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喊冤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49章 喊冤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农家乐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林珍的综穿人生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因为骑滚滚的事情,姬七紫被母亲纪氏限制了行动, 不让她离开自己视线一步, 就算要去看滚滚,那也得纪氏陪着, 只能在铁笼子外面和滚滚有爱互动一下。

    滚滚特别期待姬七紫的到来,姬七紫觉得给滚滚找对象的事情迫在眉睫, 可惜她不能说话, 就只能和滚滚嘀嘀咕咕时,在心里说说, 其实她还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把滚滚放生?但现在是京城,就是在北方,把滚滚丢到北方的森林里, 它又能活多久呢?

    进入十月份, 天气一下子转得透心凉, 如果只是转凉也就罢了,偏偏还连续下了好几天雨,淅淅沥沥哗啦哗啦, 没法进行户外活动了, 姬七紫也只能趴在门帘子边望着门外。

    讨厌的雨,她心中嘀咕, 再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本来就是个小人, 还裹成一团, 越加像个熊崽子了。

    姬七紫看了一眼屋内屋外,除了宫女和小太监之外,美娘不在,而大宫女和嬷嬷们都不在,她的目光又落在那个窗户缝上插着的荆条之上了。

    眼珠子再次转了一圈,她飞快地爬下红木长椅,屋内和外间的宫女、小太监眼珠子就跟着她一块转悠,不知道郡主又要做什么?

    姬七紫快速爬到窗户边,把山水图案的窗帘掀开钻了进去,然后抓着窗帘布往上爬。

    蔷薇和钱同和起初不知道郡主要做什么,但他们把窗台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之后,瞬间恍然大悟,两人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嘲笑郡主,只好低着头捂着嘴偷笑起来。

    就在这时纪氏和钱嬷嬷、赵嬷嬷、春香、初夏一起进来了,纪氏目光惯性地看向右边的红木长椅,没有看到女儿,目中有几分惊讶,既然蔷薇和钱同和还在,那么女儿就没有出门,她的目光在屋内梭巡。

    窗帘那里发生怎么回事?被风吹,所以窗帘在动么?

    姬七紫一把抓住荆条,然后又抓着窗帘布滑下来,她满意的落在地上,然后把荆条先掰成好些小段,然后统统放在手底下压成粉末,彻底的毁尸灭迹,让美娘完全发现不了……

    纪氏没忍住扑哧笑了起来,心中暗道,以为毁了这根荆条就完事了么?她还可以准备更多。

    春香和钱嬷嬷她们也忍俊不禁,姬七紫抬头一看,心中抓狂,怎么被发现了呢?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无辜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被发现的害臊之感。

    姬七紫眨眨眼,若无其事的爬回长椅上,摊成一块饼,不过这块饼太胖了。

    这下雨天能干什么?睡个午觉吧。

    但等她午睡醒来,发现窗台处还插着一根荆条,她还以为看错了,面无表情的盯着看了许久,最后发现不是错觉,是真有一根荆条,而且比上午被她毁掉的那一根荆条更长更粗。

    暴风雨似的哭泣脸,美娘太坏了!

    姬七紫摊在椅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冬天已经够讨厌了,美娘还这么对她,她们之间深厚的母女爱呢?

    纪氏进进出出,自然观察到女儿的反应,心中笑开了怀,但她装着不知道。

    到申时左右,雨下得越来越大了,天幕黑沉,街面上的行人脚步匆匆,马车经过之时,马的嘶鸣声不绝。

    姬淮坐在马车里,因为他经常出宫,所以这不是他的太子车驾,只是普通的两匹马拉车的马车,就连整个装饰都走的朴实风格。

    他身边跟着的除了乌林复和其徒弟郑兴安之外,就没有带更多的宫人,还有两个侍卫,在外面充当车夫。

    突然,车夫急拉缰绳,整个马车急速停了下来,马车内姬淮身体惯性往前之下,撞到了车壁。

    乌林复和郑兴安更是跌在车里了,不等乌林复兴师问罪,车夫已经先掀开了门帘。

    车夫浑身湿透了,急切道:“殿下,前面有人拦车,且是跪在雨中的。”

    姬淮心中有些生气,他揉着额头,朝雨中望去,只看到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妇人,面容看起来有些苍老,只是姬淮以自己的经验判断年龄不算大,她跪在雨中,张嘴在说什么,但因为雨幕太大,姬淮他听不清楚,只听到了‘太子殿下’几个字。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妇人脚边跪着一个很小的女孩,看起来应该也就两三岁大小。

    “沈万年,你去看看。”姬淮微微皱眉,吩咐侍卫下去询问一下,妇人跪在他的马车前边,不会是想喊冤吧?

    这两个侍卫,一个叫沈万年,一个叫陈祥飞,都是他的亲卫之一。

    不过喊冤不是应该去大理寺或者刑部么?再不济去敲登闻鼓啊,拦车找他干什么?

    姬淮盯着雨幕中的妇人,目光却更多的是在依偎在妇人身旁的小女孩身上。

    片刻后,沈万年回来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殿下,这个妇人姓张,夫家姓牛,她是喊冤的,她手上有状纸,只是这雨太大,状纸不好拿出来。”

    姬淮盯着紧张、期待和焦急地望着他的妇人,目光扫视过小女孩,说道:“带上她们,去丰茂街。”

    丰茂街二十号,平时姬淮和门人在宫外相聚的地方,也是他们除了东宫之外,议事之地。

    沈万年点了点头,然后让陈祥飞驾车,他走到妇人跟前,细细说了一下,然后他抱起小女孩,让妇人跟着他。

    马车自然是先到丰茂街二十号,乌林复和郑兴安唤人拿干毛巾给太子简单整理仪容。

    沈万年抱着小女孩,身后跟着妇人,站在廊下,雨水从身上滚下,他们站着的地方立即就变成了一滩水。

    因为怀里的小女孩穿着单薄,嘴唇都发青了,沈万年看向乌林复,低声交谈起来。

    片刻后,几个丫鬟和嬷嬷出来,她们带着妇人和小女孩去到另一座院子清洗了一下,然后穿上保暖的棉衣。

    姬淮就在大厅坐着,手边是一杯冒着轻烟的热茶,厅里很安静。

    丫鬟和嬷嬷把抱着女儿的妇人带到门外,示意她自己进去,妇人环着女儿的手紧了紧,紧咬着唇,这才抬脚踏过门槛,走了几步之后,就扑通跪下了。

    “民妇牛张氏叩见太子殿下。”妇人很明显很紧张,她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倒是小女孩不知事,依偎着母亲,偷偷看着上面那个好看的男子。

    姬淮直接问道:“你有何冤屈?”

    妇人伏在地上,把她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她不是京城本地人,她是江州人。

    江州离着京城有三百里的距离,牛张氏只是江州城郊一家农户普通的妇人,丈夫牛根生,是地地道道的农家人,不过牛根生很有能力,把自家发展得红红火火,更是在二十岁时取了娇美的妻子。

    张氏本人长的很秀美,或许不是极美的美人,但却很耐看,尤其是眉宇间的温柔最能打动人心。

    在普通人家,长得太好了说不定不是福气,可能会招来祸端。

    江州首富王家,家业富饶,王老爷膝下只有独子一人,但这个王公子有一个癖好,最喜欢别人的妻子,仗着家中有钱,王公子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但都用钱摆平了。

    只是碰上牛根生和张氏,那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牛根生爱妻爱女,怎么会想要卖妻子呢?

    王公子恼恨之下,吩咐手下给牛家使绊子,很快牛家就破产了,还欠上不少外债。王公子在上牛家耀武扬威之时,一个不小心打死了牛根生,他也没当一回事,只觉得晦气,丢下一百两银子就跑了。

    牛根生的父母先到县衙伸冤,县衙差役把他们打出来了,再到府衙喊冤,最后反倒在监牢里丢了性命,官府那边也只是给出了一个生病没熬住的借口,就把尸体丢到乱葬岗了。

    整个牛家就只剩下张氏和不到三岁的女儿,张氏安葬了丈夫和公婆之后,就踏上上京喊冤的路,三百里路程,张氏带着女儿走了五个月,而牛家的悲剧发生在半年前。

    张氏进京不到半个月,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妇人,在京城完全不知道找谁,她也想去大理寺或者刑部,但在外面观察了许久,看着那些穿着公服的差役,她就想起在县衙时,那些差役把他们赶出来时凶神恶煞的样子。

    她租住在一家巷子深处客栈的柴房里,客栈掌柜听了她的事儿之后,就说她可以直接找太子殿下。

    掌柜是这样说的:“太子殿下人挺好的,你还带着女儿,你的女儿也就比无双郡主大一点,太子殿下是一个好父亲,那肯定也是一个好太子,定然能为民做主。”

    张氏哪敢接触这样的大人物,但在客栈住了几天,她有意无意的留意之下,不管是江湖侠客还是贩夫走卒,说起太子殿下来都是好话居多,更是对那天福源酒楼太子殿下的作为大为赞赏,还有书生、学子口口相传下来,太子殿下这个储君在世人心目中名声极好。

    听到这里,姬淮眼神一闪,如果是张氏来京城伸冤背后是无可奈何之举,那么她找上他,那就是有心人设计的了。

    张氏说完之后,就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油纸包,里面包裹着的就是她找人写的状纸。

    她把状纸双手呈上,姬淮偏头看了一眼乌林复,乌林复接过来呈给了太子。

    姬淮一目十行的浏览过后,折叠好,还给了张氏,说道:“你先在这里暂时住下了,孤会安排这件事情。”

    张氏胆战心惊,但也别无他法。

    乌林复让外面的丫鬟和嬷嬷安置张氏母女,而姬淮在宅子里又停留了半个时辰,把这件事情吩咐下去之后,这才踩着夜色回宫。

    姬淮心情算不上好,他在想是谁给他挖的坑?

    天色虽然黑了,但也就才戌时过,姬淮在前院洗漱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这才去正院。

    纪氏正逗女儿玩儿,而姬七紫觉得自己被美娘玩了,不是很配合美娘。

    “殿下回来了?”纪氏起身,关心了姬淮之后,知道他还没有用膳,便让厨房那边准备膳食。

    姬淮收敛好自己的思绪,戳了戳女儿的胖脸,姬七紫一副死鱼眼睛样子看着他,瞬间让他笑出了声。

    “这是怎么了?”

    纪氏回来在女儿另一边坐下,含笑道:“她在和我闹脾气呢。”

    等到姬淮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顿时也忍俊不禁,姬七紫有点恼怒,一咕噜爬起来,挨个把傻爹美娘戳倒,让他们起不来身。

    最后姬淮连连讨饶,她才大发慈悲放过他们,然后开始戳傻爹的脸颊,谁戳她她就戳回去。

    姬淮用膳时,简单提起了方才有人拦车喊冤的事情,纪氏神情也瞬间正色起来了。

    姬七紫眨眨眼,脑子里也瞬间阴谋论了,张氏的事情好解决,江州离着京城这么远,那个王首富也不是傻爹的门人,傻爹秉公处理起来一点都不为难。

    只是只怕王首富背后的靠山定然是京城某位大官员,说不定这个官员就是傻爹的门人,不然谁这样设计张氏拦傻爹的车驾喊冤呢?

    纪氏沉吟片刻,说道:“那殿下必然要秉公处理,否则暗处的人肯定会捅出来,这有碍殿下的名声。”

    纪氏能想到的,姬淮肯定也想得到,他伸手捏了一下闺女的脸颊,微微哂然道:“我又不管大理寺,又不管刑部,更不管都察院,这事过后,虽然能提高在百姓心目中的名声,但我怕再有这样的事情找上来,干预多了,会被参奏僭越之责。”

    他这个太子虽然是储君,其实并不主管专项事务,老大肃王还管着兵部,且刑部尚书和老大还有勾勾连连的关系,不过刑部左侍郎倒是他的人,而大理寺卿一直表现得非常忠于皇帝,没发现他和哪位皇子走得近。

    倒是都察院干净得很,里面全是父皇的人,一个人都插不进去,每当有哪个官员看似被收买了,铁定不久就会被调职。但都察院只有监督权,没有实行权,只有大理寺和刑部有查案、审案的权利。

    姬淮虽然这样说,但面上并不着急。

    傻爹,猪队友一定要踢出去,千万不要舍不得!→→姬七紫张嘴啊啊啊叫着。

    姬淮又捏了捏女儿的脸颊,说道:“那个小女孩确实就比小七大一点,这样小的孩子该在爹娘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成长。”

    姬七紫眨眨眼,拍掉傻爹的手,脸蛋都被捏大了,岂有此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