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任务7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最后一个任务7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重生之家有宝贝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韩娱之张三     与上一次地狼狈离开全然不同, 这一次,当林淡踏入玄寂宗,迎接她的是众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和峰主,更有许多内门弟子站在远处, 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她。

    如今, 林淡的传说已传遍了整个南华大陆, 她仅在筑基期就炼出神丹,又接连冲破了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分神期的心障, 成为了合体期巅峰的修士。她的炼丹术已属当世第一,然而她的刀法却又连斩数百名顶尖强者, 用无数神魂的泯灭奠定了不输于混沌剑诀的威名。

    她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是所有天之骄子触之不及的存在。曾经的她有多狼狈,现在的她就有多耀眼。

    这些曾经排挤过她、贬低过她的人,现在却连与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在她睨来的一瞬间仓惶退后,这种仓惶来自于内心的羞愧,也来自于对林淡满身煞气的恐惧。她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一股令人战栗的恐怖氛围中, 修为低微的人说不出这股氛围是什么, 但修为高一些的人却知道,那是孽, 是搅碎了无数金丹,破灭了无数神魂才能凝聚出的孽!

    她手中握着的钢刀丝毫没有装饰物, 只一个刀柄,一扇刀身, 却已足够令人忌惮,原本闪烁着银白寒光的刀刃如今已被无数修士的血染成了暗红色,看上去十分不祥,更有一股缓缓流动的煞气萦绕在刀尖,经久不散。

    这把刀很是不凡,没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够让它进阶,唯有修士的血液才能浇灌。只一眼,玄寂宗炼器峰的峰主就已看出了一些端倪,对林淡危险程度的判断又提高了很多。万幸玄寂宗这一次没有站错队从而与她为敌,否则来日必有大祸!

    不知怎的,炼器峰的峰主便想起了丹霞峰峰主曾经说过的话——此子将来必定不凡!

    说曹操曹操就到,炼器峰峰主正思忖着,就见丹霞峰峰主宁静远飞快从天边掠来,隔了老远就拱手道:“林丹师,您终于来了,稍后我能否有幸邀您去洞府一聚?你我二人可畅谈丹道。”

    当初林淡走的时候仅是一个被宗门丢弃的丧家之犬,今日.她回来,却已是各峰主都得小心翼翼对待的人物,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外如是。

    林淡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惹得宁静远哈哈大笑,心情舒畅。能与炼制出双神丹的林淡畅谈丹道,这恐怕是整个南华大陆的丹修都梦寐以求的事了吧?

    “不知宁然可好?”林淡忽然想起一个人。

    宁静远指着不远处的玄影石壁,老怀大慰地说道:“林丹师您看。”

    只见一名身材挺拔的少年在壁前演练招式,一道道刚猛剑意从他的剑尖吐出,又击打在绝壁上,荡出层层气浪。这气浪灼热得很,也锋锐得很,逼地旁边的众位师兄弟只能躲远一些,免得被误伤。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他收敛剑意,抬头看过来,严肃的小脸先是一僵,然后就绽开一抹灿烂无比的笑容。他不敢上前与林淡打招呼,因为她被数位长老和峰主簇拥在中间,显得那样威严,全然不似离开时的狼狈。

    他抬起手挥了挥,林淡便也笑着点头,惹得他差点高兴地蹦起来。

    旁边有人小声说道:“看呐,那就是林淡,宁然的剑骨就是从她身上挖出来的。”

    “啊?他竟然敢挖林淡的剑骨?那可是南华大陆第一丹修啊!”

    “不是,剑骨是林淡自己挖的,离开的时候恰好撞见宁然,随手就给他了。你也知道,林淡要转修丹道,这剑骨于她无用。”

    “若是我,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又岂敢自废修为另择道途?难怪林淡是林淡,而吾等只是凡人。”

    “是呢,她凝聚出的剑骨又岂会是凡骨?你看宁然,才两年时间就已经结丹,比起那些天赋绝佳的内门弟子丝毫也不差。”

    众弟子小声述说着林淡的事迹,再去看她时目光已变得十分崇敬。林淡却只是看了宁然几眼就继续朝玄寂殿走去,心性并不为世人的看法而动摇。入殿之后,各位长老和峰主就陆续告辞了,而玄寂宗宗主则把林淡引入地下一层,让她查看大弟子的身体状况。

    “自那天之后,他就一直是这个状态。”宗主忧心忡忡地说道。

    林淡垂眸看去,眉心不由自主地皱了皱。三天过去,乐正玖依然处于昏迷中,即便整个身体浸泡在满满一池的万年石钟乳内也未曾有丝毫好转的迹象。林淡曾经与他共同修炼混沌剑诀,神识轻易就入了他的紫府,又踏进他的识海,检视了一番。

    他的识海原是一片浩瀚熔岩,处处都是火焰与热浪,还有被霞云染成一片瑰丽色泽的天空。这里的景色有多美,对于入侵者而言就有多危险。但是现在,这片识海不知怎的竟形成了几个望不见底的深渊,内中有黑色的气流缓缓旋转,把周围的熔岩尽数吸入,又吞噬了热浪、火焰和霞云。若是放任这些深渊不管,乐正玖的识海早晚有一天会彻底陷落,进而形成一个黑洞。

    那样的后果是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即便强悍如乐正玖,也有可能从分神中期跌落至筑基期,更有可能直接被这些黑洞吞噬,从而身死道消。这些伤显然不是在大战中留下的,而是日积月累所成。

    但是有谁能够入侵他火焰地狱一般的识海,对他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那人的修为必须在分神期以上,而玄寂宗宗主是大成期的修士,他不可能察觉不到这样一缕不怀好意的神识。

    林淡百思不得其解,退出乐正玖的识海后便用疑惑的目光看向玄寂宗宗主。

    宗主老脸一红,连忙转移话题:“林丹师,我这徒儿的伤你能治吗?”

    既然这人不想说,林淡也就没追问,点头道:“能治,把这颗养神丹喂他服下,再把这颗引神丹融入池水里让他泡着,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他就能好。”

    玄寂宗宗主再三致谢才接过两枚丹药,一枚融入石钟乳,一枚塞进徒弟嘴里,却见他死死咬着牙关不肯吞服。

    “好徒儿,你张张嘴。”玄寂宗宗主视乐正玖为亲子,百般耐心地哄着,却丝毫作用都没有。折腾了大半天,他不得不向林淡求助。

    林淡二话不说就跳下池水,一手捏着养神丹,一手抱住乐正玖的脑袋,轻声道:“乐正玖,该吃药了。”

    乐正玖的睫毛颤了颤,似乎有所感应。林淡抹掉他脸上的乳白色水珠,又捏住他的下颌,将药丸塞了进去。这一次,乐正玖再无一丝抗拒,终是顺利地把药吃了。

    林淡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爬上岸,却又发现自己垂落的腰带被乐正玖牢牢握在掌心,根本抽不出来。无法之下,她只能拆了腰带,从乾坤戒里拿了一条新的绑上,又把沾在衣袍上的万年石钟乳尽数敛入掌心,倒回池内。

    “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他送了我两枚戒指,这两枚是我还给他的。”林淡把装满宝物的乾坤戒递给玄寂宗宗主。

    “好,我一定交到他手上。”玄寂宗宗主羞愧地很,完全不敢去看林淡的眼睛。这人心里有一杆秤,谁对她好,谁对她坏,她都记着呢!有仇她会报,有恩她片刻也不敢忘,这样好的孩子,他当初怎么就硬是看不上呢?

    “唉……”万千思绪,最终只化作了遗憾的长叹。

    林淡踏出玄寂殿,远远就看见梁锦溪御剑而来,表情十分焦急。被她踩在脚下的天启剑感应到了林淡的气息,忽然变得十分焦躁,一会儿左右摇晃,一会儿阵阵嗡鸣,竟不知怎的将梁锦溪甩了下去。

    梁锦溪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堪堪调整好姿态安然落地,大惊失色的样子显得很狼狈。而天启剑根本就不管她,咻的一声冲到林淡身前,用剑穗碰了碰她的额头和脸颊。

    林淡面无表情地避开了它的亲近。

    天启剑嗡嗡嗡地震动,想要再往前,却被悬挂在林淡腰间的钢刀所散发的煞气逼退了。这刀虽无灵智,其威势和灵压却远在天启剑之上。

    天启剑定格在林淡身前不动了,仿佛一瞬间被一层厚厚的冰封印了一般。

    林淡只是歪了歪头就从它侧边走过,徒留一个孤傲的背影。

    梁锦溪匆忙赶来,却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与她说上半句话,只能牢牢握住天启剑,力气大的仿佛要将它捏碎。天启剑在她掌心挣扎,拽着她在殿前的空地跑来跑去,没完没了,惹得路过的弟子无不掩嘴偷笑。

    “看呐,都两年了,梁师姐还制不住天启剑!”

    “她的模样如此狼狈,怎么能配合好大师兄?”

    “唉,若是林师姐不走,她和大师兄恐怕已经修炼到混沌剑诀第七重了吧?可不像梁师姐,与大师兄练了两年还停留在入门阶段。”

    “林师姐是天纵奇才,梁师姐能与她比吗?若不是占着本宗弟子的便宜,她焉有资格与大师兄同练?”

    曾经这些人是如何奚落林淡的,如今又都尽数还在了梁锦溪身上,而这样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因为梁锦溪知道,她根本没有办法与乐正玖一起修炼混沌剑诀。曾经的她处处打压林淡,引她发狂发癫,丑态尽显。但是现在,林淡退出战局,彻底成全了她,她却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林淡离开玄寂宗之后就入了南华大陆第一炼器宗开天宗门下,成了新设立的丹堂堂主。却原来早在两年前林淡就与开天宗有合作,宗门内的人都是一些炼器狂人,平时只知钻研各种炼器术,不知争权夺利,这种氛围恰是林淡最喜欢的。

    炼器宗与全大陆的宗门均有合作,又有一具神级傀儡作为镇宗之宝,旁人自然不敢打他们的主意。林淡进了开天宗就等于进了保险箱,内忧外患皆除,从此便安下心来炼制丹药,推演刀法,修为增长的速度堪称一日千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