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逆转人生1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55章 逆转人生1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生之家有宝贝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林淡把画好的符放在一旁晾干, 又对姚碧水说道:“把墩在灶上的水壶拿过来,再去我的房中,将我炼丹的铜炉搬来。”

    姚碧水不敢多问,忙不迭地去了。许苗苗悄悄挪到林淡身旁, 拽住她宽广的袖子。

    林淡揉揉她的脑袋,低声道:“你且看我行事,将来我这一身绝学,必要由你传承下去。”

    许苗苗懵里懵懂地点头, 永信侯和永信侯夫人的表情却更为恭敬。若非道法高深的仙人, 何来绝学和传承一说?他们今儿怕是因祸得福、撞了大运了!

    中年男子忽然低低一笑, 末了拉着少年在蒲团上落座, 竟也摒除偏见, 准备仔细看下去。他从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神, 之所以爱来这含光寺, 不过图一个清静罢了。他倒要看看这位林娘子今日要唱什么戏。

    姚碧水左手提着一个水壶,右手抱着一个一尺高的薄胎铜炉走进来, 摆放在林淡面前,又默默退到她身后。

    林淡指尖微弹, 那符箓便无火自燃,暗色灰烬落入一口深碗,继而逸散出一股独特的草木香气。林淡提起水壶,往碗里倒水, 然后递给永信侯夫人, 吩咐道:“喂这位善知识喝下。”

    “好好好。”永信侯夫人原本最厌恶这些装神弄鬼的把戏, 但在林淡面前却俯首帖耳,极为顺从。

    永信侯迫不及待地仰起脑袋,咕咚咕咚把符水喝了,然后舒坦地吐出一口气。

    看见他没出息的样子,中年男子勾着唇,似笑非笑,却也没有出声阻挠。该劝的他都劝了,该帮的他也都帮了,这人非把自己的命当儿戏,他又有什么办法?

    永信侯夫人伺候丈夫喝完了符水,又眼巴巴地看向林淡。

    林淡将薄胎铜炉倒转过来,轻笑道:“不瞒夫人,先前那三个道士皆是坑蒙拐骗之辈,故此我才会花费重金接手这座道观,唯恐他们污了我道宗的声誉。实则,这位善知识的病完全无需服用什么丹药,只我炼丹时留下的一点残余便能令他病痛全消。”

    炼丹残余?那是什么?永信侯夫人有些发蒙,却见林淡将铜炉底部的黑灰用薄片刮下,盛入碗中,又用细细的纱布团成一团,反复揉搓过滤,得到一撮极细腻的黑灰,拌入一些盐粒和黄丹,用药杵捣碎,佐以蜜蜡,揉成三颗乌黑发亮的药丸,装入瓷瓶内。

    “一刻钟后取出一粒喂善知识服下,剩下两粒每隔一个时辰服用,三丸皆下,太阳落山之前,善知识应当能痊愈。”林淡将瓷瓶递给永信侯夫人。

    “可是,这个东西是炉灰啊!”永信侯夫人僵硬地捧着瓷瓶。

    “不是炉灰,是残余的仙丹!快些给我服下!”永信侯对林淡的话深信不疑。

    坐在门口的中年男子闭了闭眼,似乎在按捺打人的冲动。他的老伙计原本那般睿智,却不知从何时起竟变得如此愚昧?都是那些道士的错!伴他而来的少年看看林淡,又看看半死不活的永信侯,眼睛亮晶晶的。

    永信侯夫人拗不过执迷不悟的丈夫,等了一刻钟才取出一粒黑色丹药,让他服下,然后忐忑不安地盯着他的脸,唯恐他胡乱吃这些脏东西,弄得病况急转直下。说实话,看见林淡用炉底灰搓药的时候,她已经清醒过来了,隐隐还有些后悔,怎么就如此轻易地相信了这个人呢?仙丹残余,那是什么玩意儿?世上哪里有什么仙丹!

    该做的林淡都已经做了,于是又往小铜炉内投了一颗绿色香丸,然后闭眼打坐。她五心朝天,气沉丹田,暗暗引导着内劲在四肢百骸内游走,慢慢拓宽着经脉。几个大周天之后,一股气旋在她周身形成,将她的道袍吹得飘飘荡荡、上下翻飞,似乎下一刻便会腾云驾雾而去。

    见此情景,永信侯夫人连忙往后急退,刚升起的那点疑心又尽数打散了。这位若不是仙人,谁是仙人?

    中年男子和少年也都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内心的信念似在崩塌。

    唯有永信侯露出狂热之态,呢喃道:“真神仙,我遇见真神仙了!”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到得酉时三刻,眼看太阳快落山了,永信侯还躺在地上起不来。永信侯夫人走上前一看,却见他嘴角流着涎水,竟是睡着了,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能在这种地方睡着,可见他是真的舒坦了。

    永信侯夫人戳了戳他的脸,他才悠悠转醒,然后捂住肚子急吼吼地道:“不好,我又要出恭!”被病痛折磨了半月之久,他最害怕的就是大便,因为除了一盆一盆的黑血,他什么都拉不出。

    入定中的林淡适时睁开眼,吩咐道:“扶他去,完了你们也可以归家了。”

    几名侍卫连忙把侯爷扶到屏风后,原以为又要见证一次血流成河的惨状,却见他身子一颤,竟拉出许多黑色硬块,落入盆中梆梆作响,完了又是稀里哗啦一阵宣泄,出来的却是一大团污物,再不见半丝血迹。

    憋了大半月的宿便终于排出体外,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扶着永信侯的侍卫强忍呕吐的欲望,就连那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都脸色青白了一瞬,似是有些坐不住。少年没他定力强,捂着鼻子飞快跑出去,躲在墙角干呕。

    永信侯夫人用帕子堵住鼻孔,表情尴尬极了。姚碧水抱着许苗苗,飞快跑进后殿,再不敢出来。万万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奇怪的地步。

    唯独林淡容色沉静,指尖捻着一颗香丸,往铜炉里投,令浓郁的香气驱走恶臭。

    半刻钟后,稀里哗啦的声音终于停止了,永信侯拂开两旁的侍卫,自己把腰带一捆,迈着方步走出来,纳头便拜:“多谢仙长救命!信徒从未如此舒爽过,敢问仙长还有没有多余的丹药,信徒愿花重金购买!”

    “对对对,仙长,您还有丹药吗?不拘什么,只管卖给我们!”永信侯夫人也跪在蒲团上拜了又拜,满脸渴求。仙长只用一点炼丹残余就救回了丈夫一条命,若是购得一颗成丹,岂不是可以延年益寿、百病全消?万没料到这破破烂烂的玄清观竟来了一位真神仙,他们果真是因祸得福了啊!

    “无病无灾吃什么丹药,须知每种丹药都含丹毒,多服无益。我这里有十四**体符,你且拿回去,每日合水烧饮一张,半月便能大好。”林淡慎重告诫道:“这位善知识,回去后莫要饮酒,莫要食用辛辣之物,少吃荤腥,多用果蔬,身子骨方能始终保持康健。”

    永信侯没能求到仙丹,心中颇为遗憾,但能得些灵符也是好的,便毕恭毕敬地应了。反正这位神仙要在玄清观修行,他可以时常来进香,与她打好关系,日后但有病痛便让家人把自己往观里送,绝对出不了事!

    这样一想,永信侯的心便安定了,再三行礼,又留下厚厚一沓银票,这才捏着一沓符箓,昂首阔步地走出道观,看见坐在门口的中年男子和少年,膝盖一软就要下跪。

    少年暗暗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永信侯心领神会,膝盖又绷直了,假装无事地走出去。他的夫人落后他几步,并频频回头去看林淡,似乎欲言又止,竟连两位大人物的到来也未曾察觉。

    林淡将几人的眉眼官司尽收眼底,面上却巍然不动,反倒盯着永信侯夫人看了一阵,忽道:“夫人请留步。”

    永信侯夫人立刻就站在了原地。

    “我观你印堂发黑、身染晦气,却是撞了邪了。”林淡徐徐道。

    永信侯夫人双眼爆亮,却不敢言,只用眼角余光去偷看丈夫。

    林淡心中了然,继续道:“这邪祟却不是冲夫人来的,而是夫人在某处意外沾染了一些,只需白日里多晒晒太阳便能化解。”

    永信侯夫人内心翻搅着惊涛骇浪,见丈夫走到门外去了,似乎在与旁人说话,并未注意自己,便紧紧拽住林淡的手,飞快道:“求仙长救命!我家女儿近日里撞邪了,忽而自言自语,忽而大哭大笑,对着公婆谩骂不止,对着丈夫厮打不休,昼夜不眠,粒米未进,精神却极度亢奋,甚至有自戕的行为,一个看管不住就往湖水里跳,好几次都差点没命。然而过了这一阵,她却又好好的,再来问她先前诸事,她竟一概不知。如今她公婆惧她,她丈夫厌她,若非我家侯爷也病重了,怕是会直接让她带着休书回来。神仙,求您救救我女儿吧,她定是被鬼上身了!”

    林淡仔细斟酌着这番话,言道:“你且把你女儿近日的行为详细写在纸上,稍后派人送来玄清观,明日我便随你去你女儿的夫家,亲眼看一看。记住,定要把她的所作所为事无巨细地写上,我才好确定那邪祟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好好好,多谢神仙。我这便回去给您写信。明日卯时我来接您可好?”永信侯夫人攀住林淡的胳膊,似溺水之人攀住了一根浮木。

    “好,我在此处等您,回见。”林淡把人送出道观,一阵山风吹来,撩起她的广袖和裙摆,似要送她直上云霄。

    看见她这副仙姿佚貌,掀开车帘审视她的中年男子不禁呆愣了片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