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周谦和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40章 周谦和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自从那天之后, 姬七紫连傻爹白天都见不到,何况是蠢六叔了,不过美娘和身边宫女、嬷嬷讨论事情时,会说起傻爹和蠢六叔在做什么, 姬七紫也能了解到进度了。

    纪氏一早把各个宫里来对账的管事打发走, 和春香、初夏对过账之后, 说起明日寿康公主生辰之事, 以往三位出嫁的公主生辰之际, 太子妃自然也会出席, 今年寿康公主的二十五生辰, 她自然也不会缺席。

    纪氏看了一眼躺在红木长椅上抠着自己脚丫子玩耍的女儿,说道:“明日带小七一起去。”

    姬七紫眨眨眼,她仿佛听到美娘在叫她,她转动着眼珠子, 看向美娘,眨眨眼, 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纪氏扑哧一下笑出声,正当纪氏起身要走过来时, 秋桐急急地跑进来了。

    “主子, 卫婕妤发动了。”

    纪氏脚步一转,往门外走去,问道:“太医和稳婆都叫去了么?”

    这些该准备的殿中省都准备了, 她是太子妃, 不是皇后, 所以嫔妃生产之事她自然不会出现在后宫,只是这背后的一应准备是经由她的手从殿中省发出去的。

    原本纪氏以为卫婕妤早几日就该生产了,却不想过了预产期好几日了,今天才发动。

    秋桐点头道:“在卫婕妤发动的时候,颐华宫主位曹淑仪已经安排好了,俞贵妃和谭贵妃等也都赶去颐华宫了。”

    纪氏仔细了解了一下卫婕妤发动前后的事情,卫婕妤自从怀孕之后,一直都躲在颐华宫不出来,而且就连颐华宫左殿都很少踏出,又有曹淑仪保护她,卫婕妤怀孕期间倒是没有遭难,想来生产时应该很顺利。

    “那你关注着卫婕妤生产之事,我去殿中省视察。”纪氏点了点头,吩咐秋桐继续关注着,她抱着女儿领着白冬带着一班小太监和小宫女往穿过景运门、隆福门、崇楼、中右门就来到了位于皇宫西的殿中省。

    殿中省在皇宫西,东宫在皇宫东,不说穿越整个皇宫,但也要穿越一大半,单是步行就需要小半个时辰,姬七紫就格外欢喜了,这是新地图,她会牢牢记在脑子里。

    殿中省新进了一批货物,早上殿中省把名单奉上了,纪氏一一浏览过,这便来实地视察。

    纪氏视察货物的时候,姬七紫就被小宫女抱着,几个库房一眼就看完了,姬七紫就让小宫女抱她出去,她要看外面。

    纪氏点了六个小太监和小宫女,让他们抱着女儿出去玩儿,姬七紫也不是玩什么,就四处看一看。

    殿中省挨着敬思殿和武英殿、凝道殿等处,凝道殿门口有一棵古木,听说这棵古木历经三朝,比大周古老多了。

    来到这棵古树下,看着地面上露出来的虬根,姬七紫让宫女把她放在树根上,她趴在树根上,今天又是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这样就很像一只蠕虫了。

    树根与树根之间交叉交错,她完全把这些树根当秋千荡来荡去。

    纪首辅从熙和门经过,他是打算从西华门出宫的,但突然听到一阵孩子的嬉笑声音,他不禁停住了脚步,驻足听了一会,捋着胡须不禁眼睛一亮,然后顺着声音的方向寻找过去。

    不一会,纪蒲来到了凝道殿,看到一群小宫女和小太监,他们个个都很紧张地望着一个方向。

    “郡主,小心,别摔下来了。”小宫女和小太监们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够强,急需补充强心剂啊。

    纪蒲走近,小宫女和小太监们不认识他,看到他如临大敌,但看他身上的官服,有知道来人品级很高,纷纷行礼,但眼睛却盯在无双郡主那里。

    姬七紫一只手抓到对面的一根稍微细一点的树根上,一只脚也搭在上面,紧跟着另一只手和另一只脚也伸过去,然后整个人就趴在这根树根上面了。

    她抬起头,好奇的望着这个有胡子的老头,她在太极殿见过许多次,但就是没有留意他是谁。

    纪蒲就往她趴着的树根之下,离着地面很低的一根树根上一坐,捋着胡须道:“郡主怎么会在这里?”

    小宫女福身一礼,回道:“回禀大人,太子妃娘娘在殿中省,奴婢们陪郡主四处逛一逛。”

    纪蒲点了点头,他看着姬七紫笑眯眯道:“无双郡主知道老夫是谁么?”

    你自己不知道你是谁么?姬七紫心里吐槽,似乎有些人就喜欢这样问,但被问之人十有八-九是不知道的,这是逗狗吗?

    纪蒲乐呵呵笑道:“你娘要叫我一声祖父,郡主该叫我什么?”

    姬七紫一呆,美娘的祖父?那就是她外公的父亲,她要叫什么?太外公?

    在现代,她只见过四世同堂,没有见过五世同堂,祖父祖母辈分是最普通的高位辈分了。

    但在古代四世同堂、五世同堂都不稀罕,更稀罕的是六世同堂,只是这样的人家整个大周都不会多就是了。

    小宫女和小太监们松了口气,既然是太子妃娘娘的祖父,那就完全没有危害了。

    “咿呀呀。”姬七紫眨眨眼,小嘴发声之时惯性地吐出一个泡泡。

    纪蒲试探道:“太外公抱一抱可好?”

    姬七紫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就往下边挪移,反正她在树根上爬上爬下,身上的衣服已经很脏了。

    纪蒲直接踩在树根上,把爬进了一点的曾外孙女抱在怀里,对她浑身的泥土和草屑并不介意。

    哪知道姬七紫拍了拍自己胸前的衣服,然后从衣袖卷边处抓住了一条虫子,她两只小手夹着小虫子,微张着小嘴,仿佛很惊讶。

    虫子?她是惊声尖叫的好呢,还是一把捏死的好呢?

    纪蒲看着太外孙女两根手指头上夹着的绿色虫子,正要安抚她,没事,虫子不吃人。

    哪知,姬七紫两根手指头夹紧,小脸绷紧,仿佛用了很大力一样,那条虫子已经变成一滩绿水。

    “啊啊啊。”姬七紫瞬间眉头紧皱,她把手指头往太外公眼前晃来晃去。

    纪蒲放声大笑起来,小宫女正要掏出手帕给郡主擦手,纪蒲直接从衣袖里拿出一条黑缎面的手帕,然后小心的把她手指头上绿水擦干净,不过最后,姬七紫还是习惯性的把手指头往自己衣服上擦。

    等到纪氏视察完赶过来就看到自己祖父在和女儿说话,他一个人好像自言自语一样。

    “祖父。”看到祖父,纪氏是欣喜的,皇宫这么大,外男进宫又有限制,纪氏一年到头不一定能见到祖父一次,今日却碰见了,不得不说是一件喜悦的事情。

    纪氏福身一礼,随即高兴走上前,姬七紫看到她,立即张开手要美娘抱,纪氏眉心微跳,女儿这一身脏兮兮的,不比小乞丐干净多少啊。

    难得碰见祖父,纪氏自然会多停留片刻,祖孙两人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情况,有的姬七紫听懂了,好像是太外公在询问美娘和六叔合作的事情,有的姬七紫没有听懂,觉得美娘和太外公好像在打什么哑谜,难道中间像藏头诗那样藏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机密么?

    大约两刻钟之后,祖孙两人才告别,姬七紫趴在美娘肩头朝太外公挥手,以后在御书房看到他,她一定会对他更好的,当然不能超过皇爷爷,谁叫皇爷爷最大,万一皇爷爷吃醋,给太外公穿小鞋怎么办?

    回东宫的路上,纪氏一面思考,一面观察女儿,宫女和太监都走在她身后,白冬手上抱着一叠账目离得她近一些,她低声道:“娘知道你听得懂,像有些话不能透露给第三个人,连你爹也不能,知道么?”

    姬七紫眨眨眼,心中嘀咕,背着傻爹的小秘密……不过谁都秘密,她自然不会泄密,而且方才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她并没有懂啊,难道是她智商有问题?

    纪氏低低一笑,摸了摸女儿的光头,二十来天过去了,姬七紫头顶已经长出小撮头发了。

    不过还是不能摸,她挥开美娘的手,嘟嘟嘴表示她的不满意,纪氏笑得更欢了。

    母女俩回到东宫之后,纪氏让宫女给女儿换衣服,至于洗澡得等黄昏左右再说,现下还早,她怕女儿身上有隐藏的小虫子,就连她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

    宫外,一座三进宅院,姬淮正参加门人准备的酒宴,四位太子宾客把他们看好的年轻学子引荐给太子。

    姬淮自然要见,谁也不嫌弃人才多啊,他扫视了一眼,四个年轻学子,年龄都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他们都是来参加后年的春闱的,去年秋天乡试中举之后,今年便提前进京,一是京城毕竟学习氛围浓一些,好的老师更多,二是京城达官贵人无数,如果钻营得好,前途无量。

    其中姬淮最赏识的是才二十岁的最年轻的学子,名叫周茂,字谦和,他是今年入春之后进京的,偶然与伏元武认识,伏元武与他相交半年,觉得他各方面都很好,这就把他引荐给太子了。

    “谦和可成家?”四位学子当中,还就周茂没有成家,二十岁年龄不大不小,在某种情况而言,他都该成家了,没成家的话,指不定是想考中进士之后,想求娶某位大官的女儿。

    周茂微微一笑,他的笑容让人见了很是温暖,一双手也莹白细长,初次见面,姬淮就对他有着无限的好感。

    “殿下,常人道成家立业,但对于我们寒门子弟而言,不立业何以成家?”

    姬淮勾唇一笑,举起酒杯和他碰了杯,说道:“谦和这般年轻有才,只等高中进士,何愁不得丈人青睐呢?”

    这一刻,姬淮有想把外家表妹嫁给周茂的想法,当然这还只是一个想法,这桩婚事能不能成,还得多方观察,且等周茂考中进士再说。

    周茂一口喝了杯中酒,笑言:“那就借殿下吉言。”

    伏元武乐呵呵的,全程就光倒酒甘当酒楼小二,而其他太子宾客也不遑相让,纷纷引起话题,把太子的注意力引到另外三人身上。

    等到姬淮回宫时,已经小有醉意了,厉经亘扶着他坐上马车,与诸位宾客们告别。

    姬淮并没有很醉,但酒精还是影响了他的思维,如果清醒的情况下,他不会这么狼狈的跑去太子妃正院,而今儿他直接过自己寝居不入,脚步踉跄的跑进了太子妃正院。

    于是正院立即人仰马翻了,纪氏要把半眯在长椅的太子扶进内室,但姬七紫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醉鬼→→姬七紫小嘴可以挂油瓶了,小手拍在傻爹脸上,大白天就喝得这么醉醺醺的,该打!

    纪氏无语,赶紧说道:“小七,快起来,别压着你爹。”

    她还就不起来了,姬淮微微睁开眼,把女儿搂在怀里,嘟囔道:“小七,陪爹爹睡会。”

    姬七紫翻了一个白眼,一把挥开搂着她的两条手臂,全是酒精的味道,她不喜欢。

    纪氏嗔笑道:“殿下,你是要自己起来,还是妾身让人扶你?”

    姬淮还就是不起来,让人扶他,他也不干,纪氏没办法,只好亲自服侍他咯。

    但他刚刚起身,布帛被撕的刺耳声音惊醒了姬淮,姬淮和纪氏一同回头一看,捣蛋鬼姬七紫拽着他的衣摆不放,他的外衣从腰往下全被撕下去了。

    “嘻嘻嘻嘻。”她挥舞着那半截衣摆四仰八叉的躺在红木长椅之上,特别得意洋洋。

    姬淮纪氏:……

    与此同时,御书房,景元帝正在批阅奏章,孙大同守在门外,一个玄色衣服,肩头有标志的男人从外走了进来,他附耳在孙大同耳边说了几句话,孙大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孙大同跑进御书房内,走到桌案前,向景元帝低声道:“陛下,朱康成死了。”

    “死了?”景元帝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的玄衣卫暗卫,沉声道:“进来回话。”

    朱康成被抓已经有二十来天了,但他没有任何一句只言片语的交代,景元帝只去天牢看过他一次,朱康成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仇恨的疯狂。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了,眼神平静无波,看着他的脸上带着非常诡异的笑容,说道:“姬宏宇,当皇帝的滋味如何?权掌天下,很爽吧?”

    景元帝一句话没说,就淡淡的看着他。

    “可惜,你的安生日子到头了,江山一代新人换旧人啦。”

    其后朱康成再也没有突出过一句话,但玄衣卫和禁卫还是抓到了不少同党,就是没有一个朝廷官员,景元帝知道那些或者那个帮他们隐藏的朝廷官员只怕级别不会低,很多年前就应该是他那位大哥一系的官员,只是他隐藏得很好,多年前的变故没有惊动到他,现在他依然没有把他找出来。

    朱康成会死,这是景元帝预料到的,但他什么都没有交代,不知道他们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这让他很不安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