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真巧啊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110章 真巧啊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农家乐     当月影西斜, 星辉被云层阻拦, 整个天地变得更黑暗, 华清宫正在酣睡的景元帝被孙大同叫醒了。

    谁都有起床气,景元帝也不例外, 黑暗中他瞪着孙大同, 语气恼怒道:“你最好有紧急事情,否则,看朕怎么惩罚你?”

    孙大同也不惶恐, 赶紧说道:“陛下, 魏统领那边有新的情况, 庞鑫鹏庞大人的夫人向官府告发, 说庞鑫鹏是前太子余党。”

    景元帝一下子就清醒了,掀开身上薄薄的丝被下了床, 边穿衣服,边问道:“庞夫人把庞鑫鹏告发了?她跟庞鑫鹏有什么仇什么怨?”

    孙大同边伺候景元帝穿衣, 边说道:“具体情况还未落实,只是听庞夫人自己说的。”

    两人说话间就往外走去, 院子里魏江已经等候多时。

    孙大同未说完的话就由魏江接过话茬说下去,“十五年前,庞大人派嫡长子到京城办事,这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庞大人的嫡子死了, 噩耗传回庞家, 庞公子的妻子当时怀孕八个月, 当即就难产而亡,留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庞夫人把孙子精心养护养到现在,前段时间庞夫人的小孙子死了,庞夫人无牵无挂,就想为儿子孙子报仇。”

    景元帝听得还有些没头没脑,疑惑道:“她认为是庞鑫鹏害了她儿子?”

    魏江沉吟片刻,说道:“是的,庞夫人和庞大人少年夫妻,但庞大人当上官之后,就在当地纳了一个富商的女儿为贵妾,庞夫人年老色衰,自然不及宠妾受宠,庞公子去世之后,她一心扑在孙子上面,庞家的内务都是贵妾在管理,她为了孙子,还不得不忍耐,但孙子死了,她就想把庞鑫鹏拖下水,她的儿子孙子死了,庞家人就该为她儿子孙子陪葬。”

    “庞夫人认为因为庞鑫鹏有别的儿子孙子所以才对她的孙子不尽心,如果庞家只有庞少爷一个子嗣,庞鑫鹏不可能不尽心,但事实上,庞鑫鹏确实没有管过嫡长孙的死活,偶尔贵妾刁难,还敷衍纵容。”

    景元帝挑了挑眉,没再对庞家的家务事说什么,问道:“人抓起来了么?”

    魏江点头:“已经把庞家上下几十余口人全都下狱,臣也让人搜了庞家,不过入夜之后,庞家失火,烧了大一片建筑,不知道能搜出什么来。”

    “火是庞夫人放的,从贵妾所在的院子烧起,烧了后院大片院子,前院还没有被波及,如果庞鑫鹏真是漏网之鱼,应该能搜出什么来。”顿了一下,魏江补充了几句。

    景元帝抿唇沉思半晌,摆了摆手:“很好,你自去审问,有什么情况再来禀报。”

    这后半夜是睡不着了,景元帝干脆就去了御书房,等着魏江他们的进展。

    ####

    榆钱街。

    当天际泛起了鱼肚白,院子里的青雾也逐渐散去,驼背老仆敲响了自家公子的寝居屋门。

    周茂缓缓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还带着几许睡眼惺忪的眼眸,看向门口走进来的人。

    “什么事儿?”他语气很淡,对擅闯他房间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独眼老仆只剩下一只眼睛,他盯着周茂的眼神就好像秃鹫盯着死尸一样,他嘶哑着声音问道:“是你做的?”

    周茂两眼茫然,兀自整理自己的衣冠,问道:“什么我做的?说清楚点。”

    “呵呵呵,别装了,除了你还会有谁?”驼背老仆讥讽笑道,他一笑,脸上的皱纹就跟着颤动,看起来非常吓人。

    周茂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是是是,我做的,行了吧?”

    说罢他绕过驼背,直接往门外走去,而后进了书房,驼背老仆低低笑道:“终于亮起了你的獠牙么?”

    驼背往厨房走去,他还得给公子端早膳呢。

    书房里,周茂在练字。

    在驼背老仆进来那一刻,他就搁下了手上的笔,把宣纸提起来,努嘴示意道:“我的字有进步吗?”

    驼背老仆缓缓看过去,但下一刻,单单是一只眼,也能从他的眼里看出惊恐。

    托盘哐当落地,粥撒了一地,碗碎成两半。

    周茂挑眉,侧头看向自己写的字,还一字一句念了出来。

    “浮沉隐见各从容,不借山童尺箠功。一梨春雨吾事济,何用啧啧多牛翁。 ”1

    周茂不紧不慢的把字挂起来,从桌后走过来,他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碎碗,仿佛很惊讶一般,叹道:“周叔,怎么这么不小心?”

    驼背独眼老仆还盯着那副字,他浑身都在颤抖、害怕,良久他跪伏于地。

    “老奴以前对公子多有怠慢,还请公子恕罪。”

    周茂把碎碗捡起来放在托盘上,再把托盘放在一旁的小高桌上,又从门后拿出一把扫帚,把地上的垃圾扫干净。

    他做完这些,这才把走到独眼老仆身边,半蹲下去,一字一句道:“这是你们逼我的,没有退路,我们一起死。”

    他发出一声愉悦的笑声:“你们所作所为不就是死路一条吗?为什么这么惊讶这么害怕呢?当然你们也可以现在杀了我,这样或许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老周浑身发抖,他感到了恐惧。

    周茂心情很舒爽,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这么愉快,他果然就是个阴险小人,见不得别人好。

    走到街上,不需他去打听,就知道了昨夜发生的事情,礼部尚书庞鑫鹏前半夜府里着火,巡逻士兵和周边街坊跟着救了好几个时辰的大火,好不容易火被扑灭了,但后半夜庞大人一家全被穿着盔甲的士兵带走了,京城议论纷纷,不知道庞大人犯了什么事儿。

    怀王这几天忙碌于帮忙查刺客同党,没怎么过问生意上的事情,全压在纪博轩身上,今日终于他终于被兄长们踢出来了,说他尽添乱,于是他和纪博轩约好今日巡查生意来着。

    “周茂?”碰到周茂,怀王几乎拉着纪博轩转身就要走,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每回碰见周茂,他都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

    但迟了,周茂已经看到他了,拱手一礼,笑容满面道:“怀王殿下。”

    怀王捏了捏鼻子,只好认了,纪博轩好奇的看着他,两人一同回头,怀王只是高冷的颔首一笑,纪博轩拱手一礼:“周公子。”

    “纪公子。”周茂笑道,看了一眼四周,说道:“挺巧的,殿下这是要去哪里?”

    然后周茂三两句就忽悠了怀王和纪博轩,三个人一起坐在了不远处的早餐店吃早饭。

    怀王抽了抽嘴角,心中无语问苍天,就说每回遇上周茂都没有什么好事,到底这丫给他灌了什么迷药,明明他不待见他,偏偏会跟他一起用早膳?

    “周公子今日好似特别高兴?”怀王觉得这丫难不成今天捡到一万银钱了么?否则一向内敛谦逊的表情会露出这么明显高兴的神色?

    周茂扯了扯嘴角,笑道:“有么?那可能是我终于做了一件身心愉悦的事情。”

    转过话题,他问道:“庞大人的事情,怀王殿下可有什么内部消息透露一下呢?”

    怀王喝了一口茶水,抿唇道:“我可不知道,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

    他说的是实话,谁敢半夜扰他清梦,他灭了谁!

    纪博轩也赶紧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还纳闷呢,好好一个礼部尚书,前半夜遭遇火灾,后半夜竟然被下到大狱中去了,到底他犯了什么罪?”

    他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不会和端午那日的事情有关吧?”他说罢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道:“那他被抓可就不冤了。”

    周茂心中低低笑道,端午那日的事情只怕还就会被按在庞鑫鹏身上,反正也不算太冤,都是死路一条,先把刺杀案了结再说。

    三个人一起莫名其妙的吃了早膳,又在门口莫名其妙的分开,怀王都被勾起了兴趣,想了想就和纪博轩,说道:“我进宫一趟,今天的巡查,还是你去吧。”

    纪博轩点头,他也很想知道庞鑫鹏是不是余孽,到底端午那日的刺杀是不是他指示的?

    怀王进宫后直接往御书房而去,御书房里,景元帝没有在批阅奏折,也没有和大臣议事,他杵着脑袋正在补眠。

    姬七紫吃过早饭之后,就哒哒哒往御书房跑。

    “咦咦咦,叔叔,是你呀,你终于又在这里站岗了呀?”姬七紫一路过来就看到几张熟面孔,尽管不会得到回复,但她还是热情的和禁卫打招呼。

    等她兴冲冲跑到御书房外,怀王突然从柱子后面跑出来,一把把她抱起来了。

    姬七紫回头一看,欢喜道:“六叔,你也是来找皇爷爷探听消息么?”

    怀王汗颜,一把捂住侄女的小嘴,低声道:“别这么大声,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了。”

    姬七紫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转而问道:“六叔,今天大伯过生,我们要不要去肃王府为大伯庆生呢?”

    怀王眨眨眼:“你只怕不能出宫。”

    姬七紫扁扁嘴,歪头一想,叹口气道:“那就算了,反正过几天是我爹的生辰,到时候请大伯来一起补过生呀。”

    怀王再次汗颜,每年大哥和二哥过生就好像打了一场仗一样,让他们底下的弟弟万分纠结,幸好不是同一天,不然更纠结。

    御书房内,景元帝朦朦胧胧地听到孙女和儿子的声音,他抹了一把脸,彻底醒了过来,沉声道:“嚷嚷什么?都给朕滚进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