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逆转人生13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57章 逆转人生13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重生之家有宝贝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永信侯夫人紧紧抱着女儿, 想哭又怕吓着她,只能憋着。倒是刘玉洁看清屋内的满地狼藉,明悟道:“母亲,我是不是又疯魔了?我身上还戴着您去含光寺求来的罗汉玉佩, 怎么会呢?我,我头疼!”

    刚说了两句话,刘玉洁便抱住脑袋呻.吟起来,仿佛又要发疯。

    其余人全都躲得远远的, 包括这院子里伺候的丫鬟, 唯独那位表小姐上前几步, 忧心道:“嫂嫂, 您先前好吓人啊, 拿起剪子四处乱扎, 伤了我倒是没什么, 伤了自己可该怎么办呀?”

    她话音刚落,忠勇伯夫人就尖叫起来:“怎么还动起刀枪了?万一这些仆妇没把她看住, 让她跑去外面了可怎么得了!不行,亲家母, 你今天一定要把她带回去,我们家可经不起这样折腾!”

    本就心烦意乱的刘玉洁越发感到头疼,刚恢复清明的眼眸很快就变浑浊了,内中闪现着疯狂之色, 身体更是一阵一阵地抽搐, 翻着白眼吐着舌头的模样十分骇人。

    莫说忠勇伯府家的人避她如蛇蝎, 就连永信侯夫人都吓得直发抖。

    见此情景,林淡漫步上前,用佛尘拂了拂刘玉洁的脑袋,只一瞬间,刘玉洁扭曲的面容就恢复了恬静,仿佛刚才那个几近疯魔的人完全不存在一般。

    “好厉害的仙法,竟只轻轻一扫就把邪祟驱走了!”站在门外的几名仆妇忍不住小声惊叹。

    忠勇伯夫人和二公子也对视一眼,然后从彼此的瞳孔中看见了深深的敬畏。越是地位尊崇的人,对鬼神之事越是笃信,家里总会供奉几尊菩萨,时不时参拜,祈求保佑。那含光寺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受到了众人的推崇,然而,即便世人把含光寺的灵性传得神乎其神,仿佛他们才是仙家正统,在林淡这实实在在的仙术面前,却也输得一塌糊涂。

    忠勇伯夫人垂头看了看自己从含光寺请来的据说是开了光的佛珠,又看了看儿子腰间佩戴的观音玉佩,再联想到这些东西都压不住儿媳妇体内的邪祟,一颗心就完全偏向了林淡。论起斩妖除魔,终究还是这位仙长更厉害一些!

    震慑住了众人,林淡才徐徐开口:“这位善知识体内阴气太重,还需服用一些纯阳丹,以增加阳气。阳气一重,那邪祟自然而然便不敢近身,日后只需静养就能保得一生平安。”

    永信侯夫人对林淡已是百分百信任,连忙点头道:“好好好,多谢仙长赐丹。”

    林淡摆手道:“那丹药我早已用完了,可否腾出一座带膳房的院落,让我现下就炼制一些。”话落去看忠勇伯夫人。

    忠勇伯夫人哪里敢忤逆这位活神仙,连忙命人腾空了隔壁的院落。

    林淡请求二公子派人把守各个要道和门户,严禁闲杂人等入内,对方也一一点头答应。

    唯独那位表小姐笑得十分勉强,再三询问林淡能否真的把邪祟驱走。

    林淡深深看了表小姐一眼,然后甩着佛尘进入小院,并未答复一字半句。她向主家要了一碗猪心血、一瓶蜂蜡、一碟朱砂,主家二话不说就给她去找,还专门杀了一头猪,接了一碗心头血,对她的态度可谓是有求必应。

    进入膳房后,姚碧水小声问道:“林姐姐,您真的会炼丹吗?”

    “炼什么丹,不过炮制药材罢了。来之前我虽已猜到这位刘小姐的病情,然而开药的时候却还是得根据她的脉象做出一定的调整,不能像治疗永信侯那般只管下猛药,所以我带来的药材有的能用,有的却是不能用了。”

    林淡一边说话一边把猪心血和酸枣仁一块儿倒进烧热的锅里煸炒,徐徐道:“若要让药材发挥最大的疗效,还需经过特殊手法的炮制才行。如今市面上的药材,炮制手法非常拙劣,所以须得我自己动手。这个过程,与炼丹有异曲同工之妙。苗苗,你且看好了,这酸枣仁唯有与猪心血一起炒制过后才焦脆易碎,并且可以增强养心安神的功效,是普通酸枣仁不能比的。”

    许苗苗站在小凳子上,认真盯着林淡的一举一动。

    林淡每炮制一味药材,便要仔细讲解一番,末了把所有药材按照一定的比例研磨成粉,倒入锅内与蜜蜡一起炒制,又捏成一颗颗丸子,放入一个炼丹的铜炉。

    姚碧水不解道:“林姐姐,捏好的药丸你怎么又放回炉子里了?这一烧,蜜蜡就化了,药丸子不就不成形了吗?”

    林淡笑着说道:“无事,你把外面那些人请进来,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用意。”

    “哦,好。”姚碧水唯唯诺诺地点头,刚走到门口又问:“林姐姐,外面那些大夫治病救人用的都是汤药,因为药材合水煎煮才能散发药力。您这药丸子没过过水,药力未曾溶解,真能治病吗?”

    “放心,这药丸子比汤药的效果强千万倍。”对于自己的专业,林淡向来是很傲气的。

    姚碧水见她十分笃定,这才去了。许苗苗拿着一块抹布,把厨房内的痕迹都打扫干净,免得叫人窥视了师父的独门绝学。

    永信侯夫人把林淡的种种神异之处告诉女儿,又言侯爷的暗疾如今已痊愈了,更因此惊动了皇上和瑾亲王。

    “……你是没看见,那位仙长只给你爹爹喝了两碗符水,你爹爹的病就好了,如今能跑能跳,精神得很!皇上和王爷就在一旁看着,对此很是不敢置信,还把所有太医找来给你爹爹会诊,硬是探不出你爹爹的暗疾在哪里,还说只需静养两三月,你爹爹就能像以往那般舞刀弄枪、打马驰骋。今日,你爹爹起得比我还早,在演武场上耍了一会儿大刀,出了满身热汗,又用了两碗鸡丝粥,一碗水蒸蛋,胃口可好了!”

    刘玉洁满心都是欢喜,感叹道:“爹爹已经有很多年没好好吃一顿饭了吧?真好呀!”

    “是呀!所以你看,那位仙长法力非常高深,你这点小问题能跟你爹爹比吗?她连你爹爹那个半死之人都能救,更何况是你?不过一些魑魅魍魉罢了,她方才佛尘一挥,不就赶走了吗?”

    “是呢。她那佛尘往我脑袋上一拂,我瞬间就觉得思绪清晰了,身子骨也松快了,说不出得舒服!”听多了林淡的神异之处,刘玉洁内心的恐惧早已一扫而空。只要有这位仙长在,她一定会没事的!

    忠勇伯府的人津津有味地听着永信侯夫人的述说,对那位仙长自是越发神往,唯独表小姐撇着嘴,笑得有些讥讽。什么邪祟?这些愚昧的人还真的以为一个神棍就能解决刘玉洁的问题?做梦呢!

    众人早已等得心焦,得知丹药炼好了,连忙浩浩荡荡地去了隔壁的小院,刚走入大厅就见林淡并指往炼丹炉上一点,几颗散发着莹润光泽的丹药就噌噌噌地从炉口弹射而出,自动落入她早已准备好的瓷瓶里。

    只这一手“仙丹蹿炉”便令众人爆发出震天响的惊叹,而永信侯夫人和刘玉洁更是心中大定。

    忠勇伯夫人哪里还记得儿媳妇的疯态,恨不能跪在林淡脚边,求她招收自己为信徒。这是真神仙啊,骗子哪里有这种神乎其神的本事!

    “丹药已经炼好,这位善知识,请您每日吞服一颗,连服半月便能补回流失的阳气。另外,还请您每日抽.出两个时辰吟诵《灵宝经》,并保持平和的心态,如此,那邪祟自然不敢近您的身。您体质偏阴,容易被邪物冲撞,即便吃完了丹药,每日的诵经也不能停下,您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我现在就服药,谢谢仙长!”刘玉洁被邪祟折磨了大半月,内心的痛苦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自然不敢忤逆林淡的话。只要能让邪祟永远离开她的身体,莫说每日诵经两个时辰,就算是三四个时辰,她也愿意。

    她急急忙忙咽下丹药,连水都来不及喝,只过片刻就觉得肚子里涌出一股热气,又很快流遍全身,让她冰凉的手脚变得暖和起来。她把这种神奇的现象描述给母亲、婆婆和丈夫,弄得这些人一愣一愣的,唯独表小姐弯弯的眉眼中暗藏一些嘲讽之色。

    这神棍声势弄得再大又如何?刘玉洁根本不是邪祟入体,吃再多药也是白搭!这些人真是蠢呀,轻易便被我玩弄于股掌……表小姐垂下眼睑,免得目中的笑意被人看了去。

    林淡铺开笔墨纸砚,一边画符一边吩咐:“我再给这位善知识画一张安神符,每日压在枕下睡觉,便能避免那邪祟趁梦而入。符纸上的符文完全消失的那一日,便是邪祟彻底被驱除的一日。”

    “多谢仙长!”永信侯夫人连忙拉着女儿行礼,眼眶略微潮湿,竟是感激地快哭了。

    忠勇伯夫人盯着丹药和神符,目中满是垂涎之色。这永信侯府果然权势滔天,连这等神通广大的人物也能攀交!对了,永信侯的病既然好了,那他便能再次入朝为官吧?凭他的从龙之功,职务怎么着都不会小!

    思及此,忠勇伯夫人心头火热,竟是再也不敢提让亲家母把儿媳妇带回去的话。

    二公子比母亲更识时务,这会儿已经对着刘玉洁嘘寒问暖、温柔抚慰,看也不看那表小姐一眼。

    林淡画完符,又徐徐道:“这邪祟因何找上伯府,却是有些奇怪,不若各位将生辰八字报予我,让我来算一算。”

    众人对她的本事早已深信不疑,连忙各自报了生辰八字。林淡掐指推算,末了直勾勾地看向那位表小姐,言道:“忠勇伯府乃武将之家,杀伐之气浓重,本该诸邪退避才是,又如何会让一个小小邪祟大肆作乱,却原来这根子并非出在府中人身上,竟是这位表小姐所致。这位表小姐的四柱八字十分奇诡,年柱文昌,月柱将星,日柱天德,时柱月德童子,主劫煞、十恶大败,八字分别为辛丑、壬寅、癸卯、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分别主养、胎、绝、墓、死、病、衰、帝旺。换言之,这位表小姐乃官伤流水之命,去了哪儿,哪儿便灾祸连连,而这位善知识八字属阴,平日里又与她待得时间最长,自然会受她的命格影响,被那邪祟趁虚而入。不知你们是否留意,善知识每次病发,都是在表小姐来了之后?”

    刘玉洁吓得脸色发白,连忙往母亲身边缩了缩,再一细想,仙长说得果然没错,每次表小姐来了她的小院,她就会发病,从无例外!

    刘玉洁能想到的,忠勇伯夫人和二公子如何想不到,再看表小姐时目光已完全冷了下来。仙长的话颇为深奥,但劫煞、十恶大败、绝、墓、死、病、衰这些十分不吉利的字词,他们还是能听懂的。这人的命格说白了就是个天煞孤星,难怪她爹娘、爷奶、兄弟姊妹都死绝了,只留下她一人独活!

    忠勇伯夫人又气又怕,深恨自己为何要多管闲事,把这个丧门星接来府中。

    二公子也心里膈应,面上便露了一些厌恶之色。

    表小姐最善察言观色,红着眼眶指控道:“你胡说,你不过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罢了……”

    林淡轻笑一声,继续道:“我是不是胡说,大家应该有所感知才对。自从这位表小姐进门,伯夫人,您是不是常常易怒易躁、失眠盗汗、手脚僵冷、头脑眩晕,偶尔吹个风便能病倒,身子骨大不如前?”

    忠勇伯夫人大惊失色,继而恶狠狠地看向表小姐,咬牙道:“是的,仙长说得没错。”

    林淡看向二公子,言道:“您则精神恍惚、心思烦乱,内外交困、动辄得咎,再不复之前的平安顺遂,甚至好几次在办差时出了差错,遇见血光之灾?”

    二公子冷汗淋漓地点头:“是,是的,仙长全部说中了!”

    林淡又看向周围的仆妇,一个一个指点过去:“自从表小姐来了伯府,你是不是经常腰腿疼痛,精神不济?你是不是时常头疼脑热、通体不畅?你是不是记忆力忽然衰退,只隔了一小会儿就忘了主子的吩咐,像失了魂一般……”

    被她指到的人莫不用力点头,个个都是惊惧难安的神色。

    表小姐的心态崩塌了,竟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命格。

    “这么多的异常同时发生,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若想家宅平安,伯夫人还是早些把这位表小姐送走为好。”林淡甩了甩佛尘,径直往院外走去,翻飞的裙角透着一股轻灵之气。

    惊骇中的忠勇伯夫人和二公子这才堪堪回神,然后亦步亦趋地跟上,苦苦哀求林淡也给他们弄一些仙丹、神符。林淡总也不应,只说让他们送走那位表小姐,家宅自然就安宁了。

    “……好好好,我马上就派人把她送回老家去!她家中还有叔叔伯伯,怎么着也轮不到我这个表姨来养她。我真是猪油蒙了心,怎么会主动摊上这种祸事,差点把我一家老小给害了!”忠勇伯夫人一边说话一边奉上一个沉重的宝匣。

    林淡瞥了姚碧水一眼,姚碧水便伸手接了,然后乘坐马车飘然远去。

    忠勇伯夫人垫着脚尖目送她们远走,回过头来便狠狠扇了儿子一巴掌,厉声骂道:“你这混账东西,差点把一个丧门星弄进府中!我说你怎么最近越来越不成器,动不动就做错事被你爹爹骂,却原来是被她给克住了!还好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不长,要不然被邪祟上身的人就是你了!哎哟,我的脑袋又疼了,不行,我这就叫人把那丧门星送走,一刻都不能留她!”

    二公子委屈道:“娘,当初要不是您喜欢她多过玉洁,又说她温柔贤淑,儿子也不会动了纳她为妾的心思,您怎么反倒怪起儿子来了?幸好今天道长来了,不然咱们全家倒了大霉还不知道是被谁害的。”

    两人嘀嘀咕咕地走远了,过了一会儿,一辆马车驶入伯府后巷,一名少女被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押上车,又绑住手脚,飞快送走了。留下的仆妇冲地上吐了几口唾沫,骂了几声晦气,然后飞快跑进角门,絮絮叨叨地说着要摘柚子叶洗澡。

    另一头,林淡也坐在一辆华贵的马车上,摇摇晃晃地往城门口驶去,忠勇伯府和永信侯府都派了侍卫护送,排面非常大,惹得街边的路人频频侧目。

    姚碧水拍了拍座下的软垫,低声喟叹:“有权有势真好呀。”

    林淡捂住许苗苗的耳朵,告诫道:“别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话。”

    “跟着您,她将来一定会成为超凡脱俗的人。”姚碧水笑着调侃。

    许苗苗睁着一双大眼睛,无比信赖地看着林淡,惹得林淡低笑起来。不知为何,她的心越来越柔软了。

    姚碧水仔细回想先前的事,问道:“林姐姐,那刘小姐真的不是邪祟入体吗?”

    “非也,她实则得了一种病,名为脏燥证,此症多发于妇人,且心因大过外因,只要用药得当,又保持住平和的心态,不日便能痊愈。但是,若找不出心因,即便我一时半会儿控制住了病情,稍后她照样会发作,故此,我让侯夫人将她近日的生活起居详述于信中,试图找到致病的根源。”

    “那根源您找到了吗?”

    “自是找到了,在信中,每日陪伴刘小姐最多的人是那位表小姐。二人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然,你可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姚碧水好奇地追问。

    “那表小姐整日把二公子的风流韵事挂在口中,一会儿说他如何如何宠爱两房妾室,一会儿又说他如何如何寻花问柳,把刘小姐平静的心湖彻底搅乱。再者,妯娌之间的小事,她也拿来说嘴,大嫂嫂多得了一支金钗,三嫂嫂多得了半匹蜀锦,都能被她无限夸大为公公婆婆亏了刘小姐,对刘小姐不公。你想,若是有一个人每时每刻在你耳边念叨你丈夫公婆对你如何苛待,你的日子过得如何凄惨,你烦不烦?郁不郁?躁不躁?”

    “自是要烦、要郁、要躁的!”姚碧水眉头紧拧,光是听着就觉得非常不舒服。

    “那表小姐十分擅长言语之术,又很懂得操控人心,久而久之,这刘小姐就被她完全干扰并患上了脏躁证。是以,我先用安神香唤醒刘小姐的神智,再令她服用养心宁神的药丸,又让她每日嗅着浸透了安神香的符箓入睡,她日日好眠,身体自然能康复。那化入水中的符箓并不神奇,只是一种可溶于水的药膜罢了,我这驱邪的佛尘浸透了提神醒脑的药物,自然能瞬间让刘小姐恢复正常。”

    姚碧水听呆了,满心都是对林淡的佩服。这些手段说起来容易,但寻常人哪里想得到?即便想到了,又如何做得出这些药效强悍的符箓和药丸?说来说去,没有绝顶高明的医术,这活神仙的幌子林姐姐是断然撑不起来的!

    “林姐姐,既然刘小姐只是得病,那您为何又要给伯府众人算命?还算得那么准?”姚碧水的好奇心依然没能得到满足。

    “并非算命,不过是普通的望诊再加推理而已。”林淡轻笑道:“那伯夫人四十五六的年纪,身体已经跨入一个自然衰败的阶段,夜不能寐、精神短浅,头疼胸闷都是先兆,即便表小姐不来,也会发作。至于那二公子,他与表小姐有私情,且正打得火热,自然会日日夜夜想着她,又怎么会有精力为家族办差?他虽无职务,却被忠勇伯逼着去军营训练,演武场上刀来剑往,容不得分神,他心里想着女人,身体又被酒色掏空,稍不留意便会受伤,这就是所谓的血光之灾。那些仆妇就更为简单,她们工作劳苦,身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我观其容色,立刻便能猜到十之八.九,故而一说一个准。这些病痛本就潜伏在他们体内,又时常发作,我不说,他们不会留意,然而我一说,又把发作的原因和时间都推到那表小姐身上,他们自然会产生相应的联想。这也没甚玄奥,不过一些心理诱导之术罢了。”

    林淡看向许苗苗,微笑道:“这就是医者的本事,苗苗,你若是足够努力,将来有一天也能像我这样。”

    许苗苗握拳道:“师父,我会努力的!我回去就抄写汤头歌!”

    “乖。”林淡欣慰地揉了揉小徒弟的脑袋,语重心长地道:“知道我为何要唆使伯府将那表小姐送走吗?倘若她只是搅乱了刘小姐的心绪,这倒罢了,然而她偏偏趁着刘小姐病发时将她带到前院,诱她几次跳湖,又在她失去理智时将剪刀、金钗等尖锐之物递到她手中,企图令她自戕。这位表小姐的行为等同于谋杀,已打破了道德底限,我若是想治好刘小姐,就必须将她送走,否则这病永远都好不了。而刘小姐心智不坚又敏感脆弱,我让她每日诵经,令她的注意力从她夫婿的身上移开,她受了道经的熏陶,时间长了自然会看淡儿女情长,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这脏燥证就永远不会发作。所谓医人先医心,这是医者应该牢记于心的第一要诀,明白吗?”

    许苗苗似有所感,用力点头。

    林淡捏了捏她胖乎乎的小圆脸,忽然脸色一沉,犀利的目光直直扫向车窗外的某一处。

    姚碧水紧张道:“林姐姐,怎么了?”

    “方才有人在车外监视我等。”

    “是不是许祖光或者万御史的人?”

    “我不知,却也不惧,你且安心。”林淡不紧不慢地摆弄小几上的茶具。

    姚碧水慌乱的表情立刻收敛,轻笑道:“有林姐姐在,我自然不怕的。”

    把林淡等人送回道观,马车和侍卫便回转了,其中一名侍卫径直去了山脚处的农舍,将忠勇伯府内发生的种种事情详述一遍,又原封不动地还原了林淡和姚碧水、许苗苗的对话。

    俊美男子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似在假寐,又似在沉思,过了很久才心情愉悦地低笑起来:“原来如此,这活神仙的赞誉,她倒也担得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