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逆转人生16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60章 逆转人生16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听说蔡老太君死了, 姚碧水吓得惊跳,而林淡则平静地喝着茶,显然已料到了如今的情况。

    “去把大门敞开,免得待会儿被人踢坏了。”她低声交代。

    “为什么会被人踢坏?”姚碧水乖乖去开门, 面上却满是疑惑。

    “今日会有恶客上门。”林淡话音刚落,一群衙役就带着铁锁链和木枷气势汹汹地闯入玄清观,见着东西就砸,似要把此处夷为平地。

    “你就是这玄清观的观主?”领头的衙役指着林淡高喝:“来呀, 将她给我锁了!”

    “官老爷, 我们犯了何事?您抓人也得给我们一个理由呀!我们都是大大的良民, 平生从未做过坏事, 还请官老爷明鉴!苗苗, 快来小姨这里!”姚碧水一面安抚许苗苗一面追问原因。

    “蔡老太君都被你们咒死了, 你们还良民呢!为了显示自己法术高深, 你们还真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别在这儿跟我废话,去牢里跟国公爷交代吧!来人, 将她锁了!这两个也一块儿带走!”领头的衙役见林淡只是盘坐在蒲团上念经,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更未露出恐惧之色,内心便越发觉得不爽。

    抓人的时候就是他们一逞威风的时候,被抓的对象却不给一点反应,这感觉怎一个憋屈了得?

    一群衙役凶神恶煞地扑过去, 却被林淡轻挥佛尘, 逼退了数尺。

    “我若果真有那样高的道法, 今日来抓人的各位怕是也逃不过猝死的命运。”林淡语气平静地开口。

    众衙役先是一愣,继而露出惊骇的表情,然后互相看了看,再也不敢上前。若是这妖道果然有那样的本事,这世上谁奈何得了她?

    迟疑间,林淡又道:“烦请诸位稍等片刻,我这玄清观还有贵客要来。我知道各位急着巴结蔡国公,只是,稍后这位贵客却是连国公府都得罪不起的人物,我奉劝你们行事谨慎些好,莫要急着站队。”

    连国公府都得罪不起的人物,谁?众衙役虽然对这番话嗤之以鼻,却也不敢妄动。京城里到处都是勋贵,天知道这玄清观除了永信侯,又搭上了哪位大人物。等等就等等吧,反正上峰只让他们抓人,又没规定时限。

    这样一想,众衙役便干巴巴地站定了,竟是连碰也不敢去碰林淡。

    果然,两刻钟后,门外传来骏马扬蹄的声音,少顷,一名俊秀少年在重重侍卫地保护下跑了进来,看也不看殿内是什么情况,张口便喊:“林道长,林道长,你快告诉朕,你为何知道蔡老太君会死!”

    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明黄色的锦袍,又自称朕,随行的都是禁卫军,腰间还佩戴着宝刀和令牌……原来这位观主口中所说的贵客竟是指皇上吗?思及此,众衙役膝盖一软就扑通扑通跪下了,直把脑袋磕地震天响。

    敬畏之余,他们不无后怕地想道:幸好方才没对林观主动粗,否则这会儿可该怎么向皇上交代呀!连国公府都不敢得罪的人物,数遍皇城,不就只有皇室宗亲了吗?他们怎么早没想到?

    姚碧水和许苗苗也都吓得趴在了地上,跟着衙役一起磕头。她们见过这位少年几次,却没料到他的身份竟如此贵重。

    唯独林淡依然盘膝坐在蒲团上,对满殿的磕头声充耳不闻,更是未曾起身恭迎圣驾。一则,她早已看透了少年和中年男子的身份,所以并不惊惧;二则,她如今是世外之人,自然可以不受世俗规矩的束缚;三则,这些年,皇帝一直在为瑾亲王求访名医,甚至还曾亲自前去拜会医圣,在他的草庐外磕头,由此可见他有多么渴望能治好瑾亲王的病。

    而林淡身怀绝世医术,自然不怕小皇帝不以礼相待。事实上,她早已发现,这些天监视她的人有三拨,一拨技巧拙劣,当是许祖光的人,另外两拨隐藏功夫十分高超,应该与皇家暗卫有些关系。

    而今,蔡国公想置她于死地,这与小皇帝和瑾亲王的利益是完全冲突的,她自然不怕他们不冒出来阻止。

    “皇上想知道真相?”林淡轻挥佛尘,言道:“那便去蔡国公府看看吧。”

    “林道长果然早已知道朕和皇叔的身份。”小皇帝舒心地笑起来。林淡既然早已看破他二人的身份,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却能不卑不亢、寻常待之,可见她的心性是何等阔朗。她越是如此,小皇帝对她的好感就越深。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林淡语气轻缓地反问。

    没想到小皇帝笑得更加爽朗,一面重复这句话一面戏谑道:“林道长,您与朕的皇叔定然能聊到一块儿,您知道吗,这句话可是皇叔的口头禅。走走走,咱们这便出发吧!”

    林淡正准备起身,小皇帝却走上前扶了她一把,态度十分恭敬有礼。

    看见这一幕,跪在殿内的众衙役满脑袋都是冷汗。他们今天可是奉命来抓人的,国公爷还交代了,让他们在回去的路上找个隐秘之所,把这位观主的舌头给拔了,莫要让她有机会再咒人。如今观主成了皇帝的贵客,他们这些人该不会倒霉吧?

    在众人的胆战心惊中,林淡偕同小皇帝走到玄清观外,却见一辆马车快速驶来,甫一停稳,瑾亲王便在随从地搀扶下出了马车,拧眉道:“听闻有衙役要抓林道长,我恰好不在农舍,于是快马加鞭赶来。道长,您未曾受到惊扰吧?”

    “无事,多谢善知识关怀。”林淡颔首道。

    看见瑾亲王,一众衙役汗如雨下,竟是百般后悔自己接了这趟差事。倘若这二位晚来片刻,亦或者他们未曾多等,而是直接动手把人抓了,又拔掉了舌头,那下场……众人不敢深想,一想就吓得腿抖,于是默默把玄清观划入了绝对不能得罪的范畴,等级犹在各大勋贵和皇室宗亲之上。

    “你们这是要去蔡国公府?”瑾亲王看向林淡,微笑询问:“我也同去,可否?”

    “自然可以。”

    “那便请三位上马车吧。”瑾亲王掀开车帘,态度十分温和有礼。若是林淡未曾叫破他的身份,姚碧水打死也看不出他竟会是权倾朝野、战功赫赫的王爷,还当他只是一名温文尔雅的读书人呢。

    一行人上了马车,姚碧水和许苗苗十分拘谨地缩在角落。林淡则与瑾亲王相对而坐,闲适地喝着茶。瑾亲王几次开口询问蔡国公府的事,都被林淡轻飘飘的一句“去了便知道”给打发掉了,只能无奈闭嘴。

    小皇帝打马行在旁侧,听见皇叔几次吃瘪,不由想起以前他让自己吃瘪的事,顿时捂着嘴偷笑起来。都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很明显,皇叔这是被林娘子给降住了。

    ---

    蔡国公府今日开吊,正门和侧门都大敞着,来来往往全是满脸哀戚的人,而且身份个个都不简单。万御史也来了,抵达府门却并未急着下车,而是对坐在身边的万秀儿说道:“许祖光的事,我会帮他摆平,你且让他老实点,莫要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当初我把你嫁给他,看重的就是他老实本分,却没料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临了还得帮他收拾这一堆烂摊子!”

    “爹爹,女儿如今怀孕了,不保他又能如何呢!”万秀儿愁眉苦脸地说道。

    万御史闭眼沉吟片刻,徐徐道:“他那原配必须处理干净,否则这件事连我都会受牵连!所幸那人也不是个老实的,已经惹了蔡国公,我听说蔡国公状告她咒死了老太君,已经派人去拿她了。我也运作一二,让她悄没生息地死在牢里便罢,从今往后,你让许祖光好自为之,我是不会再兜揽他任何事了!”

    万秀儿不情不愿地点点头,又道:“那她生下的一双儿女?”

    “怎么,你还想把他们留下不成?”万御史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女儿一眼。

    “不不不,那两人女儿自己会处理,爹爹您莫要操心。”万秀儿连连摆手,然后掀开车帘,讨好道:“爹爹您小心下车,我怀着身孕,就不进去了。”

    “嗯,回去好生歇着吧。”万御史素来最心疼这个女儿,那点子怒气早已经烟消云散。对他而言,弄死林淡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说曹操曹操就到,本就热闹非凡的蔡国公府忽然来了许多禁卫军,把本该进门的宾客都挤到了两旁,一名少年打马而来,身后跟着一辆华贵的马车,车子停稳后,一名女子飘然落下,又伸出一只瓷白的手,将一名频频咳嗽的男子牵了下来。男子表面镇定,实则耳尖都红了,女子却并未多看他一眼,两只手都伸了出去,又从车内抱下一名粉嘟嘟的女童。

    围观众人先是一愣,继而诚惶诚恐地跪下,山呼万岁,又向男子叩首,口称千岁。

    万御史也跪在人群中磕头,表情并无异样。

    慌忙从马车内跳下来行礼的万秀儿却面色惨白,抖如筛糠,三叩首之后一个打晃,竟差点栽倒在地。万御史连忙扶了她一把,等皇上一行入了国公府才厉声呵斥:“你怎么如此上不得台面?不过是恭迎圣驾而已,用得着吓成这样?”

    “不是的爹爹!”万秀儿嗓音发颤:“方才,与皇上和王爷一块儿进去的那名道姑就是许祖光的原配!”

    “你说什么?!”万御史露出惊骇不已的表情。由于好奇,他刚才看得分明,那女子跨过门槛的时候,瑾亲王怕她抱着孩子看不见脚下的路,便伸出手想把孩子接过来,被拒绝后又扶了她一把,还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然后温柔地笑了笑,那模样可不像素昧平生之人,反倒更似知交好友。

    小皇帝也全程关注着女子,进门时格外仔细地交代了一句,说门槛很高。

    这两人对女子的态度是温和礼遇的,甚至还透着一些小小的亲昵,而蔡国公派去的公差却不见身影,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那女子攀上了瑾亲王和小皇帝,而今放眼全城,莫说蔡国公对付不了她,就连皇室宗亲也拿她没奈何!

    “好好好,看看你都嫁了个什么好夫婿,一捅就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许祖光的事我不管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刚才还对庶女有求必应的万御史立马改变了态度,随即又补充一句:“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只当还了我的养育之恩,日后莫要再登门。有什么事你们自己担着,且顾全顾全大局吧!”话落佝偻着身子,急急忙忙地进入了国公府。

    万秀儿吓趴了,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挺着大肚子站起来,想进去看个究竟,却又不敢,只能躲进马车,祈祷着事情还能有转机。

    与此同时,林淡也走到了灵堂,在蔡老太君的棺材前站定,蔡国公府的家眷跪坐两旁,有的在烧纸,有的在悲泣,还有的默默掉眼泪。蔡小公子也跪在人群中,双手裹了厚厚一层纱布,头上也戴着孝巾,眼神直愣愣的,眼珠子却亮得诡异。蔡夫人守在他身旁,额头满是汗珠,与泪水混合在一处,模样极其狼狈。

    看见林淡,蔡国公容色大变,正待呵斥,却又发现她身侧站着皇上和瑾亲王,顿时像被一双无形的手卡住了喉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余人很快就回过神,齐齐给小皇帝和瑾亲王磕头。

    “皇上,王爷,您们怎么会和她一起过来?”蔡国公站起身后试探道。

    “朕想查清真相。蔡国公,你老实说,老太君到底是怎么死的?”

    “微臣的母亲是在睡梦中猝死的,就在这妖道放出诅咒之后的第七天。”蔡国公面露怒容。

    林淡却一眼也不看他,将怀里的许苗苗交给姚碧水,让二人避远一些,又转过身去看大夫人和蔡小公子。大夫人浑身僵硬,蔡小公子却扬起下颌,用明亮的眼睛回望。

    “国公爷,您果真不知道老太君是怎么死的吗?”林淡一步一步朝棺材走去。

    蔡国公厉声喝问她想干什么,然后挥挥手,让家丁去拦,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让她看一看又何妨?”素来不爱多管闲事的瑾亲王却在此时开口。

    王爷都发了话,蔡国公府的家丁都不敢动了。林淡畅通无阻地走到棺材边,仔细盯着老太君安详的遗容,徐徐道:“老太君并非自然死亡,而是被人谋害的。”

    此言一出,满堂大哗,家眷和宾客吓得惊跳而起,仪态尽失。

    “你这妖道又在妖言惑众!”蔡国公气得咬牙切齿,若是手里有一把刀,真是恨不得把林淡大卸八块。

    林淡却并未搭理他,烧香跪拜,又告了一声罪,然后掀开老太君的眼皮,查看她的瞳孔,又握住她的双手反复检视,笃定道:“蔡国公,老太君是被人捂死的,我建议您请一位仵作来仔细查验,莫让老太君死不瞑目。”

    蔡国公自是不理,甚至大发雷霆,但灵堂内还有两位比他更位高权重的人物,他们让禁卫军去请经验丰富的仵作,蔡国公又哪里敢阻止。他憋着气,用恶狠狠的目光瞪视林淡,一字一句道:“本官的母亲死时神态非常安详,嘴角甚至还带着笑,分明是在睡梦中故去了,又怎么可能是被捂死的?若是仵作什么都验不出,这位道长,请问你该如何向本官交代?”

    林淡捡了一个蒲团,盘膝坐下,只一味诵经,并不愿搭理蔡国公。她断言的事便是事实,绝不会出错,所以她无需向任何人交代。

    蔡国公快要被她气疯了,当着皇上和王爷的面却又不能发作,只好拿来几个蒲团,请这几位不速之客落座,然后静静等待。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大夫人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而蔡小公子依然老神在在地跪着,未曾露出半分异样。

    其余宾客满心都是惊骇,竟不知皇上和王爷为何会跟着这妖道胡闹。蔡老太君怎么可能是被人捂死的呢?她可是国公府地位最尊崇的人,谁有那个胆量敢去杀她,而且还没留下任何痕迹。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大家安安静静地坐在原位,实则心里都炸开了花。瑾亲王坐了一会儿便站起来,先给老太君上了三炷香,拜了几拜,然后走到棺材边,学着林淡的样子掀开眼皮查看瞳孔,又检视双手,似乎发现了什么,轻轻咦了一声。

    小皇帝好奇得挠心挠肺,却不得不端着万金之躯的威仪,坐在原地不动。

    蔡国公心中发紧,转而想起母亲安详的遗容,又很快恢复了镇定。不会的,母亲若真是被人捂死的,看门的丫鬟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即便没能发现,母亲为何不挣扎叫喊?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在国公府内来去自如?不会的!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禁卫军带来三名仵作,一个三十出头,一个四十出头,还有一个似乎已年届花甲,平生破获的刑案均在二十桩以上,大理寺也有据可查,堪称当朝最出色的仵作。

    三人早已知晓自己的使命,拜见过诸位贵人后便围着棺材开始查验。最为年长那人最先发现异常,当下便“咦”了一声,稍后,另外两名仵作也都沉下脸,加快了检查的动作。

    小皇帝只感觉屁股下的蒲团仿佛长满了尖刺,扎得他根本坐不住,于是催促道:“检查完了没有?”

    三人不敢怠慢,再三检查,又聚在一起交换了意见,然后拱手道:“启禀皇上,查完了,老太君确系被人捂死,而非自然死亡。老太君颜面发绀,肿胀;面部皮肤和眼瞳有点状出血;口唇、指甲紫绀,指甲缝里还留下了几条带血的肉丝,应该是从凶手身上抓下来的,故此,我们认为老太君是被人谋害的。”

    “当真是被人谋害?”小皇帝豁然而起,表情惊异。太奇诡了,这件事真的太奇诡了!林淡是如何预先猜到老太君会死?又如何知道她是被人谋害?难道她真的会法术?!

    三名仵作互相对视,目中犹带着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

    蔡国公身子摇晃,竟是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噩耗,而周围的宾客已经议论开了,整个灵堂闹哄哄的,场面十分混乱。

    “你们撒谎!你们的眼睛告诉本官,你们隐瞒了一些真相!说,是谁收买你们来打击我国公府!”蔡国公猛然站起来,目中喷射出滔天怒火。

    三名仵作被他逼得连连后退,林淡却不紧不慢地开口:“敢问国公爷,第一个发现老太君亡故的人是哪个?当时老太君是什么模样?”

    “你有什么资格审问本官?”蔡国公恨不得当场杀了这个妖道。

    “她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有皇上和本王在,你也没有资格做主。”瑾亲王冷冷开口。

    当他沉下面容,展露威仪,连小皇帝都变得乖巧了,更何况是蔡国公?蔡国公不得不收敛起狰狞的表情,招手唤来一名丫鬟。丫鬟战战兢兢地答道:“是奴婢第一个发现老太君的,她躺在床上,睡颜很安详,嘴角还带着微笑,根本不像是死了,所以奴婢当时没怀疑,把帐子放下,让她多睡一会儿,又等了半个时辰,见各位主子都来请安了,这才走进内室,最终发现老太君已经去了,呜呜呜……”

    丫鬟哭得十分伤心,蔡国公也红了眼眶,林淡却面无表情地继续发问:“她死时穿的衣裳,是头天晚上入睡时穿的吗?被子和床褥呢?”

    丫鬟愣住了,思索好半天才颤声道:“应该是吧,老太君的亵衣亵裤都是白色的,看上去没什么不同。被子和床褥,奴婢未曾注意,如今也想不起来了,应该,应该还是原先那套吧。”

    林淡点点头,又道:“那么,她身上的衣服干净吗?床褥可有异味?”

    “干净,非常干净!老太君很爱整洁,每天要换三四套衣服,又怎么可能穿着不洁净的亵衣亵裤入睡呢?床褥有没有异味奴婢实在是记不起来了,当时太慌乱了,谁会去闻那个。”

    “如此,蔡国公,捂死老太君的人必是你的家人无疑。”林淡一句话就让灵堂炸开了锅。

    小皇帝兴奋的手都抖了,瑾亲王却仿佛早有预料,只是用温柔却又饱含激赏的目光看着林淡。

    “你胡说什么……”蔡国公已然气得失去了理智,转身便要去拔离他最近的禁卫军的佩刀。

    林淡丝毫也不躲闪,徐徐道:“三位仵作的确隐瞒了一些真相,眼下我便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被捂死的人均会尿失禁,也就是说,老太君不可能穿着一件干净的衣裳躺在床上。换言之,第一个发现她的人并非刚才那个丫鬟,而是别人;又或者她撒了谎,这里面另有隐情,而她在为某人遮掩。真凶在杀死老太君后不但帮她擦了身,换了衣服和被褥,还调整了她的面部表情,让她带着微笑死亡。这一系列动作需要很长时间,并且还需要有人协助,而贵府戒备森严,不可能无人发现。由此我推断,捂死老太君的人身份非常特殊,在府中有瞒天过海之能。”

    蔡国公身子不停打晃,看向三位仵作,希望他们能否定林淡的话,却发现他们闭着眼睛点头,竟是认同了。

    “把刚才那个丫鬟带过来!是她,一定是她!她是母亲的贴身丫鬟,她也能悄无声息地干下那些恶事!”蔡国公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飞快就把丫鬟的罪名定下了。

    林淡却不能让他如愿:“我建议国公爷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旁人身上,还是直接问问您的夫人罢。”

    蔡国公猛然去看妻子,却见对方眼球一翻,竟直接吓晕了过去,头发被汗水打湿,模样极其狼狈,站在她身后的奶娘更是抖得骨头架子都快散了,脸色一片青白,远远看去像一只鬼。

    众宾客见此情形,顿时了然——若非心虚,大夫人及其奶娘不可能吓成这样。

    本就闹哄哄的灵堂越发乱地不可收拾,而林淡已走到大夫人身边,用佛尘在她面上一拂,令她清醒过来。

    看见面色铁青、几欲发狂的丈夫和无所谓的儿子,大夫人终于掩面悲号,然后摘掉头上的金钗准备自戕,却被林淡的佛尘打落……

    小皇帝命禁卫军把大夫人带去偏院审问,一个时辰后,她终于招供了,却原来老太君是蔡小公子杀死的,她发现了此事,当晚便带着奶娘去正院给儿子善后。老太君的衣裳和被褥是她换掉的,暴凸的眼珠子和大张的嘴也是她合拢的。她带去了迷香,是以,整个院落的仆役都睡死了,竟无一人发现。

    事情弄明白后,蔡国公提起刀一顿乱砍,扬言要杀了儿子和妻子,其余人等连忙去阻拦,场面十分混乱。林淡对此视而不见,牵着受了惊吓的许苗苗,一步一步缓缓走出府门,身后跟着满心疑惑的姚碧水。

    瑾亲王伴在她身侧,整个人显得十分沉默。

    一众勋贵远远跟着两人,对林淡的背影指指点点,不无敬畏地议论道:“永信侯说得没错,这位道长真乃神人也!”

    “若是那天老太君能听了她的话,把蔡小公子送走,也就没有今天的惨事了!”

    “你说她是怎么知道的?”

    “掐算出来的吧!”

    “果然是道法高深啊!难怪皇上和王爷对她如此礼遇!这位可不是什么妖道,是实实在在的仙长!不行,明儿个我一定要去玄清观参拜参拜!”

    “你们发现了没有,她那佛尘在大夫人脸上一拂,大夫人就醒了,又一拂,大夫人的金钗就掉落了,这是在施法呀!”

    “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两手露出来,那真是没得说了!活神仙,妥妥的活神仙!”

    众人的议论声被疾步跑出灵堂的小皇帝打断了。只见少年谄笑着扶林淡上马车,又亲手把胖嘟嘟的许苗苗抱了上去,然后觍着脸说道:“仙长,您今天一定得为朕解惑,否则朕睡不着!”

    听了这话,矜持了一路的瑾亲王终于露出渴望的神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