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笑柄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99章 笑柄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听雨轩。

    时间回到床塌之前, 一众宫女和嬷嬷已经退出内室, 只留下太子和杜氏, 杜氏换下一身粉红色的新娘喜服,身穿一袭内衫, 从洗浴间出来, 行走间聘聘婷婷,面上脂粉未施,朝太子福身盈盈一礼。

    “表哥。”声音柔软, 眼眸含着激动的光芒。

    说实话,姬淮此刻有点醉意,被兄弟们灌了那么多酒,即便喝了醒酒汤, 还是有几分醉意朦胧。

    灯光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姬淮轻轻应了一声:“嗯。”

    杜五姑娘,从今天起就有一个称呼杜良娣, 她垂着头,面上含羞。

    她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不讨喜,但她认为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这么死心塌地,即便这个男人再怎么铁石心肠, 总会心软的, 何况她还是他嫡亲的表妹, 就凭这层关系, 她永远不会失宠。

    杜良娣先一步坐在床上, 姬淮揉了揉额头,即便是慢悠悠的,还是跟着上了床。

    床帐被杜良娣放了下来,这样可以营造一种暧昧的气氛,可以加剧两人之间的柔情蜜意。

    暧昧气氛升级,姬淮支撑起手臂,打算真正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突然,床晃了一下,杜良娣一颗红心都在身上的表哥身上,所以完全没有发现,但姬淮发现了,他楞了一下,没有进一步动作。

    没有发生什么,他还以为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动了一下身子,紧跟着木床晃动,他眼神凝重,左手抓住了外面的床沿,但还不等他整个人翻出床榻的范围,木床内侧整个哐当一下塌下去了。

    他还抓着木床外面的床沿,等于是整个人挂在了木床上,但杜良娣根本毫无准备,整个人就被倾斜的木床惯性下甩下去,趴在了床底下。

    姬淮脸色黑沉如锅,但心中那种‘终于来了’的感觉却挥之不去,在床塌下去的那一刻,他脑子里就闪现了女儿今天格外高兴的笑脸。

    原来在这里等着他!

    木床哐当一声塌下去,外间还守夜的宫女心甘一颤,还以为是太子和新娘动作太粗鲁,但紧跟着杜良娣惊声尖叫一声,立即引起了宫女们惊慌询问。

    乌林复贴着门大声呼唤:“殿下,发生什么事儿了?”

    姬淮挂在木床上,他喝了酒,手软脚软,好像自己没法翻出来,他头有点晕,沉声道:“乌林复,还不给孤滚进来!”

    乌林复赶紧和一群宫女推开门扉,走进去一看,顿时都傻眼了。

    他主子挂在倾斜的木床上,而新娘子杜良娣根本看不到人,只听到她悲悲戚戚的抽噎声音。

    不一会,乌林复和徒弟郑兴安、一众宫女先把太子拉出来,紧跟着才把杜良娣从床底下拖出来。

    整个听雨轩乱成一锅粥,乌林复和郑兴安什么话都不敢说,因为这杰作一看就出自小郡主之手。

    姬淮坐在外间的暖榻上面,一脚跨在凳子上,一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整个人脸色肃穆,好似要下雨一样。

    杜良娣披着一件外衣,抱着肩膀裹得紧紧的,脸上泪痕斑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整个人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她现在完全是懵的,今天过后她是不是成为众所周知的笑柄了呢?到底木床是怎么塌掉的?

    不会是太子妃故意安排的被虫蛀了的坏床吧?但就算是太子妃做的又如何?结果是她的新婚之夜泡汤了,原本嫁人作为侧室已经够委屈了,还被毁了唯一的新婚夜,她以后在东宫怎么立足?

    乌林复和郑兴安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木床,看到那断面整齐的床柱,还有四个断面都有一个很小的深洞,断裂得不是很厚的木片……

    “殿下。”乌林复出来,在太子耳边小声的说了一下他的发现。

    姬淮扶额,这根本没法圆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七是铁了心和杜氏杠上是吧?

    这会整个东宫都已经收到消息了,张良娣、柳良娣、谢良媛等人知道时,第一时间就怀疑是姬七紫做的,因为没有谁那么无聊到去毁坏婚床,且也没有谁有那么大的力气单独完成这件艰巨的事情,唯有天生神力的无双郡主。

    诸位妃妾们幸灾乐祸极了,同时也升起了浓浓的看好戏的心态,谢良媛等人心中暗爽,叫你空降抢良娣之位,报应来了吧?

    现在时间是亥时过,但还不到子时,后宫嫔妃们基本上正要就寝,因为华清宫宫门口刚刚挂上皇帝就寝的灯笼,皇帝睡了才轮到她们睡觉。

    没想到临睡前还等来了东宫的奇葩消息,今天太子纳侧妃,原是洞房花烛夜,一夜春宵到天明。

    然而太子和新侧妃没有一夜春宵到天明,而是在他们过春宵的时候,婚床塌了。

    东三所,怀王还未就寝,他斟了一壶清酒,在院子里望着天边越来越圆的月亮,沐浴着月光喝点小酒。

    酒也喝完了,正要就寝,整个东三所就闹起来了,他院子里的小太监出去了一会,就带回来了有关东宫的消息。

    小太监话说完,怀王整个激动的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他笑得前仰后合:“你说东宫那里新房婚床塌了?”

    “哈哈哈哈,我就说无双今天太-安分,太不正常了,原来在这等着的,哈哈哈哈,本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新婚之夜,婚床塌了的,哈哈哈哈,这洞房怎么办?”

    “还屁的洞房,今晚只怕连睡的地方都没有,哪有地方洞房?”

    华清宫,景元帝已经就寝,躺在龙床之上,床帐放下来,小小的床内空间就是他个人独属的空间。

    孙大同在知道东宫发生的事情之后,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景元帝,但琢磨着这会景元帝还未睡着,他又一直关注着郡主,肯定要第一时间就知道郡主到底对太子和杜良娣的新婚之夜做了什么。

    “陛下,东宫那边发生了一点事儿。”孙大同把耳朵贴在门扉上,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向里说着。

    昏暗中,景元帝的声音传来:“发生了何事?”

    孙大同原原本本把东宫的闹剧讲述了一遍,黑暗中,景元帝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无语道:“所以,那丫头毁了婚床,让今晚的洞房之夜就这么泡汤了?”

    仗着皇帝看不到,孙大同脸上尽是大大的笑容,他觉得今晚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好笑了。

    良久,景元帝说道:“睡觉,不管东宫的事情,让太子自己去烦恼。”如果连杜氏都摆不平,那他也太没有能力了。

    东宫这边,还是听雨轩,姬淮看着进进出出的宫人,有些无力。

    随即,他起身说道:“欣彤今夜就将就在暖榻上歇息一夜,有什么事情明儿再说。”

    说罢他抬脚就往外面走,乌林复和郑兴安领着几个小太监赶紧跟上。

    杜良娣大惊,起身追到门口,可怜又无助道:“表哥????”

    姬淮不可能一直在听雨轩这么耗着,他明天还有一大堆正事,这是纳妾,又不是娶妻,所以只有今天一天假期,没有时间耗费在枯等之上。

    走出听雨轩,姬淮脚步不停,原本是往正院而去的脚步,却在正院门口停住了,最后脚步一拐拐向他自己的寝院。

    算了,还是不去见闺女,因为他一百张嘴都说不过她,说不过闺女,打也打不过闺女,她还小,还会又哭又闹,他完全拿她没办法,他只怕是世上最惨的亲爹了,他还是冷静一下,有事明天再说。

    正院这里,纪氏还未睡着,白冬和初夏把太子原本都走到正院门口又从旁边左月门回到太子寝院的消息禀报给她了,纪氏无力的舒出一口气。

    她把贴着墙睡觉的女儿抱过来,原以为女儿是假睡,却不想真的已经睡着了。

    “还就是你这丫头没心没肺,胡作非为。”纪氏捏了捏女儿鼻子,然后吩咐白冬她们去休息,她也真正安睡了。

    姬七紫睡得好极了,还在梦里追着一个女妖精漫山遍野的跑,那女妖精被她吓得人形都维持不住,现出了原形要吓唬她,但还是被力大无穷的她给手撕了。

    一个美梦啊,半夜她还咯咯笑出声了,惊得纪氏一惊一乍的,然后发现是女儿在笑,不禁又是无语至极。

    第二天,做了一个美梦的姬七紫醒来,依旧异常的兴奋。

    既然新婚第一夜都被毁了,那第二夜、第三夜她也不会留着,她让傻爹进不了后院。

    但又怕傻爹算账,于是姬七紫在吃过早饭之后,旋风般的逃到御书房,找最大的靠山皇爷爷了。

    哪知傻爹就在御书房,但她觉得不能怂,于是直接哒哒跑进去,躲在了皇爷爷的龙案底下。

    既然姬淮在御书房,那么自然还有其他大臣,其中就有康靖候杜德明,今天他收到了许多异样的目光,所以他整个脸就变成了一张苦瓜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