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最后一个任务3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68章 最后一个任务3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林淡毕竟是无极宗宗主的女儿, 所以那边很快就派了几名修者来接。林淡早已把所有东西整理妥当,能带走的带走,能送人的送人, 其余的全都扔掉。与此同时,梁锦溪觉醒了九阴之体的消息也传遍了玄寂宗, 宗门弟子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在这热烈的气氛中,谁又记得林淡这号人物?她要走便走, 无人挽留, 更没有任何朋友来她的洞府看一眼,与她说几句临别的话。

    林淡非但不觉得难堪,反倒觉得十分轻松,她向来喜欢安安静静地走。

    三日之后, 林淡在宗主处见到了来接她归家的人,都是一些面生的内门弟子,没什么资历,修为最高的人也只在分神初期, 竟连一位长老都未曾亲至。与她来时父亲亲自护送,九名长老簇拥的盛况相比,真的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林淡只在这些人中扫了一眼就已明白无极宗对她的回归秉持着怎样一个态度。他们原以为她能一飞冲天, 却没料她转眼就成了落毛的凤凰, 不但没把玄寂宗的混沌功法带回无极宗, 还废掉了一身修为。这样的人几乎没有一点利用价值, 回去之后能给她一个院落让她安生待着就算不错了。

    她虽然是九阴之体, 修炼速度奇快,但废过一次金丹后,重修的难度只会比第一次更甚。若是没有奇遇,怕是到了五六十岁她也没有机会再凝结金丹,就算侥幸成功,也不是含有混沌灵气和混沌剑意的九品金丹,资质已泯然众人,再不复之前的天才之名。

    曾经,无极仙宗有多推崇林淡这个仅次于乐正玖的绝世天才,如今他们就有多轻视,回去并非一个好的选择。

    然而林淡丝毫不惧,目不斜视地走上前,拱手与玄寂宗的宗主告别,仿佛并未察觉到自己被冷待了。玄寂宗的宗主却对她的境遇一清二楚,只感觉这个孩子真的很不错,既不被利益所诱,又不被困苦所扰,是个心志极坚定的修者。往后她定然能重新走上道途。

    在愧疚和激赏之下,玄寂宗宗主又赠送给林淡许多天材地宝。来接她的无极宗弟子看清那些宝物,呼吸便是一窒。没想到这位少宗主虽然废了修为,却还拥有如此多的身家,并不像他们来之前想象得那般落魄。如此,他们倒也可以勉强与她交往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占些好处。

    林淡坦然地接受了宗主的馈赠,刚走出大殿,又见丹霞峰的峰主匆匆而来,焦急地喊道:“林少宗主请留步!昨日小儿不知轻重,收了你的剑骨,本座特来还你,再谢你馈赠之恩。”说着便从乾坤戒里掏出一副剑意纵横的剑骨。

    林淡拱手道:“峰主想来应该也知道了,小辈已废了混沌功法,这剑骨充斥着混沌剑意,于我无用,倒不如成全了宁然的向道之心。不过小辈日后决定重修丹道,峰主若是觉得过意不去,不如指导小辈一二,这样可好?”

    梁锦溪觉醒九阴之体的消息宁静远自然知道,而且早已料到林淡会被排挤走。但即便如此,他也很佩服林淡的果决。无需旁人使出任何手段,她便废掉了整个南华大陆的修者都狂热觊觎的混沌功法,她的心性和品格怕是所有年轻修者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这样一想,宁静远忽然有一种预感,这个孩子将来定然会有所成就,于是很快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并给了她一个传讯玉佩,让她有问题尽管联系自己,末了又掏出一颗破障丹,以助她来日重结金丹。

    破障丹能帮助筑基期巅峰的修者破除心障,触摸到金丹期的门槛,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丹药。林淡并不推辞,大大方方地受了,然后拜别宁峰主。

    随行的无极宗弟子虽面不改色,目中却都放射出精光,然后纷纷改变了对待林淡的态度。

    林淡并不愿意与他们过多攀谈,沉默地朝传送阵走去,却见乐正玖和梁锦溪站在阵前,穿着同款法衣,拿着同款灵剑,看上去十分般配。有几名弟子围在他们身边说话,笑容十分灿烂,瞥见林淡便又敛去悦色,露出嫌弃的表情。

    乐正玖全程没与他们搭话,只是看着前方的某一处,眉眼冷峻,瞳色沉凝。梁锦溪连连拽他袖子,想引他与同门交谈,都失败了,只能强撑着笑脸与大家应酬。

    听见林淡的脚步声,乐正玖毫无焦距的眼眸立刻放射出暗芒,抬头看过来。

    “伤好些了吗?这是九转凝血生骨丹,你拿去吧。”他伸出手,掌心托着一个黑色的小瓷瓶,一股浓得令人神魂颠倒的丹香幽幽地扩散出来。

    “九转丹?大师兄,这么珍贵的丹药,你给她干嘛?她已经从宗主那里要走了很多宝贝,够她挥霍了!”一名小弟子不无眼红地说道。

    梁锦溪扯了扯小弟子的衣袖,示意他别说话,乐正玖却冷眼朝他扫去,目中竟隐隐迸射出刺骨的剑意。小弟子吓了一跳,连忙往梁锦溪身后躲,再不敢说话。

    林淡接过小瓷瓶,颔首道:“谢谢你。”

    “这是我送给你的临别礼物,你收好。”乐正玖把两枚乾坤戒递了过去。旁人不知戒指里藏了什么,故而并无异色,梁锦溪的眸光却闪烁了一瞬,双拳也悄然握紧。

    林淡接过戒指,用神识探查一番,再如何沉静的心也不免起了一丝波澜。戒指里藏了无数宝贝,而且都是极品,皆是乐正玖来到南华大陆后积攒下来的,其中还有好几个秘境的传承,足够买下半个玄寂宗。

    “我不能要。”林淡立刻把戒指退了回去。这些东西可以在系统商城里进行交易和兑换,有了它们,乐正玖便能更顺利地完成任务。

    “收着吧,我只是想让你过得更好一点,就当全了我俩的情谊。”乐正玖眸色沉沉地看着林淡。

    坚持不受的林淡听了这话便动摇了。既然这人想补偿她,那她再把东西退回去只会让他心里堵得慌,倒不如大大方方地拿了,干干净净地走了,从此以后两不相欠,各奔东西,倒也挺好。

    思及此,林淡把戒指收起来,微笑道:“谢谢你,我该走了。”

    “去吧。”乐正玖侧身相让。

    林淡率先踏入传送阵,看见她消失在原地,乐正玖不知怎的,心里忽然一空,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翻腾的焦躁和汹涌澎湃的慌乱。这样的场景分明很寻常,但他却仿佛经历过一次,有一种生离死别永远无法相见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伸出手去抓林淡的衣角,又用尽全力克制住了。

    当他再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的嘴里竟满是血腥味,舌尖隐隐刺痛,却是不知何时被他咬破了。他盯着还在闪烁着波光的传送阵,表情变得极其冷硬。

    梁锦溪打发走同门,见四周无人才扯了扯他衣角,小声道:“大师兄,就这样放她走了吗?若是她利用无极宗的势力来打击我,我会万劫不复的!我的魔族血脉还没洗清呢。”

    乐正玖猛然回头,语气冰冷:“我不会让她动你,但与此同时,你也不能动她。放心吧,她既然决定离开,就永远不会再回来。”

    “可是她那么恨我,又怎么可能放过我!大师兄,你为何把你的全部身家都给她?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梁锦溪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圈。

    乐正玖摇头道:“她不会再找你麻烦,你别多想。”不知为何,他自动自发地忽略了后面那个问题。

    “大师兄,你竟如此相信她吗?你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你喜欢的人真的是我吗?”梁锦溪委屈地快哭了。

    乐正玖今日的心情非常阴郁,以至于他根本不想再应付梁锦溪喋喋不休地追问,“她是与我并肩作战的人。”他提剑飞向断崖,再一次警告:“她已经与我们无关了,你别打她的主意。”

    梁锦溪追不上他的速度,只能站在原地目送他飞往断崖,少顷,崖上荡起阵阵剑意,比往日更狂猛,更凛冽,仿佛带着毁天灭地的躁意。梁锦溪咬了咬牙,眸色一片暗沉。

    ---

    无极宗宗主林天水对林淡的做法很不满,并未给她片刻喘息的时间就把她招来天水阁狠狠申斥了一番。其实他也知道,即便女儿不主动废掉功法,玄寂宗的人也有的是办法逼迫她就范,但她争也不争就主动放弃,到底还是丢了无极宗的脸。

    “回去闭门思过吧,最近我不想见到你。”他冷着脸说道。

    林淡拱手欲走,却见九位长老簇拥着她的弟弟林则宇走进来,口口声声说她堕了无极宗的威名,丢了无极宗的脸面,又废了修为毁了根骨,日后恐难再有作为,已不配当无极宗的少宗主,倒不如让给有能之士。

    林则宇的母亲是林天水的妾室,地位并不高,但他也是单系水灵根,修炼的速度并不慢,小小年纪已是金丹初期的修为,算得上是一个天才。如今林淡废了,又没了玄寂宗的支持,自然挡不住他的锋芒,各位长老想拱他上.位也属人之常情。

    林天水对林则宇的宠爱比林淡还要多一些,不免有些动摇。

    林淡深深看了林则宇一眼,说道:“离开宗门之前,我天天与你一同修炼,对你从无藏私,只当你是我的好弟弟,却原来在你心里,我不过是个挡路石罢了。我尚且还有重修的机会,你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是想与我撕破脸吗?”

    林则宇拱手道:“少宗主之位本就该有能者居之。姐姐,我的天赋也不差,即便你还有重修的机会,几十年之后待你重结金丹,我已经是元婴甚至分神期的修士,你什么时候才能追得上我?难道要我们整个宗门都等着你吗?”

    九位长老频频点头以表支持,林天水眸光一闪,似乎也有了决断。

    但是不等他们开口,林淡就已经扯掉系在腰间的少宗主令,徐徐道:“从今往后我们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不会寻你的麻烦,你也莫要求到我门上。”

    林则宇接住玉佩,笑着说道:“谢姐姐成全。姐姐如今只有筑基期的修为,还是别说这种逞强的话了。放心,我不会求你什么,倒是姐姐遇见麻烦可以来找我,我定然不吝相助。”

    九位长老对他的大度十分赞赏,林天水也觉得还是少年老成的儿子更适合担当少宗主之位。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林淡拱拱手,容色平静地离开大殿,回了自己的孤鹭峰,开始重修丹道。迎接她的除了一名面容苍老的女仆,竟没有第二个人。

    “其余人呢?”林淡一边整理东西一边漫不经心地询问。

    “听说您修为废了,他们就都找借口走了。”女仆低眉顺眼地回答。

    “你为何不走?”

    “仆今年已148岁,大限将至,仆愿意陪主人最后一程。”

    林淡仔细打量她的面容才发现,她竟比自己离开的时候老了很多。她是四系杂灵根,至多只能修炼到筑基期,148的确是高寿,没有几年好活了。然而,若是能助她洗去三种灵根,再让她结丹,她还能多活几百年。

    “没有最后一程。只要我在,你就得一直跟着我,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这里无事。”林淡是被女仆带大的,与她颇有几分情谊。

    女仆只当少宗主在宽慰自己,慈爱地笑了笑便退下了。

    当晚,林淡并未服用乐正玖赠送的丹药,而是准备自己炼制一颗以治愈剥离剑骨留下的伤。时下的丹药均带有丹毒,即便分量不重,天长日久地积累下来也能要命,她自是不敢贸然服用。

    在这南华大陆,不知有多少修者被丹毒损了根骨,最终没能抗过雷劫。但登天梯已毁,天道日渐式微,原本丰沛的灵气变得越来越稀薄,若是不借助灵石和丹药来修炼,又能如何呢?是以,即便明知道嗑药等同于慢性自杀,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南华大陆的修者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丹修绝对是如今的南华大陆最受欢迎的修者,林淡对无极宗的人说自己想转修丹道,大家也并不觉得奇怪。多年后再次回到宗门,她并未忙着与故旧联系或者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是设下重重禁制,开始整理脑子里有关于医理和药理方面的知识。

    她本就是绝顶高明的医者,理解起炼丹方面的知识并不困难。她目前需要炼制两种丹药,一是生骨丹,以修复受损的根骨;二是凝金丹,以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再次结丹。

    她向无极宗的丹堂堂主索要了这两种丹药的丹方,又给宁静远传讯,请求他将炼丹方面的玉简借给自己阅览。在很短的时间内,她搜集到了整整三个库房的玉简,每天只待在孤鹭峰的峰顶,飞快吸收着海量的炼丹之法。

    乐正玖不知从何处获悉她有这方面的需求,竟也派人给她送来许多丹方,其中还有几张天阶甚至是神阶的丹方,并且早已失传,若是叫旁人看见,怕是当场就会兴起杀人夺宝的念头。

    林淡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却没能抵住诱惑,觍着脸收下了,为此还慎重给乐正玖写了一封信,说是日后炼出天阶或神阶丹药,定然赠予他几颗。经过好几月的研究,她发现生骨丹和凝金丹都不是自己最需要的,补天丹和大造丹才是。

    是的,她盯着这两张本属于凡间的药方,忽有一日便醍醐灌顶、大彻大悟。这两张药方在凡间也能算是神阶,若能用南华大陆的天材地宝替换掉其中的药材,使之发挥出更大的功效,结果会如何?

    在凡间,这两张药方有修补天命、重塑身体之能,那么在修真界,它们会不会成为洗炼灵根、重塑道体、破除心障、恢复修为的神丹?这个想法甫一出现就牢牢占据了林淡的所有思维,令她不可遏制地激动起来。

    想到就做,她当即便把每一种药材的功效罗列出来,与南华大陆的天材地宝一一进行对比。这是一个极为复杂又极为漫长的过程,同时还很烧钱,临走时玄寂宗宗主和乐正玖赠送给林淡的海量天材地宝,才刚刚过了一月就被她挥霍掉了十之七八。

    不过进展也是极为喜人的。在凡间,配制丹药之前,医者必须把每种药材进行炮制,以最大限度地祛除毒性、增强药性。但是在南华大陆,这里的丹修从不对天材地宝进行炮制,因为他们坚信唯有最新鲜的材料才能制作出品阶最高的丹药。

    得到一株极为珍贵的灵药,他们往往会用千年玄冰制成的宝匣将之储存起来,唯恐伤到一点根茎。没有人会怀疑这是错的,因为万万年来,大家都是这样做的。

    林淡从来不认为所有人走过的路就是唯一的路,她愿意摒弃旧的观念,去尝试一切新的东西。她试着用炮制中药材的手法去炮制这些天材地宝,或将之晒干,或将之炙烤,或将之煅烧,慢慢摸索着一种全新的炼丹方法。

    如果她成功了,她或许能制作出完全没有丹毒的丹药,这对本就趋于末路的南华大陆而言不啻于一个新希望。

    当林淡彻底沉浸在炼丹之道中难以自拔时,玄寂宗传出一个令人惊叹的消息,那位刚觉醒了九阴之体的梁锦溪,不过几月功夫就从筑基期晋升到了金丹期,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巩固修为,如今已是金丹中期的修士。金丹中期的修士并不算稀少,然而她今年才十六岁,在同辈之中堪称无敌。要知道,即便是被所有修者誉为鬼才的乐正玖,十六岁时也才刚刚结丹而已,与她相比竟稍逊一筹。

    玄寂宗一下子出了两个绝世天才,这两人正好一个是九阴之体,一个是九阳之体,如今还合练混沌剑诀,将来若是功法大成,必能成为南华大陆最顶尖的存在!

    消息一出举世轰动,原本默默无名的梁锦溪一跃成为与乐正玖并肩而立的年轻一辈中的领头者,而林淡这个昔日天才被狠狠踩在了脚下。不乏有好事之人拿两人进行比较,然后把梁锦溪捧到天上,又把林淡踩进泥里。

    无极宗一时间脸面无存,宗门之人对林淡的归来也就生了很多怨气。九位长老一合计,干脆把林淡发配到更为偏远的附属宗门里去,免得碍眼。

    林淡一句话没说,当天就带着自己的侍女去请辞,登上飞梭前她对林天水直言:“今日我若去了,来日我在丹道上大有所成,也请宗门不要压榨利用于我。”

    林天水被这个孽女气笑了,以整个宗门的气运为誓,言之凿凿地道:“来日.你若在丹道上大有所为,那也是你的本事,与无极宗没有半点关系。放心吧,我们不沾你的光,倒是你,莫要再做出丢人现眼的事。”

    林淡拜了三拜,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三日后抵达附属宗门,果然未曾受到欢迎,却也没被刁难,只得了一个僻静的洞府安置。那位被赐名林十九的女仆一边为主人整理炼丹房一边安慰道:“来了这里也好,安静,正适合您修炼丹道。况且您毕竟是宗主的女儿,这里的人不敢对您不敬,比在孤鹭峰安生多了。”

    林淡一边雕刻玉简一边笑着点头,她也很喜欢这里的环境。

    “那个梁锦溪虽然资质不错,于剑道上有没有天赋尚且说不定呢。”

    “嗯。”林淡依然点头,却也并不觉得梁锦溪会比自己做得更差。一则,乐正玖刚来南华大陆就开始寻找梁锦溪的转世,并处处暗中维护,救她于水火,为她洗炼灵根,淬炼体质,又为她压制魔族血脉,可说是将她的资质一点一点堆砌成了绝世天才。她的天赋比乐正玖更好,这话是没错的,因为乐正玖爱她比爱自己更甚,愿意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二则,他们心灵相通、默契天成,而混沌剑诀最需要的就是这一点,所以他们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修炼上,都乃天作之合。

    有了梁锦溪的帮助,乐正玖成为南华大陆最强者的时间只会更快到来。

    想起二人,林淡心中没有半点嫉妒,刻好玉简之后便收入乾坤戒,又从中取出一枚光华流转的丹药,交代道:“十九,把它吃了,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结丹去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