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任务6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最后一个任务6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在这南华大陆, 从来没有哪一个筑基期的丹修能炼制出神级丹,就譬如从来没有哪一个修士能直接从炼气期跨越到大成期,继而飞升一般。但是,如此惊世骇俗的事, 林淡偏偏做到了, 而天空中的浩大雷劫就是最好的证明。

    南华大陆已经很久没有重宝现世, 这一下,不仅那些邪魔外道不肯离去, 就连隐藏在暗处等着捡便宜的正道人士都跑了出来,目光灼热地看着林淡的洞府。他们停止了对结界的攻击, 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 只等丹成的一瞬间再伺机而动。

    当然,这丹药若是没能扛过雷劫,他们也可以把林淡掳走,将之禁锢起来为己所用。能在筑基期就炼制出神级丹的人,值得他们冒一些风险。

    乐正玖也退至雷劫攻击不到的范围,眸色沉沉地看着周围的所有人。这些人有金丹期、元婴期的小喽啰, 也有合体期、渡劫期的大能, 倒是大成期的修士一个没来,但也不是不想来, 而是碍于对方仅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儿,觉得自己出手有些丢了脸面。

    但是, 这只是暂时的,一旦神丹问世的消息传出去, 这些人也会闻风而动,展开争夺。乐正玖握紧破灭剑,又暗暗拿出大半积分,兑换了一颗能催发自己全部潜能的圣级丹药。

    “这颗丹药的药力只能持续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宿主将全身脱力,陷入半昏迷状态。若是宿主在半个时辰之内不能把所有敌人消灭,宿主将面临死亡的威胁,所以本系统建议宿主慎重考虑。”001用冰冷无机质的嗓音说道。

    “兑换吧,不用废话。”乐正玖神识一动,一颗浑圆丹药就已凭空出现在他的掌心。与此同时,天空中的劫雷也一一落下,顷刻间就把这座巨大的山脉削成了平川,唯有林淡和她的炼丹炉伫立在电光中,未曾受到任何影响。

    九九八十一道劫雷照亮了众人充满惊骇、贪婪和掠夺的眼睛。他们纷纷拿出法宝,随时准备动手,就连那些闭关已久的老怪物也有所感应,陆续从冥想中醒来。这座日渐走向灭亡的大陆,已有多少年未曾出现过如此令人神往的至宝了?

    贪婪的情绪被无限放大,而乐正玖也毫不犹豫地吞下丹药,准备战斗。恰在此时,有两颗闪烁着璀璨光芒的丹药从林淡的炼丹炉内蹿出,直直往天上飞去。林淡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拿得住它们,虽然已第一时间伸出手,却还是抓了一个空。

    这就是她必须找乐正玖为自己护法的原因。倘若她的修为与这两颗神丹正匹配,能够在它们出炉的一瞬间就将其摄入掌心,又哪里会闹出这般大的动静?

    乐正玖果然没让她失望,丹药一出,他就瞬发而至,将它们牢牢握住,途中挥出数剑,轻易就将几个与他争抢的魔修和正道人士斩落。

    “拿好。”落回林淡身边时,他又顺手把几个修士劈成两半,袖风一扫便为林淡挡去了淅淅沥沥的血雨,又布下一个十分牢固的结界。

    “劳烦你了。”林淡并未矫情,拿到丹药后就立刻把它们吃了,然后盘膝坐在结界中,开始吸收药力。

    在外面抢破了头的众修士原本还惊喜于林淡一炉能炼两颗神丹,见她竟把它们吃了,当即就发了疯,恨不得立刻袭到她身边,一刀划开她的肚子,把尚未消化的神丹掏出来。而乐正玖岂能让他们得逞,冷着一张脸,提剑就上。

    他的修为瞬息之间暴涨,又经过两年的沉淀,早已把混沌剑诀的部分招式提炼出来,编撰成了另一部独属于自己的剑诀,虽然威力略逊一筹,却也是南华大陆最顶级的功法之一。他本就可以越级杀人,合体期以下的修士竟不是他一合之敌,只一剑挥去便有数十名修士血洒当场,而那些修为在合体期以上的修士也必须两个、三个地联起手来才能对他造成一定的威胁。

    但人家是为了夺宝,而他却是为了拼命,于是混乱的场面很快就被他控制住了。他的混沌剑意能破万法,诛百邪,是以,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谁也不能在他的防护下靠近林淡一步,哪怕她周身已布下了一层绝强的结界。

    时间在慢慢流逝,而乐正玖的打法也越来越疯狂,被他斩落的人头和残肢铺了一地,天空中更是布满了被他搅碎的金丹、元婴、神魂留下的骇人气息。他原本是玄寂宗的少宗主,以正直端方著称,然而经此一役,怕是会落下一个狂人的称号。

    但天下至宝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被他屠戮的恐惧,更何况他只有一个人,战力有限,只要大家联起手来,总能把他解决。于是越来越多的修士从远处赶来,加入了这场争夺。

    眼看乐正玖被一名渡劫期的修士狠狠拍了一掌,从半空掉落,又接连被几名剑修刺穿胸腹,已无还手之力,隐藏在不远处的无极宗长老小声问道:“少宗主,乐正玖灵力枯竭,怕是撑不住了,我们该上去帮忙了吧?”

    林则宇摆手道:“再等等,姐姐还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等这些人打破她的结界,将她围起来,我们再过去。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她,她又怎么会感激宗门为她所做的一切?”

    几位长老一想也是,便按捺了下来。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林则宇这样做是存了私心的。他哪里是会去救林淡,不过是想拖一拖时间,好渔翁得利罢了。等这些人杀了乐正玖,打破结界,剖开林淡的肚子取出神丹,他再以为姐姐报仇的名义冲出去,抢夺最后的胜利果实。届时,神丹是他的,少宗主的位置还是他的,而林淡已成一抔黄土。

    他设想地很好,却没料场中变故陡生,眼看乐正玖跌落地面,口喷鲜血,入定中的林淡竟睁开眼,用神识传出洪亮的声音:“诸位的行状,我林某今日记下了,来日待我丹道大成,我必然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众人万没料到她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在服用了神丹后非但没爆体,竟还有余力传音,不免惊了惊。只在这一瞬间,乐正玖便已翻了个身,朝一旁掠去,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与此同时,玄寂宗的人匆忙赶到,为他助阵,就连玄寂宗宗主也来了,大成期的灵压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顷刻间就令一些修为低微的修士爆成了一蓬蓬血雾。

    玄寂宗宗主是头一个下场的大成期修士,却不是为了夺宝,而是为了护持林淡,于是局面立刻就扭转了。

    试图劫掠神丹的修士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偏在此时,结界内的林淡忽然爆发出一阵骇人的灵压,随之而来的是天空中的层层乌云和滚滚雷音。

    “她,她怎么就把神丹的药力吸收掉了?这不可能!”众修士不敢置信地看着天空。

    “这不奇怪,她是从金丹期跌落的,勉强能够承受药力。等她自己爆体怕是不行了,我们得快些动手,免得那两颗神丹被她耗费更多!”财帛动人心,这话放在修真界也一样,即便有玄寂宗宗主坐镇,这些人也不管不顾地往前冲。

    乐正玖还在疯狂地杀戮,一双眼睛赤红如血,牢牢把这些人的脸庞记在心里。梁锦溪却横握着天启剑挡在他身前,无论如何都不准他再战了。他咬牙冲这个女人笑了笑,目中没有半丝柔情,只有冰冷的审视。

    梁锦溪退后几步,急促道:“大师兄,我已经把宗主请来了,有他在,林师姐不会出事的。”她话音刚落,天空便降下一道道雷霆,处于电光中的林淡飞快凝结了一颗金丹,瞳孔中迸射出烁烁神光。

    九九八十一道劫雷证明了这是一颗九品金丹,但这还没完,劫云散了又聚,只不过眨眼功夫就又有九九八十一道劫雷落下,把试图偷袭林淡的修士劈得魂飞魄散。继结丹之后,她又破婴了,速度快得世所罕见!

    “这是什么神丹,功效竟如此强大?!”退出劫雷范围的修士容色大变。

    但是没有人替他们解除疑惑,唯一知道答案的林淡继破婴之后又开始冲击分神期的屏障,而且很快就成功了。又是九九八十一道劫雷落下,原本明亮的天空如今已被她的劫云牢牢锁控,方圆千里皆是一片黑暗,唯有电光响彻天地。

    沉寂了数万年的南华大陆从未如此震颤,声威渐弱的天道也从未发出过如此震耳欲聋的咆哮。即便是在群星荟萃的二十万年前,也没有哪一个天才能连续招来二百四十三道劫雷。

    而林淡不仅招来了,还扛住了。每一道雷劫都在摧毁她的身体,但她腹内的补天丹和大造丹却又会在第一时间为她修补好一切损伤。只要能熬过身体和灵魂被反复撕裂的痛苦,她就能毫无悬念地进阶。但是,这些痛苦对她来说又算什么呢?她曾经经历过的痛苦,远比这多得多。

    她顺利突破至分神期,围观的修士已经从骇然到不敢置信,又到麻木。他们满以为这下应该结束了吧,却又看见劫云重新凝聚,而且比之前更广袤,更厚重。

    “这两颗神丹竟是能助人进阶吗?把一个筑基期的小儿硬生生推到了合体期,且还护住了她的道心和道体,不致被雷劫摧毁,倘若让我得了,倘若让我得了……”一名卡在合体期数千年的修士眼珠血红地念叨着,竟已被嫉妒和不甘催生出了心魔。

    同样被这两颗神丹的功效摄走魂魄的修士还有很多。若是早知道这两颗神丹能助人飞升,他们哪怕豁出性命也要争一争,抢一抢。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天道在上,只要他们敢进入雷劫的范围,等待他们的就是百分百的死亡,不存半点侥幸。

    “晚了,晚了!林淡转瞬就从筑基期突破至合体期,离飞升只余两步,那两颗丹药的药力,怕是早就被她吸收殆尽了。如今谁去抢也无用,都晚了!”一名散修摇头长叹。

    众人这才摆脱掉贪婪的情绪,重新找回理智。神丹已被吸收,他们今日的确是白来了。但林淡还在,她炼药的手段还在,那神丹的丹方也还在,只要能掳走她,亦或者与她交好,他们还有得到神丹的希望。即便登天梯已断,这些人依然认为自己会是侥幸飞升的那一个,自是不会放过这等至宝。

    众人眼中的杀意纷纷消退,转而用志在必得的目光盯着林淡。

    无极宗的长老数次想出去为林淡助阵,都被林则宇挡了,只能勉强按捺。

    又是九九八十一道劫雷落了下来,林淡被劈得血肉模糊、浑身焦黑,却又会在下一瞬恢复如初。她不需要任何法宝为自己挡劫,那两颗神丹就能反复将她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为她补充丰沛的灵气,为她重塑完美的道体。看着她轻而易举地对抗着天道,身体在几百个劫雷的淬炼下渐渐变得坚不可摧、力大无穷,众修士的眼睛红了,血液热了,心跳快了,就连神识都开始震颤。

    这两颗神丹的功效实在是太惊世骇俗,即便是圣人也会为之动心!天才永远是天才,哪怕她一时跌落了,也总有一天能重新站起来!在这一刻,众人对林淡的忌惮和敬佩已到达顶点。没有人会想杀了她,恰如没有人会愿意杀了下金蛋的母鸡。有了她,建立比玄寂宗更庞大的势力绝非白日做梦;有了她,即刻飞升也触手可及!

    好狡猾的玄寂宗!若是林淡今日得以保全,来日.她定会对玄寂宗感激涕零并倾力回报,毕竟她深爱乐正玖,而对方为了保护她,差点连命都丢掉!思及此,众修士看向玄寂宗宗主的目光都变了。

    玄寂宗宗主表面淡然,实则神识都在打晃。他万万没料到林淡竟天才到这种程度,仅在筑基期就能炼出神丹!早知今日,他当初说什么也不会把人排挤走!

    很多人都在纠结懊悔,而林淡已扛下最后一道劫雷,感知到药力将尽便取出一件法袍,披在身上,跨出结界。

    “她来了!”想把林淡据为己有的修士纷纷往前冲。当然,敢动手的都是修为在合体期以上的,毕竟林淡的修为放在那里,也不是随便什么小杂鱼都能对付她。

    乐正玖甩掉梁锦溪,跨前一步,却终是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力,猝然躺倒。梁锦溪似乎早有预料,马上敞开怀抱将他接住,又躲到了一名长老身后。

    玄寂宗宗主想护林淡,刚凝聚起雄浑掌力,却见她从乾坤戒里拿出一柄大刀,眼也不眨地将袭到她面前的两个魔修劈成两半,又顺手搅碎了他们的神魂。

    她的刀法非常霸道、刚猛、古怪,还带着浓浓的血煞之气,仿佛自成一体,却又融入了混沌剑诀的某些招数,竟是世所罕见的绝世功法,若修炼到大成,其威力绝不会比混沌剑诀差。

    玄寂宗宗主自诩阅历深厚,几乎见识过南华大陆所有的绝世功法,但林淡使出的刀法,他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林淡举刀斩人的时候半点滞涩感都没有,仿佛早已把这套刀法演练了无数遍,已化为了自己的本能。

    无论是合体期还是渡劫期的修士,均成了她的刀下亡魂。她的路数非常奇诡、邪异,只知进攻不知防守,用遍体鳞伤换来满地尸骸和漫天血雨。但是,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对她而言却又算不了什么,因为无论她受了多重的伤,在残余药力地修补下总会在瞬间恢复如初。于是围攻她的修士很快就明白了——在药力未曾完全消退的情况下,林淡是不死不灭的,也是举世无敌的!

    “快撤!”惜命的修士掉头就跑。

    “老子不信这个邪!”不惜命的修士甫一上前就被林淡的刀取走头颅,劈散神识,永远消失在天地间。

    在这一刻,整个修真界都产生了这样一个共识——林淡是南华大陆最强大的丹师,也是南华大陆最能打的丹师,与她为敌就要做身陨道消的准备!

    玄寂宗宗主简直没了用武之地,只能撑起一个结界,挡住了另外两位大成期修士的窥探。他已经意识到了,在神丹的加持下,在场的所有修士,除了他,没人能对林淡造成威胁。难怪她会在这个时候祭出那些无毒丹,却原来并非她被利益冲昏了头脑,而是因为她早就知道自己能迅速变得强大进而应付所有麻烦。

    这里好歹有一个乐正玖能在她尚且弱小的时候护住她一时片刻,若是去了别处,又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怕是在神丹刚问世的那一刻,她就毙命于某个人的掌下了。这一切都是她算计好的,偏偏乐正玖毫不犹豫地扎进去,为她差点丢了性命。

    玄寂宗宗主想明白前后关窍,对林淡是又爱又恨,爱她举世无双的才华,恨她冷酷无情地利用。

    林淡一口气杀光了所有人,这才踩着沉稳的步伐走到半昏迷的乐正玖身边,用神识探查他的身体状况。梁锦溪下意识地抱紧了大师兄,看着林淡的目光既戒备又恐惧。之前数年,她在这个女人面前总是骄傲的,且带着浓浓的优越感,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资质和天赋远在对方之上,而大师兄的心里更是完完全全只有她。

    但现在不同了,本已从高空跌落的林淡,转眼又踏上巅峰,把一众天之骄子狠狠踩在脚下。如今的她是合体期的大能,也是唯一能炼制神级丹药的丹师,在这南华大陆,谁敢惹她?

    梁锦溪垂下头,避开了林淡的审视,却听师父惊骇不已地问道:“你,你竟修成了无垢之体?”

    梁锦溪猛然抬头,用神识刺探林淡,故作镇定的表情终于崩裂。她清晰地感知到,林淡的身体已经与周围的灵气融为一体,仿佛根本不存在,又仿佛无处不在。从此以后,只要她愿意,她就能隐匿在空气中,在天地间来去自由。别人吸入的是灵气,吐出的是浊气,她吸入的是灵气,吐出的依旧是精纯的灵气,于是浩瀚宇宙的所有灵气皆可被她任意使用,整个南华大陆都将成为她的紫府和丹田。在对战中,她绝不会陷入灵力枯竭的困境,因为无垢之体可以无限度地调用四周的灵气。

    与此同时,她的九阴之体也还在,换言之,她拥有双重道体,一为九阴,一为无垢,修炼速度何止是旁人的百倍千倍?现存于世的所有天才,包括乐正玖和梁锦溪,在她的非凡资质面前都不值一提。只要不出现意外,她终将成为南华大陆的传奇!

    玄寂宗宗主话音刚落,赶来“救援”林淡的修士便都惊呆了,尤其是无极宗的几个长老,简直悔地肠子都青了。若非少宗主一味拦着,他们也不会在一切都尘埃落定后才出来,这下别提什么雪中送炭,就连锦上添花也没了!

    林淡并未回答玄寂宗宗主的话,只是拿出一个瓷瓶,徐徐道:“这是养神丹,乐正玖神识受了重创,还请宗主喂他服用此丹,以保他境界不会跌落。三日之后,我会炼制更好的养神丹,亲自送到贵宗门。晚辈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少宗主请留步!”无极宗的几位长老连忙喊了一声,却只看见一道骤然远去的残影。

    林淡境界跌落后所遭遇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无极宗对她那般无情,她自然也不会对他们有所留恋,这一去恐怕会另起炉灶。如此,倒不如赶紧援助她一二,攀攀交情。这样想着,大家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被许多或讥讽或幸灾乐祸的目光偷觑着,无极宗的几位长老差点气得血液逆流,回头狠狠瞪了林则宇一眼,传音道:“少宗主打的一手好算盘,吾等回去之后自会如实禀告宗主,这个烂摊子还请少宗主自己去收拾吧!若是大小姐果然另起炉灶,宗门的损失也由少宗主来赔!”

    一行人气冲冲地离开了,徒留林则宇无比尴尬又无比惶恐地站在原地。他哪里知道林淡的战斗力竟那般强悍,不仅没被杀死,还把对付她的人全都反杀了。她的价值已远远超出了预期,为了迎她回去,一个修为仅在金丹期的少宗主完全可以被宗门牺牲掉。

    林则宇越想越怕,竟掉头跑了。

    玄寂宗看着他的背影叹息,然后从梁锦溪手中接过大弟子,用神识探查了一下他的身体状况,却骇然地发现他果然受伤不轻,紫府已摇摇欲坠,识海也千疮百孔,再不救治恐怕保不住分神中期的修为。

    然而,即便刚才的战斗再激烈,也只是你来我往地拼杀,根本用不到神识,大弟子为何会伤得这般重?况且些伤是一日日,一月月留下的,并非瞬息之间遭受的突袭。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对大弟子的神识造成日积月累的伤害,这个人会是谁?思及此,玄寂宗宗主下意识地看向梁锦溪,忽然逼问:“锦溪,为何两年过去了,你与你大师兄还是不能做到神识交融?”

    “师父,我也不知道原因,我也不想的!”猝不及防之下,梁锦溪根本找不到理由来推脱。

    玄寂宗宗主只不过诈一诈小徒弟,却没料竟得知了这样一个令人难堪的消息。他活了几万年,还从未见过神识不能相融的情侣。大弟子的神识被伤地极重,可见梁锦溪下手有多狠。她再害羞,两年过去了,也早该适应了吧?她有什么理由在爱着大弟子的情况下坚决排斥他的神识,甚至进行攻击?

    在这一瞬间,玄寂宗宗主想了很多,对这个素来疼爱的小弟子也不可遏制地产生了一丝怀疑,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懊悔。若是他未曾拆散林淡和大弟子,他二人都是绝世天才,恐怕早已经把混沌剑诀修炼到第七重了吧?他原以为梁锦溪天赋更高,如今再看,却原来被他丢弃的才是真正的明珠!

    落在梁锦溪身后的一名内门弟子愤愤不平地抱怨:“大师兄是为了保护林淡才受了重伤,她怎么不看大师兄一眼就走了?一瓶养神丹就能偿还大师兄对她的救命之恩吗?真是个白眼狼!”

    旁边几人立刻附和,内心满是对林淡的嫉妒。

    但是,林淡的行为很快就告诉世人她到底是不是一个白眼狼。她追着那些跑掉的修士去了,誓要为乐正玖报仇,散修便干脆利落地杀掉,劫走宝物,有宗门的就灭了宗门,同样劫走宝物。三天时间她就灭了十六个宗门,斩了一百八十多个散修,境界更是在杀戮中直线上升,最终稳固在了合体期巅峰,离渡劫期只差薄薄的一层纸。

    三日后,她带着一颗九转养神丹和两枚装满了宝物的乾坤戒,敲响了玄寂宗的大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