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村霸、校霸、学霸26(完)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399章 村霸、校霸、学霸26(完)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不死佣兵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山村名医重生之家有宝贝     五年后, 回国开办公司的康少杰站在办公室的窗边接电话,“淡淡回来了?要搬家?好,我马上来,你们一定要等我!”挂断电话后, 他盯着手机屏保陷入了回忆。

    当年从六星村回来后,他就被父母送去了b市学习语言,随后又转去美国留学,经过几年努力终于在ai领域获得了一定建树, 并带着自己的团队回到华国, 创办了一家高科技公司, 才几个月时间就开始盈利, 前景十分广阔。

    他永远记得出国那天他抱着小姑娘哭成傻逼的情景, 而小姑娘十分温柔地抚着他的脑袋, 不断告诉他只要努力未来就会很光明。他很庆幸能够遇见她, 并与她共同度过了那段既艰苦又快乐的岁月。若是没有那段经历,他不会成为现在的自己。

    他和小姑娘站在机场的某个角落, 拍下了这张照片,并设置成屏保, 五年来从未更改。他把小姑娘举起来,放在自己的臂弯里,像抱着一个孩子一般。她看上去如此娇小瘦弱,而他却那般强壮高大, 但真实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小姑娘才是他平生所见的最强大的人。

    回国之后, 他一直试着联系她,却从沈加一那里得知她正准备创业,如今在外地考察一个项目,没有八.九个月的功夫恐怕回不来。他耐心地等,大半年过去了才等来她的音信。

    他飞快收拾文件,然后开着飞车赶到沈加一分享的那个地址,却在一楼大厅遇见了曹沐晨。他也从国外回来了,臂弯里搂着一位妆容精致、打扮时髦的女郎。

    两人前后脚回的国,两三天便聚一次,关系自然不会生疏,只是随意点个头就进了电梯,连来意都不用说明。不用问,他们肯定都是来给林淡搬家的。

    “亲爱的,你说的这个朋友就是当年你在乡下认识的那个小姑娘吗?我有看那一季的《变形记》哦!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她变成什么样了。”女郎一边说话一边风情万种地撩着头发,浑身都透着一股优越感。

    康少杰知道这是曹沐晨新交的女友,叫夏至,名字很特别,性格也高傲,毕竟人家是法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

    曹沐晨轻笑道:“我也很想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她从来不用社交软件,也不发朋友圈,给她打个视频电话她还不接,发微信她一两天才回复你一句,我们真是拿她没有办法。”话虽这么说,曹沐晨的笑容除了无奈和温柔,竟是丝毫没有怨气。他太知道为了过上好的生活,林淡有多忙碌了。

    “那她岂不是个怪人?”夏至撇了撇嘴。

    “她那叫个性。”康少杰冷着脸开口。

    夏至悄悄掐曹沐晨的手臂,让他管一管他的好朋友,却也不敢当面反呛康少杰。这人足有188公分,让电梯显得格外拥挤,五官俊美到极点,气质却非常冷冽,明明长着一双桃花眼,漆黑的瞳仁里却看不见半点感情,倒更像一部机器。而他的身份更不得了,是康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同时也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名下的资产足有几百亿。

    曹沐晨的家世虽然也很好,与他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线。想到这里,夏至又掐了掐男友的胳膊,心里满是委屈和恼意。

    这栋楼是一梯一户,电梯门正对着林淡的家,出入非常方便。曹沐晨伸出手准备敲门,却被康少杰挡了一下,“等会儿,我先整理一下我的仪态。”话落捋捋头发,整整领带,又把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当成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非常帅气,这才低声道:“敲门吧。”

    曹沐晨一边轻笑一边敲门,而夏至却用诧异的目光看了康少杰一眼。这人还是那个it新贵吗?这紧张的模样像极了那些第一次参加面试的职场菜鸟。

    门开了,一名胖乎乎的青年挥了挥手里的鸡毛掸子,嬉笑道:“快进来当长工,家里有的是活儿给你们干!”

    “康少杰和曹沐晨来了吗?”一道婉转的嗓音从卧室里传来,随后,一名披散着长发的少女走了出来。她穿着一件纯黑色的一字肩毛衣,下着藏青色铅笔裤,身高足有175公分,皮肤虽然是蜜色的,却非常光滑细腻,在灯光地照射下散发着莹润的光。

    她的身材十分火辣,酥胸饱满,腰肢纤细,臀部挺翘,双腿修长,比例完美得不得了,更令人目眩神迷的是她的五官,淡而弯的眉毛下是一双又黑又亮的猫瞳,专注地看着人的时候简直能勾魂;嘴唇略厚,唇形却非常漂亮,薄涂了一层口红,唇珠亮而润,像熟透了的樱桃。

    她既清纯又性感,迈着轻巧的猫步走到近前,像一个美梦忽然降临人间。曹沐晨和康少杰双双呆住了,时隔多年头一次见面,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夏至也晃了晃神,随后敛去轻慢的笑容,变得慎重起来。这人与她想象中的乡下丫头一点都不一样。

    “傻愣着干什么,帮忙干活。”林淡拿出两块抹布,又对夏至温声道:“你就是曹沐晨的女朋友夏至吧?客厅已经打扫干净了,你坐着歇会儿,我们很快就好。”

    “哦哦,好的。”康少杰和曹沐晨这才回神,然后立刻脱掉西装外套,挽起袖子找活儿干。林淡只一句话就打消了隔阂,让气氛重新变得轻松愉悦起来,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还是当年一起摆摊一起挣钱的四人组。

    夏至勉强笑了笑,却并未歇着,而是亦步亦趋地跟着曹沐晨。

    林淡把康少杰拉到角落低语:“今天上午我去看过叔叔和阿姨了,去你家拿文件的那个人是你的合伙人吗?”

    “是,怎么了?”康少杰一瞬不瞬地看着这张美丽的脸。

    “那你注意一点,他和康宝莱的关系不同寻常。”林淡一边说话一边擦着阳台的落地窗。

    “嗯?”康少杰略显恍惚的眼眸瞬间冷了冷。

    “我是个厨师,我的鼻子不会闻错。康宝莱习惯把宝格丽大吉岭茶和爱马仕尼罗河花园混着用,你那个合伙人身上带着同样的香味。一种香水可以说是偶然,两种混用的人却很少,解释不通,所以你还是防着点吧。”林淡叹息道。

    “好的,我知道了。”康少杰拿出手机说道:“我去打个电话让人查一查。”竟是完全相信了林淡的话,哪怕多年未见,他们之间的信任依然还在。

    林淡抬头看他,笑容顿时变得璀璨。

    康少杰呆了呆,然后同手同脚地去了隔壁的卧室。

    又过了一会儿,夏至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先是歉然地冲林淡颔首,末了拨通一个号码,用法语说道:“苏珊,等会儿的聚餐我不能去了,我被曹沐晨那个家伙骗来给一个乡下丫头打扫房子。对,是他当年录《变形记》认识的,家里穷得叮当响的那个。没怎么变,皮肤黑得像炭,很小家子气,搬家不知道找钟点工,却让三个大男人帮她整理房子,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无亲无故的,只不过是一起录了一档节目,都五年了还缠着人家不放,你说她想干嘛?飞上枝头变凤凰?她想得美!好啦好啦,我会注意的,我学历高、家境好、长得也漂亮,她能跟我比吗?跟你说一件好笑的事,她就蹲在我身边擦玻璃,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还冲我笑呢,哈哈哈哈……”

    夏至挂断了电话,柔声道:“林淡,我来帮你吧?”

    “好的,谢谢。”林淡把抹布递给她,笑容越发温和。

    曹沐晨听得懂一点儿法语,却不好当场对女友发难,只能压着火气冲林淡点头。林淡摆摆手走进了厨房。

    一个小时后,康少杰接到一个电话,表情变得格外.阴沉,看见林淡端上桌的剁椒鱼头、红烧肉、豆腐煲和清炒淮山,又恢复了俊美阳光的笑容。

    “为我们的重逢干杯。”他举起酒杯,目光灼灼地看向林淡。

    “干杯。”林淡与他碰了碰杯,又轻轻用杯底磕击桌面,示意曹沐晨和沈加一随意喝点。

    经过几人的努力,这套一百多平的公寓已是窗明几净、布置典雅,被夕阳的余晖染上一层暖色,显得格外舒适。夏至四下看了看,好奇道:“林淡,这套房子一个月的租金是多少?肯定得上万吧?”

    林淡尚未回答,沈加一已摆手道:“这套房子是淡淡买的,全款,一千二百万。”

    夏至拿杯子的手打了个滑,差点把酒洒了。这个农村小丫头跟哪儿来这么多钱?难道是康家、沈家和曹家资助的?她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沈加一没有察觉到夏至的惊愕,用骄傲的语气继续道:“知道咱们淡淡多有本事吗?她靠承包学校食堂发家,十四岁就成了桃花镇首富,同年考上高一,又被学校特准参加了高考,以739分的成绩拿到了省理科状元的头衔,被q大录取,获得学校、市里、省里颁发的奖金总共250万,暑假期间凭借这250万创办了一家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腊肉、香肠、腊豆干、坛子菜、拌饭酱等桃花镇特产,大学学的是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又选修了食品加工技术专业,大三身家过亿并当选了h市优秀青年企业家,今年大四,才满十八岁,正准备开办一家糖果工厂,怎么样,牛逼吧?”

    “牛,牛逼。”夏至强撑起一抹笑。她完全没想到离开了公众视野的林淡会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十八岁就身家过亿,而且还大学毕业了,想当年她十八岁的时候在干嘛?

    夏至越想脸越红,眼神也开始闪躲。

    曹沐晨喝了一口酒,冷笑道:“沈加一还有一点没跟你说,淡淡精通六国语言,尤其是法语。”

    哐当,夏至手里的酒杯砸在了桌面上,红酒洒了一身,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林淡叹了一口气,只得带她去浴室清洗,还给她拿了一件没穿过的裙子。再出来的时候,夏至变得沉默了,一直低着头,没敢与任何人对视。怪不得林淡擦玻璃的时候冲她笑,原来在林淡眼里,她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曹沐晨根本没管她,直勾勾地盯着林淡:“你的厂子缺投资吗?哥哥手里有一笔闲钱。”

    “当然缺,你准备投多少,你等会儿,我把企划案拿给你看一看。”林淡从书房里拿来厚厚一沓资料。

    曹沐晨和沈加一凑在一块儿认真翻看企划书,康少杰却一直与人发微信,像是很忙碌。他的眼睛冒着血丝,红酒也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场。林淡半句话也没多问,只是用手盖住他的酒杯,然后揉了揉他的脑袋。

    康少杰满是戾气的眼眸瞬间恢复了温柔平和,忽然用脑袋顶住她的肩膀撞了几下,像一只撒娇的大狗。

    林淡看着他轻笑,慵懒的态度极大地安抚了康少杰的愤怒和焦躁。正如当年他什么都可以依靠小丫头那般,现在,她也依然是他的精神支柱。

    几人一直聚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散去,沈加一和曹沐晨敲定了两笔一千万的投资,康少杰还在聊微信,应该是公司里出了事。即便分开五年,当初养成的习惯还是被他们保留了下来,离开公寓时顺手便把碗筷洗了,屋子扫了,桌子擦了,连垃圾袋都给带出来,乖乖扔在楼下的垃圾桶里。

    曹沐晨和沈加一前脚刚离开小区,康少杰后脚就回来了,红着眼眶站在门口。

    林淡很无奈,却也拿醉鬼没有办法,把人带进客房,擦了脸和手,脱了外套和鞋子,扶他平躺在床上,然后给康母打电话,让康家派司机来接。

    “别,我等会儿自己找代驾。”康少杰握住她的手机,低声哀求。

    “你怎么了?”林淡搬来一张椅子,准备听他长谈。

    “我的合伙人是我的学长,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没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女人出卖我。知道我为什么讨厌康宝莱吗?”康少杰往前挪了挪,抱住了林淡的腰。

    林淡没有推开他,反而抚了抚他黑亮的头发。她知道被背叛是怎样撕心裂肺的感觉。

    康少杰蹭着少女绵软的肚皮,闷声道:“我十岁那年忽然发了高烧,不知道多少度,总之很严重,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软绵绵地躺在床上,浑身的肌肉都在酸痛,仿佛快死了。迷糊中,我听见康宝莱走进了我的卧室,我能听出那是她的脚步声。我闭着眼睛向她求助,但是她没有救我,反而悄悄离开了。后来,原本请了假的保姆忽然又回来了,发现病重的我,赶紧送到医院,才救回了我一条命。我跟我妈说了这件事,但她不相信,认为我听错了,之后我就再也没向任何人提起。”

    林淡拍了拍他的背,一句话都没说。她知道这人不需要安慰,只需要倾诉。这件事憋在他心里太久了,而家人的不信任更是让他备受煎熬。

    康少杰躺在林淡温暖的怀里,继续道:“就在刚才,我把公司卖给学长了,一亿美金,他说明天就把钱给我。知道吗,他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康宝莱也没有,但她一定会不惜代价去凑钱,我爸妈送给她的股份、房产、豪车、珠宝,她都会卖掉。公司的核心技术我早就注册了个人专利,是属于我的,我可以直接带走。剩下的壳子康宝莱既然喜欢,我就送给她了,但康家的东西她必须全部还回来。”

    听到这里,林淡不禁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康宝莱还是执迷不悟。

    康少杰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淡,拿到钱之后我跟你回桃花镇开工厂吧?我的公司已经没了。”

    “好,只要你不嫌弃我的摊子小。”林淡欣然同意。护了那么久的崽,哪能说长大了就不护了。

    康少杰把脑袋埋在她肚子里,悄悄咧开嘴角。其实他哪有那么脆弱,之前的诉苦只不过是为了顺势提出这个要求罢了。他很想回到小姑娘身边,听她指挥,帮她干活,做梦都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