赔偿…然后就都是她的啦!

    趁着亲爹和叔叔、姑姑们都还没有到,姬七紫在肃王府满府转悠,自然溜进了谭侧妃的院子。

    谭侧妃很美,且是一种忧郁和天真混合在一起的美,可见肃王把她保护得很好,她看到姬七紫,倒是没有惊讶,很温柔的和她说话。

    姬七紫一边欣赏美人,一边心中感慨,难怪大伯母心气不顺,就变得越来越端庄规矩了。

    “我的身体不好,也不知何时就会撒手归西,无双郡主,偿若可以,妾能否求你一件事情?”

    姬七紫眨眨眼,有点懵,谭侧妃这是何意?她这是交代遗言么?

    谭侧妃却自顾自地地说道:“我这一生,少小父母离世,寄人篱下,但其实伯父伯母也没有亏待我,只是我的命运不由自主,我无怨无恨,就是有遗憾。遗憾,哎,此生我也就这样了,不说也罢。若是可以,他日请郡主多多照顾一下姬楼,因为我,他心思敏感,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他心生怨怼,我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以后娶了妻子,好好对待妻子,对待自己的孩子,待娶了妻,生了孩子,到我墓前告诉一声,我也就很高兴了。”

    姬七紫怕怕道:“那个,侧妃娘娘,我觉得二堂兄肯定希望你亲眼看到他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你要是不在了,他该多伤心?”

    谭侧妃微微一笑,望着院子外面的天空,火烧云燃遍了整个天际,她眼神迷蒙道:“我也想陪他长大,但我的身子太差,陪不了他多久了。”

    姬七紫皱着小脸,顿时整个人懊恼得不行,她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她?她觉得谭侧妃身体不好是事实,但更多的是长期郁结于心,怎么会好?

    院子外面,姬林已经不耐烦的喊道:“无双,快点出来,还要待多久?”

    姬七紫立即快走几步,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谭侧妃,夕阳下,她坐在花树下,一袭淡紫色长裙,微微抬着头,眼神迷蒙的望着天空,整个就是一幅优美的画卷。

    她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这才跑出这方院子,她心情受到了影响。

    姬林白了她一眼,说道:“有什么好聊的?”

    姬七紫眨眨眼:“没有聊什么呀,就是侧妃娘娘长得很美,和万姑姑一样美美哒。”

    姬林鼻孔朝天:“美又不能当饭吃,有什么用?”

    姬林牵着堂妹往前院走去,如非必要,他才不想涉足谭侧妃的院子呢。

    两人到前院时,诸位叔叔和姑姑都到了,不过有点新奇的是,三叔、四叔和五叔都带了妻子和儿女来了。

    姬七紫跑到五婶面前,小堂弟三个月了,因为二三月份是多事之秋,为防出事,燕王府不管是做什么,都没有大办,也就导致燕王府的喜事在京城特别的不起眼。

    半刻钟后,姬淮和纪氏联袂而来,姬七紫觉得纳闷了,怎么今天大猪蹄子的男人们都把自己的嫡妻和嫡子女带上了呢?

    宴席还未摆上,姬七紫跟着大堂兄一起献贺礼,她真的就让姬林给她画了一幅画,画中人只有她和姬林两个人。

    姬林看着画作,眼中难掩惊讶之色,这几天堂妹压着他给她画了好几张画像,他以为是她自己珍藏,却不想拿来当生辰贺礼了啊?

    他的目光一下子看向父王,但片刻后眼神的希冀之光熄灭了。

    肃王看了一眼画作,打趣道:“无双,今年你够省了啊,就一幅画打发了大伯?”

    姬淮、晋王、楚王、燕王、怀王纷纷叹了口气,但也不想在这样的日子挑破那些糟心的事情,纷纷都把想说的话咽回去了。

    姬七紫眼角余光看到大堂兄的表情,心中为大堂兄不平,但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外人好像插不上手,说不定还会越帮越忙。

    “我马上要开启一番大事业,钱要省着点花,何况这幅画可是我千辛万苦请人画的,大伯,礼轻情意重呢!”

    肃王畅快笑道:“是是是,礼轻情意重,大伯这就收起来,珍藏起来。”

    姬淮目光一直都在肃王身上没有移开,他不相信老大对自己的儿子的事情一无所知,即便姬林有所隐藏,当父亲的必然也都知道,所以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如果是知道,却装着不知道,任由父子关系越走越远,他日父子之情疏远,他定然会后悔的。

    宴席摆上了,因为都是自家人,肃王和姬淮他们男子兄弟和两个驸马一桌,太子妃纪氏、肃王妃、晋王妃和三位公主一桌,然后一大群孩子一桌,也不讲究八个人,还是十个人,反正圆桌嘛,孩子又小,挤挤就坐下了。

    李静妍喜欢和小表妹坐在一起,所以就坐在姬七紫的右手边,姬七紫左手边是姬林,看着自己碗里冒成尖尖的食物,姬七紫赶紧把碗遮住,双眼明亮的看向大堂兄,说道:“大哥,你自己吃,别给我夹,我自己来。”

    她心中腹诽不已,大堂兄不会是个受虐狂吧?当初她那么欺负他,到底他们是怎样关系变好的呢?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怎么就慢慢没有了隔阂,变成好朋友了。

    吃到一半,发现本来很活跃的李静妍情绪很低落,姬七紫好奇问道:“二表姐,你怎么了?”

    “没事。”李静妍摇头,但她脸上简直是大写的‘我有事’,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满桌的兄弟姐妹都望着她还有李静涵,李静涵在兄弟姐妹的目光之下,低头嘟囔道:“祖母给爹爹纳了一个贵妾。”

    满桌鸦雀无声,姬七紫嚼着鸡腿,眼珠子转来转去,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之后,才说道:“你爹没有拒绝么?”

    她是知道李文昊这一年来天天到福清公主刷存在感,她打赌,他这样持续下去,说不定过几年,他们夫妻就和好了,偏偏李文昊有一个喜欢搞事的母亲,而他又不见得能完全拒绝他母亲,所以李文昊和福清姑姑彻底没缘了。

    李静涵沮丧道:“爹爹最初是不知道,府里办喜事时,他还以为是为大伯办的纳妾喜宴,结果他被灌醉之后,送入了新房,这个贵妾就名副其实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进了新房,在新房睡了一夜就名副其实了,但大家都这么说,那肯定没错了。

    姬七紫撇嘴道:“你们祖母脑壳有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就是见你爹没有儿子,非得生一个儿子继承家业么?”

    她往李静妍耳边低低道:“你别在妄想着你爹爹和娘亲和好了,不然就是害了你娘,我知道外面会有流言蜚语,说你们姐妹怎么怎么样,但被人说两句,你怕什么?别人不敢到你面前来说,敢在你面前胡说八道,直接一鞭子抽回去,看他还敢不敢多嘴多舌。”

    姬七紫抓着小表姐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上,说道:“你要锻炼出一颗无敌金刚的心脏,任凭世人说什么,都不动摇你的信念。”

    给两个表姐灌输了一通心灵鸡汤,宴席的气氛又和缓了。

    快到尾声时,管家急匆匆跑进来,肃王喝得脸红耳赤的,扫视了一眼管家,摆手道:“直接说。”

    管家躬身,立即说道:“回禀王爷,半个时辰前,广州八百里加急的奏折传到御前,说广州海岸来了十艘大船,朝广州水军都督递了国书,说是西洋国家的使者,为被虏获的三十二个洋人俘虏而来。”

    肃王瞬间酒醒,醉蒙蒙的皇子们和两个驸马都清醒了过来,姬七紫高声道:“我的一百五十万两白银来啦!”

    姬淮#纪氏:……

    怀王拍腿大笑:“不,不,不只是一百五十万两,是至少三百万两啊!”

    就在他们讨论洋人使者时,西海沿子又一封八百里加急的奏折传到皇帝御前,茜香国、马来邦国、占巴塞王国、文苏莱禄四国扛不住大周将士的血拼,终于递了求和书,只是求和书中哭穷,说自己国家土地少,又很穷困,拿不出那么多赔偿金,求宗主国宽待……

    京城彻底热闹起来了,姬七紫琢磨着,那几个西洋国家比她想象的重视那三十二个洋人,这么快就来赎人来了。

    户部何尚书本来最近情绪不是很高,因为户部没有进账,但陡然一听洋人使者来了,还有茜香国四国求和,他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了。

    鸿胪寺的诸位大臣坐了几个月的冷板凳,知道洋人使者和茜香国四国使者即将到京,鸿胪寺卿为首的官员们纷纷松了口气,他们一定要好好表现,管它清高还是清贵,他们要帮户部尚书要一大笔赔偿金,这样鸿胪寺就不会彻底变成冷衙门了吧?

    傍晚时分,衙门放衙之后,鸿胪寺卿上门拜访何尚书,亲自表明了立场,他们一定会据理力争,为朝廷为大周百姓谋到更多的利益。

    何尚书捋着胡须,含笑道:“好说好说,本官就希望朝廷多几个像章大人这样为国为民的官员。”

    姬七紫密切关注着朝廷的动向,反正户部和鸿胪寺全面备战,就等洋人使者来了,从他们身上刮下一层油水来。

    不过让姬七紫有些莫名其妙的是,老亲王安亲王这个曾曾叔祖竟然一改过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习惯,亲自跑到皇爷爷面前推荐堂叔姬潇到鸿胪寺任职。

    景元帝诧异道:“叔祖,姬潇做什么,宗人府可以安排。”

    老亲王摆摆手:“宗人府没有合适的职位哦,除非宗令之位,陛下啊,你相信叔祖的眼光,那小子嘴皮子利索,又不迂腐、古板,在鸿胪寺可以发挥其长才。”

    景元帝思索了一下,说道:“但就算他进了鸿胪寺,那也只能从最小的官吏做起,可不能空降下去,虽然鸿胪寺有些闲散,但也不是他压得住的。”

    老亲王眨眨眼,手舞足蹈道:“当然,他还年轻,需要多多锻炼。”

    再让姬潇去翰林院当编修等不合适,从来还没有皇家人能在翰林院当官的,宗室子弟的出路和世人不一样。

    景元帝深切怀疑叔祖对姬潇这么关系的目的?难不成过去什么时候,他那好大哥让叔祖欠了人情么?所以叔祖才对姬潇这么关爱有加么?

    姬七紫知道这事之后,姬潇已经在鸿胪寺走马上任了。

    鸿胪寺上下官员对这个突然降临的皇亲国戚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但姬潇这人亲和力很高,进了鸿胪寺之后,不消几日就打消了鸿胪寺上下官员的芥蒂,大家和睦相处得很好,他还给鸿胪寺卿等人出谋划策,本来鸿胪寺卿等人为了前途而放弃过去多年读书人的清贵,心头就有些不坚定,但被姬潇忽悠了几天之后,鸿胪寺上下官员坚定了他们要从洋人使者和茜香国四国使者身上刮一层皮下来的决心。

    “雾草,堂叔厉害了啊,他怎么把鸿胪寺卿那样的迂腐之人给说动了呢?”姬七紫觉得堂叔一改过去的郁气之后,变得神采飞扬了,而忽悠人的功力更深了,简直就是传销头头首脑人物啊!

    下午下学,姬七紫正在做功课,蠢六叔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她的面前,趴在桌子上两眼呆滞。

    “无双啊,你招亲卫的告示贴出去了。”景元帝说到做到,余孽事件过去之后,终于想起答应了孙女要为其招亲卫的事情,于是便让孙大同安排在京城几个人流多的街道贴了告示。

    姬七紫眼睛一亮:“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兴奋过后,姬七紫才发现六叔的情绪有些不对,她纳闷道:“六叔,你怎么了?”

    怀王撇嘴道:“无双,我刚才亲眼见到姬潇忽悠鸿胪寺那一帮子大臣的场面,真的是惨不忍睹,明明都是庸俗吝啬之举,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来就特别高尚,鸿胪寺那些官员竟然还连连附和。”

    他双眼木然,沮丧道:“最关键的是,我竟然觉得他说得特别有道理。”

    姬七紫没忍住咯咯笑出声,拍着六叔的手,叹道:“我等智商不如堂叔,六叔你也别沮丧,勇敢的承认我们的不足吧。”

    ……

    半月后,一艘海船在天津靠岸,随后乘运船走运河到京城码头,一群与汉人五官长相,乃至于头发颜色完全不一样的洋人登岸,鸿胪寺卿亲自领着下属把这群洋人领导鸿胪寺辖下的招待院招待。

    起初这些洋人态度还挺傲慢的,毕竟大周官员对他们礼遇有加,他们还以为大周是多年前的大周呢。

    但一天后,洋人使者们全都萎靡了,因为他们提出要见他们的王子等人,于是鸿胪寺卿和一众下属领着他们去了采石场。

    然后,亲眼见到他们的王子、贵族公子竟然在采石头的,个个穿着汉人的粗布麻衣,如果不是头发的颜色和五官,他们和周围那些采石赚家用的村里壮汉没什么两样。

    “嗷,我亲爱的王子殿下,您怎可干这样的粗活?”

    ……

    洋人使者的气焰一下子就被现实折掉了,双方上谈判桌谈判时,据理力争,虽然互不相让,但气势已经落了下乘。

    来来回回扯皮多少回,洋人使者也在京城贿赂官员求情,但没有人敢接贿赂,更气愤的是,有人接了却不帮忙,转手就把所收的贿赂财物送到了户部,户部尚书笑得合不拢嘴。

    当然在这期间,茜香国四国使者也到来了,大周要和这两方使者谈判,人们从最开始的热情,到一个月不见结果出来,两个月不见结果出来,顿时都消了这份热情。

    因为四国使者和洋人使者的问题,今年皇帝没有出京避暑,满朝文武都在观望着户部、鸿胪寺和这两方使者谈判的事情到底何时出个结果。

    九九重阳节之前,茜香国四国撑不住了,最后四国憋屈的赔偿一百万白银,双方算是和解了。

    这让洋人使者看到希望,他们不想赔偿几百万两啊,如果是一百万两白银,他们可以承受,一千万多两,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因为西洋国家离着大周太远,而赔偿金的问题,使者必须要通知各国皇帝或者公爵等人,反正谁家的孩子谁出钱,不可能公爵的孩子,皇帝出钱,于是等到洋人装载着黄金、白银的大船来到大周时,已经是冬天了。

    终于在冬天第一场雪下来时,历经半年之久的谈判落下帷幕,西洋五国赔偿大周四百二十万两白银,三十二个洋人悉数赎回。

    这些洋人是一天都不想多呆,在广州那边,军队接受了四百二十万两白银(一半是用黄金折算的),洋人使者带着三十二个洋人不顾天寒地冻,不顾靠近内陆海水封禁的危险,执意回程。

    四百二十万两白银,送入京城是二百七十万两,那一百五十万两就被送到了西海沿子的军队当中,作为将士阵亡的抚恤金、无亲无故的家属安置费,余下的就作为军费等等。

    姬七紫从宫外回来,她去检视她的小亲卫们,几个月过去,她的小亲卫已经招收到一百多人了。

    但她刚踏进东宫,就听到美娘在和春香她们商议,肃王府谭侧妃去世之事,东宫要送多少奠仪?

    “娘,谭侧妃,她没了?”姬七紫有些茫然,她那么美,才不过二十多岁,就这么死了么?

    姬楼怎么办?虽然大伯对姬楼很好,但大伯这人明显是爱屋及乌,如果她不在了,姬楼不见得能得到大伯的在乎。

    纪氏叹道:“从中秋过后,她就一直卧病在床,太医说了,她本身五脏六腑衰弱得很快,一场风寒就足以要了她的命。”

    姬七紫扁扁嘴,眼眶红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谭侧妃丧礼办得很浓重,所有见过肃王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这样的寒冬腊月,他一副形销骨立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可怕,好似不过几天时间,就变成了骷髅架子。

    姬七紫抽了不上学的那一天跑去肃王府祭拜谭侧妃,然后在跪在灵堂前的姬楼面前,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话。

    “二堂兄,大伯生日那一天,侧妃娘娘和我说了一些话,虽然有些伤感,但我还是想转给你。”

    姬楼缓缓转头看向堂妹,姬七紫低声道:“侧妃娘娘说她身子不好,知道自己不能长久的陪伴你长大成人,但她还是希望你在没有她的日子里,能健康平安长大,等到长大成人,娶了妻子之后,告诉她一声,有了孩子之后告诉她一声,这样她在地府也就会很安心了,她会一直保佑你。”

    姬楼低头,半晌呢喃道:“多谢无双妹妹,我知道的,我会谨记母妃遗言。”

    从灵堂出来,姬七紫被大堂兄拽走了。

    姬林这几天心中藏着一团火,但这团火没法发泄,他知道人死为大,他不该那么计较,但他就是忍不住。

    “诶,大堂兄,你绷着脸干什么?”就因为照顾大堂兄的情绪,所以姬七紫平时没和二堂兄走得近。

    姬林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也不管台阶上还有一层薄薄的雪,坐下去瞬间感觉从屁股窜起一股凉气,直达心底、脑门,瞬间冷静下来了。

    “不高兴!”他父王如丧考妣的样子深深刺激了他。

    姬七紫无话可说,拍了拍大堂兄的肩膀,说道:“你不高兴什么?大伯母才有发言权。”

    姬林瞬间心头的火焰烟消云散,整个人变得有几分颓丧,他猛烈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低低的咒骂了一声。

    然后他茫然道:“我娘她好像更不高兴了,侧妃去世的第二天,父王和娘大吵一架,然后娘的脸就变得更没有表情了。”

    姬七紫耸耸肩,探手道:“大人的感情世界,大堂兄啊,太复杂了,就别为难我们这小脑袋了吧?”

    活人永远竞争不过死人,肃王妃被肃王这幅样子刺激之后只怕变得更端庄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