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算账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37章 算账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姬淮上前把女儿抱起来, 这次真的抱起来了, 他心头长舒一口气。

    回头狠狠瞪了老六一眼, 姬淮把女儿递给太子妃纪氏,低声道:“马上派人去请吴太医, 让他来看看小七。”

    纪氏一边接过女儿,一边从身边秋桐手上拿过小毯子给女儿盖上,听到太子的话,点了点头。

    不过离开前纪氏还是朝上首一直当矮柱子的景元帝福身一礼,景元帝摆了摆手, 道:“请太医看看无双。”

    虽然今晚发生的事情让他想要生气,但好像生不起气来, 不,他不生孙女的气,但蠢儿子还是要教训一通的。

    纪氏抱着女儿领着东宫伺候的宫人离开了, 大殿中就剩下早就该散场离开皇宫的大臣和诰命夫人们。

    景元帝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人,沉着脸道:“都散了吧。”

    太子和肃王、晋王、楚王、燕王、怀王不敢动, 就连七皇子和八皇子也都静默的站在一边, 颇有兄弟有难同当的意味。

    半刻钟后, 重华宫大殿中只剩下几位皇子了,景元帝让七皇子、八皇子离开了, 这两个还未成年, 有事没事都算不到他们头上。

    怀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了, 肃王和太子他们慢了一拍, 也跟着跪在地上了。

    景元帝从上面走下来, 走到怀王面前,怀王一直低着头看到一双龙靴,然后他直接沮丧道:“是儿臣的错,请父皇责罚。”

    景元帝嗤之一笑,伸手拍了拍蠢儿子的脸,说道:“老六啊,你平时和侄女逗乐逗笑都无所谓,但你竟然拿酒逗她,你脖子上长的猪脑子么?”

    怀王脸色涨得通红,没法为辩解,这会他头发上和身上都沾染上了一些细细密密的粉末,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从沙堆里捞出来的一样。他一抖动,粉末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就跟沙子从天上掉下来没什么两样。

    从此以后,在京城,所有人都不怕被无双郡主灌酒,最怕无双郡主灌自己酒,那是一场莫大的灾难。

    景元帝也不知道该怎么惩罚儿子,说道:“先这样吧,关禁闭十天,然后写一万字悔过书,要写得真诚,就让太子检查,太子说过了也就过了。”

    “重华宫的一切损失,老六记你账上。”然后景元帝就领着孙大同离开了,殿中跪着的一众皇子这才起身,但怀王一起身就被姬淮给揍了,姬淮不打脸,专门往肉多的地方揍,特别是臀部。

    怀王抱着臀部嗷嗷叫:“二哥,饶命啊!”

    肃王、晋王、楚王和燕王心有戚戚焉,对于老六作死的本事表示再次的佩服。

    一刻钟后,姬淮先一步离开重华宫脚步匆匆地往东宫赶去,肃王、晋王、楚王、燕王作壁上观,看着怀王揉着臀部一瘸一拐的样子,眼里嘲讽的笑意的藏也藏不住。

    肃王、晋王、楚王三人还要出宫,倒是燕王和怀王虽然在宫外有王府,但因为还没有成亲,两人三不五时就会在皇宫东三所歇着,燕王很没有同情心的没有搀扶怀王,兄弟俩一个在前面大摇大摆的走,一个在后面扶腰、揉臀、龇牙咧嘴的走。

    只是回到东三所之后,怀王立即派了一个小太监往东宫而去,让其去东宫打探消息,无双郡主醉了的事情太医怎么说?

    东宫这边,姬七紫睡得呼噜呼噜,太子妃抱着她让吴太医诊脉检查,他还仔细检查了姬七紫的舌头、手心、脚心,最后吴太医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真的醉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说明日等郡主醒来再检查一次。

    顿了一下,他又道:“太子妃娘娘,上回臣也和太子殿下说过,郡主的身体体质依老臣的经验推断堪比十岁的孩童,吃了婴儿时期的禁忌食物,臣琢磨不会对郡主产生不好的后果,但郡主这种情况我们都没有遇到过,所以还是按照一般婴儿的养育方法来养育比较好,明日郡主醒了,娘娘再派人来传唤臣。”

    纪氏舒出一口气,连连点头:“如此多谢吴太医。”

    姬淮回来询问了一下,吴太医再一次把他的诊断结果讲述了一下,姬淮松了口气,然后亲自送到正院门口,又让乌林复送出东宫。

    对怀王的惩戒,纪氏也知道可大可小,要往大必然是女儿出现了难以治愈的后遗症,往小便是女儿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么怀王也就没事。

    但这事再可大可小,都不可能取了怀王的性命。

    纪氏心中暗暗道,以后不让女儿再跟怀王玩了,但架不住她女儿自己愿意啊,毕竟有一个能陪自己玩闹的叔叔不容易。

    子时过,姬淮和纪氏一同躺在床上就寝,两人中间就是睡得呼噜呼噜的女儿,姬七紫睡姿豪迈,她是斜着睡的,两手抱着美娘的胸,两脚搁在傻爹的胸口上,单单这一小会,她就换了好几个姿势,纪氏和姬淮也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不上朝,昨儿夜里又睡得比较迟,但纪氏和姬淮都在卯时左右醒来,睁开眼两人就发现原本睡在中间的女儿爬过了千山万水,她睡到最里侧,且还是床尾的位置。

    这床可就是太子妃纪氏的陪嫁千工拔步床,倒是不怕女儿掉下床,床四周都被包得好好的,她掉不下来。

    起床之后,纪氏和姬淮各自去忙了,但今天姬淮没有出宫,就在东宫前院书房和一众东宫署僚议事。

    其中一位太子宾客叫伏元武的,在议事结束之后,大家闲聊时,他语调轻松道:“殿下,臣最近认识了一位外地来的年轻学子,人长得俊美不凡,才学也是极佳,殿下最是惜才,不若改日臣把他引荐给殿下?”

    虽说现下詹师府人员满员,但若是真的有才,殿下也可培养起来,当着储备人才,免得被其他皇子笼络去了。

    姬淮一听,挑了挑眉,颔首道:“是吗?能被元武厚赞之人,必有其可取之处,孤确实要见一见。”

    其他三位太子宾客和詹事、少詹事等人见状,心中也都盘算起来了,不能让伏元武一人独美,他们也得把自己看好的学子引荐给太子殿下。

    待詹事府这一众东宫署僚离开,姬淮就有些坐不住了,这快到午时了吧,怎么小七还没有醒来?

    姬淮不放心,还是踱步回正院,在花园里碰上了三儿子和二女儿,姬淮便把一儿一女一起带上了。

    太子妃把宫务都处理完了,她哪也没去,就守在屋子里,女儿就睡在暖榻之上,但女儿一直没醒,她频频抚上女儿额头,以自己的手测女儿体温,没察觉有体温变化。

    姬淮走进屋,纪氏就看到了,起身微微福身一礼:“殿下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姬柏和姬梨向嫡母请了安,姬柏就把目光看向床榻上的七妹妹,有点失望道:“嫡母妃,七妹妹还没有醒么?”

    昨儿夜里发生的事情,姬柏没有看到,因为他在宫宴开始不久就睡着了,纪氏让奶嬷嬷把他抱回东宫交给了谢良媛。

    小姑娘姬梨就羞涩一些,不过她还小,对身份地位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知,所以对嫡母也就仅仅是羞涩,并不紧张。

    “没什么事儿,过来看一看小七。”姬淮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又见女儿砸吧了下小嘴,好像在梦里吃什么好吃的,提着的心微微放下不少。

    随后,夫妻俩各做各的,姬淮考教了儿女一番之后,便让他们的奶嬷嬷和宫人带他们回去吃午饭。

    而正院也要摆膳了,暖榻上的姬七紫就像在游水一样动来动去,她抓住一个湖蓝色锦鲤绸缎的大迎枕,咬牙切齿的把枕头撕了一个粉碎。

    姬淮和纪氏面面相觑,两人赶紧从桌边走过来,坐在暖榻上面,纪氏试探道:“小七?”

    姬淮把手放在女儿额头上,下一刻他的手就被挥开了。

    姬七紫睁开眼,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她眨了眨眼,而后有点茫然,随后才丢开手上枕头的残骸,朝美娘爬去。

    “咿咿呀呀。”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她怎么一睁开眼就看到傻爹和美娘了呢?

    纪氏失笑,赶紧把她抱起来,姬七紫又朝傻爹投以一个讨好的笑容。

    但她看着手上棉絮有点傻眼,再回头一看暖榻上到处都是四处飘飞的棉絮,眨眨眼,移开目光,当着没看到。

    纪氏和姬淮相视一眼,就从女儿这表现来看,她定然不记得昨儿夜里发生的事情了。

    事实上,姬七紫的记忆一点一点回放,只记得昨晚她为了报复六叔,把六叔的酒喝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

    她把脑袋从美娘的肩头抬起来再看美娘和傻爹,心中暗道,昨晚她闹出多大的事情了呢?

    六叔是不是被修理得很惨?她小脸绷紧,但无法从美娘和傻爹脸上看出什么来。

    纪氏和姬淮也顾不得吃午饭了,先把小祖宗收拾妥当,一家三口再一起坐在木几边吃饭。

    姬七紫吃奶的时候,姬淮让小太监去请的吴太医来了,他依旧穿着灰色褂子,满脸严肃的样子。

    这是姬七紫第二次看到这位有胡子的爷爷,他来干什么?

    不消一会,姬七紫便知道了,吴太医是来检查她的身体的,昨儿夜里已经检查过一次了。

    等到吴太医走了,姬七紫吃完奶就被傻爹和美娘秋后算账了。

    她抱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望着傻爹,姬淮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发现太子妃生气的时候还是挺有威风的。

    “姬七紫,娘说的话听到了么?我知道你听得懂,这次也就算了,下一次你再敢做这样的事情,你的小屁屁就保不住了。”纪氏作势打了她的小屁屁一下。

    姬七紫立即抱住自己屁股,还把暖榻上的另外一个完好的枕头拿下来压在屁股上面。

    暖榻已经被勤劳的小宫女们给收拾得干干净净了,她趴在暖榻上,眼珠子滴溜溜转着,那谄媚讨好的样子让纪氏和姬淮无言以对。

    不过纪氏和姬淮看她还是那么生龙活虎的样子,挂着的那颗心才彻底落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独苗苗在七零女王的恩典哪里有刮卡海贼王之艾斯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风云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