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谢媒钱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97章 谢媒钱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每天到御书房催催债务,然后再在皇宫四处玩一玩, 皇宫玩腻了, 就出宫玩儿, 姬七紫的日子过得快乐是神仙。

    转眼就过了八姑娘的满月宴, 和小八的洗三礼相比, 满月宴没有额外的不同, 反正该来的宾客都来了,不该来的宾客自然没有来。

    对于姬七紫而言, 可能最大的收获就是终于见到了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罗选侍, 她坐月子满月了, 整个人还有点胖, 当然皮肤白皙,五官还是瘦小,是一个合格的美人,不是美人还进不了东宫。

    自此, 姬七紫终于把东宫所有妃妾都认识了。

    小八的满月宴之后, 姬七紫在杜子腾表叔最后一天扫大街时跑去围观了。

    可能是最后一天了,杜腾压抑的情绪和缓,但他看向蒋子宁等人的表情就有些欠揍了。

    他的惩罚期限满了, 蒋子宁等人的惩罚期限还有十天,于是风水轮流转, 轮到他围观蒋子宁等人扫大街了。

    杜腾确实欠揍, ‘刑满释放’之后, 第二天就穿着一身华丽衣服, 带着四个小厮耀武扬威的围观蒋子宁、史鼐等人扫地,还左手指一下,右手指一下,挑刺挑得蒋子宁都恨不得一把把扫帚扣在他脑袋上。

    姬七紫围观了一下,然后幸灾乐祸的走了,京城已经在规划修路的事情,朝廷官员们还在商议,说白了就是还在扯皮,修路这事利益很大,谁都想为自己谋一份利益。

    三四月份,京城最多的就是赏花会,这个时节京城各种园林都开放了,姬七紫是走到哪里撞见哪处园林开放,她就跟着去逛一逛,欣赏一下与御花园不一样的百花盛开的景致。

    不过今天她好像无意中挑中的园林有许多白衫长衣的各书院学生,有国子监的,有崇文书院的,最重要的也有鸿儒书院的,姬七紫眼睛一亮,开始在众多穿着蓝白色衣衫的书生当着寻找陆景烁和严光辉两人。

    结果找来找去都没有在学生堆中找到人,反倒在一处凉亭处有意外发现,陆景烁和严光辉竟然和怀安郡主、栖霞郡主待在一起。

    凉亭里,怀安郡主正抓狂,冲着陌生的陆景烁又不好发脾气,只好憋屈道:“陆公子,你到底拒绝没有?”

    陆景烁拱手一礼,他一皱眉,凶相毕露,但语气颇为无辜道:“郡主,在下并没有收到家父家母的书信。”

    他说的是真的,这已经半月过去了,他完全没有受到来之江南的书信,不知道陆家到底怎么回事,他挺担心的。

    严光辉咳嗽一声,说道:“怀安郡主,这个我可以保证,陆兄他是真的没有收到家里的书信。”

    栖霞郡主突然插嘴问道:“那严公子,你也没有收到家里的书信么?”

    严光辉一愣,摇头:“没有,按照时间来算,也就约莫这几日了。”

    这是自从上次怀安郡主和栖霞郡主到鸿儒书院找陆景烁和严光辉之后,他们第三次见面,第一次严光辉还不知道栖霞郡主的身份,现在当然知道了。

    每回怀安郡主都会问一次陆景烁,可有拒绝婚事?但每回陆景烁回的都是他没有收到父母的书信,不只是他没有收到,严光辉也没有收到来自江南的家书,两人觉得有些奇怪。

    姬七紫蹲在花坛边远远看着,嘀嘀咕咕:“有情况。”

    她让蔷薇他们在这边等着,她自己偷偷往凉亭里跑去,仗着她个子小小的,她一路潜伏到凉亭外面的柱子后面都没有被发现。

    正好姬七紫看到怀安郡主偷偷瞪了一眼陆景烁,仗着陆景烁垂头没法直视她,可劲的展示她的表情。

    “怀安姑姑,你还惦记着周叔叔啊,周叔叔已经名草有主了,你就别惦记了,一点意义都没有,陆叔叔这么好的人选,还是我让给你的,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突然出现的软软的奶音,吓了凉亭中四人一跳,他们左顾右盼没有找到人。

    姬七紫从柱子后面探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还挥手:“嘻嘻,怀安姑姑,栖霞姑姑,好巧哦,我们又遇上了哦。”

    她把目光看向陆景烁和严光辉,也是挥手说道:“陆叔叔,严叔叔,我看到你们书院的学生了,我可是找了你们好久,没找到,原来你们和我两个姑姑有约呢。”

    陆景烁、严光辉刹那间表情不自在了,到底年轻且是少年慕艾的年纪,两个身份高贵的美丽女子与他们相约,再是目的不一样,心头还是会起一点涟漪的。

    栖霞郡主把侄女抱过来,唇角微微带笑道:“无双啊,你还真是像猫一样,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怀安郡主没好气的瞪了侄女一眼,就是这个丫头惹出来的事情,让她现在骑虎难下。

    姬七紫看着怀安郡主,无辜道:“怀安姑姑,你就忘了周叔叔吧,陆叔叔这么好看的男人我都让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怀安郡主忍无可忍道:“姬无双,你给我闭嘴!”

    姬七紫拍了拍自己的小嘴,无辜道:“闭不了,姑姑,周叔叔名草有主了,你难不成还要惦记一辈子?”

    “姬!无!双!”怀安郡主要发毛了。

    姬七紫继续火上浇油:“人家周叔叔不喜欢你,你这么刁难任性,周叔叔那样一个谦谦君子一般的美男子哪里忍受得了你。”

    她看了一眼陆景烁,喜笑颜开道:“但陆叔叔就不一样了,陆叔叔只要板着脸就能吓唬你。”

    陆景烁哭笑不得,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板着脸能吓唬人是优点,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严光辉也觉得很奇特,明明在江南的时候,那些千金小姐看到陆景烁都是避之不及的模样,但偏偏在无双郡主眼里,这却变成了优点,这审美眼光是不是差得有点大啊?

    栖霞郡主赶紧转移话题,问道:“无双,你怎么会来双芙园的呢?”

    双芙园最出名的就是三四月份的蔷薇花开和九十月份的芙蓉花开,最开始只有芙蓉花,后来园林主人觉得太单调了,于是就移栽了蔷薇,不几年下来,双芙园的美名在京城就打响了,每逢蔷薇花开、芙蓉花开之际,双芙园就有许多游客来赏花。

    “走着走着,就走进来了呀。”姬七紫没说假话,就是路上走着走着,看到好多书生都往这里来,她也就跑进来了呀。

    就在姬七紫和两个姑姑闹着一团时,凉亭左侧方突然出现一群中年男人,怀安郡主的目光一直在陆景烁和姬七紫身上,她很想把这两个人人道毁灭,但只敢用眼神威势,不敢实际做什么。

    栖霞郡主就是救火者,在侄女说了什么话惹得堂姐过激,她就赶紧打圆场,陆景烁和严光辉表情也没有绷得那么紧了,在姬七紫的插科打诨之下,他们倒是渐渐放松了。

    被怀安姑姑挠痒痒,挠得姬七紫毫无顾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怀安姑姑,你快住手,不然我就诅咒你一辈子被陆叔叔压得翻不了身。”

    陆景烁无辜脸:……

    严光辉憋笑憋得很辛苦,倒是栖霞郡主扶额,堂姐都这么大了,还和侄女一般计较?

    怀安郡主咬牙切齿:“姬!无!双!”

    姬七紫眼角余光看到一群好似有点熟悉的人,抬头定睛看过去,顿时张圆了嘴:“皇爷爷,秦王爷爷?越王爷爷,叔祖?”

    怀安郡主刹那间就整个人僵硬了,她扭头看过去,跟着就像椅子上有根针一样,弹跳起来。

    大家目光看过去,陆景烁和严光辉不认识景元帝,但认识秦王和越王,两个年轻人心脏砰砰跳,赶紧站起来,浑身崩得很紧,远远的朝凉亭外面揖首一礼。

    景元帝好不容易出宫透透风,于是就叫上了两个宗室的堂弟秦王和越王,还有他的亲弟弟荣王,以及随从若干,一干人中,荣王就是那万绿丛中一点红。

    陆景烁、严光辉稍稍冷静下来,脑中刹那间就回荡着方才无双郡主脱口而出的话:皇爷爷……

    无双郡主脱口而出的皇爷爷,除了皇帝之外,还有谁?他们好像遇上微服私访的皇帝了。

    栖霞郡主立即把侄女放下来,乖乖的站起身,福身一礼。

    姬七紫直接从石凳上跳下来,然后屁颠屁颠朝皇爷爷跑去,然后拽着皇爷爷的衣摆,扬着笑脸,笑嘻嘻道:“皇爷爷,好巧,你竟然也会来双芙园呢!”

    “秦王爷爷,越王爷爷,小叔祖。”她咧嘴说罢,就像猴子一样抓着皇爷爷的衣服爬上了皇爷爷的怀抱。

    景元帝只是看了她一样,浑身脏兮兮的,但还是没有拒绝孙女的亲近,一把把孙女抱起来。

    荣王眨眨眼:“无双,还是你整天没有忧愁,快快乐乐,让人羡慕啊。”

    “庸人自扰!”姬七紫笑嘻嘻回道,顿时把荣王噎住了,他没有小无双这么快乐,就是因为他是庸人,所以整天才烦恼这烦恼那?

    秦王和越王嘴角隐隐抽搐了一下,但随即又幸灾乐祸,让荣王这小子在他们面前装腔作势。

    不过两人的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凉亭,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景元帝抱着孙女走近凉亭,在一方柱子下的长椅上坐下,荣王倒是挨着坐下,还翘着二郎腿就等着看好戏。

    越王看着严光辉相当和善可亲啊,他已经收到严家父母的消息了,他们已经动身来京城了,就为了表示对这桩婚事的慎重,所以严家父母会上京来商议这桩婚事。

    严光辉心里发毛,越王越是和善,他越是心里没底啊,到底越王再盘算什么?想到一种可能,严光辉偷偷用眼角余光偷看栖霞郡主,不会越王想招他为婿吧?

    秦王看着陆景烁,说道:“陆家小子,等你父母到京,我们再来好生商议这件事情。”

    陆景烁倏地抬头,脑子一下子转悠开了,原来他没有收到父母的书信,是因为他的爹娘已经启程上京了啊。

    有点懵,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了?他偷偷看了一眼怀安郡主,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烈火美人,不管是长相还是家世都让人无可挑剔,就是有点苦恼,人家不想嫁给他,怎么办?

    怀安郡主迷惑道:“父王,你什么意思?”

    姬七紫没忍住,笑得前仰后合,她发现怀安姑姑有点笨呢,秦王爷爷话中这么明显的意思很难理解吗?

    景元帝好笑的摇头,两个堂侄女的婚事,他自然有所耳闻,而且自然也知道自己孙女在其中做了什么,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他的目光看向陆景烁和严光辉两个年轻人,现在来看还是两个不错的年轻人。

    秦王横着脸,沉着脸道:“这没你说话的份。”

    怀安郡主蠕动着嘴唇,很想当面和自己父王杠上,但她不敢,顿时焉了。

    景元帝拍了孙女的小脑袋一下,低声道:“适可而止。”这丫头专爱挑别人的软肋,殊不知有时候惹毛了别人,吃亏的还不定是谁呢。

    姬七紫立即不笑了,捂着自己的小嘴,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努力向怀安姑姑传递她眼神中的笑意。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怀安郡主在思考,到底她要用哪种方法可以揍侄女一顿呢?

    景元帝看着陆景烁和严光辉,淡淡道:“陆望延是你什么人?”

    陆景烁一呆,脑子有点迟钝,但动作比语言快,已经揖首一礼拜了下去。

    “学生陆景烁拜见陛下,学生祖父名讳正是陆望延。”顿了一下,他才补充了一句:“学生祖父已于五年前驾鹤归西。”

    景元帝有点惋惜道:“当年朕没能留下你祖父。”

    陆景烁不敢接话了,当年祖父致仕其实有点义气冲动,但一朝天子一朝臣,主动让位确实比被新皇清算的好。

    景元帝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循循考察陆景烁和严光辉的学业,半个时辰下来,陆景烁和严光辉后背都湿透了。

    但秦王和越王却是越来越满意了,能在皇帝面前镇定下来,能让皇帝记住他们,这就比许多人多了更多机会。

    午时过,景元帝便起身要前往下一个地方了,陆景烁和严光辉垂首恭送,姬七紫趴在皇爷爷肩头,努力朝两人挥手。

    “陆叔叔,严叔叔,我们下次见呀!”

    热情可爱的无双郡主,谁都拒绝不了。

    秦王、越王、荣王自然也都一起走了,连带着把怀安郡主和栖霞郡主一并带走了。

    姬七紫看向最末尾想鹌鹑一样的怀安郡主,嬉笑道:“怀安姑姑,你就死心吧!”

    怀安郡主突地抬头,瞪了侄女一眼,她绝不死心,她觉得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

    这一天后,姬七紫就再没有这个好运撞见陆景烁和严光辉,也没有再碰到两位堂姑了。

    但半月后,姬七紫被傻爹美娘告知,她的两位堂姑定亲了,陆家父母、严家父母亲自到了京城来谈这件婚事,双方父母沟通好之后,陆家父母、严家父母就请了官媒到秦-王府、越王府提亲。

    姬七紫放下她的饭碗,看着傻爹美娘笑嘻嘻道:“哈哈哈哈,这下怀安姑姑一辈子都无法翻身了。”

    姬淮和纪氏隐隐抽了抽嘴角,夫妻俩收回目光,兀自沉默的吃饭。

    姬七紫喝掉最后一口乳汁,突然惊呼:“不对呀,我是不是要找秦王爷爷、秦王妃奶奶要红包呀?”

    姬淮疑惑道:“你要什么红包?”

    “谢媒钱啊!”姬七紫搓着双手开始盘算,她可以理直气壮从秦王-府要一笔谢媒钱,可不可以厚着脸皮从越王府再要一笔谢媒钱呢?

    姬淮#纪氏:……

    女儿赚钱的能力让他们自愧不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