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炮灰女配的妈6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298章 炮灰女配的妈6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农家乐山村名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不死佣兵     半小时后, 林淡赶到医院拔掉了老爷子脑袋上的金针, 对他的长子说道:“十分钟之内他应该会醒。他没打麻药,刀口肯定很疼, 我给他七颗药, 每天早上服食一颗,可以镇痛消炎、补足精气,对他的康复非常有好处。”

    长子千恩万谢地接过药, 心道稍后拿去给医生化验一下再让父亲吃, 毕竟他刚动完手术, 身体很虚弱, 万一吃坏了肚子就完了。

    林淡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并没有打探老爷子的身份, 更没有表现出攀交的意图。长子亲自把她送上车, 对她不由更高看了几分。当他回到病房时, 老爷子已经醒了,正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地喊疼。几个兄弟姐妹全都围着老爷子打转,眼睛泪汪汪地,一副心疼得要死的模样。

    别看他们私底下斗得不可开交,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正是因为有了老爷子, 他们才能在外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老爷子要是不在了, 他们什么都不是。他们这一辈没有什么能人, 只能守成, 不能开疆拓土, 下一辈倒是有几个特别拔尖的苗子,却还没成长起来。老爷子要是能多活几年,护着这几个孙子长大,站稳了脚跟,那他们家还能风光个七八十年。

    老爷子的命关系着家族的百年兴衰,他们能不在乎吗?要不是医生实在没有办法了,他们也不会同意把林淡这个江湖游医请来,却没料林淡是真厉害,几根金针一扎,老爷子硬是睡得死死的,连别人在他身上动刀子都不知道。

    如今他醒了,那些刀子划破的伤口就成了折磨他的元凶,疼得他撕心裂肺。他是个军人,脾气很暴躁,一边拍打着床沿一边骂医生无能、儿孙不孝,弄得大家哭笑不得。

    “赵岐啊赵岐,老子是不是跟你有仇?你让人在我身上动刀,还不准给我打麻药,等我好了,我他妈一枪崩了你的屁股!”

    “爸,您忘了?您是麻醉药过敏了,不能再打麻药了。”长子满脸无奈。

    “我疼啊!我当年挨了六颗枪子儿也没有现在疼!”老人疼得五官都拧巴了。

    赵岐只能求助地看向医生,医生无奈地摆手:“这是体质原因,我们也没有办法。止痛药的副作用很大,我和其他几位医生商量一下再给老爷子酌情开药。”

    赵岐点头说好,老爷子却不干了,骂骂咧咧地让医生赶紧把止痛药拿来,他快受不了了。医生苦笑着走了,赵岐却被老爷子当成了出气筒,骂得连头都抬不起来。默默忍耐了半小时,医生走进,摇头道:“老爷子是过敏体质,我们的意见是不能给他乱开药,还是忍一忍吧。”

    赵岐绝望了,送走医生后见老爷子又要开骂,牙一咬就把林淡的药丸喂给了他。

    “你给老子吃了什么?是止痛药吗?”

    “是给你扎针麻醉的那位林女士送的药,说是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谁给我扎针麻醉?”老爷子刚动完手术,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的命是怎么捡回来的。

    赵岐只能把当时的情况解说了一遍,还笑话自己父亲:“医生说你打鼾的声音太大了,差点吵得他们没法动手术。”

    老爷子当即否定:“兔崽子,你编得是什么神话故事?几根针扎下去我就睡得死沉死沉的了?你以为我是木乃伊啊,被人挖了心肺都不知道疼的?”然而下一秒,他就愣住了,苍白的脸颊渐渐染上一层健康的红晕,然后舒适无比地闭上了眼睛。

    “爸,您怎么了?”赵岐紧张不安地问道。

    “吵什么吵,老子不疼了,老子要睡觉。等我康复了,我要亲自去谢谢那位林大夫。”老爷子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没过多久竟开始打鼾,看上去完全不像刚动完大手术的病人。

    赵岐愣了很久才带领全家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满心都是对林淡的敬畏。

    ---

    白芷兰签了一大堆新合同才跟随母亲回到小田村,安朗和安子石有事要办回公司了,安重樱买了很多日用品,准备在小木屋长住。

    “把手机打开吧,别再逃避了。”林淡把一部尘封了很久的手机递给白芷兰。

    白芷兰乖乖点头,深吸一口气之后才打开手机去翻看自己的微博。由于负.面.新闻缠身,她已经很久没去面对网络世界了,那个地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暴力,常常带给她莫大的压力。每次翻完微博,她总要抑郁很久,但是没有办法,面对舆论本就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

    来到小田村,她未尝没有逃避的想法,她从来就不像外表表现得那样坚强。

    “咦?”她拼命眨眼,不敢置信地问道:“小果,这是我的微博吗?不会被人掉包了吧?”

    小果乐不可支:“芷兰姐,这就是你的微博。兰兰妈妈是林姨,你别忘了加关注。”

    白芷兰顾不得惊奇了,连忙关注了母亲,然后对着四千多万的粉丝数愣神。这个数据足以与几位正当红的流量小生比拼了吧?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我什么都没干,怎么会涨这么多粉?

    “是不是公司给我买粉了?”思来想去,她只能找到这个合理的解释。

    小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买粉,芷兰姐,大家都很喜欢你,你看评论啊。”

    白芷兰强忍不适去看评论区,紧张的心情不知不觉就放下了。大家都在述说着对她的喜欢和鼓励,虽然偶尔有几个黑粉在蹦跶,却很快被粉丝骂走了。有人这样说道:【别哔哔了,快滚吧,当心白妈打你的脸!】

    【收拾这几个小跳蚤用不着白妈那样的大杀器,我们这些亲妈粉袖子一撸就完事儿了!】

    【芷兰宝贝别伤心,妈妈们保护你。】

    满屏都是自称自己妈妈的人到底是什么鬼?白芷兰一边摇头一边低笑,心情瞬间就明媚了。

    林淡抓紧时间给安重樱配药,末了打电话给梅子联系了一位很有名的民事诉讼律师,又给安朗和安子石分别寄了一些拌饭酱。把家里的一切安顿妥当,她前往市区与政府的人接洽建造公路的事,忙得不可开交。

    白竹这段时间也没闲着,和母亲回了父亲的老家一趟,还开了直播,准备给自己洗白。白鹏飞的老家和林淡的老家是一个地方,却不是一个村,两地相隔两座山头,并不远。

    白鹏飞有钱之后便给老家修了一条路,捐建了一座学校,白家人如今还住在村里,是远近闻名的大户,非常受人尊敬。白竹也直播了一段乡村生活,并重点拍摄了父亲捐资修造的公路和学校。十里八乡的人只要一提起白鹏飞,那真的是交口称赞。

    直播结束后,她的人气果然有所回升,那些恶评也渐渐被好评取代。还有人拉踩林淡,说林淡为富不仁,有了钱就藏着掖着,一点儿也不知道捐助乡亲,还是露富之后不得已才答应修一条路,什么善良美丽都是假的,和白鹏飞这种慈善家不能比。

    林淡并不关注这些消息,也不予以回应,安朗却先行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柔声道:“别担心,这件事我来解决。”

    林淡还在想他怎么解决,网络上就爆出几个有关于白家的大丑闻。有记者在白竹走后暗访白家村,村里的人完全改了口风,愤愤不平地道:“狗屁慈善家,我呸!修路的时候白鹏飞的侄子当了工程队的队长,伙同村长贪了几百万工程款,最后修出来的路质量差得不得了,不出三个月就被车压坏了,坑坑洼洼的,比以前还难走。白竹直播的时候只拍了她家门前的那段路,那当然是好的,有本事你让她拍整段路给观众看看!”

    画面一转,一段满是大坑的路出现在镜头里,晚上在这条路上开车,十有八.九会出事。

    村里人继续道:“路修好了,白家人就在村口设了一个收费站,每辆过路的车都要交钱,大车交两百,小车交五十,外地车少的三五百,多的两三千。他侄儿是村里一霸,纠结了一帮混混在那边收费,可把我们村里人害苦了!前些年我想修房子,运建材的车都不敢开进村,我只能雇人把泥沙砖块一担子一担子地挑回来,一栋房子整整修了一年还没修好,成本费超了十几万,差点把我逼上绝路!”

    记者走到村口,果然发现了一个非法收费站,还被勒索了两百块。

    “收费站都不算啥,”有人偷偷告诉记者,“白鹏飞的爹死了,白鹏飞回来奔丧,他的那些侄儿为了显摆白家的风光,就逼我们全村人去给他爹送葬。我们不要做工的吗?他们白家简直把我们全村人当奴隶,想咋奴役你就咋奴役你。还有那个学校的工程款也被他侄儿贪污了,教学楼用了不到两年墙体就开裂了,我们怕出事,都不敢把孩子送去读书了。白竹来直播的时候,在她镜头里说好话的那些人都有好处费可以拿,教室里上课的孩子也都是花钱请的。”

    记者去学校暗访,拍到的只是两栋布满裂缝的危楼,曾经的朗朗读书声早已消失不见了。

    当记者结束采访准备回省城的时候,又有一个惊悚的消息传来,白家的祖坟被挖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白鹏飞的侄儿正上蹿下跳地抓人呢。拍完这场闹剧,记者当晚就把视频发送到了网上,白竹刚有起色的演艺事业顿时遭受了毁灭性地打击,白鹏飞也焦头烂额地应付着警察的调查,公司股价大跌。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广大网友都被白家人的无耻震惊了,对白竹的观感一落千丈,连她的忠实粉丝都对她视频造假的行为感到愤怒。因为直播结束后,他们还众筹了七万块捐献给白家村,结果这笔钱肯定又进了白家人的腰包。这简直是丧尽天良!

    铁粉要是忽然转了黑粉,那战斗力简直可怕,因为他们对偶像太了解了,黑起人来专往最痛的地方戳,一戳一个准。霎时间,白竹的黑料传得全网都是,什么耍大牌、不敬业、公主病、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说得有鼻子有眼,还有照片、视频、录音等实锤。

    白竹这辈子要想洗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