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床塌了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98章 床塌了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每天从御书房桌案上小泥人的纸条可以判断皇帝到底给没有给太子银子?这不只是大臣们每天关注的事情, 更是几位皇子每天特别关注的事情, 上面金额没有减少, 这代表父皇没有再给老二银子,他们心中好歹还可以自我安慰一下。

    但进入四月之后, 突然某一天, 大臣们和几位皇子发现,纸条上的金额变成三百二十八万两了。

    ——今天欠账三百二十八万两,还了么?

    朝臣们心中暗暗思忖, 看来还是太子比其他皇子受重视,无双郡主这么胡闹,皇帝都认可了呢。

    而诸位皇子,心情就不美丽了, 一整天都在下雨,在脑子里已经演绎了一万遍该如何用酷刑狠狠虐老二一把,虐得他死去活来。

    但回到王府之后, 他们的王妃又拿着算盘算账,然后开始划拉他们的私房钱,七八成进了他们妻子和嫡子嫡女的荷包,剩下一两成才分给庶子庶女,而一个铜板都没有给他留下, 他每天出门还得到账房申请一笔银子, 等这一天结束, 剩余的银子还得还回去……

    姬七紫觉得这要债要得有点辛苦, 因为这么久以来只要来了两万两银子, 效率太慢了。

    但鉴于欠钱的是大爷,未免大爷不还钱,她只好忍了,免得大爷一个铜板都不还,那真是得不偿失。

    要债虽然辛苦,但姬七紫乐此不疲。

    只是今天姬七紫一步一步好像脚步千金重一样来到御书房,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大声催促皇爷爷还钱,而是静默的坐在一旁,捧着下巴思考,她心情不好,怎样才能让心情变好?

    景元帝看着她,好奇问道:“无双,今天怎么不高兴了呢?”

    姬七紫摊在椅子上,小脑袋转来转去,眼珠子动来动去,听到皇爷爷的问话,没精打采道:“今天我叫不高兴,要皇爷爷给一万两才高兴得起来。”

    景元帝:……

    这花式催债的手段高啊,连自己不高兴都可以是催债的理由。

    “今天皇爷爷也不高兴,因为没钱。”景元帝绷着脸故意逗孙女,哪知道孙女只是转了转脑袋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把脑袋转回去,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她发出了银铃的笑声。

    姬七紫倏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哈哈哈哈,我想到了。”

    她转身就往御书房外跑,骑在门槛上才想起来要和皇爷爷打个招呼,于是回头挥手:“皇爷爷,再见。”

    话音落,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景元帝还不知道孙女为什么不高兴呢。

    “孙大同,最近东宫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想来想去,景元帝也想不到,只好询问万能总管孙大同。

    孙大同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回禀陛下,从今儿开始,东宫在准备太子殿下纳侧妃的婚礼仪式。”

    太子纳康靖侯嫡女杜五姑娘为良娣的婚礼仪式在四月十二日,还有不到十日的时间,东宫已经在准备了。

    当然只是纳侧妃,并没有拜堂这样正式的仪式,到时候一顶粉红花轿从宫外抬进来,抬入这位侧妃以后住的院子即可,而前厅置办几桌酒席,招待来吃喜酒的宾客,但宾客不会太多。

    侧妃有一个这样的小婚礼,也有嫁妆,但嫁妆肯定不会几十个人抬着,十里红妆那样,顶多就几个箱子,装一些珠宝首饰,而像衣柜、婚床之类的就不要想了,反正东宫准备的院子都有这些家具。

    只有嫡妻才会在婚礼半年以前,或者更久以前,量尺寸,定做婚床。

    纪氏征询了姬淮的意见之后,这位杜良娣以后就住在听雨轩,在整个后花园的左上角,但不是最角落的位置,从听雨轩的院子出来就是后花园,地理位置比更靠里的玉清水筑、汀兰水榭便利,但面积没有那么大,只是住杜良娣一个人,绰绰有余。

    本身听雨轩内一应俱全,纪氏看过之后,把一些发霉泛潮的木质家具换掉,再装饰点花花绿绿的东西,这就是婚房。

    姬七紫哒哒哒跑回东宫,她没有回正院,而是从右月门进入后花园,避开左月门那边更多进出的宫人,在后花园凉亭蹲守着,直到听雨轩没有那么多宫人出没,她才佯装到处玩泥巴、摘花草,然后叫住一个宫人,询问听雨轩里面的情况。

    “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不许跟过去,也不许告状,不然我很生气。”姬七紫难得绷着脸严肃的和蔷薇他们说话。

    蔷薇、钱同和、百合、莫有钱四人忙不迭的点头,他们不会把郡主的事情随意告诉旁人,只有太子妃太子殿下问起相关事情,他们才会说的。

    她瞅准时间,嗖的一下窜了过去,跑进听雨轩,发现里面果然没有人了,但依旧小心翼翼的跑进卧室,她在卧室转了一圈,瞅准了那张婚床,已经被装饰一新了,但肯定每天有人来打扫清洁,要是有人在床上坐一下,婚床就塌了,那就得不偿失了,看来得等婚礼前一日来使坏才行。

    她先算一下婚床的承重量,然后再算她把内侧两根床柱子破坏到什么程度,在承受多少重量之后,这床才会榻呢?

    她爹一百四十斤,而杜良娣顶多九十斤,也就是两个人加起来也就二百三十斤左右,她需要好好算一算,让这张婚床在承受两百斤之后,不到半刻钟就哐当一声塌了。

    想想那个画面,姬七紫就笑出了声,但发现还在听雨轩,赶紧捂着嘴跑出去。

    这之后,纪氏、姬淮发现女儿心情特别好,有点反常啊,但女儿整天乐呵乐呵的,好像就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不,不是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是心情不好的时间通常不超过两刻钟,夫妻俩又忙,所以真没法时时刻刻关注着女儿的心情。

    也就景元帝觉得孙女在打什么坏主意,但他不会说破,反正小孩子嘛,胡闹而已,大人就宽容一下呗。

    四月十一日,当天傍晚时分,戌时过后,姬七紫还在后花园逗留,让蔷薇他们守在假山旁边,佯装她还在假山里玩的样子,而她本人已经从假山另一头戳开一块大石头跑出去,钻进听雨轩了。

    这个时辰,听雨轩没有一个人,杜良娣明天才入住,而宫人也就明天正式开始在听雨轩干活,她畅通无阻的跑进了卧室,手上还拿着一把水果刀,是她前几天藏在假山里的,她可是提前做好方案、勘察好路线的。

    她把婚床最里面两根床柱子给割断了,然后在四个断面挖一个深深的小洞,插-进去两个木片做支撑,这样木床一时半会不会塌,新娘坐在床上也不会塌,但两个人在床上,超出两百斤,顶多半刻钟,木床就承受不了,哐当一声塌掉。

    做完之后,姬七紫就赶紧跑路,当然没忘记把她弄出来的木屑等等都带走,不然被宫女发现就不好了。

    她刚从假山里钻出来,就看到蔷薇他们着急的面孔。

    “郡主,娘娘在找您。”再不回来,他们怕顶不住啊。

    “马上啊。”姬七紫转头挖了一个大坑,把水果刀埋进去,作为凶器,她绝不会让水果刀被发现。

    当然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等到床塌了,就都知道是她做的,可能少不了被骂两句,但她高兴,骂两句就骂两句呗,又不会少两块肉。

    然后,姬七紫全然无事的跑回正院,纪氏看她一身泥土,比往日更脏,笑嗔了几句,然后让宫人打热水给女儿洗澡换衣服。

    第二天,姬七紫醒来,一副乐呵呵的样子,纪氏和姬淮频频对她侧目,总觉得这丫头有点不对劲啊。

    半下午之后,来吃喜酒的宾客来了,姬七紫的叔伯都来了,但伯娘、婶娘没有来,肃王、晋王他们带的是侧妃,毕竟是纳侧妃,正妃才不会来给新的太子侧妃长脸呢,不是给新太子侧妃长脸,是她们没脸。

    纪氏也只是最开始露了脸,就让张良娣、柳良娣、谢良媛等人招待女客。

    怀王抱着侄女,他可是知道侄女对太子二哥纳侧妃是最有意见的,结果今天她全程笑颜,这明显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

    “无双,你不是不喜欢你爹的妃妾吗?今天你高兴得有些不同寻常哦。”

    怀王审视的看着侄女,姬七紫拿着两只手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反问道:“有么?我不是每天都高高兴兴么?”

    怀王诱哄侄女:“你老实告诉六叔,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姬七紫眨了眨眼,挺了挺小胸膛,非常镇定道:“我能做什么事情?天要下雨,爹要纳妾,我管得着么?”

    怀王还是不相信,还是觉得侄女今天有些反常,但他也想不到侄女能做什么,反正杜氏进了东宫,那就是太子侧妃了,还能退回去么?

    黄昏左右,花轿到达东宫,然后被送进了听雨轩,一众看客跟着凑热闹簇拥着今天的新郎太子前往听雨轩,怀王抱着侄女跟在人群最后面,也没有进听雨轩,就在听雨轩外面的花园里站着。

    姬七紫扒着六叔的肩头,双眼明亮的望着听雨轩,那眼睛的亮度太不同寻常了。

    御书房,景元帝在吃完饭,东宫吹吹打打的热闹,他隐约听见了,不禁抿了抿唇。

    “孙大同,知道无双到底做了什么么?”他知道孙女肯定做了什么,但他没让孙大同动用东宫的人手查,就明面上观察。

    孙大同一张苦瓜脸:“陛下,老奴不知道,郡主和以前唯一的不同也就是这段时间每天下午在东宫的花园玩一玩,没有发现郡主做了什么。”

    景元帝脸上挂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微微笑道:“到底做过什么,过了今晚应该就知道了吧?”

    东宫这里,也就不到两刻钟,闹洞房的人群就出来了,太子也被兄弟们簇拥着到前厅喝酒,尤其是燕王,跃跃欲试,他大婚的时候,可是被欺负惨了,今天怎么也要在老二头上还回来。

    倒是怀王,他一直惦记着侄女今天反常的地方,所以没有心思灌太子喝酒。

    但直到酒宴结束,他们离开皇宫,东宫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怀王不死心,今晚打算歇在皇宫。

    姬七紫兴高采烈的回到正院,纪氏有点伤感,姬七紫扒着美娘的双腿,拍着胸膛说道:“娘,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

    纪氏大惊:“报什么仇?”

    姬七紫嘻嘻笑着就是不说,然后让蔷薇和百合伺候她洗漱,她就静静的等着好事发生。

    洗漱之后,姬七紫窝在美娘怀里躺在床上,母女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突然外面很是吵闹。

    纪氏立即批衣起身走到外间,姬七紫往里滚一圈,贴着墙壁,一副她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正院的宫人,白冬、初夏已经来回禀太子妃了,两个宫女表情有些不对劲,想笑又不敢笑。

    纪氏沉着脸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冬示意初夏说,初夏示意白冬说,最后初夏没法,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脱口而出道:“主子,听雨轩那里发生了点事情,那个…婚床塌了。”

    “……”纪氏扭头望向自己的卧室方向,想到女儿刚才说的为她报仇那话,不禁脸都木然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