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村霸、校霸、学霸3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376章 村霸、校霸、学霸3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相师[重生]奇幻异典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林淡从从容容地把周家地里的菜全都拔了, 有藤的砍藤, 有根的除根,一片叶子都没给周家留。许多村民站在田埂上看热闹, 对她指指点点、嘻嘻哈哈的, 却没人下来阻止。

    周存志不敢去拦林淡,站在一旁干看着脸上又挂不住,只好对跟拍摄影师说:“走吧, 没事了, 这孩子家里困难, 经常来我家摘菜, 没什么。”

    摄制组的人心存疑虑, 却也没追究, 毕竟两人只是说了几句话, 神态都很平和, 又没打起来,为了这点事耽误正常的拍摄实在是不划算。一行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那三位少年也站在田埂上看了一场热闹,百无聊赖的脸终于露出一点兴味的表情。

    打头那名少年个子很高, 头发剪成短而有型的板寸,剑眉入鬓, 星目璀璨, 鼻若悬胆, 当真俊美得很。站在他左边的少年身体很瘦弱, 长相偏阴柔, 却也同样俊美,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站在他右边的少年皮肤十分白腻,身材圆滚滚的,眼睛却也不小,鼻子翘翘,嘴巴红红,竟然胖得十分可爱。

    他们伸长脖子看热闹,表情似笑非笑。

    焦晓娥气得直跺脚,连声让林淡别拔了,却又不敢肆意谩骂。要知道,若是摄制组不在,她什么难听话都能骂出来。原主的父母还在世时,她就经常背地里说林家是绝户。原主的父母死了,她又说原主是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不准她从自家门口过路。谁若是得罪了她,她能堵在别人家门口骂足一整天,你吃饭她还跑进来摔你的碗,简直是六星村的一大作精。

    周放和周翠翠一左一右地拉着奶奶的胳膊,生怕她跑下去跟林淡干架,那样他们家就丢人丢大发了。周放牙齿咬得紧紧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忍,周翠翠却红了眼眶,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个子高大的少年冲两名同伴挤了挤眼睛,似在说这丫头挺好玩,然后便在导演的催促下回了周家,继续进行拍摄。

    周存志爬上田埂,附在焦晓娥耳边说了一句话,这才将平静下来的老娘拽回家门。

    林淡知道周家人不会拦自己,于是越发从容,拔完了所有秧苗和植株,又拿起锄头把丝瓜藤连根铲了,这才开始把植株上的西红柿、辣椒、茄子等蔬菜一个一个摘下来,放进独轮车里。

    “廖叔,您家不是收蔬菜吗?我今儿把这些菜全都卖给您?”林淡看向站在田埂上的一名中年男人。

    男人有些犹豫,她便继续道:“这两亩地都是我爷爷种的,种子也是我爷爷买的,我爷爷因为他家焦晓娥摔成了重伤,他家一毛钱都不愿出,我不得拿这些东西抵债?您放心,现在轮不到周存志找我的麻烦。”话落扬起下颌,示意中年男人去看停靠在村口的那些越野车。

    中年男人不再犹豫,忙道:“你等着,我回家拿秤。”他一般都是晚上收菜,趁着夜色运进城,早上就可以卖,那时候的菜最新鲜。林淡也是赶巧了,他正愁今天收的菜量不够呢。

    林淡颔首道:“欸,我就在这儿等您。”

    中年男人很快就带着一家老小过来了,帮着把蔬果都摘了,一一过称算钱。等天擦黑的时候,林淡兜里多了几百块,周家地里却只剩下一些烂杆子烂藤蔓。

    村里人谁不知道焦晓娥和林栓柱那点猫腻?自然不会觉得林淡的举止过分。人家为你摔断了腿,大半年都干不了活,你赔点医药费怎么了?况且电视台的人要在你家拍戏,付给你的酬劳至少得有几万块吧?你还在乎这点小钱?

    不过经此一事,林淡这个野丫头的名声又更上了一层楼,大家看见她推着小车背着背篓走过,连忙闪到路边,根本不敢惹她。

    林淡压根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农村不比城市,法制和道德在大多数人心里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们只注重穿衣吃饭、传宗接代,所有的一切都是野蛮生长,如果手段不够强硬,一个孤儿根本没法活下去。

    回到家后,林淡把车子和背篓锁进杂房,转身又去了自家菜地,在一旁的粪池里舀了两桶粪水,找了个乌漆墨黑的小水沟猫着。

    农村的菜地两旁都会建有一个个粪池,方便农民就近给自家菜地施肥,讲究一点的人家会给粪池盖个棚子,不讲究的直接敞着,弄得四周臭气熏天。有洁癖的人在农村是活不下去的,但林淡却适应良好。她似乎在更脏更乱的地方待过,脑子里偶尔会闪现满地腐尸的画面。

    正当她努力去追索那些记忆碎片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同时,她家的田坎上出现了一个干瘦的身影。那人左右看看,然后跳下地,开始砍白菜,一边砍一边骂骂咧咧,听声音却是焦晓娥。

    林淡一点都不惊讶,更确切的说她等的就是焦晓娥。虽然她没与这人相处过,但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却看透了对方的性格特点。这人心眼比针尖还小,原主瞪她一眼她都能逮着机会甩原主几耳光,晚上还跑去找林栓柱告状,硬是撺掇林栓柱去打原主,试问今天林淡闹了这么一出,让她损失了两亩地的菜钱,她能甘心?

    她没什么见识,找不到更好的法子报复林淡,晚上肯定会来祸害林家的菜地,林淡哪能让她好过?

    林淡不喜欢惹事,却也不怕事,趁焦晓娥砍得认真,当即就拎着粪桶跳上田坎,兜头兜脑往焦晓娥脑袋上浇。原主是个野孩子,身体素质非常好,林淡一来就发现自己可以练内功,当下便在丹田内凝聚了一丝真气,力气不是一般得大。

    一桶粪水少说也有几十斤,她提起来却不费吹灰之力,手腕一抬一翻,焦晓娥就成了一个粪水人,而她却干干净净的,完了提着另一桶粪水到了周家,直接隔着栅栏铁门泼到了周家院子里。

    不远处是焦晓娥凄厉的尖叫,近旁是臭气熏天的粪水,而三位少年正坐在周家的堂屋里,与周放、周翠翠一起吃晚饭。堂屋正对着院子,门还是敞开的,菜香和粪臭夹杂在一块儿,那味道怎一个酸爽了得?

    周存志端着一盘腊肉从厨房里跑出来,整个人都傻了。

    林淡拎着粪桶,一字一句说道:“周存志,若是我家菜地里少了一棵草,我就直接把粪池子引到你家里来。”话落意有所指地看了周放一眼,又道:“该还的东西你也趁早还回来。”然后不紧不慢地走了。

    若是可以,林淡也不想用这么恶心的方法,但奈何周家人太下作,若是不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她前脚一走,他们后脚就能把林家的菜地甚至于锁在屋里的东西都给祸祸了。

    林家在六星村是独门独户,没人帮衬,焦晓娥却有一大帮兄弟。别看摄影师在她家录节目,似乎随时监控着她的一举一动,但她若是找借口上厕所,实则跑出去跟她家兄弟通了气,找几个小混混把林家给偷空了,林淡回来只能自认倒霉。对付这种恶人,你只能比她更恶。

    周存志是个奸猾的人,哪里不知道她在暗示什么。若是林家地里少了一棵菜,她就会去摄制组跟前说点什么,直接把脏水往自家孩子头上泼,这不是在毁自家孩子的前途吗?

    周存志气得脸色铁青,却拿林淡没辙。林淡不要脸,他还要脸,摄制组在这儿呢,他不可能让他.妈.的那点破事闹到全国人民面前。

    娘的,等以后放放的前程有着落了,看老子怎么修理你!周存志心里恨毒了林淡,面上却还得摆出宽和的笑容,等林淡走后便不断找借口为自家开脱。话没说几句,满身粪水的焦晓娥便跑回来了,哭着闹着让儿子赶紧给她烧热水洗澡,又把林淡大骂一通,什么逼崽子、小杂种、丧门星,逮着什么骂什么,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竟完全忘了摄像机还在拍摄的事。

    三位少年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当即便跑到后院呕吐去了,周放和周翠翠连忙跟上,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解释。今儿这出真是丢死个人了!

    周放不停给三位少年递水,让他们漱口,完了暗示性地瞥了周翠翠一眼。兄妹俩合伙跟林栓柱告原主的状时就是这么配合的,默契早就培养出来了。周翠翠立刻掀起刘海说道:“刚才泼粪的那个是我家的邻居,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欺负我和哥哥,你们看,我这道疤就是她无缘无故给砸的。她书也不读,活儿也不干,整天在村子里疯玩,我们见了她都要躲的。”

    周翠翠额角确实有一道疤,隐藏在头发里,一厘米不到,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三位少年还在呕吐,压根没搭理她。

    周放便道:“许是摄制组来了,她想闹一闹吧。”意思是林淡眼红他家了,所以故意惹事。

    三位少年一边呕吐一边摆手,样子难受得很,直把胆汁都吐出来了才摇摇晃晃地回到前院,却见周存志喊了几个村民,把家里的电视、冰箱、谷子、大米、洗衣机、自行车等东西都搬走了,说是要还给隔壁的林家,怀里还偷偷揣着一万六千块钱和林栓柱的存折。

    “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瞒你们了,家里这些电器都是我跟隔壁的老林借的,为的是充门面,不至于让你们看不起我家的两个孩子。刚才那丫头闹起来也是为了讨这些东西,怕我事后不愿还给她家。你看这事整的,唉,怪我没本事,没法让孩子过好日子……”周存志蹲在门口哀叹连连,末了不断揪扯自己头发,一副极度羞愧的样子。

    摄制组不管信没信,先把这一幕拍下来再说。若是周家的两个孩子在节目中表现出色,他们就帮着把这漏洞百出的故事给圆过去,若是周家的两个孩子表现不够好,没法讨观众的喜欢,他们再来挖噱头不迟。

    刚才那野丫头就很有戏,以后可以多多注意一下。制片人看向导演,导演默默点了点头,算是把林淡这号人物记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