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最后一个任务2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67章 最后一个任务2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韩娱之张三     再苏醒时, 三天已经过去了,林淡舔舔唇瓣,尝到了一丝极浓的血腥味。虽然入定之前吞服了大还丹, 但那丹药品阶不高,药效不好, 对她的伤并没有多大用处,要想快些痊愈,还是得自己炼制一些丹药才行。

    这样想着, 林淡便捏了一个法诀, 将满身狼藉打理干净,然后把随意放置在地上的剑骨和灵剑收入乾坤戒里。灵剑在她手中剧烈挣扎,死活不愿进入那个逼仄的空间,又冲林淡发出尖锐的金鸣, 似在发怒。

    这柄剑是男人的双生灵器之一,甫一问世就达到了地阶,即便是金丹大圆满的修者都很难与它抗衡,更何况是境界跌落到筑基期的林淡。她的手臂不小心被割破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只能放开剑柄,随它去了。

    灵剑饮了林淡的血,忽然就安静下来, 在半空僵滞许久才用剑尖点了点林淡的乾坤戒, 似乎想主动进去。但林淡已经不想再搭理它了, 自顾拿出一瓶药粉, 洒在伤口, 又换下了破损的衣服。

    一条皮开肉绽的血痕依然刻在她的脊椎处,稍稍一碰就疼得死去活来,但她却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动作极快地套上了一件黑色法袍,将所有狼狈尽数遮掩。

    灵剑悬浮在她头顶,不断发出尖锐的嗡鸣,似乎在吸引她的注意力。然而素来珍爱它的林淡这一次却连一眼都未曾看它,开启禁制后便走了出去。灵剑立刻追随在她身后,嗡鸣声时而尖锐,时而平和,时而哀婉,引得路人频频侧目,议论纷纷。

    “快看呐,那就是大师兄的双生灵器,天启破灭之剑中的天启剑!”

    “不愧为地阶灵剑,隔这么远我都能感受到它的灵压。”

    “这一次,林师姐又制不住它闹出了笑话吧?要我说,宗主就不该答应无极宗的无耻要求,让一个外人来修炼我宗最顶级的功法!”

    “不找她又能找谁?整个南华大陆只她一人是九阴之体,正与大师兄的九阳之体相合,倘若她不来修炼《混沌剑诀》,咱们玄寂宗的至高功法就要失传了。”

    “若不是这功法非她不可,宗主也不会容忍她一个外人在我宗作威作福。听说了吗,她连刚入门的筑基期弟子都欺负,心性真是狭隘。这样的人,修为如何能够得到提升?难怪她与大师兄练了那么久,也只练到金丹大圆满而已,生生拖累了大师兄的修炼进度。”

    “嘘,你小声点,当心她找你麻烦。”

    说到此处,众人就抿着唇散开了,而林淡目不斜视地朝前走,未曾受到任何影响。她本就不是玄寂宗的弟子,又获得了修炼玄寂宗至高功法的机会,谁人不眼红?只不过从今以后,这些纷争都将与她无关。

    林淡不疾不徐地走到男人的洞府门口,却见对面的山崖上剑光烁烁、罡风凛凛、灵压阵阵,应该是有人在修炼剑诀。为她开启府门的道童刚露出一个厌恶的眼神,她就转移了方向,朝山崖上走去。

    她的修为跌落太多,足足花费半个时辰才上到山顶,而此处已经被前来观剑的内门弟子围了个水泄不通。男人是这南华大陆数一数二的绝世天才,也是玄寂宗的首徒和少宗主,十六岁结丹,二十岁破婴,现如今才二十五岁就已经是分神中期的大能,如此惊人的天赋,怎能不叫人仰望。

    然而唯有林淡知道,他的身份远远不止这一重。他是带着任务来到这个世界的,虽然身怀系统,却需要一步一步夯实基础,爬上巅峰,才能慢慢解锁系统内隐藏的道具空间。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并不是依靠所谓的金手指,而是凭他自己的艰苦修炼,在任何层面上,他都是一个强者。

    男人还在高空练剑,极简单的几个动作,他却做得很认真,劈砍刺,每日重复千遍万遍才将之化为一种本能。一道无形剑气划过半空,袭向不远处的玄影石剑壁,留下一道深达数尺的裂痕。

    围观的内门弟子惊呼道:“那玄影石能够承受化神期大能的全力一击,其坚硬程度不可想象,却还是无法抵御大师兄的一道剑意,大师兄好生厉害!”

    “这有什么,大师兄仅在金丹初期就能越级斩杀合体期的大能,他的实力又岂是吾等资质平庸之辈可以揣测。若非与他同修混沌剑诀的师姐进度太慢,拖累了他,他这会儿怕是早就突破至合体期了。”

    “话也不能这样说,那位师姐才二十岁就已经是金丹大圆满的修为,资质已经非比寻常。”

    “可是,修炼混沌剑诀需要两名修炼者心神合一、互为一体才行。大师兄明显不喜欢那位林师姐,很少在私底下与她接触,全是那位林师姐在胡搅蛮缠。二人既无情谊又无默契,也不知这功法究竟能不能练成。若锦溪小师妹也是九阴之体就好了,大师兄很喜欢小师妹,两人定然更为契合,练起剑来事半功倍。而且锦溪小师妹是我玄寂宗的人,永远不会背叛,不比把至高功法授予一个外人强吗?”

    “九阴之体乃万年难遇的极品道体,哪有那么容易找到?锦溪师妹真是可惜了,即便她再怎么喜欢大师兄,他们也不会有结果的,宗主和无极宗的宗主都不会答应。”

    众人连连惋叹,然后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美貌少女,目中流露出怜惜和喜爱之情。少女名叫梁锦溪,一年前被宗主亲自带回宗门,认做关门弟子并百般宠爱,而她性情也温柔善良,活泼可爱,与目中无人的林淡一对比,高下立现。

    身为少宗主,男人对这个小师妹也格外优待,总是笼着一层寒霜的脸只会在少女面前融化。玄寂宗是一个极为团结的宗门,也是一个极为排外的宗门,故此,林淡与男人的结合只是无奈之举,恰似一根刺,卡在所有玄寂宗弟子、甚至宗主的心头。与之相对的,他们自然更支持男人和小师妹的恋情。

    在被所有人排斥、非议、伤害,却又得不到男人半点回护的情况下,林淡如何不怒、不怨、不疯?她有着天下间最好的资质,也有着整个无极宗的支持,却硬生生走上了一条绝路。

    然而,那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林淡抬头仰望男人,心中没有半点波澜。想当初在心魔幻境中,她为了断情绝爱,狠狠刺了他一剑,可是现在,她对他无爱亦无恨,唯有满心平静。

    世间的至情至爱,她享受过;世间的喧嚣浮华,她感受过;她得到过最奢华的馈赠,也体悟过最宝贵的人生,还有什么是想不通、舍不下、放不开的呢?

    她抬头看着男人,浅浅勾了勾唇。悬浮在她头顶的天启剑激动地震颤,往男人的方向疾飞了一段距离,感知到林淡并未跟上,又不情不愿地退了回来,发出尖锐的嗡鸣。

    男人似有所感,忽然收住千万条狂猛剑意,直直下坠,似鹰隼一般的狭长眼眸掠过众人,锁定了穿着一袭黑袍的林淡。

    “为何不与我练剑?”他的语气十分冰冷。

    林淡每天都会在晨曦初绽之前在崖边与男人练剑,从未迟到,从未缺席,但这一次,男人等了她足足三天,她却连一个口信都没有。男人脱掉被汗水打湿的外袍,露出一大片强壮的胸膛。他身量很高,比旁人多出一个头都不止,体魄非常强健,五官俊美逼人,气质冷峻锋锐,是这南华大陆最具潜质的修者,不知引得多少女修为他失了魂,折了腰。

    他走过之处,众弟子连忙退避,然后转身跑了,只因他们受不了他不小心流泻出的浩瀚灵压和刚猛剑意。他即便平和地站在那里,也能伤人。

    梁锦溪拿着一条天丝手帕跑过去,想为他擦汗,他却偏头躲开了,锐利的目光牢牢锁定林淡,眉头越皱越紧。

    “为何你只有筑基期修为?”他的嗓音比先前更冷。

    “换个地方说话吧。”林淡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原本殷红的唇瓣如今比霜雪还白。

    男人盯着她的脸看了很久,然后才颔首道:“去我的洞府。”

    两人并肩行走在前,梁锦溪跟随在后,入了同一座洞府。负责处理琐事的道童连忙来给梁锦溪送丹药,临走时狠狠瞪了林淡这个罪魁祸首一眼。林淡眼睑低垂,并未像过往那般与他斤斤计较。天启剑安静地悬浮在她身侧,既不颤动也不嗡鸣,乖巧极了。

    男人盯着这把剑,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烦躁。他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林淡分明就站在他面前,却仿佛隐入了黑暗,化作一片虚无,再也不能让他触碰。

    “你先去偏院,我有事与林师姐谈。”男人对梁锦溪说道。

    “好的大师兄。”梁锦溪紧张地看向林淡,生怕她得知他们已经同居一室的消息会发疯。但林淡今天实在是太平静了,始终垂眸思忖着什么,就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梁锦溪非但没感到轻松,反而拧着眉头走了。

    男人的眉头拧得更紧,冷淡的嗓音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压抑,“随我进去说吧。”话落走进内室,在周围布了几重禁制。

    林淡在蒲团上坐定,总是闪烁着灼热光芒的眼眸此时深邃得像一片虚空。

    男人的心绪乱了一瞬,快得他根本无从察觉。

    “你身上的血腥味很浓,那天我收了力道,你不该伤得如此之重才对。难道你并未疗伤,只在洞府内坐了三天吗?林淡,我们是来做任务的,不是来斗气的。你的系统呢?为何它无法与我的系统进行对接?”男人很少说话,这是他头一次问林淡这么多问题。

    林淡沉默寡言的性格很大程度上是受了他的影响。

    “我与系统解除了绑定。”

    “据我所知,你并没有那么多积分。”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是。”

    男人冷硬的面庞终于露出皲裂的痕迹,语气比任何时候都要冷冽:“你应该知道,解除了绑定,你将永远留在这里,再也不能拥有永生永世的生命,不死不灭的灵魂。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坚强的人,却原来你也如此懦弱!你让我很失望!”

    林淡轻笑着摇头:“我不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姑且就叫你乐正玖吧。乐正玖,我的观点恰恰与你相反,愿意舍弃永世的生命和不灭的魂灵而选择在某一处停驻并继续走下去,这不是懦弱,而是勇敢。就算拿到足够的积分,我也会选择与系统解除绑定,回到最初的世界。那里的我一无所有,与这里的我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无论停留在何处,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

    乐正玖强压着怒气说道:“我记得你已经提交了移民申请?”

    “没有推荐人,我的申请不会通过。”

    “我说过我会当你的推荐人。”男人放出神识,试图与林淡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然而他失败了,林淡的识海已完全对他关闭。他没有办法再像以往那般毫无保留地感知到她的想法和喜怒哀乐。那个对他狂追不舍的林淡仿佛一夕之间消失了。

    乐正玖的心绪从未如此混乱。他试图整理好这一切,但是纠缠在他心中的怒气和焦躁令他难以保持惯有的沉稳。

    林淡却十分平静地说道:“你要带走的人是梁锦溪,这一点你清楚,我也清楚。不过这并不是我选择留下的原因,我只是想要试一试,如果我斩断过去的一切,另外选择一条路,我的人生会怎样。”

    乐正玖的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似有一些难堪。

    “我早已为你联系了另一位推荐人,”他解释道:“这次任务结束就能帮你办理移民,我要带走的人是你和梁锦溪,为何你在做决定之前不告诉我?我以为我们是可以托付后背的战友?”

    “战友也有退役的时候。你应该明白,我不可能永远陪你战斗。”林淡已经不想再与他进行这些无意义的交谈,指着悬浮在半空的天启剑说道:“我已经把心尖血逼出剑身,也废掉了金丹和剑骨,从此以后再也不能陪你修炼混沌剑诀。只要你想,你就能帮助梁锦溪修成九阴之体,你们一起做任务应该会比我更顺利。”

    “你毁了自己的金丹和剑骨?”乐正玖猛然抬头,冷静自持的表情终于完全碎裂。

    “嗯,”林淡见他目中燃烧着怒焰,便解释道:“我并非与你赌气,也不是为了让你愧疚而选择残害自己。我只是不想再做剑修了。之前我就说过,我要试着走一条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道路。”

    那颗金丹融合了混沌灵气和混沌剑意,若是不碎,林淡没有办法重修其他道法。她没有自残的倾向,她只是在走一条从未走过的路,所以难免要经受一些波折。

    乐正玖释放神识去查探她的身体状况,然后错愕无比地发现她说的竟然都是真的。没了混沌剑诀的特殊法门,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办法了解到林淡的想法。这个人是真的打算消失在他的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一点余地都不留。

    乐正玖闭了闭眼,又改去注视林淡的面容和眼眸,希望能通过微表情去了解她的内心,探知她是否还有不平和怨气,又该如何化解。但是没有,她的眼中除了淡然和坚定,什么都没有。她要彻底摆脱掉以往的一切,去走她自己的路。

    这样的认知并不能让乐正玖好受半分。他心里积攒着一股怒气,却找不到宣泄的理由。他一早就与林淡约定过,当双方之间有任何一方想要离开,大家便好聚好散不做挽留。可他万万没料到,先行离开的那个人会是林淡。

    “你知道我在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吗?”他用压抑的语气问道。

    “寻找修复登天梯和补全天道的方法。”林淡奇怪地看他一眼,这个任务早在抵达南华大陆的时候他们就互相通过气,并不需要多问。

    “我至如今还没找到完成任务的方法,只能尝试着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以剑意劈出一条通往上界的道路,但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能不能行我完全没有把握。我猜这个世界的难度等级应该是5s级,之所以没有人对它进行评定是因为曾经的任务者都失败了。若是我也没有完成任务,我能购买回程道具,而你只能随着这个世界一起泯灭。你知道你将面临什么吧?”

    林淡镇定自若地点头:“我当然知道,放弃系统就等于放弃无尽的生命。既然早晚会有一死,我又何须害怕?”

    男人沉默了很久才一字一句开口:“我这里还有一个系统可以供你绑定,若是你后悔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我不悔。乐正玖,谢谢你多年来的照顾,你是一个很好的战友,能够与你并肩作战是我的荣耀,也是我的财富。没有你,我早已迷失自己;没有你,我早已死在那个黑牢,我会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帮助。”林淡深深鞠躬,继而露出一抹灿笑。

    乐正玖被她明媚的笑容刺痛了双目,挥手打开禁制,冷道:“你走吧。”

    “再见。”林淡缓缓走出去,天启剑也想随她一块儿走,却被乐正玖吸入掌心,牢牢扣住。他的手那么用力,以至于剑锋在他无坚不摧的九阳道体上留下了两条惨白的痕迹。

    林淡走过玄影石壁,许多弟子在壁前练剑,态度十分认真。一名十二三岁的小弟子被两名师兄压着打,身上早已伤痕累累却倔强地不肯认输。其中一位师兄讥讽道:“算了吧宁然师弟,你招式练得再凌厉也没有办法凝聚剑气,又是杂灵根,倒不如赶紧走人,莫要再自取其辱了。”

    “我早晚有一天能凝聚剑气!”小弟子咬牙说道。

    “哈哈哈,”旁边的几位师兄大笑起来:“我玄寂宗的剑修哪一个不是五六岁的年纪就已凝聚出剑气,即便是凡间的剑客,稍有悟性之人也能做到这种程度,但你苦练了七八年却连一丝剑气都不能释放,你简直比凡人还不如!若非你爹是丹霞峰的峰主,你以为你还能留在剑锋吗?若是识趣的话,你就自个儿走人,莫要让峰主和乐正大师兄为难!”

    “我可以练出剑气和剑意,我爹说我只是差了一口气而已,我能的。”小弟子眼睛红彤彤的,却总也不肯在人前哭。他的胳膊受伤了,一直在颤抖,但他死死握着那柄剑,不舍放手。

    林淡站在一旁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走过去,轻声说道,“拿着吧,带回去交给你爹,融合了它,你就能当剑修了。”她用手帕仔仔细细替小弟子擦掉手背上的鲜血,又把他的指尖一一掰开,令他扔掉那柄早已卷刃的废剑,将自己的剑骨放入他的掌心。

    剑骨如玉,宝光连闪,又有至阳至阴至烈至纯的剑意四处迸射,令周围的人慌忙退避。小弟子的衣衫都被剑意划破了,却下意识地将它牢牢握住。

    林淡微凉的指尖轻轻抚过剑骨,剑骨感觉到了她的心意,终是停止了无差别的攻击。

    “走吧,赶紧回你的丹霞峰。”林淡拍了拍小弟子的头。

    小弟子总算意识到这是一根剑骨,而且还是融合了无上剑意的剑骨,连忙向林淡鞠了一躬,乘坐飞舟离开了,“这位师姐,我.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你若有事可以来丹霞峰找我,我爹是峰主宁静远,我是他唯一的儿子宁然。谢谢师姐!”

    林淡仰头看着飞舟远去,然后继续朝主峰进发。抵达玄寂殿后,她把自己碎裂金丹、剥离剑骨、舍弃灵剑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拱手道:“宗主,您怕是不知道,梁锦溪小师妹也觉醒了九阴之体,她才是与乐正玖师兄同练混沌剑诀的最佳人选。混沌剑诀毕竟是玄寂宗的至高功法,岂容外人窥探。贵宗既然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我身为一个外人,又怎能心安理得地修炼下去?为了不使宗主为难,我已先行废掉混沌功法,准备归家去了。若是您同意,稍后我便给我爹送信,让他派人来接我。”

    玄寂宗宗主为防本门绝学失传,这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允许林淡与乐正玖同修,如今得知小徒弟竟也觉醒了九阴之体,自是欣喜若狂,简单推辞几句就同意了林淡的请求。由于林淡太过深明大义,他还提出了很多补偿,有宝器、灵石、符箓、丹药等等。

    林淡统统推辞了,把这些极品宝贝全都换成了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这一次,她准备做丹修,同时辅修刀诀,不管世界会在哪一天崩塌,她都要尽心尽力地过好每一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