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逆转人生15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59章 逆转人生15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蔡国公极为孝顺, 又与妻子鹣鲽情深,对这个天资聪颖的幼子更是疼宠入骨。林淡一句话将他们三人全都咒了一遍,而且言辞还极其恶毒,蔡国公越想越生气, 当天晚上便去了一趟永信侯府,原想劝说永信侯莫要相信这妖道,又言王爷对这些事非常忌讳,劝他谨言慎行。

    蔡国公本是一片好意, 却没料永信侯不但不领情, 还为了维护林淡与他起了争执, 再三劝他莫要把仙长的话当耳旁风, 还是赶紧把幼子送走为妙。

    蔡国公好悬没被永信侯气死, 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是个蠢货, 被一个妖道蛊惑利用了还不自知。

    永信侯也是个暴脾气, 捏住他的指头,差点没把他的手骨弄断。

    两人都喝了几壶白酒, 酒气上头竟然闹得越发厉害,指天画地要断绝两家之间的交情。

    蔡国公气呼呼地离开了, 回到家马上召唤大夫人,勒令她日后再不准与永信侯夫人来往。大夫人全程低着头,不敢开腔,身体抖得似筛糠一般, 模样十分反常。只可惜蔡国公喝得晕乎乎的, 并未察觉异样。

    蔡、刘两家因为一个道士闹翻的消息很快就在京城里传开了, 连同那道士的批语也被人宣扬了出去。由于太.祖皇帝被妖道蛊惑变得昏聩不堪,甚至差点亡国,所以接下来的两朝官员包括皇室宗亲在内,都对道士没什么好感。

    林淡的批语有人相信,但绝大部分人却都嗤之以鼻,并且暗暗嘲笑永信侯的愚昧。于是从这天起,愿意与永信侯府来往的勋贵大大减少,他们家简直成了一个笑话。

    “老太君和国公夫人之中必要死一个,为什么?这话太邪乎了,朕不信。”小皇帝连连摇头。

    坐在他对面的瑾亲王也在垂眸沉思,半晌后方道:“林娘子绝非信口雌黄之人,她这样说自然有她的道理,再看看吧。”

    “皇叔,自从遇见林娘子,您的口头禅都快变成‘再看看’了。”小皇帝忍俊不禁。

    瑾亲王一想也是,便也忍不住轻笑起来。然而,他是真的很喜欢站在一旁静静关注林淡的感觉,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似一首禅诗,深奥难懂,却又令人神往。

    ---

    许祖光刚赴完一场宴会,回到家已经是傍晚。即便有一个位高权重的岳父,但碍于妻子只是一介庶女,他能从万家得到的好处并不多。在官场上混,若想尽快得到提升,人脉和银钱都是缺一不可的资源。万御史能给予他的帮助已经到顶了,若是想要更多,他必须展现出一定的能力或价值。

    但许祖光若是真有能力,又岂会靠着一个又一个女人往上爬?是以,万御史并不看好他,也不准备尽心扶持他,只要他能老实本分,对自家女儿好便也罢了。如此,许祖光就不得不拿丰厚的银子开道。只要有了银子,他自然能打通上面的关系。

    上辈子,原主为了弥补他,源源不断地为他输送银两,终于让他在军中拥有了立足之地,他尝过甜头,这辈子对银钱的看重只会比上辈子更甚。他牢牢记得原主最赚钱的几处产业,并开始按照上辈子的轨迹进行打理。

    他耗费巨资将原本还不属于他家的几个铺子买下来,又花重金聘请那些为原主赚了无数银两的点心师、调香师、绣娘等等。但是不知为何,这些人拿着别人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高额月钱,做出来的成品却也只是比普通货物略好一些而已,并不像上辈子那般惊为天人。

    如今,许祖光置办的这些产业每天都在赔钱,少的时候三四十两,多的时候一二百两,令他本就不怎么丰厚的家底迅速被掏空。眼看家里都快入不敷出了,他却也没想过就此放弃。研发新品总是需要时间的,或许是因为时机未到、灵感未至,再等等,万一过个几天,那些师傅和匠人就开窍了呢?

    怀抱着这样的幻想,许祖光只能咬紧牙关往外掏钱,甚至举债度日。他倒也很想动用万秀儿的嫁妆,但万秀儿把库房的钥匙看得很紧,他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就在这样的焦虑中,他心神不属地走进家门,却见万秀儿端着一碗热茶坐在正厅,身上的华丽锦袍还未换下,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今天出去了?”许祖光连忙堆起笑脸。

    “是呀,去了一趟姑姑家,听说了一桩奇事……”万秀儿将林淡诅咒蔡国公府的事情说了,冷笑道:“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神棍,胆子比天还大,既咒了蔡老太君和大夫人,又暗示蔡小公子是个灾星,一下子掀了蔡国公三块逆鳞,惹得蔡国公与引荐了那神棍的永信侯决裂了。你说说那道士往后会怎么死?我若是蔡国公,我一定会命人踏平她的道观,再拆了她的骨头!”

    许祖光天天派人盯着林淡,自然知道她买下玄清观的事,听了这话,极其不爽的心情竟然奇迹般地转好了。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对林淡下手,但南斗山上来来往往的贵人太多了,最近几日,瑾亲王更是天天宿在山脚,他又怎么敢在那处惹事?

    瑾亲王向来谨慎,小皇帝又对他的安危十分看重,南斗山但凡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必是要追查到底的。是以,林淡三人分明孤苦无依又手无缚鸡之力,他硬是不敢动她们。他也曾想过收买那三个道士,却都被拒绝了,心中的挫败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

    林淡就是扎在许祖光心头的一根毒刺,不拔不行。如今她不知何故竟攀上了永信侯府,越发成了许祖光的心头大患。但现在好了,她得罪了蔡国公,凭蔡国公睚眦必报的脾气,日后定然有她受的。待她没了靠山,又被撵出南斗山,便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这样一想,许祖光便舒坦多了,正准备张罗仆役去摆饭,却见管家满头大汗地跑进正厅,似乎有话要说,看见夫人也在,连忙敛去焦急的神色,扯出一抹谄媚的笑,又偷偷给老爷使眼色。

    许祖光心里咯噔一下,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当着妻子的面却又不敢问,只能按捺下来。却不想又过一会儿,万秀儿的奶娘走进来,先是狠狠瞪了许祖光一眼,然后附在主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这个家明面上姓许,实则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万家陪送给万秀儿的嫁妆。她才是这个家真正的主人,所以她可以为所欲为,半点不用给丈夫留脸面。她把手里的茶碗往地上一摔,呵道:“把那两个杂种带进来!”

    许祖光看向管家,管家缩着脖子,小声道:“大少爷和大小姐来了。”

    “他们算个屁的大少爷、大小姐!”

    许微白和许玉玲刚走进正厅就听见万秀儿用尖锐的嗓音嘲讽了一句,连个正眼也不看他们,只管去瞪许祖光,厉声道:“好哇许祖光,你既然有妻有子,当初却又为何骗我说你未曾婚配?我堂堂万御史府的千金,许给你这个寒门举子已经是很委屈了,你还给我弄了一出停妻再娶,如今连儿女都这般大了,你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置于何地!我这便回家叫我爹爹来评理,你给我等着!”话落转身就走。

    许祖光吓得脸都白了,连忙上前搂抱她,又命管家把许微白和许玉玲带到偏院关起来。

    许微白沉着脸没说话,许玉玲却不敢置信地道:“秀儿娘亲怎么会不认我们?爹爹分明说要把我俩记在她名下的。”

    两名身强体壮的婆子走上前,架住她的胳膊以防她逃跑,讥讽道:“记在夫人名下?你们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夫人如今怀着孕,自己也能生嫡子嫡女,为何要认你们这两个野种?”

    许玉玲一边挣扎一边怒骂两个婆子,丝毫未曾意识到如今是个什么状况,许微白却仿佛想通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们被许祖光安置在城郊的一处院子,又被家丁看管着,不能出门,这一等就等了一两个月,却始终未能光明正大地回到许家。

    眼看科举的日子越来越近,而爹爹既不送自己去国子监求学,也不安排人为自己置办科考的文书,许微白这才急了,撺掇妹妹来了许家,却没料刚进门就又被关了起来,仆役还一口一个野种地骂着,半点未曾受到想象中的优待。

    许玉玲情绪很激动,没能想那么多,许微白却浑身战栗,容色巨变。

    两人被关在一个简陋的厢房中,没有点心茶水伺候,反倒被几个家丁虎视眈眈地监控着,门从外面反锁了,窗户也被封死,简直.插翅难逃。许玉玲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看了看兄长,小声道:“哥,秀儿娘亲怎么跟上辈子不一样了?我记得她最是和善,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又怎么会这样对待我们?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许微白垂眸沉思,仿佛没听见她的话,过了很久才冷笑一声,自嘲道:“最和善?玉玲,你还不明白吗?这辈子和上辈子已经完全不同了,我们走了最错的一步路!”

    “哥哥你在说什么呀?”许玉玲尚且没想明白,许祖光就打开门锁气急败坏地走进来,甩手给了女儿和儿子狠狠两巴掌,直把他们的头都打偏出去。

    “爹爹,你打我?”许玉玲不敢置信地看着许祖光,许微白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打的就是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我不是让你们老老实实待在别院吗?你们跑来干什么?知不知道秀儿刚才差点被你们气到流.产!”

    许玉玲对这句话没有反应,许微白的眼睛却微微一亮。

    “我现在就把你们送回潭州,日后你们再也不要回来了!记住,我许祖光没有与林淡结过婚,更未曾生过什么儿女,你们是四叔的儿女,名叫许翠花和许大富。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地待在老家,我会定时给你们送银子,养着你们。”

    “爹,您要送我们走?你不是说过会把我们接回来一起住吗?”许玉玲还没搞清楚状况,许微白已心神巨震,几近崩溃。

    许祖光叹息道:“我忽然冒出来两个儿女,有心人看在眼里能不查吗?若是查到些什么,我又会像上辈子那般被流放,你们依然是犯官之后。所以,如果你们想过好日子就老老实实给我待在老家,别惹事儿,过几年我再以抚养堂兄遗孤的名义把你们接回来。我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定然不忍心看我再被官府抓去吧?只要我们同舟共济、互相扶持,好日子总会来的。”

    许玉玲明明觉得事情不对,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爹爹再受上辈子的苦。

    许微白垂头缄默,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中。

    许祖光继续道:“你们四叔已经死了,他那一双儿女也不知被洪水冲到何方,十有八.九是活不成的,你们顶替了他们的身份,回去之后定要小心行事,莫要露了痕迹。”

    许微白直到此时方开口:“我们再小心,娘在老家名气那么大,旁人也是认得我们的。”

    “无事,我会把你们送到更偏僻的地方去,还会为你们更改户籍。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回老家打点了,只要你们谨慎一些,不要与外人接触,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如今我不过是个六品官,如何敢得罪万家?过个几年,待我升上去了,我便把你们接回来,收为义子义女,我们一家照样齐齐整整的。”

    这番话唬住了许玉玲,却唬不住许微白,但他却完全不敢露出异样,只能强笑点头。

    许祖光早就知道这两人好摆布,没有多想便走了。家丁立刻把门关紧,又挂了锁。

    听见锁链撞击门栓的哐当声,许微白摇摇头,低笑一声,然后眼眶就红了,瞳孔里迸射出滔天的悔恨。

    “玉玲,上辈子我们两个都被许祖光和万秀儿蒙蔽了。我们大约是世界上最蠢的人,你知道吗?”他咬着牙齿一字一句说道。

    许玉玲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他又道:“你可知道许祖光为我们选了一条什么样的路?他把我们的户籍挂在四叔名下,从今以后你就是一介村妇,而我则成了一个目不识丁的农人。我的功名没了,不能参加科举,不能入仕。许祖光若是想爬到能够与万御史抗衡的位置,就得花费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你想想,到时候我们会是何等模样?我们被他困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不与外人来往,有再多的银子又有何用?等他想起我们的时候,你或许已经嫁给了当地的贫户,整日为生计发愁,而我则娶了农妇,背朝黄土面朝天,这一辈子就这样蹉跎了!”

    许玉玲终于露出惊骇的神色。

    许微白惨笑道:“你可曾记得上辈子的这时候,我俩是个什么境况?许祖光虽然被流放了,可我们是许家堂堂正正的嫡子嫡女,所有的仆役都得看我们的脸色行事,不敢有半点忤逆。我们想去哪儿便去哪儿,未曾被禁锢自由;我们要什么便有什么,未曾受苛待。我入了本朝最为出名的寒山书院,结交了许多朋友,后来参加科考,成了年龄最小的秀才,一举成名。而你有享用不完的锦衣玉食和绫罗绸缎。你还记得吗?”

    许玉玲被他说愣了,过了很久才低下头,看向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裳,落下两行泪。她记起来了,上辈子的这时候,他们虽然是犯官之后,但是除了偶尔被人非议,当真未曾受过半点委屈……

    许微白咬牙道:“你还没想明白吗?上辈子和这辈子最大的不同便是万秀儿还占着正妻的位置,而且肚子里还怀了嫡子。她自己能生,又怎么会把我们认回去与她的儿子争夺家产?她恨不得我们永远不出现才好呢!而爹爹为了自己的前途和身家性命,更是不可能认我们。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

    许玉玲这才想明白,然后如遭雷击。

    “难道,难道只有娘走的那条路,才是最正确的吗?”

    “你说呢?”

    “我们还能像上辈子那般吗?我不想当农妇,我要嫁给黄郎!我不要去乡下。”许玉玲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吵什么吵,都给我老实点!”守在外面的家丁用力敲打门板,语气凶神恶煞。

    许玉玲哽咽着捂住嘴,却听后窗有人小声嘀咕:“她似乎很不情愿,若是去了乡下不老实,指不定会闹出天大的乱子。不行,我们得跟夫人说一声。”

    “夫人差点落胎,莫要烦她。不过两个杂种,老爷都不在乎,我们私下处置便好……”说着说着,这两道声音就远去了。

    许玉玲和许微白不是普通的十二三岁的小孩,自然明白这仆妇口中的私下处置是什么意思。倘若他们不老实,轻则被灌哑药、挑断手筋,自此再也不能道破许祖光的丑事;重则在回乡的途中遇见“盗匪”,落得个尸首两处的下场。总之,万秀儿自己能生,又占着正妻的位置,用不着仰仗他们对付林淡,也就没有必要再留下两个野种碍眼。

    凭万家的权势,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抹除他们存在的痕迹。

    许玉玲终于意识到自己和兄长的境况有多么糟糕,说话的时候嗓音都在打颤:“哥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爹爹不会那么狠心的对不对?他会护着我们的对不对?”

    许微白苦笑道:“他若是想护着我们,就不会把我们的户籍挂在四叔头上,更不会把我们远远打发走。许家全是万秀儿的人,去了外面我们会被如何对待,他能想不到吗?”

    许玉玲绝望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哭起来,哭也不敢大声哭,唯恐惹得万秀儿厌烦,提早对他们下手。

    许微白看着妹妹的头顶,终于露出一抹绝望的表情。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唯有娘亲才是他们的依靠,唯有娘亲才会全心全意为他们谋划。但可悲的是,他们早已与她断绝了关系,竟亲手把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宁要讨饭娘,不要当官爹。林淡临走时说过的话清晰地浮现在许微白的脑海。是呀,娘为了让孩子吃饱可以去讨饭,爹会干什么呢?孩子和母亲之间的纽带是唯一的,也是割不断的,爹却可以有很多个孩子和很多个女人,又岂会在乎他们的死活?

    上辈子,这个家全是娘支撑起来的,根本没有爹什么事儿,他们怎么就看不见也听不到呢?真是瞎了眼,迷了心,活该这辈子遭报应!

    许微白狠狠揪扯自己的头发,心中又悔又恨。然而悔了恨了又能如何?他如今已是走到了穷途末路……

    ---

    林淡一直知道许祖光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绝不会让许微白和许玉玲以嫡子嫡女的身份回到许家,却没料他能这么狠,竟直接把两人的身份抹除,送去了荒僻山村。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在毁了两个孩子的前途吗?

    他当然知道,但是他不在乎。

    不过这些都跟林淡没有关系,她如今已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几乎每天都会有贵妇来到玄清观,却不是为了悟道,而是看她的笑话。背地里,他们还管她叫妖道,又言她如此猖狂,早晚会被整治。

    在蔡国公的授意下,陆续有几拨人来找玄清观的麻烦,想让林淡以超低的价格把山头卖给含光寺。眼看官府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就在这节骨眼上,蔡国公府挂出白幡,发出讣告,精神矍铄的蔡老太君竟然死了!

    消息一出,整个贵族圈都轰动了,小皇帝更是砸了手里的茶盏,心中又惊又骇,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才过了几天,怎么说死就死了?朕派去给老太君和蔡夫人请平安脉的太医是怎么回复的?”

    “回皇上,陈太医说老太君脉象强健,是长命百岁之相。蔡夫人虽有亏损,却无大碍,静养几月就能痊愈。她们二人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出事。”

    “那老太君又是怎么死的?”

    “国公爷说是猝死,睡了一觉人就没了。”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朕想不通!朕定要去找林娘子问一问!难不成她果真是活神仙?!”小皇帝一边呢喃一边疾步往殿外走,竟是被好奇心折磨得快疯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