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十七年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160章 十七年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景元帝确实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 简直是晴天霹雳!

    从朱康成冒出来, 他就在疑惑, 他到底想做什么?

    但现在知道他大哥还有一子存活,他依旧想不通他们是想做什么,造反, 把皇位抢回去,还给已经长成的遗孤么?

    但他们这做法不像啊, 除非把他所有儿子都弄死了, 否则这皇位轮不到一个失败者的儿子来坐。

    他们还不如直接把他所有儿子都弄死,这样比较能伤得到他, 所以做这么多无用的是为了什么呢?

    景元帝想不通, 姬七紫想了一圈之后,也想不通,不过何必庸人自扰呢?等找到那个漏网之鱼, 不就一切都明白了么?

    而且景元帝很肯定,即便他这么清理皇宫的太监、宫女、嬷嬷,但依旧没有完全清出余孽的人脉,只怕他们寻找前任太子的遗孤的事情已经被传到余孽为首之人头上, 那个朱康成之后的首脑人物。

    虽然不想打草惊蛇, 但如果没办法完全保密,打草惊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打草惊蛇有打草惊蛇的用处, 兴许狗急了跳墙, 比他们这漫天黑地的瞎找有用得多。

    堰桥街, 牌匾上挂着周宅二字的大宅子,周茂平时除了在书房温书,就是出去会友,当然现在他成亲了,一定会在空闲时间陪他的妻子。

    他们新婚两个多月,正是浓情蜜意之时,段慕蕊是一个温柔的女子,成亲后,周茂对她又好,她一颗心几乎就全部落在他身上了,她期望年后会试他能高中榜首,这样以后他安心在官场上做事,她打理家业,再生几个孩子,他们的日子就别提多美了。

    这个时间,天色已经浓黑,大雪下下来,堆积在干枯的树枝上,隐约间还能听到雪堆压断树枝落地的簌簌声音。

    寒风刺骨,段慕蕊从正院出来,都这会时间了,夫君原该回正院用膳,却久久不见人影,她便领着丫鬟出来了,前面两个丫鬟提着灯笼,她带着斗篷在后面,来到书房外面,让丫鬟在外面守着,她亲自提着灯笼进去。

    书房的灯火亮着,烛影投射到窗户上,在雪夜寒风中摇曳,有两个人影也投射到窗户上,从身形上看,段慕蕊知道是夫君和他的老仆从老周。

    书房内,老周浑身颤抖,牙齿打哆嗦,双手骨节嘎吱嘎吱作响,他望向周茂的神情相当愤怒。

    “是不是你透露出去的?”他的声音嘶哑难听,表情却是满满的绝望,还有对眼前之人的愤恨。

    周茂搁下手中的笔,皱眉道:“什么?”最近他虽然有关注某些方面的事情,比如闫弘图这个注定遗臭万年的人,但他知道闫弘图不是闫弘图,只是化名罢了,为何朝廷会隐瞒闫浩瀚的真名,他并不知道,但他是否知情并不重要。

    还比如,他知道闫浩瀚和老周、老曹有着来往,只是闫浩瀚只知道老周、老曹是什么来历,却并不知道他们本人是什么人,亦对他也毫不知情。

    “那个贼人知道少爷的存在了。”老周哑着嗓子说道,独眼犹如毒蛇盯着周茂。

    而周茂心里咯噔一下,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冷笑道:“我都能知道,皇帝知道也不意外。”

    他花了十多年时间才打开朱康成和老周布置的那张网的缺口,才知道他那位好弟弟的存在。

    但既然他能找到破绽,别人又为何不能?何况他只是单打独斗,顶多是这些年来再朱康成和老周他们眼皮子底下偷偷发展出来的几个人而已,还是无意中救了一个人,他好像是江湖上挺有势力的一个人,对方知恩图报,他就此让他监视老周和老曹他们,把他们费心隐藏的秘密挖出来,这还是经过三年时间才跟踪到的,可见老周他们隐藏之深。

    皇帝玄衣卫、禁卫、衙门人员多如牛毛,一旦知道某个重要讯息查找起来完全不是难事。

    而这个重要讯息是谁透露的呢?据周茂分析,只怕是闫浩瀚临死前把老周他们隐藏的秘密给卖了,朱康成和老周铺的摊子太大,三教九流掺和的人一多,就容易出篓子,闫浩瀚就算蠢得会当蛮人军师对抗大周,那也不代表查不到朱康成和老周他们层层防护网最后笼罩的那人。

    姬浮沉?这个名字取得好啊,就不知是何人所取?现在的皇子都是从水字,但都是单名,他却是双名,而且是两个带水字的名,是想自欺欺人的表示,他才是太-祖正宗的嫡子嫡孙么?

    可惜,姬浮沉要真是嫡子,倒是说服力更强,但他只是庶子,有时候想想,他的身份并不比他高贵。

    有时候周茂都说不清他是不是嫉妒这个弟弟?毕竟这十八年来,姬浮沉被朱康成和老周保护得很好,是一个有点聪明有点天真有点可爱的少年,不像他时时刻刻被他们提醒,他不过是一个不被亲生父亲承认的杂种罢了,他的母亲亦在他们的逼迫之下自尽,美其名曰为那个不承认他身份的父亲殉葬。

    这个仇恨深深埋在他心底,只是他想完成母亲的心愿,母亲一直念念不忘流放边关的外祖父、大舅舅、小舅舅,如果外祖父他们死了,李家就绝后了,她想为李家留一点血脉,哪怕从官家千金辗转成为青楼妓-女,她苟且偷生还是活下来了。

    这便是周茂现在的执念,他要为李家留一条血脉,这个愿望达成,他就可以拖着所有人去死了。

    周茂与老周形成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领域,他知道他们想保护什么,他现在不揭露出去,他们也不能再逼迫他……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姬浮沉不被皇帝知道,但现在皇帝知道他的存在了……

    他现在就不是考虑姬浮沉,而是该考虑他自己的安危了,因为老周他们随时随地都想送他去地府孝敬那个从未承认他身份的亲爹。

    “这几个月,你们还没有为姬浮沉找到一个非常安全的环境么?”周茂转瞬间就想了许多,未免老周他们转移了姬浮沉之后,就对他亮起屠刀,他一直都有安排人监视着,所以老周他们这几个月是白忙活。

    老周一听这话,果然就算是只有一只独眼,那只眼睛里也是难以遏制的惊恐。

    他很难想象,一个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人竟然会有本事知道他们那么多事情,而且似乎还非常清楚小少爷的踪迹,到底他是怎样办到的?

    风声呼呼的响,书房外面,段慕蕊什么都听不到,但从窗户的人影的动态她可以隐约判断出,夫君和老周似乎交谈的不是很愉快?

    犹豫了一下,段慕蕊加重脚步,放高声音:“夫君,还在忙么?”

    老周怒瞪着周茂,周茂冷笑道:“我死他死,你们尽可以动手试试?”

    老周退出书房,他本身躬着身,所以并不需要额外向这座府邸的女主人行礼,段慕蕊在旁边站定,静等老周离开。

    与周茂一起生活了两个多月,段慕蕊焉能看不出来周茂和老周之间古古怪怪的气氛?

    反正她就没见过这么胆大的仆人,隐约试探过周茂,周茂只是让她不用理睬老周,把老周忽视掉就行了。

    “夫君,你们又吵架了么?”看到周茂一出来,段慕蕊便皱着秀眉低声道。

    周茂一把揽住她的肩膀,边往正院走,边说道:“不用管他,他哪天不是阴阳怪气的呢?”

    段慕蕊捂唇一笑,夫君形容的真贴切,她每天看到老周就觉得他阴阳怪气很不好相处,而且她挺怕他的。

    第二天,周茂在书房看书看了一个多时辰,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看着窗户外的雨夹雪,便拿起衣架上挂着对的斗篷,在外间吩咐丫鬟,让丫鬟和太太禀报一声,他出门会友,晌午就不在家里用膳了。

    随即,周茂就领着一个小厮走了,在街尾租了一辆马车,在惯常去的一条街下了车。

    因为临近晌午,天色明亮,街上的行人还是有不少,更有不怕冷的哈着热气搓着手在寒风中聊天。

    没逛多久,周茂便发现自己被跟踪了,他只是嘴角流泻出一丝冷笑,便自顾自做自己的。

    想知道帮助他的人是谁?然后才好知道他留了什么后手?

    这两天怀王正和纪博轩视察店铺,现在怀王三不五时被父皇和兄长抓去做一些无聊的事情,于是生意上的事情基本上都全依托给纪博轩了,不过抽个一两天视察店铺,交流一下生意上的事情还是有的。

    因为多了一个未婚妻,未婚妻虽然小了点,但长大之后,绝对是一个不可得多的美人,怀王心头还是挺满意的,于是在街上闲逛时,便想着搜罗一些有趣的物件,送到定国公府讨未婚妻欢心。

    正好一间木雕铺子正在售卖冰雕,雕刻的图案栩栩如生,怀王看了很喜欢,想着正好送给未婚妻解闷。

    纪博轩一脸郁闷道:“你不是不想早点成亲么?怎么看起来这么高兴呢?”

    怀王头也不抬就说道:“哦,我成亲的时间起码在五年之后,那时候已经不早了。”

    还晚了,都过二十岁了,虽说男子及冠而成年,但少有真的等到及冠才成亲的,所以说晚还真不是假话。

    纪博轩心头吐血,面上郁郁道:“我娘说年后就给我定亲……”

    他也不想就这么早成亲啊,谁知道女方长得是扁是圆?他想娶个漂亮媳妇儿,他现在攒下不少家当了,可以买许多漂亮首饰给媳妇儿,要是媳妇儿不漂亮,戴起来就不好看了。

    还清十万元债务的怀王现在赚了许多钱,于是非常豪爽的定了店里最大最豪华的冰雕,直接让掌柜派人送到定国公府,说送给李三姑娘的。

    掌柜会意,笑容满面道:“好的,王爷,小的这就让人送到定国公府。”

    怀王殿下年纪不大,但讨女子欢心的手段却不少,豪气也比那些大老爷们爽快多了。

    从木雕铺子出来,抬头就看到对面的周茂,怀王顿时心里哀嚎,怎么又遇上他了?

    这特么是什么缘分?孽缘吧?

    周茂也看到怀王和纪博轩了,他远远朝他们拱手一礼,然后穿过街道走了过来。

    一刻钟之后,怀王、纪博轩和周茂坐在了一间酒楼雅座。

    怀王再一次懵圈,每一次遇上周茂他都不知不觉被他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纪博轩却没有这种感觉,不过他和周茂没有私交,纯粹就是因为和怀王在一起,而与周茂碰上了这么几次。

    点菜时,周茂让小二上了一壶热酒,冬天嘛,喝酒最热和。

    “等等,周茂,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怎么会想喝酒?”

    周茂歉意一笑,随即脸上挂着无奈的神情,说道:“心头有点烦,想一醉解千愁,怀王殿下相陪么?”

    怀王赶紧摆手:“本王不陪!”

    周茂轻轻一笑,看着怀王,叹道:“殿下,真羡慕你。”

    怀王和纪博轩顿时满头雾水,小二先拿了酒进来,周茂执着酒壶倒了三杯酒,端起自己那杯,说道:“在下就先干为敬。”

    怀王和纪博轩举起酒杯装样子,然后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看着周茂一饮而尽,两人对视一眼,眼底有着茫然。

    这家伙是心情不好,所以逮着他们倾吐苦水么?还有这家伙说的羡慕他是什么意思?怀王表示不解。

    喝了两杯酒,周茂脸上飞起一丝红晕,他叹道:“怀王殿下,请教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父亲从不承认你的存在,你会怎么做?”

    怀王两眼发直:“……啊!!!”不知道啊,这题超纲了啊。

    周茂嗤笑道:“说起来可笑,殿下若是知道我的身世,只怕不会想与我这样的人相交来往。我的身世有些不堪入耳,我娘家道中落,流入青楼,后来遇上我父亲,便成了我父亲的外室,因为我父亲家族的关系,我一直没有认祖归宗……”

    怀王和纪博轩两眼茫然,心中暗道,看不出来啊,这家伙看起来这么风光霁月,原来身世这么凄惨。

    “但家族的认可与否,远没有来自亲生父亲的认可更重要。”

    周茂这句话获得了怀王和纪博轩深深的点头同意,家族不认可也就算了,等到自己做出一番成就,十有八-九那个家族会把他认回去,家族的不认可,不会让他伤心,唯有亲生父亲的不认可,才是最能让人伤心的。

    周茂又饮了一杯酒,声音便有低沉、沙哑的说道:“后来我父亲发生了点事情,去世了,父亲其他儿女都死了,父亲的那些忠仆逼死我娘,还妄想让我回去夺家业,夺回来的家业归我继承也就罢了,偏偏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凭什么?”

    怀王和纪博轩依旧深深的点头,对呀,凭什么?老子费心费力夺回来的家业……不对呀,既然他的兄弟姐妹都死了,那夺回来的家业不交给他那交给谁呢?

    周茂低低一笑:“是啊,兔子急了还跳墙,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凭什么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是我来承受?”

    小二敲门上菜来了,等小二摆好膳食出去,怀王才清了清嗓子,说道:“你看你现在也走出来了,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纪博轩赶紧符合道:“对对对,周公子,你现在是段侍郎的乘龙快婿,来年会试必定榜上有名,看谁敢逼迫你?”

    ……

    半个时辰之后,双方在酒楼门口分开,怀王和纪博轩矗立在寒风中,天空还飘着雪花,地面还是一片白,两人看着远去的周茂背影,彼此对视着双眼茫然极了。

    “你说他到底为什么找我一块吃饭?”怀王摸不着头脑啊,席间周茂简直把他过去的辛酸往事都倒了出来,听得他们两人深深的同情他。

    怀王眨了眨眼:“我算是明白我什么不大喜欢他了,他就是外表光鲜亮丽,内里城府很深的那种人,就我们两人合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纪博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怕怕的道:“他心机好重,他这是一边分心应付仇人,一边考科举……”

    不过两人心大,转瞬间就把周茂抛之脑后,继续巡视商铺。

    期间,怀王提起他傍晚时分会进宫,然后今天晚上就歇在宫里,这年尾了,他这个本来的闲人也变的忙碌,母妃都派人来三催四请了。

    分开时,怀王看着纪博轩欲言又止,纪博轩眉眼一挑:“放心啦,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

    只是纪博轩心里苦啊,他答应偷偷送两坛他爹窖藏的寒潭香作为怀王的生辰贺礼。

    要是他爹知道他偷拿他酒,他铁定讨不了好。

    “放心,我也把我父皇的好酒偷三坛出来,两坛送给纪阁老做寿礼,一坛留给你,够意思了吧?”

    纪博轩怕怕道:“陛下真不会生气?”

    怀王挑了挑眉:“怕什么?”但声音却渐渐放低,“要是真生气了,让无双求求情,不就行了么?”

    一个是无双的叔叔,一个是无双的小舅舅,无双肯定不会见死不救,而父皇在无双撒娇攻势之下,立马心头一软,就不生气了。

    怀王进了宫,先到御书房给皇帝请安,不过可惜,这个时节,景元帝并不在,所以他直接就去了东宫,正好赶上姬七紫下学,正在做功课。

    每天下学十张大字,一张鬼画符,这就是姬七紫的功课,她很快就能完成,然后便能和六叔吹牛了。

    怀王顺口就说起他又和周茂一起吃午饭的事情,还把周茂的身世嘀嘀咕咕讲给侄女听了。

    “无双,没有想到你颇为看好的周叔叔竟然是一个外表光鲜,内里阴暗的家伙,他娘一直被养在外面,他的身份不被家族和父亲承认,他爹死了,他娘被他爹的仆人逼死了,他忍辱负重艰难长大,没有完全变态还真不容易。”

    姬七紫眨眨眼:“没有想到周叔叔还有这样的过往,实在看不出来。”

    怀王唏嘘道:“虽然我同情他,但我还是不想和这样城府深沉的家伙打交道。”

    姬七紫符合的点头:“是啊,我也不想,六叔,我觉得我们俩是属于那种被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傻子,这样的聪明人我们应付不来的。”

    怀王深以为然的点头,聪明人还是应该由聪明人去对付,那就交给诸位兄长去对付吧。

    等到怀王走了,姬淮才回来,晚饭后,姬七紫想起了也就顺口讲给爹娘听了,还自我感慨自己是傻子,应付不来聪明人。

    纪氏好笑道:“哪有人认为自己是傻瓜的呢?”

    姬七紫长吁短叹道:“所以人要有自知之明嘛,我就很认真的自我认识到,我不是聪明人。”

    姬淮和纪氏一阵笑,笑过之后谁也没有当一回事。

    接下来还余下的腊月,对于姬七紫而言,就只有两个重要的日子,一个是蠢六叔的生辰,一个是太外公的寿辰,这两个日子一过,转眼就到小年,小年一过就是除夕。

    除夕一过,就是景元十七年的大年初一了。

    玄衣卫和诸位皇子的人手都没有放弃寻找余孽,现在更有一个重之又重的任务,便是寻找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哀敬太子唯一的遗孤。

    而余孽似乎也要过年,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确切的说是,从景元十六年春天开始,余孽就潜伏下来,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动作,让景元帝和诸位皇子一筹莫展,他们倒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销声匿迹,不知到底余孽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暂时停下了所有动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