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长牙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54章 长牙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汉侯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林珍的综穿人生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御书房外, 蔷薇和钱同和询问了一下孙总管, 钱同和便领着几个小太监回东宫把小郡主的乳汁端到御书房来。

    姬七紫现在沐浴在火锅的香气中, 都想不起自己该吃奶了, 她砸吧嘴,望着沸腾的火锅汤汁,口水直流。

    怀王把一应用具和材料准备好,这才有时间来逗弄侄女。

    他一伸手戳侄女的脸蛋,姬七紫就张嘴咬他, 他想着这小丫头又没有牙齿,咬就咬吧。

    哪知道他感受到侄女牙口竟然有硬硬的东西,不由得一惊:“长牙了?”

    他直接双手掰姬七紫的小嘴,姬七紫一听到长牙这话,就自己张嘴了,然后把自己的小手伸进嘴巴里摸牙龈的位置,还真在门牙处摸到少少坚硬的东西。

    景元帝挑了挑眉, 板过孙女的小脸,说道:“张嘴朕看看。”

    姬七紫把自己的胖手指拿出来, 于是景元帝把自己的手指头伸进去了, 姬七紫咬了咬, 景元帝果然感受到一点硬硬的东西,拿出手指头, 仔细看的话, 又发现不了。

    “看来真长牙了。”景元帝拍了拍孙女的小脸蛋, 心中暗暗想着, 现在吃奶都吃四大碗了,要是吃饭那得吃多少?

    姬七紫正沉浸在长牙了,就能吃肉肉吃菜菜的美好前景当着,对于自己的小脸蛋一而再再而三被摸,她也就大方的不在意了。

    怀王眉头高高挑起:“无双,等你能吃肉了,六叔请你吃火锅。”

    姬七紫砸吧嘴,目光落在火锅汤汁里正在游泳的牛肉羊肉猪肉上面,在沸水的作用下,它们自己翻来滚去,好似迫不及待地想要熟透,然后被一口吃掉!

    景元帝嗤笑道:“再望也吃不了。”

    怀王用长长的木筷捞起汤汁里的蔬菜,先分给父皇,最后才落一部分在自己碗里。

    “真是可惜,有人吃不了。”他装模作样的坏笑道,引得姬七紫朝他龇牙咧嘴。

    孙大同端着大碗的牛乳进来了,放在景元帝的面前,他怀里抱着姬七紫,姬七紫看到牛乳才想起来,她也该吃奶。

    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沸腾的火锅当中移到自己的口粮上面,喝一口奶看一眼火锅,看一眼火锅喝一口奶,仿佛这样很下饭一样。

    景元帝不大能吃辣,不过初次尝试这么辣的食物,确实非常够味,他吃得满头大汗,但看着对面儿子那碗里红彤彤的辣椒酱,他不禁都有些佩服了。

    怀王真是被辣得过瘾,今天虽然没有下雨,也不是阴天,但冬天就算晴天吹的风也是冷的。

    不过被辣得浑身发热的怀王恨不得一股冷风吹来,好纾解浑身的热,他一把把外套脱了。

    景元帝吃得差不多了,他没吃太多辣,但胃里感觉暖呼呼的,这辣椒看来在冬天很实用,可能有保暖驱寒的作用,他改明儿让太医看看,然后推广到全天下。

    “老六啊,你的肠胃受得了么?”

    姬七紫吃完了奶,正捧着下巴兴致勃勃的望着蠢六叔,一脸通红,仿佛辣得受不了,但还继续大快朵颐的样子感到太熟悉了,吃火锅不就是要这副样子么?

    “太爽了。”雾气腾腾当中,怀王那张通红的脸越加红了。

    景元帝也有点热,拿起黑金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这倒霉孩子真不懂得节制,难道不知道好东西也不能胡吃海塞,不然容易腻味。

    小半个时辰之后,御书房的火锅宴散场,怀王带来的菜系数都被吃光,且景元帝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全被怀王一个人吃了。

    真是半大的孩子吃穷老子啊!姬七紫心中嘀咕,六叔现在就是最讨人厌的时候了,中二期和吃得多。

    怀王把他带来的东西全部收好,交给外面的跟班和侍卫,然后抱起侄女就告退了。

    景元帝挥挥手,让他走吧,再留下来,他估计受不了了。

    怀王把姬七紫送到东宫门口,和姬七紫约法三章,等他赚了大钱,一定给她买贵重的礼物。

    姬七紫趴在蔷薇肩头,看着六叔愉悦的背影,心中暗道,难道这两个多月还没有赚到大钱么?

    话说六叔到底还了多少债务?她砸吧着嘴,想到自己长牙了,顿时美滋滋的,把六叔和美男子的事情就抛之脑后了。

    纪氏正在暖榻上小憩片刻,现在是十一月中旬了,越是临近年尾,越是忙碌,皇宫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她处理,还有年尾了京城各家各户的宴会很多,什么寿宴啊,婚宴啊,都扎堆,她也必须确定好行程,有些人家撞日期了,她就必须得选择一家,然后往另一家送上贺礼并表示歉意。

    姬七紫爬上暖榻,掀开小棉被,小心翼翼地依偎在美娘的身侧,纪氏还真没有发觉女儿回来了,直到大半个时辰之后,纪氏醒来,感觉到手边有熟悉的障碍物,睁眼一看,顿时眼里就溢出一抹笑意。

    纪氏把女儿往身前靠拢一点,仔细嗅闻了一下女儿身上的味道,怎么有股异味?她不是在御书房么?

    姬七紫醒来时,已经是申时了,她一把掀开小棉被,从暖榻上爬下来,想要试着扶着床柱子走几步,发现不行,腿脚还是软绵无力,除非她把力量加持上去,否则还是不能走。

    她爬到长椅上,靠着椅背坐好,蔷薇和钱同和发现郡主醒过来了,两人便倒上温热的白水,她抱着茶杯喝了个底朝天。

    她有一个好消息要和美娘分享,美娘去哪儿了呢?她的目光扫过对面窗台上的那根荆条,哎,毁了也没用,美娘那里肯定还有更多,她才不傻呢,就让它在那里,扎眼就扎眼吧。

    纪氏也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就连外出的披风都没有穿,结果回来就发现女儿醒来了,正躺在椅子上自娱自乐。

    看到美娘,姬七紫一咕噜就爬起来了,然后靠着椅背坐好,朝美娘招手呜呜啊啊说着谁都听不懂的话。

    纪氏走过去,一把把女儿抱在怀里,小丫头现在可以坐得稳稳的了,不像之前还只能靠着大人才能坐稳。

    姬七紫张开嘴,朝美娘啊啊啊叫唤着。

    纪氏满是疑惑,仔细掰着女儿的小嘴,笑道:“怎么了?嘴里有什么东西膈着不舒服么?”

    姬七紫无法,只好抓着美娘的手指头感应她那才只是一点点的两颗牙齿。

    纪氏眼睛一亮,发出惊喜的笑声:“长牙了么?”

    姬七紫连连点头,然后摸了摸嘴角的口水,纪氏抽出手帕给女儿擦了擦嘴,笑道:“难怪这两天口水这么多。”

    长牙会伴随着口水多,还有不舒服,有的小孩还会出现发烧的情况,

    纪氏第一次当娘,但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婴儿长牙会出现的一些症状,她盯着女儿挨个询问。

    “有没有觉得嘴里不舒服,这里痛痛那里痛痛?”

    姬七紫摇头,不管纪氏说什么,她都只摇头,除了流口水之外,她没用任何不舒服。

    不,或许不能称之为不舒服,牙龈确实会有一些痒痒的感觉,但对于心智成熟的人而言,就像蚂蚁咬了一下,所以她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她完全可以承受。

    纪氏问完了,思考了一下,派人去请吴太医,咨询一下太医,比较安心。

    吴太医很快就被找来了,待听太子妃说是小郡主长牙的问题,他心头就轻松了,仔细检查了一下小郡主的小嘴,也亲自感受了一下那即将冲破牙龈的一点点坚硬的牙齿,问询之后,便非常肯定地道:“太子妃娘娘,郡主确实开始长牙了,不过郡主身体一向很好,不会有任何差池的。”

    他敢打赌,他就没有见过比郡主更健康的孩子了,从生下来就没有生过病,且现在天冷了,看郡主穿的衣服,并没有穿得太多,可见郡主很耐寒。

    前两天十皇子生病,他和同僚一起去看的,十皇子被包裹在小棉被里,放在大棉被里,屋子里还烧着炭火,小脸煞白,看起来没有郡主三分之一的健康程度呢。

    “其实孩子并没有那么怕冷,只要郡主自己觉得不冷,就没必要穿得太厚,不然可能会适得其反。”想了想,吴太医还是多了一句嘴,只是这条只适用于郡主,其他婴儿不会说话,不会反应自己的情况,所以往往是太冷太热出了问题大人才会发现。

    太子妃点头,她就从未操心过女儿会被冷到发烧,热到生病的情况,等到后来生下儿子之后,太子妃真正体会了一把精疲力尽,然后对比之下,就觉得女儿真是太省心了。

    傍晚时分,姬淮回宫,先是在前院洗漱、换衣服,乌林复和厉经亘为他汇报这一天东宫的事情。

    乌林复卖了一个关子,笑眯眯地让太子自己去发现,姬淮云里雾里,东宫有什么喜事么?

    除了怀胎七月的罗选侍之外,不可能有人怀孕了吧?

    说起来自从女儿出生之后,他就没有到其他妃妾院子里过夜,不过他也不能真的不近妃妾的身,他一个月召妃妾到自己寝居过夜的次数不过五六次,而且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就这样一次的机会,没那么运气好就怀孕吧?

    难道是太子妃怀孕了么?姬淮心头砰砰跳,女儿他很喜欢,但还是想要嫡子啊,这能增加他的资本,也可以有力的回击老大一把,让他在他面前总是自大自满。

    姬淮怀着雀跃的心情踏进正院,纪氏正和女儿玩张嘴的游戏,看到傻爹进来,姬七紫朝他张大了嘴,又用力咬下。

    “这是玩什么?”姬淮心头的火热变成了疑惑,看来不是太子妃怀孕了。

    纪氏和姬七紫都没有发现姬淮的异常,纪氏笑着说道:“殿下回来了?可用了晚膳?”

    姬淮一屁股坐在女儿旁边,把女儿抱在怀里,狐疑道:“你们娘俩在搞什么哑谜?”

    纪氏扑哧笑了,嗔笑道:“殿下自己看。”

    姬淮端详了半天,没任何发现,只好投降,姬七紫笑嘻嘻的张大嘴,姬淮更疑惑了,今晚女儿总是张大着嘴是干什么?

    直到摸到女儿嘴里还未冒出来的一点点尖尖的东西,姬淮眼睛一亮,欣喜道:“长牙了吗?”

    姬七紫重重的点头,离她吃肉肉吃菜菜不远了。

    “真棒。”姬淮碰了碰女儿的额头,父女俩玩额头对对碰。

    过了一会,姬七紫昏昏欲睡之间,听到傻爹美娘提起牛张氏,她一下子就醒神了。

    “殿下放心,张氏和她女儿妾身已经安排在妾身的绣楼里了,她的女红还比较出彩,虽然与绣楼的绣娘没法相比,但凭此技艺可以在绣楼里安生度日。”

    姬淮点了点头,牛张氏的案子结束了,但崔荣那个脑子进水的被人一挑拨就变成了墙头草,明年春天他就该从刑部侍郎的位置滚下来了。

    不过老大折损了他的人,他肯定也要回敬,不会等到年后,年前就能出现端倪。

    至于老三老四和老五,他暂且观望着,他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确实有些疲于应对。

    垂着眸,姬淮眼里满是深沉和冷然,想把他拉下马,就看看谁能棋高一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