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逆转人生8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52章 逆转人生8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生之家有宝贝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玄清观本就已经十分破败, 又被金顶辉煌、庄严瑰丽的含光寺一衬,越发显得残颓。观中住着三名火居道士,均为乾道,平日里喝酒吃肉, 百无禁忌,见林淡带着一名容貌秀美的女子和一名玉雪可爱的小童来借宿,自是欢天喜地地答应下来。

    姚碧水发觉最为年长的那名道士看人的眼光颇为.淫.邪,便偷偷扯了扯林淡的衣袖。林淡安抚性地瞥她一眼, 示意她莫要慌乱, 跟随道士走入一座上下漏风的小院后便礼貌地问道:“道长, 这就是我们的暂居之所吗?”

    “是啊, ”年过四旬、胡须飘飞的道士无奈道:“这位善知识, 您也看见了, 本观如今已被对面的含光寺抢走了很多香客, 已是入不敷出,原本三年一修的道观足有三十年未曾修葺, 只能腾出这么一个院落供各位居住,还请各位莫要见怪。若是缺了被褥, 二位善知识晚间可来前殿找本道来拿,嘿嘿嘿……”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这道士的目光在林淡和姚碧水身上搜寻了一番,笑声也透着一种古怪的意味。姚碧水气得脸颊涨红, 就连懵里懵懂的许苗苗也似有所感, 往姨娘身后躲了躲。

    唯独林淡依旧大大方方的, 捡起地上的一块砖,掰成两半,随意扔到一旁,又一脚踏碎了另一块砖,颔首道:“这院子的确破败,不过尚能住人,吾等还是要多谢道长的收留之恩。咦,这门板是不是坏了?”

    她双手扶住门板,轻轻往上一抬就将它卸了下来,又把铜铁铸就的已变形的铰链用手指捏回原来的形状,再把门板装上,推了几下。本已摇摇欲坠的门板三两下就被她修好了,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竟能徒手劈砖,又能轻而易举把铜铁捏得变形,这是怎样的怪力?若是大活人落到她手里,恐怕连骨头都会被她揉碎。

    道士这才明白为何她们三个弱女子敢来道观投宿,却原来不是信任他们出家人的操守,而是拥有足够自保的能力!在这一瞬间,道士什么邪念都打消了,一边哂笑一边鞠躬:“这位善知识,我现在就把你们的被褥拿过来,还请稍等片刻。”说完脚底抹油,飞快溜走了。

    姚碧水目瞪口呆地看着被林淡踩碎的砖块,喟叹道:“这位娘子原来竟是高人!”

    “叫我林淡吧。”林淡打开包裹,把许玉玲的一件衣裳取出来当成抹布,把屋内的桌椅擦干净,邀请道:“坐着说吧,我想你已经猜出来了,我也是许祖光的妻子,被我抛下的那两个孩子是我亲生的,路上却趁我昏睡之际盗走我的财物,想要去投靠他们爹爹,又言要让他们爹爹把我绑了,送回老家去。许祖光是个什么玩意儿,想来你比我更清楚,倘若我真被他绑走,此一去便是一条死路。所以我干脆舍了这些畜生玩意儿,自己出来单过。我也是潭州人,你们家小姐的事我打听清楚了,你莫要问我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我只是不忍心把你们丢在许家那个狼窝,这才想办法把你们要了过来。”

    林淡停顿片刻,又道:“你们是走是留且随意。要走,我给你们盘缠;要留,我自然会想办法养活你们,只当我们同病相怜,全了这场缘分吧。”

    姚碧水斟酌片刻后说道:“那我就叫您林姐姐吧。没想到姐姐也是个可怜人,竟连儿女都,都……”她没法形容许微白和许玉玲的狼心狗肺,只能深深叹了一口气。

    作为当事人的林淡却面容沉静,目光深邃,不见半点伤感。

    姚碧水揉了揉许苗苗的脑袋,继续道:“我家老爷、太太在小姐病逝后也相继去了,我和苗苗早已无家可归,若是姐姐不嫌弃我们,我们便厚着脸皮留下。养家的事绝非姐姐一个人的责任,我擅长刺绣,也能挣几个钱,苗苗并非娇生惯养的大家小姐,平日里也做惯了活儿,我们三个同心协力,总能把日子过下去。”

    “苗苗你看,这是你林姨,日后你可要乖一点,多帮林姨干活,知道吗?”姚碧水把瘦小的孩童推到林淡面前。

    “林姨,我会乖的。”许苗苗的嗓音十分清甜,黑白分明的眼里是全然的信任和喜悦。她渐渐意识到,原来她和姨娘已离开许家,再也不用受万秀儿的折磨了。虽然这里很破,却比许家好一万倍!

    林淡摇头道:“家里有我就行了,不用苗苗干活。既然你们决定留下,那咱们便把这屋子打扫干净吧。那三个道士不足为虑,若是他们胆敢不老实,我一指头就能把他们捏死。”

    她话音刚落,三个道士就各自抱着三床被褥走了进来,脸色一片涨紫,却又敢怒不敢言。

    姚碧水面露尴尬,连忙上前接东西。林淡早已听见他们的脚步声,最后一句话正是说给他们听的,又岂会觉得不自在,只坦然地坐在椅子上,用刺骨的目光打量三人。

    三人半点不敢在屋内多待,放下东西就撒丫子跑了。姚碧水走到门外欣赏他们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知怎的,竟觉得安心极了。有林姐姐在,往后的生活应该会好起来吧?

    ---

    原主临走的时候卖掉了老家的产业,如今这些银两全都落在林淡手中,细细一数竟有几千两之巨,足够花用好些年,于是她找来工匠把暂居的院落修葺了一番,又添置了一些家具。与此同时,她还留心观察了一下这座道观,渐渐得知那三个道士竟以坑蒙拐骗为生,卖的所谓仙丹全是用面粉搓成的丸子,治不了病,延不了寿,也吃不死人;画的符箓也都是随手拼凑,并无驱邪之效。

    不过三人做法时摆出的花架子倒是很足,又是喷火又是生烟,看着非常玄妙。也因此,玄清观虽然没落已久,却也兜揽了一些忠实信徒,每个月总能有十几两银子的进项。

    这日,三人又卖出一些“救命仙丹”,正准备躲回屋内数银子,林淡忍不住说道:“装神弄鬼不是长久之计,再这样下去,你们早晚会惹出人命官司。”

    “呸,什么人命官司!你会不会说人话?”身体最为强壮的那名道士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捋了捋袖子,仿佛要与林淡干架,却总也不敢上前。另外两名道士连忙把他拉住,一边说着圆场的话一边走远了。他们惹不起林淡,难道还躲不起吗?

    林淡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目中精光连闪。

    姚碧水忧心忡忡地道:“他们若是真的惹出泼天大祸,这道观我们怕是住不成了。”

    林淡摆手道:“无事,我能摆平。我且等着他们惹出祸端呢。”

    “啊?林姐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姚碧水跑上前追问,却只得了林淡一个运筹帷幄的浅笑。

    除了修缮房屋,观察三名道士的行事章法,林淡也在忙着调理自己和许苗苗的身体。原主虽才三十出头,却早已积劳成疾;许苗苗常年遭受万秀儿的虐待,身体也很孱弱;倒是姚碧水性子刚烈,又擅长讨好许祖光,身子骨养得很壮实,并无什么隐疾。

    连着喝了一个多月的汤药,又辅以食疗,许苗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胖了,变白了,粉嘟嘟的模样非常可爱。而林淡的变化则更为神奇,这副身体本就可以修炼内力,再佐以强效补药,竟是枯木逢春、生机尽显,只短短三十几天,那黑白交杂的头发就已乌黑发亮、浓密如云;蜡黄的肌肤渐渐变得莹白似玉;浑浊的双眼清透了、深邃了、明亮了,叫人不敢逼视。

    时隔一月再看,姚碧水猛然发现,林姐姐竟长得比自家小姐还要婉约柔美,却又拥有一双格外坚毅的眼瞳,刚与柔的矛盾气质一日复一日地融合,越发显得神秘惑人。也不知那许祖光是什么眼神,竟连这样好的娘子都不要!不过转念一想,林姐姐能趁早摆脱他也算是一种运气,不像她家小姐,被逼死了还不知道后悔。

    姚碧水恨得咬牙,不免在心中发誓,早晚有一天要让许祖光付出应有的代价。

    ---

    坐吃山空绝非林淡的行事风格,她正在筹谋的事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启动,如今只能租借道观的田地种些蔬菜和稻谷,以便自给自足。这日,她正要下山去给菜地浇水,却见含光寺的一名大和尚走了进来,满脸都是不屑和算计。

    说起来,这含光寺虽为国寺,带给林淡的感觉却并不好。寺里的大和尚许是伺候惯了贵人,很是不把平头百姓放在眼中,许苗苗那样小的孩子,因为贪玩误入大雄宝殿,都会被他们粗手粗脚地撵走,竟是半点慈悲心都没有。

    走进玄清观的这名和尚法号慧明,肥头大耳、满脸横肉,目中充斥着骄奢.淫.逸之气,只一眼就叫林淡生出了反感。她假意远走,实则又悄无声息地绕回来,躲在屋后偷听。

    那慧明态度十分蛮横,张口就想用二百两银子的价钱把玄清观的地盘买下来,用以扩张他们的寺庙,又言瑾亲王常来寺中礼佛,玄清观若是敢拒绝,说不定瑾亲王的侍卫会亲自上门与他们交涉。

    瑾亲王便是扶持小皇帝登基的那位贵人,又是先帝的亲弟弟,手里掌控着本朝唯二的虎符,道一句权势滔天也不为过。只是他早年征战四方、屠戮蛮夷,又手刃了数名皇子,沾染了一身杀孽,故而每隔七八天就得来含光寺吃斋念佛、明心静气,也因此,含光寺才得了一个国寺的称誉。

    含光寺拿瑾亲王来压人,那三名道士果然怕了,哆哆嗦嗦地表示二百两太少了,他们的地值五千两,让大和尚再加点儿。大和尚本就是来空手套白狼的,哪里肯加价,只冷笑一声便走了。反正含光寺财大气粗、背景强横,有的是办法让这些狗道士妥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