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陆景烁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94章 陆景烁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姬七紫不知道堂姑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她最近每天孜孜不倦的往御书房跑一趟, 目的就是为了催债。

    姬淮和纪氏都不知道女儿做了一件他们永远不敢做的事情, 好几天过去, 姬淮都没有发现, 姬七紫也没有打算告诉傻爹和美娘, 因为她觉得丢脸, 没有起效,皇爷爷每天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对她爱搭不理的。

    当然御书房龙案上的小泥人身上多出来的一张纸, 姬淮他们出入天天出入御书房, 自然发现了,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缘由?

    ‘今天还账了么’这指明了皇帝欠债,但皇帝有欠债吗?欠谁的债啊?不只是一众皇子疑惑不解,就连大臣也满脑子迷惑,他们很想为皇帝排忧解难, 但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头绪, 怎么为皇帝解忧?

    这天姬七紫日常入御书房催债,景元帝虽然每天都见孙女来催债,那副小样儿别提多可乐了, 但一天觉得新鲜,二天也觉得还很有趣, 长久下来, 就觉得有点郁闷了, 天天提醒他欠儿子一大笔安家费, 这滋味怎么这么不爽呢?

    “皇爷爷,我这还是算的少的,七叔叔、八叔叔、九叔叔、十叔叔,还有宋娘娘肚子里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叔叔或者姑姑,还有大姑姑、二姑姑到七姑姑我还没有算进去,不然你欠我爹更多了哦。”

    姬七紫双手叉腰,扁嘴愤愤不平道:“所以,皇爷爷你生那么多孩子,就要有这个觉悟,你的儿子成家,女儿出嫁都需要钱的,大伯三叔他们你已经给了二十万两,以后七叔、八叔他们成家你肯定也少不了二十万,暂且不算宋娘娘肚子里的孩子,九个叔伯每人二十万,加起来就是一百八十万,这样算下来,皇爷爷你该给我爹四百二十万……”

    景元帝忍无可忍打断孙女的话,无语道:“这才多久,这就涨到四百二十万了?”

    这比民间借高利贷利滚利都更高啊,姬七紫理直气壮道:“我还没有算七个姑姑的嫁妆呢!”

    景元帝顿时哑口无言,按照孙女这算法,他这后半辈子挣再多钱都是给儿子挣的,可能还不够。

    今天依旧没有要到债,姬七紫心情有点委屈,决定出宫去浪一下。

    秦王-府,怀安郡主在和父亲秦王沟通之后,发现父王完全不听她的意见,且父王已经派人去江南联络陆景烁的父母了,只怕这桩婚事十有八-九就成了,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怎么从父王这里搅和这桩婚事,就想着从对方入手,她想去找陆景烁,让陆景烁出面拒绝,但上次太丢脸了,她都不好意思去鸿儒书院找人。

    今天正好越王府的栖霞郡主来找怀安郡主这个堂姐谈心,栖霞郡主比怀安郡主小一岁左右,今年及笄,越王和越王妃自然也在为女儿考虑婚事,宗室女不愁嫁,但做父母的都想为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好夫婿,但做父亲的除了觉得自己是个好男人之外,别的男人哪里够得上好男人标准,是看谁谁都不觉得合适,于是越王找秦王吐苦水。

    秦王听了一大堆堂弟的苦水之后,冷笑道:“那你就继续留着吧,你家秋华是个安分的好孩子,不会给你惹事,但我家那个可就不是了,差点就闹一出堂堂郡主和官员之女抢男人的戏码,这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还是早点嫁了的好。”

    反正他也只有一个女儿,就操这一回心,必须先把那丫头的婚事解决了,免得哪天又头脑发昏,做出混账事儿来。

    越王顿时哑口无言,侄女的事情外人不知道,但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

    “你要是着急秋华的婚事,我这里有个人选,正好那小子开朗大方,挺适合秋华那冷冰冰的性子。”

    越王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他先考察一下人选,如果合适就先定下来,可以留待明后年成亲,免得好女婿人选就这么错过了。

    秦王说的就是严光辉,他和陆景烁是完全不同性子的人,但严光辉也是出自江南望族之家严家,家世背景都不错,挺适合侄女的。

    越王在见过严光辉之后,明里暗里考察过多次之后,觉得确实是一个好人选,最重要的是这小子没心没肺,心思宽,正好适合他女儿。

    他女儿性子冷,可以一坐半天不说一句话,简直让他愁得不得了。

    越王没有瞒着女儿,所以告诉了女儿他最近很看好一个人选,打算找个时间让她见一面,然后就派人去江南,定下这桩婚事。

    栖霞郡主当时没什么特别反应,但她终究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再是冷淡的性子,对婚事还是有憧憬,难免心绪起伏不平,所以她想找堂姐陪她先暗中看一看严光辉。

    怀安郡主一口茶水喷出去,她顾不得仪态,直接用手擦了擦嘴角,瞠目结舌道:“你说谁?鸿儒书院一位江南来的学子严光辉?”

    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怀安郡主差点没蹦起来,手忙脚乱道:“无双这个小混蛋……”

    栖霞郡主满是疑惑道:“媛媛姐,你怎么无缘无故骂无双?”

    怀安郡主本名姬青媛,她简直觉得无处说理,正好丫鬟来报:“郡主,无双郡主出宫了,正在牛王街巡查。”

    “巡查?巡查个鬼!她肯定是去看杜腾扫地的吧?”怀安郡主说罢就拉着堂妹赶紧溜出家门。

    栖霞郡主满头雾水道:“媛媛姐,你做什么呢?”

    “找无双!”怀安郡主看了一眼堂妹,没好意思提她之前做的丢脸的事情,只说道:“你不是想去鸿儒书院偷偷观察人来着么?我们把无双叫上,我一个人不敢去。”

    姬七紫正蹲在街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杜子腾表叔扫地,当然牛王街这里不只是杜腾一人,还有其他人,他们的三十天扫大街惩罚还没有结束呢,不过杜腾的期限快到了。

    怀安郡主从她身后突然出现,然后一把抱住侄女。

    突然被人抱住,姬七紫瞬间就变成千斤重,怀安郡主一个没站住,跌坐在地上了。

    “姬无双?!”怀安郡主咬牙切齿道,每回这丫头都让她出丑。

    姬七紫回头一看,顿时张圆了嘴,惊讶道:“怀安姑姑,你出关啦?”

    怀安姑姑不是被关禁闭了么?怎么还会出现在大街上?她不会是听说周茂要和段小姐订婚了,所以出来搞破坏的吧?

    怀安郡主抽了抽嘴角,还没有说什么,姬七紫已经看到后面一人,惊讶道:“栖霞姑姑?”

    咦咦咦,栖霞姑姑这个万年宅女终于也舍得出门了啊,只是怎么和怀安姑姑一起呢?

    怀安郡主起身,然后抱起侄女就往马车的方向走去,蔷薇、钱同和、百合、莫有钱和两个禁卫赶紧跟上去。

    姬七紫现在出宫都会乘坐马车,因为皇宫到京城各个闹市街实在是太远了,她的小腿走得了那么远,但也太浪费时间了,所以她出宫后一路寻找扫大街的人,来到牛王街之后,就把马车停在街头了。

    蔷薇和百合跟着一起上了怀安郡主、栖霞郡主的马车,钱同和、莫有钱和两个禁卫便坐他们出宫的那辆马车,马车车头还插着鲜明的旗子,旗子上写着‘无双’两个大字。

    从京城到郊区的鸿儒书院,马车不快不满行了将近一个时辰,到了鸿儒书院门口,已经过了午时,还差两刻钟到正午时分,鸿儒书院也即将下课。

    姬七紫总算知道两个姑姑找她做什么了,知道的那一刻,她拍着马车狂笑不已。

    “怀安姑姑,所以你是去找陆叔叔,让陆叔叔拒婚?”她再看向栖霞郡主,咧嘴乐道:“而栖霞姑姑是去考察未来的夫婿严叔叔的?”

    栖霞郡主看了一眼堂姐,冷淡道:“如果长得还行,那就是他了,反正迟早都要嫁人,既然父王看好他,我也没说什么好说的。”

    怀安郡主无语道:“喂喂,秋华,是你要和未来夫婿过一生,不是堂叔,明白么?”

    栖霞郡主依旧淡淡道:“我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我想嫁什么人,既然父王和母妃满意,那我觉得应该也不错。”

    “交给我了,两位姑姑等着。”说罢姬七紫掀开车帘,雄赳赳气昂昂的下了马车,然后来到鸿儒书院门口。

    鸿儒书院大门紧闭,有守门人,姬七紫扒着门框,问道:“爷爷,我想找人。”

    守门老爷爷先是看了看外面,在两辆马车上停留了更久的时间,然后才看着姬七紫,问道:“小小姐要找谁?”

    姬七紫笑眯了眼:“我要找陆景烁、严光辉两个叔叔,爷爷可以帮我喊人吗?”

    书院学生多,但守门老头却认得出每一个人,所以姬七紫一说人名,他就知道是谁了,立即派了正在扫地的一个小厮去天字班守着,马上就下课了,学生们该吃午饭和午休了,晚一点只能去宿舍找人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陆景烁和严光辉跟着小厮满头雾水的出来了,他们真的不知道是谁找他们,根本没有往无双郡主身上想,还在努力想着是自家哪个亲戚家的孩子么?

    看到姬七紫,陆景烁、严光辉两人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他们动作迟缓,不待他们行礼,姬七紫赶紧招手:“陆叔叔、严叔叔,快来呀。”

    两人先向守门老爷爷道谢之后,这才跟着出了门,而姬七紫已经回到马车前了。

    “郡主,您怎么来了?”走到近前,两人结结巴巴道。

    怀安郡主一把掀开车帘,栖霞郡主跟她一起从马车里下来了。

    陆景烁、严光辉更是傻眼了,脑子完全僵掉了,完全运转不了了。

    姬七紫干脆爬上马车,坐在车头上,双腿晃来晃去,就兴致勃勃的看好戏。

    怀安郡主咬着唇,微微福身一礼,陆景烁和严光辉垂头赶紧还礼,她才结结巴巴道:“陆公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陆景烁就像脑门被人狠狠敲了一下,严光辉松了一口气,心情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心中暗道,原来怀安郡主是来找陆景烁的,没他什么事儿,他的理智回来了。

    怀安郡主走到马车这一边,陆景烁也跟随其后,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隔了五步远。

    姬七紫看着严光辉,咧嘴乐道:“严叔叔,不是来找你的,所以你不失望吗?我姑姑可是大美人哦。”

    严光辉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汗颜道:“郡主说笑了,在下才疏学浅,惭愧惭愧。”

    就他的性子,他保管和怀安郡主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何况他还是个白身,怎么配得上堂堂亲王之女郡主之身?

    马车另一边,怀安郡主斟酌了一下词语,终于把来意说清楚。

    陆景烁完全懵圈了,最近他确实时常碰见秦王,但他只以为秦王是为了封他的口,原来还有这层意思?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令尊令慈和你通信时,你直接拒绝不就好了么?”怀安郡主急切道。

    真的是一辈子的脸都丢尽了,父王还想把她嫁给他,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吗?

    陆景烁拱手一礼,慢吞吞道:“郡主,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怀安郡主那个气啊,她不相信父母为儿子定亲不过问一下儿子的意思,万一儿子不同意,他们还强行定亲不成?

    “在下尽量……”陆景烁脑子里飞快思考着,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头绪,说出口的话就变成这样了。

    怀安郡主顿时松了口气,情绪恢复了,整个人就变得淑女一点了,她咳嗽一声:“那本郡主可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说罢她满意的转身回来了,因为其实隔得并不远,马车这边其实都听到了,但姬七紫有些无语,到底怀安姑姑在高兴个什么劲,陆景烁有承诺她一定不会同意么?尽量什么?尽量拒绝,还是尽量促成这桩婚事?

    而在这过程中,栖霞郡主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全程盯着严光辉,盯得严光辉后背发凉。

    临走前,姬七紫朝陆景烁、严光辉挥挥手,喜笑颜开道:“陆叔叔、严叔叔,我没说错吧,我有好多姑姑、姐姐,你看我们说不定就变成一家人了哦。”

    陆景烁、严光辉木着脸,一个心中暗道,什么一家人?怀安郡主不是来让他拒婚的么?

    一个心中暗道,跟他有什么关系么?完全没关系啊,所以无双郡主高兴个什么劲。

    回到京城,已经过了未时,怀安郡主和栖霞郡主赶紧找了一家酒楼用饭,她们可以饿着,但饿着皇伯父的小宝贝,她们万死难辞其咎。

    就在姬七紫在酒楼两位姑姑的殷切服侍下大快朵颐时,御书房姬淮看着地上一箱银子目瞪口呆。

    他抬起头满头疑惑地道:“父皇,您这是做什么?”父皇无缘无故给他一万两银子,他很惶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