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任务5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最后一个任务5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重生之家有宝贝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炉中沙是一种产自星洲的灵沙, 多被丹修铺设于炼丹炉内,以吸收丹毒,故得名炉中沙。但它的吸收能力非常有限,十分丹毒只能吸收掉两三分, 但令人意外的是, 它却有辨别丹毒含量的功能。

    将成丹摆放在炉中沙之上, 若呈现黄色,则丹毒含量在四五分左右;若呈现红色, 则丹毒含量在六七分左右;若呈现紫色,则丹毒含量在八分左右;若呈现黑色, 那么这就是一颗完完全全的毒丹, 根本不能服用。故此,各大丹行又根据成色给丹药分了品级,黄丹是上品,红丹是中品,紫丹是下品,也有淡黄色丹药被视为极品。

    但近年来, 由于大环境使然, 极品丹乃至于九转丹已经很少见了。随着灵气的枯竭、天道的式微、登天梯的断裂,灵石、灵物、灵药都将渐渐绝迹, 这座大陆终有一日会走向灭亡。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南华丹行竟意外收获了几枚无毒丹, 掌柜的心情是如何激动自不必赘言。他颤着手拿出一盘炉中沙,毕恭毕敬地说道:“这位道友, 您请。”

    林淡把四颗丹药倒入沙盘,静静等待。

    约莫过了一刻钟,炉中沙依然是洁白一片,并未显现出任何色彩,也就是说,这几颗丹药果真一点丹毒都没有!掌柜本就跳地极快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听见周围人发出粗重的喘息,连忙把镇守店铺的修士全找来,死死护着几颗丹药和林淡,又急急忙忙把打烊的牌子挂出去,免得闲杂人等干扰。

    “大师,您上边请,快请!”掌柜端着沙盘跑出柜台,点头哈腰地邀请林淡去二楼的贵客室密谈。

    林淡迈步上去,乐正玖怕她吃亏,也立刻跟进。同来的几名玄寂宗弟子都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说话的能力:“真,真的是无毒丹吗?她怎么做出来的?”

    “南华丹行自己弄来的炉中沙,应该做不了假。”

    “大还丹和回灵丹是最常用的丹药,也是最实用的丹药,倘若这两种丹都没了丹毒,我们日后岂不便利很多?如今灵气越发稀薄,若是能无所顾忌地吞服回灵丹,那可比打坐修炼快多了!而且受了伤也能比以前恢复得更好,又不用担心丹毒沉积,伤上加伤,这对整个南华大陆的修士而言都是一大福音!”

    “若这些丹药果然是真的,我一定要囤积几百瓶!”

    “几百瓶怎么够,我要买几千瓶!”

    几名玄寂宗弟子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完全忘了他们当初有多看不起林淡。梁锦溪却埋着头,讽刺地笑了笑。两年不见,林淡还是那般愚蠢,她以为她还是无极宗的少主不成?她以为她还是南华大陆最具潜力的绝世天才不成?如今的她只是一个被宗门抛弃的,落魄的,无依无靠修为低微的筑基期修士,却制成了这样效果惊人的丹药,迎接她的绝非赞誉和景仰,而是无休止的掠夺和压榨。

    旁人会如何觊觎她手中的丹方暂且不提,只一个惯爱吸血的无极宗就够她吃一壶的了。她若是想护住这些丹方,就必须具备与之匹配的实力和势力。但很可惜,现在的她两样都没有,其结局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更甚者还会因此而丢了性命。

    梁锦溪摇摇头,目中笑意更深,瞥见走在林淡身旁的乐正玖,表情却僵了僵。是了,她差点忘了,即便所有人都背叛林淡,这个人也一定会护着她。他们的感情绝非常人可比,因为他们是可以互相交托性命的战友。难怪刚才林淡会让乐正玖等她,却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靠山!

    梁锦溪握紧手中的灵剑,心绪开始翻腾。

    思忖间,二楼到了,掌柜把丹行的炼丹师全都请来查验那四种丹药的真假,又重新拿出一盘炉中沙,测试丹毒的含量。结果与先前一样,四种丹药都是真的,而且丝毫丹毒也无,服用之后不用担心对身体和修为造成任何影响。

    “大师,请问这颗解毒丹能否让我们检验一下效果?”掌柜目光灼热地盯着林淡。

    “请便。”林淡略一颔首。

    掌柜马上找来一个筑基期的杂役试用丹药,对方已经一百三十多岁,身体十分干瘦,脸庞遍布皱纹,双目黯淡浑浊,颈侧、额角、手背等处爆出条条粗壮的青筋,这是中丹毒太深的症状。他是南华丹行的家奴,因工作之便,平日颇得了一些丹药促进修为,否则凭他四灵根的低劣资质,又怎么可能修炼到筑基期?

    但即便如此,他也已经到了极限,因为丹毒完全侵蚀了他的身体,堵死了他进阶的路。与他一样被丹毒扼杀了潜能的修士还有千千万万,而这种情况在将来只会越演越烈。

    听闻掌柜让自己试吃解毒丹,杂役的表情由紧张变成了激动。他把腰弯地极低,近乎于虔诚地从林淡手里接过了一颗浑圆的、闪烁着莹润光芒的乳白色丹药。

    “会有一些痛苦。”林淡温声提醒。

    “谢尊者赐药,痛苦我不怕的。”杂役一口吞掉丹药,只过了一小会儿便捂着肚子呻.吟起来,少顷又流出许多黑褐色的汗珠,它们的质地非常粘稠,并散发出一股恶臭,熏得一屋子的修士都有些头晕。

    但谁也没有率先离开,而是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杂役的一举一动。

    忽然,那痛地满地打滚的杂役翻身坐起,用双手支撑着地板,开始大口大口地呕吐,吐出来的也都是汩汩黑水,间或夹杂着一些颗粒状的污物。贵宾室内的空气越发难闻,但南华丹行的掌柜和炼丹师却都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只因那杂役布满皱纹的脸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平滑起来,确确实实在一瞬间年轻了几十岁,颈侧和额角的青筋也都消退了,仿佛毒素尽除。

    吐了足有两刻钟,那杂役才瘫倒在地大口喘气,脸上还糊着一层黑褐色的臭汗,嘴里却发出畅快的笑声:“掌柜,我感觉轻松极了!您让我缓一缓,稍后我给您练一套轰天拳。”

    掌柜笑着说好,又连连吩咐其余的杂役把房间打扫干净,完了把人带下去洗澡。少顷,那人回来了,头发黑漆漆的、面皮光溜溜的,眼睛亮晶晶的,嗓音也充满了朝气,乍一看竟像个二三十岁的小年轻。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怕是还能再活五六十年,又有无丹毒的回灵丹日日嗑着,怎么着也能结出金丹。结了金丹就多了几百年的寿命,天知道在这几百年里他还会不会再碰见什么大机缘。

    杂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一进门就向林淡行了一个大礼,完了再三感谢掌柜给自己试药的机会。旁的杂役又羡慕又嫉妒,再看向那解毒丹时目光就变得无比灼热。

    玄寂宗的几名弟子已惊地半句话都说不出了。他们打死也没想到,这解毒丹的功效竟强悍到如此地步,顷刻间就让一个资质低劣的人拥有了一具无垢之体。无垢之体与九阴之体一样,也是世所罕见的体质,唯有母体之中的胎儿才能具备,但是,当胎儿降生,这种体质也就立刻被外界的浊气污染,不复存在。

    能不被浊气污染的体质就叫无垢之体,修炼速度堪称一日千里,比九阴或九阳之体更具潜质。但是很可惜,南华大陆已有十万年未曾出现无垢之体,而林淡的这种解毒丹却能让一个成年修士的身体恢复到无垢的状态,虽然只是一时的,却也对此人的修为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只要那杂役抓紧这段时间好好修炼,结丹之期不远矣!

    一时间,掌柜看向林淡的目光竟似岩浆一般灼热。

    于是林淡不得不解释一句:“我修为不够,只能炼制筑基期修士才能服用的解毒丹,实力更高的修士服用之后虽然也有效果,却不会这般强烈。”

    “这已经很够了!”掌柜搓着手,激动不已地说道:“尊者,您给个价吧,您手里有多少丹药,我们南华丹行就收多少!”

    林淡沉吟片刻,给掌柜传了一道密音,掌柜丝毫犹豫都没有,立刻让人下去准备,又给自家老板送了一个口讯,请他务必亲自来一趟,无论有多远。

    半个时辰后,林淡捏着一枚沉甸甸的乾坤戒离开了南华丹行,在附近找了一个住处落脚。乐正玖亦步亦趋地跟着她,神情戒备地看着四周的修士。几名玄寂宗弟子想找林淡买药,又拉不下脸面,一个二个脸颊涨红,好不难受。

    到了住处,林淡便把乐正玖请到内室密谈。乐正玖点头答应,又转过身对同行的师弟师妹们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今日的事不准向任何人提起,否则我定然饶不了他!”

    “大师兄,我能留下吗?”梁锦溪期期艾艾地问道。

    乐正玖盯着她满怀期待的脸,摇头道:“不能。”

    梁锦溪噘了噘,仿佛有些委屈,却还是听话地走了。

    乐正玖这才在院墙周围布下重重禁制,走入内室。林淡早已泡好一壶灵茶等着他,徐徐道:“乐正玖,我要炼制两种神级丹,动静可能有些大,想请你为我护法。在这南华大陆,你是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

    林淡早已不爱乐正玖,却也不代表她会因此而恨他。他曾三番四次地明确拒绝过她,也没有给过她任何不切实际的承诺和希望,所有的追逐都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他不爱她,但与此同时,他却极力帮助她在这场永无止境的轮回中存活,他给予她的,远比亏欠她的多得多。

    故此,林淡对他是感激的,也是感恩的,于是在遇见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便想起了他。

    乐正玖不受控制地笑了,坚定道:“林淡,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且把你的安危交给我。”

    “谢谢。”林淡真心实意地道谢。

    “你如今才筑基期,炼制神级丹药会不会太过勉强?”乐正玖不免有些担心。

    “不会,我有把握。”林淡笃定摇头。

    “好,你什么时候开始炼药?我为你护法。”

    “现在吧,过程有些漫长,少则两三日,多则一两月,我也不是很确定。我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去。”

    “好,无论多久,我总会护你。”乐正玖慎重许下承诺。

    林淡轻笑点头,并不搭话。乐正玖确实总会护着她,却是在她不与梁锦溪起冲突的情况下。不过那些都已经成了过去,她如今已退出这场三个人的战局,倒也可以以平和的心态看待这段关系。其实,有一个乐正玖这样的朋友也很不错,他若是答应了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人——

    林淡在深山老林中辟出一个洞府用以炼丹,乐正玖则提着破灭剑在外护法,又布下了许多结界。与此同时,有一则石破天惊的消息从南华丹行流传出去,说是有一个名叫林淡的丹修竟制成了几种无毒丹,其中一种丹药还直接祛除修者体内的丹毒,形成短暂的无垢之体。

    无论消息是真是假,只“无丹毒、无垢体”这六个字就很值得所有修者去探一个究竟,若最终证实消息是真的,这位名为林淡的丹修一定会成为众人争抢的对象。但她修为太低,被抢去之后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唯有老天爷才知道。

    若是运气好一点,她可能会被大宗门禁锢起来成为傀儡;若是运气差一点,怕是会被抢走丹方,落得个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的下场。当然,明眼人都知道,在这残酷的修真界,强取豪夺才是常态,那姓林的丹修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本就门庭若市的南华丹行忽然客流量暴增,几乎每个客人都会向掌柜打听消息的真假。掌柜表面笑呵呵地敷衍着,回到后堂差点气地爆炸。

    “究竟是谁把消息透露出去的?我不是再三让你们保密吗!?去给我查,查到这人我非得扒了他的皮!”

    一名炼丹师提醒道:“掌柜,消息肯定不是从我们这里传出去的。您忘了,那天林丹师走后,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吞了禁语符,谁若是露了消息谁就会当场身陨!故此,我猜测消息应该是玄寂宗那些人传出去的。”

    “玄寂宗那些人不是跟林丹师很有交情吗?难道他们不知道林丹师修为低微,消息一出便会对她造成极大的威胁?那玄寂宗的少宗主对林丹师很不一样,我还以为他会护着她!”

    “这里面的门道谁知道呢,毕竟是大宗门,龌龊事少不了。”

    “诶,不行!我们不能再等了,你们赶紧去找林丹师,务必保护好她!我原本还想着把她的丹药送去拍卖行拍卖,如今却是不行了。你看着吧,这些天打听消息的都是一些杂鱼和散修,再过一阵儿,那些大宗门、大势力就该陆陆续续找来了,就算我想为林丹师保密也没那个能力,他们就算掘地三尺也能把林丹师挖出来!”

    掌柜的担忧的确很有必要,又过三天,南华大陆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了这座小城镇,而那位杂役试药时留下的影像片段也被存储在蜃珠里,被不知名的人士贩卖出去。看到影像的人如何狂热暂且不提,有一个人却又气又恼,又悔又恨。

    “父亲,影像里的人果真是林淡?”林则宇试探性地询问。

    林天水和几位长老盯着摆放在桌上的一颗蜃珠,久久无言。

    林则宇来得晚了,没能看见蜃珠内的影像,只能再问了一遍。

    林天水的语气十分烦躁:“的确是你姐姐,没想到才两年不见,她竟有了这般大的出息!”

    林则宇眸色暗沉一瞬,尚且来不及说话,一位长老就叹息道:“当初不该送她走的。”

    “送她走又如何,难道我做错了吗?她就是一个蠢货,炼出了那样的丹药也不知道给我送个信,我是她爹,定然会护着她,不比她莽莽撞撞拿去外面贩卖要强?这个孽子,怎么总是如此不省心!”林天水怄得几欲吐血。林淡炼出了无毒丹又如何,无极宗根本不可能沾她的光,更不可能强逼她把丹方交出来,因为他当年用宗门气运发了誓,与林淡彻底划清了界限。

    林天水越想越不甘,摆手道:“把千岩山的掌门叫过来。林淡在他眼皮子底下炼丹,他不可能一点情况都不知道。”

    几位长老眼睛一亮,立刻派人去找。

    千岩山的掌门很快就来了,无奈道:“宗主,大小姐的居所平日只有她的侍女一个人在打扫,她炼丹也不用药童,全是买的傀儡当助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能炼无毒丹,否则早就把消息送回宗门了!”

    林天水气地咬牙,暗暗在心里感叹这个女儿真独啊,竟是早已经把所有人都严严实实地防着了。如此,他只能尽快把她找出来,免得被其他宗门抢了先。要知道,一旦无极宗掌握了这项炼丹术,全大陆的宗门都得求着他们供药,届时第一宗门的宝座非无极宗莫属,哪还有玄寂宗什么事?

    林天水越想越心热,越想越懊悔。早知道这个女儿在炼丹方面也具备如此高的天赋,当初他就不该逼她退位,更不该将她送走。如今强逼她交出丹方肯定是不行的,天道在上,他不能毁了无极宗的气运,为今之计只能尽量弥补她,叫她心甘情愿为宗门做事。

    “则宇,等你姐姐回来,你把少宗主令还给她,再好生道个歉。”林天水对儿子说道。

    林则宇除了强笑点头还能如何?有那几张丹方在手,林淡就已经拥有了肆无忌惮的权力,而无极宗一定会倾尽所有去培养她,因为她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

    不仅林天水懊悔,玄寂宗宗主也很惋惜,频频给大徒弟发传讯符,让他说出林淡具体所在的方位,只可惜这些符箓均被乐正玖的结界挡住了。然而,这些大宗门的势力到底不容小觑,又过几天,林淡的所在还是被他们找到了。

    乐正玖握紧破灭剑,冷眼看着围攻结界的人,未曾退后一步。所幸那些正道人士碍于脸面并未参与这次的劫掠,来的只是一些邪魔外道,足够他对付。当然,他也非常清楚,若是自己与这些人两败俱伤,潜伏在暗处等着捡漏的人便会蜂拥而上,把林淡生吞活剥。

    不知道为什么,乐正玖最近总会反反复复做一个梦,梦里的场景在他醒来之后就被遗忘了,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和绝望却久久缠绕在他的心间,令他无法专心做任何事。他知道那个梦是有关于林淡的,因为在醒来的一瞬间,他总会声嘶力竭地喊出林淡的名字,然后流出滚烫的泪水。

    他从来没哭过,却不止一次为了一个梦哭泣,这令他十分焦躁也十分难熬,最近更是连修炼都放下了。他以为这种情况会越来越糟糕,然而,在看见林淡的一瞬间,他心里的黑洞就被填满了,看着她笑,他也想笑,于是他知道,他不能让这个人受到任何伤害。

    眼看结界在众人的攻击下越来越薄弱,乐正玖上前一步,准备大开杀戒。就在此时,异变陡生,天空忽然凝聚起重重劫云,又有轰隆隆的雷声由远而近地滚动过来,令人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会有劫雷出现?谁要渡劫了?”

    “等等,那劫云笼罩的地方正是林淡的洞府,莫非这劫雷是她招来的?”

    “一个筑基期修士引来的雷劫,怕什么!”

    “确实,如今天道式微,雷劫越发不堪,我们只管杀进去便好,无需担心!兄弟们,给我上!”

    这些邪魔外道纷纷拿出法宝抵挡雷劫,然后冲破结界杀了进去。然而,迎接他们的并不是乐正玖的剑光,而是一道粗壮的紫色雷霆。雷霆击打在一名邪魔的头顶,将他的护身法宝劈成齑粉,又轰然炸裂了他的身体,令他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然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这邪魔只是一个元婴期巅峰的魔修,手里拿的法宝也只是低阶法宝,根本不可能引来声势如此浩大的雷劫。

    当众人尚且处于惊骇中时,又一道劫雷笔直袭来,将一名渡劫期的魔修劈成一团血雾,依旧是之前那样的规模和声威,未曾根据每一个人的修为高低而产生增减。也就是说,这些雷劫足以把一群渡劫期的修士送上天!换言之,这位引来劫雷的人,修为定然在渡劫期甚至是大成期之上!

    大成期之上是什么概念?那不就是神吗?

    “不,不对!这不是修士在渡劫,这是丹劫!林淡在炼制神级丹药!大家快撤!”终于有人回过味来了,却也晚了,不少邪魔已在粗壮的紫色电光中化成了青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