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谁说我是拜金女29(完)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329章 谁说我是拜金女29(完)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农家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     林淡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 入学没多久, 她便向达伦博士提交了自己的研究报告。她一直想治好薛姨的病,但储存在她脑海中的名为“大造丸”和“补天丸”的药方, 其中的很多药材都已绝迹, 如此,即便她知道薛姨的病从理论上来说是有救的,但在现实中却没有希望。

    这两个药方对于治疗绝症和衰老症有奇效, 如果研究出来, 必然能为全世界的人类带来福祉。林淡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些已绝迹的药材的替代品, 把药方还原出来。然而世界上的动植物有千千万万种, 她必须一种一种去寻找, 一种一种去检测, 所耗费的时间将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她足够幸运, 或许五六年就能得到成果, 反之,她穷尽一生也没有办法达成目标。

    达伦博士对她的研究课题产生了很浓烈的兴趣,不但给她特批了一个实验室,还准备与她合作。但他们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不是科研项目的难度, 而是没有科研经费。

    看着密密麻麻的预算表,再看看研究所的账户余额, 达伦好笑道:“亲爱的, 现在你后悔把自己的财产捐献出去了吗?我们现在已经是穷光蛋了。”

    林淡摇头道:“不后悔。”通过面试后, 她就把自己余下的财产捐给了世界儿童保护组织, 当真是分文未留。

    达伦料到她会这么说, 心里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却是欣赏。

    林淡拿起预算表问道:“博士,现在研究什么来钱最快?”

    达伦沉吟道:“化妆品吧,它不像药品,需要经过反复的临床试验,只要不包含对人体有害的成分就能很快进入销售渠道。”

    “那我们就先做几样化妆品吧。”林淡拍板道。

    达伦对此不置可否。化妆品的入行门槛的确很低,但是要想达到极好的使用效果并在短时间内聚敛财富却很难,因为这一行的竞争太激烈了。不过算了,林的眼睛那么亮,他何必泼她冷水。

    然而当天下午,这个贫穷的研究所就收到了两份巨额资助,一份来自于曾镇渊,一份来自于韩旭。两人的代理人还表示,今后的每一年,只要他们的boss没破产,就会持续不断地资助林小姐的研究,而且完全不需要她提交科研报告。

    林淡相信自己的研究一定能为曾镇渊和韩旭带来庞大的商业利润,于是便接受了。当晚,她的手机接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才发现竟是薛姨给她原来的账户打了五百万,并叮嘱她在国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若在以前,薛姨拿出五百万真不算什么,但现在,这恐怕是汪家全部的流动资金,薛姨可能也得知了自己缺钱的消息,所以倾力相助。林淡盯着这条短信,心里暖极了。

    ---

    与此同时,汪骏正开车把汪兆坤送回疗养院,他们刚刚参加了一个商业酒会,打扮得都很正式,欧阳雪坐在后排,也穿着一件奢华的晚礼服。车子缓缓驶上山道,薛瑶在一名护士的陪同下站在门口等待。

    “我把账户里的钱都打给蛋蛋了,她在美国建立了一个研究所,现在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回到房间后,薛瑶对丈夫说道。

    汪兆坤连眼睛都没眨,沉吟道:“五百万人民币折合成美金不算多,小淡应该不够用吧?过几天我去找老朋友想想办法。”

    这笔钱是二老的棺材本,汪骏想借来周转一下他们都不答应,如今却想也不想就全给了林淡,还准备去外面借债。他们对林淡的关心也太超过了吧?欧阳雪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租来的礼服,心中一阵难言的滋味。

    汪骏连忙说道:“爸,我来想办法吧。”

    “小淡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去骚扰她。”汪兆坤毫不留情地骂了一句,随后叹息道:“哎,我真是后悔没把你教好。”

    汪骏垂下头不说话了,他何尝不后悔?

    欧阳雪尴尬得不得了,连忙站起来去厨房烧热水给二老泡茶,顺便削了一个果盘。

    汪兆坤继续道:“要不是小淡帮你在曾镇渊那边说和,美国子公司不会解禁得如此快。如今我们罚款也交了,后续要想把工厂做起来,还需要庞大的融资。前一阵你跑东跑西满世界拉投资,人家理都不理你,今天晚上却一连有三个投资人主动找你,你知道原因吗?”

    汪骏低声道:“因为淡淡把金鼎制造的股份卖给了我,他们知道我有资本,所以愿意跟我合作。”

    “这是其一,其二:淡淡临走的时候以你的名义把那三千万的工资还上了,人家冷眼看着,觉得你是个人品可靠,讲究信誉的人,所以才会主动找你。做生意什么最重要?信誉最重要。你看曾镇渊,他那么风光的一个人,谁愿意主动与他合作?他的所有项目都靠掠夺而来,因为他的信誉早就破产了。如果他有本事永远站在高位,那也罢了,一旦他失败,你看谁会愿意帮他。我就算是破产了也能借到几千万用以支持金鼎,靠的就是我的人品和信誉。小淡这是在帮你积德,也是在帮你树立信誉,你明白吗?论起做人,你不如她的地方太多了。”

    汪骏红着眼眶点头:“我明白。她也是怕你们过得不好,所以才以汪家的名义把工资还了。那些人敢来杀我,自然也敢来伤害你们,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们。”

    听到这里,薛瑶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巴哭起来。汪兆坤连忙把她抱进怀里拍抚,呢喃道:“别伤心,小淡无论去了哪里都能过得很好,我们远远看顾着她就行了,别拖累她,也别捆绑她。”

    “我太对不起她了,我心里有愧。”薛瑶哽咽道。

    汪骏深深埋下头,羞愧得无地自容。欧阳雪把热茶和水果盘摆放在桌上,温言软语地劝慰二老。但汪兆坤和薛瑶都没理她,汪骏直接站起来给父母另外倒了两杯水。

    欧阳雪盯着桌上的四杯水,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汪兆坤和薛瑶不会责骂她,却也从来不会搭理她。她送的礼物他们不收,做的饭菜他们不吃,简直把她当成了透明人,这种无视比起磋磨更令人窒息。但是她有什么办法?除了汪家,她已经没有地方可去。

    更令她感到不安的是,汪骏竟然让她签署了一份婚前财产协议书,也就是说无论是结婚还是离婚,她都别想从汪骏这里拿走一分钱。这样的做法彻底寒了她的心,她简直不知道未来该如何走下去……

    但人的韧性是没有限度的,特别是女人。欧阳雪原以为自己肯定无法忍受汪家人的冷漠,但她一忍就忍了十五年,忍到汪兆坤和薛瑶双双过世,忍到儿子长成了偏偏少年郎,而汪骏也已经成为华国最成功的企业家,名下资产上千亿,位列全球富豪榜前二十,仅次于他的便是韩旭。

    这些年韩旭开办了一个美妆公司,所有产品均是林淡的研究所开发的,甫一推出就凭借神奇的效果风靡了全世界。每一个女人都梦想着能拥有一套林淡研发的护肤品,却在昂贵的价格面前止步。

    欧阳雪不缺钱,但她从来不会买林淡的产品。她对这个女人心存嫉妒,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但是林淡站得太高了,高到她无论怎么垫脚都触之不及的地步,所以她只能忍耐。

    如今她再也忍不下去了,对躺在病床上的汪骏哭喊:“你怎么能立这样的遗嘱?林淡有的是钱,她每年光是分红就有几十亿美金,要是她不把钱捐出去,她比你都富裕!你把钱全给她,我和儿子怎么办?我们才是最需要你照顾的人啊!婆婆过世的时候把财产全都留给了林淡,公公过世的时候又把财产全都给了林淡,你算一算她从汪家拿走了多少钱!你们全家都疯了!”

    汪骏早已习惯了她的歇斯底里,自是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继续对律师说道:“对,全都捐献给林淡的慈善基金,包括我名下的股票、动产、不动产、公司分红,全部。”最近他生了一场重病,于是产生了立遗嘱的念头。

    “您确定不为汪少留一点?”律师反复确认。

    “我早年为他设立的成长基金应该够他用了。”汪骏看向坐在角落里,成熟得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儿子,徐徐道:“爸爸这样做,你有怨言吗?”

    少年坚定摇头:“没有,爷爷、奶奶教导我不要不劳而获,自己有能力将来便什么都会有,别人是靠不住的。爸爸,我会好好读书,以后像你和爷爷一样自己创业。”

    “很好。”汪骏摸了摸儿子的头,满脸欣慰。欧阳雪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他怕她教坏儿子,很小的时候就把儿子送去了父母那里,自己也没有放松对儿子的教育。如今十五年过去了,儿子成长得非常优秀。

    “爸爸年轻的时候做错了事,爸爸现在在赎罪,你能理解吗?”他继续问道。

    “我能理解。奶奶说了,若是没有林博士,你现在还在街上讨饭。”少年耿直地说道。

    汪骏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开了:“是的,如果没有林博士就没有现在的我,她教会了我成长。儿子,以后你长大了,想谈恋爱了,一定要慎重做出选择。女孩子的容貌不重要、家世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别被表面的浮华蒙住了你的眼睛。娶到一个好女人,你会幸福一辈子。”

    说话间,电视上正在播放林淡获得诺贝尔奖的画面。她发明了一种能治疗绝症和衰老症的药物,治愈率高达75%,为全人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她举起奖杯感谢自己的导师、朋友、学生,还特别感谢了这些年一直在资助她的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汪骏。但她最遗憾的是这种药物没能在瑶妈去世之前发明出来,哪怕她极力追赶着时间。说到这里,她亲吻奖杯,目中饱含思念和泪水。

    听见自己和母亲的名字被林淡提及,汪骏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他的儿子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机,满脸都是崇拜。

    欧阳雪简直快被林淡逼疯了,为什么她的生活中满是这个女人的影子?曾镇渊爱她,韩旭为了她终生不娶,连汪骏都对她念念不忘,那他当年何必与自己结婚?这样想着,欧阳雪也问了出来。

    汪骏让律师把儿子带走,这才冷笑道:“为什么?因为你多此一举为我挡刀,如果我忘恩负义,不愿意对你负责,我怕淡淡看不起我。”

    “你娶我是因为你怕林淡看不起你?”欧阳雪不敢置信地重复这句话。

    “不然呢?”汪骏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欧阳雪颓然坐倒在沙发里,拼命回忆那天的一切。当那人把刀刺向汪骏时,他的眼里带着解脱,根本没在害怕!他紧紧握着她的肩膀,不停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目中却没有感激,只有无力挣扎的痛苦。那时欧阳雪以为自己终于融化了他的心,获得了他的原谅和爱,却原来他根本不需要她救!他宁愿自己在当时就被捅死了!

    这份姗姗来迟的领悟像一记重锤,将欧阳雪的所有幻想全都打破。她捂住脸又哭又笑,这才为当年的选择感到后悔。如果她能像林淡那样坚强地走出去,而不是依附这些男人,或许她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