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叔伯们

【书名: 红楼之公主无双 第22章 叔伯们 作者:紫莜dxm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大神农(种田+系统)快穿之护短狂魔     姬淮看到几位冤家兄弟都来了,不禁脸皮抽了抽,伸手就想把扎在头上的花朵拿下来,但胸口女儿一下子撞了上来,他怕她摔倒,立即环手抱住。

    姬七紫把所有花朵往自己衣袖和傻爹衣袖塞去,姬淮赶紧抱着她站起身,而有些花朵没来得及藏起来,纷纷扬扬的往地上滚落。

    “父皇。”姬淮有点赧然,他竭力稳住自己的神情,反正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那么他不在意就好了。

    此时,姬淮头上戴着五朵花,黄色、红色和粉红色三种颜色,黄色的花扎在他束着的发髻之上,其它四朵花是直接插在发丝之间的。

    景元帝看着他头上的花,嗤之一笑,说:“胆子挺大的。”

    帝王一句话,顿时让马元甲和赵嬷嬷以及华清宫一众宫人纷纷跪地请罪,“陛下恕罪!”

    姬七紫扭头看向景元帝,歪头思考片刻,然后伸出自己的小手,张开拳头,露出一朵看起来还水灵,但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黄色花朵,这就是景元帝颇为喜爱的黄兰。

    其实黄兰在西南本地不是很贵重,但它在其他地方不容易存活,所以才显得比较贵重。其实它还比不上牡丹花王、君子兰等价值高,只是景元帝喜爱这种花,当然他没有表现得特别喜爱,只是种在华清宫内外种了不少,闲暇时观赏一番也就罢了,免得劳民伤财。

    “哦哦哦哦!”姬七紫小星星眼讨好地望着景元帝,圆滚滚的眼睛里干净、澄明。

    景元帝心中有点惊喜的感觉,他略微不自在地咳嗽一声,才挑了挑眉道:“用朕的花讨好朕,朕怎么觉得亏了呢?”

    他饶有兴致地和孙女讲条件,但他身后五位皇子却纷纷大开眼界。

    肃王更多的目光落在姬七紫身上,想起他母妃谭贵妃所言,不免眼神当中充斥着更多的打量。

    和他同样目光的是三皇子晋王,他既是这个小不点的表舅舅,也是小不点的叔叔,原本该是最亲近的关系,却因为身在皇家,这两层关系搅合在一起,更复杂了。

    四皇子楚王也是略有深意的目光打量着姬七紫,母妃说不需在意侄女的事情,毕竟只是一个女儿,能起的作用有限,且长大之后,不过是一副嫁妆嫁出去吧。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侄女身份太特殊,说不定能引起意料不到的效果。

    倒是五皇子燕王和六皇子怀王两个因为年轻不大,才参与朝政不久,自己手上经营出来的势力不太多,和前面几位兄长之间差距很大,两人还没有和兄长们结下仇怨,看姬七紫的眼神更多的是好奇。

    “父皇,这就是无双么?”怀王已经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望着姬七紫啧啧称叹道:“父皇,无双这还没有满月吧?她这体型,说有半岁都有人相信。”

    燕王正要满是热忱的附和,就看到侄女一脸怒火地望着愚蠢的六弟,他止住了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并未收敛。

    姬七紫挥舞着小拳头,朝那个隐形嘲笑她的叔叔亮起了她凶悍的拳头。

    姬淮咳嗽一声,伸手以自己的大掌包住了女儿的拳头,说实话女儿到底天生神力到什么程度,姬淮还没有清晰的概念,但他知道六弟的小身板经不住女儿一拳。

    怀王惊讶道:“这是威胁我?”

    燕王咳嗽一声,兴致勃勃道:“六弟,不然你作为代表尝一尝无双的拳头是什么滋味?”

    “我也想知道,听说无双在洗三时,可是把铜盆毁得四分五裂。”四皇子楚王目光灼灼道,没有亲眼所见,总觉得太过于匪夷所思。

    肃王、晋王原本想默不作声,但弟弟们都开口了,而且语气是满满的善意,他们也不能装着高冷,让父皇误会他们连一个小丫头都容不下,岂不是冤枉死了?

    “是啊,二弟,不妨让无双表演一下?”肃王勾着唇,说出口的话意味深长,却又有一份遗憾,“无双要是男儿就好了,可以上战场,就凭这天赋定然把蛮族赶回草原深处,教他们再也不敢侵犯我大周边境。”

    晋王却老神在在道:“挺好的,女子有一份武力在身,也不怕被人欺负。”

    姬淮神色不愉地看了肃王一眼,心中暗道,他闺女又不是杂耍班子,想让她表演就表演,你是哪棵葱?

    最后,姬淮低头看着女儿,心中又嘀咕,他女儿很记仇,等她能跑能跳了,老大家的那些小崽子就会遇上对手了。

    事实上,姬淮想得没错,姬七紫现在已经把账记在肃王的儿女头上,反正以后遇上了绝不姑息,绝对要把场子找回来。

    包括景元帝在内,大家心中吐槽,哪是一份武力?那分明是无敌巨无霸,以后谁能制服她?

    姬七紫嘟嘟嘴,把手上的花收了起来,然后扭头藏在傻爹怀里,不想面对这些来者不善的叔伯们。

    “好了,朕饿了,无双的拳头威力如何,以后你们肯定有机会尝试,孙大同,摆膳。”

    景元帝看了孙大同一眼,孙大同立即说道:“陛下,诸位王爷,膳食已经备好,请移驾到花厅。”

    肃王等人心中不置可否,不管真假与否,他们不想尝试侄女的拳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百分之九十九是真的,他们不想赌那百分之一。

    姬淮抱着女儿跟着进了花厅,姬七紫坐在傻爹怀里,挨个把自己衣袖和傻爹衣袖的花朵全都拿了出来,然后摆在面前的桌子上,瞟了五个叔伯一眼。

    怀王一直盯着她,顿时瞪大眼道:“二哥,无双她在鄙视我?”

    其实大家的目光都在姬七紫身上,就连景元帝也不例外,他在观察,孙女在儿子面前放肆多了,在他面前就规矩许多,难道他看起来很吓人?

    姬七紫朝他又看了一眼,然后手指头像钻头一样,戳着桌面,姬淮听到六弟喊他,目光看向了怀王,待收回目光,发现女儿的动作,要阻止时却来不及了。

    只见姬七紫已经把桌面戳了一个洞,她吐着泡泡得意地看向愚蠢的叔伯们。

    怀王已经倒吸一口气了,燕王、楚王、晋王、肃王纷纷以自己的手指戳了戳桌面,使了老鼻子劲桌面却纹丝不动。

    姬淮抽了抽嘴角,他拿起女儿手指头,胖乎乎的手指头发现光洁如新,分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怀王摸着自己脖子,歪着头,和姬七紫大眼瞪小眼,咋舌道:“无双啊,六叔和你打个商量,你看六叔细胳膊细腿的,没什么肉,以后别没事戳六叔啊,有事也别戳六叔,六叔以后给你带糖葫芦。”

    姬淮突然想起,女儿有喜欢戳床板的习惯,太子妃月子床已经换过了,但这张新床,据说靠墙内侧有许多小洞洞,在太子妃不知情的情况下,女儿偷偷戳出来的,不知道父皇那张龙床有没有被毁?

    不要糖葫芦,要吃肉肉,姬七紫心中腹诽,她把面前的花打乱,然后组成一个猪头的图案。

    她自己笑得不行,扭头藏在傻爹怀里咯咯笑开了怀,姬淮也不知道女儿在笑什么,仔细看桌上的花组成的图案,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景元帝和肃王六人满头雾水,盯着图案,就是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姬七紫笑够了,然后指着图案,又看向愚蠢的六叔,张嘴发声:“啊啊啊啊!”

    猪头送给你啦,六叔今年过年一定过个好年!

    姬淮咳嗽一声,问道:“小七是要把花送给六叔么?”

    其实姬淮也不知道这图案代表什么,顿了一下,他又道:“不是这花,是这图案么?”

    姬七紫眨眨眼,吐着泡泡拍着小手,傻爹越来越会领会她的意思了,他们以后可以双剑合璧,杀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

    景元帝嗤之一笑,脸上带着浓浓揶揄笑意,说:“老六啊,这图案朕怎么看怎么觉得滑稽,你们看一看到底像什么?”

    燕王、楚王已经跃跃欲试了,自己在桌子上比划了一番,连续猜了好几个意思,没有猜到,最后就连晋王和肃王也加入了讨论当中,还颇为热烈。

    姬七紫眨巴着眼睛望着诸位叔伯,小眼睛有点迷惑,从傻爹和美娘那里得来的消息,经过她认真的分析,叔伯们加上傻爹不是应该水火不容吗?怎么这一刻看起来兄弟挺和睦的呀?

    姬淮嘴角挂着一抹坏笑,咳嗽一声,说:“这外面一层姑且当着人的脸,这中间这就当着鼻子和嘴巴,这就是一个人的五官吧?”

    姬七紫心中无言,那是猪头啊!但她高估自己的拼图案水平了,她这样的灵魂画手,就算再来一个穿越者,也认不出来吧?

    怀王顿时喜气洋洋道:“无双这是送六叔笑脸的意思么?”才十五岁的怀王稚气未脱,生了一双桃花眼,一眨眼、一挑眉都是无限的魅力,当然这会他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说了这么一会话,宫女把最后一道膳食呈上,现在已经过了巳时,离着吃中午饭也不远了,干脆大家就吃这丰盛的一顿,下午若是饿了,吃点糕点、水果裹腹也就行了。

    食不言寝不语,诸位皇子用餐习惯很好,但姬七紫就不好了,她眼巴巴地望着傻爹碗里的海鲜粥,口水直流。

    姬淮有了逗她的心思,说道:“你不能吃,虽然你看起来长得很快,但还是得等长了牙齿才能开始吃辅食。”

    姬淮动作麻溜地从袖子里拿出一条手帕,给女儿擦了擦嘴角挂着的口水,眼角余光看到其他人的反应,心情很好。

    姬七紫一天吃四顿,早上醒来是第一顿,午时过后是第二顿,下午申时左右是第三顿,晚间戌时到亥时之间是第四顿,现下还不到午时,看着别人大快朵颐,她感觉自己也饿了。

    看着别人吃,简直是太虐了!

    姬七紫趁着傻爹低头那一刻,拿起勺子直接朝最近的碗里的咸菜捞去。

    但她用力过猛,勺子舀起咸菜那一刻,带起了盘子里其它咸菜也跟着起飞,嗖的一下直接飞到对面大伯额头上了。

    姬七紫张圆了嘴,她好像惹祸了!

    景元帝抽了抽眼角,晋王、楚王、燕王、怀王瞠目结舌,几位木楞片刻,怀王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大哥,你怎么这么倒霉?”

    肃王整个脸黑沉,身后的宫女赶紧垂头递上一方手帕,他胡乱地擦了一下额头,然后整个眼珠子漆黑漆黑地盯着姬七紫,姬淮咳嗽一声,把女儿的脸藏在怀里,朝对面拱手一礼。

    “大哥,对不住了,小七调皮,你大人有大量,别与她这个还不到满月的婴儿计较。”

    肃王整个人怒火冲天,你他娘家里不到满月的婴儿有这样的能力?本王还就计较了怎么样?

    但当着父皇和诸位弟弟的面,肃王说不出口,整个人就憋屈极了。

    姬淮看着老大这模样,想笑不敢笑,心中暗道要不是已经开始了解女儿,他都以为女儿是故意的,开始报仇来着呢!

    既然女儿不是故意的,那就只能归咎于老大最近走背运,所以才这么倒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公主无双相邻的书:[娱乐圈]少女终成王奶味小狼狗师父要我君子如风[综武侠+剑三]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我为刀俎[综]天后凶猛:军少请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