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炮灰女配的妈55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292章 炮灰女配的妈55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山村名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农家乐不死佣兵舌尖上的道术     林淡为白芷兰改做的礼服非常成功, 观众把前后对比图发送到网络上, 很快就引起了热议。这已经不能用简简单单的“修改”两个字可以形容了,这是再创作, 是美的造物!

    看见这条被网友称为仙裙的礼服, 刘曼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疯狂地砸烂了助理的手机,在卫生间里待了足足半小时才强撑着笑脸出现在镜头前。

    她不相信这是林淡的作品,于是去网上搜索网友录播的视频回放, 却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这是林淡重新买的裙子。林淡在服装设计方面的才华不输于她, 而对方的缝纫技巧更是她拍马都比不上的。

    刘曼妮不得不承认, 如果给她一个晚上的时间, 她根本没有办法做出这样一条处处散发着灵气的裙子。

    【白竹的妈妈根本没有办法跟白芷兰的妈妈相比。我不明白白鹏飞为什么会抛弃她们母女, 是眼瞎了吧?】

    【还不是为了刘曼妮的钱!】

    【除了家境好, 刘曼妮好像没什么地方比得上白妈。】

    所有人都这样说, 于是刘曼妮成了一无是处的小三, 白鹏飞成了眼瞎的渣男。看见这些评论,刘曼妮快气疯了,录节目的时候几次走神,弄得白竹非常尴尬。

    ---

    林淡很乐意陪白芷兰去领奖, 安朗替她挑了一件设计感非常强的黑色礼服,自己也选了一套黑色的高定西装, 玩笑道:“我们穿的素一点, 给芷兰当绿叶。”

    林淡笑开了, 点头说好。她觉得跟安朗相处起来非常舒服, 他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给予关心和帮助, 什么时候该退后回避。他把这种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竟慢慢地、不知不觉地融入了这个家。

    “我和子石也去。”安重樱在镜头前宣告。

    于是下午四点,几人搭乘专车去了市区,又乘坐飞机抵达了魔都,次日晚上七点半准时出现在会场。节目组的直播早已经结束了,观众只能去看金曲奖颁奖典礼的直播。

    林淡、安重樱、安朗不走红毯,提前进入了会场。安子石作为白芷兰的护花使者寸步不离地跟随在她身边。

    豪车缓缓朝红毯开去,安子石附在白芷兰耳边问道:“你紧张吗?”

    “不紧张,我有战袍。”白芷兰撩了撩裙摆。

    安子石把她过长的裙摆抱在怀里,轻声道:“我紧张。”

    “你拿了那么多影帝奖,走一个音乐奖的红毯你紧张什么?”白芷兰挑眉,表情戏谑。

    安子石摇摇头没说话。让他紧张的不是奖项的大小,而是陪伴他走过红毯的人。他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办,是牵着白芷兰的手还是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总觉得这两种情况都会让他很不自在。

    胡思乱想中,车子慢慢停靠在红毯边沿。安子石先下车,然后伸出手把白芷兰扶出来。白芷兰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胳膊,一步一步朝前走。与此同时,站在两旁的人群爆发出一阵尖叫:“啊啊啊啊啊!是白芷兰!兰兰看这边!兰兰我们爱你!”

    白芷兰愣了好一会儿才微笑着向大家挥手。她原以为陪安子石一块儿走红毯,两边的人群定然只会呼喊安子石的名字,毕竟他人气比她高得多,是国民男神。

    但现在,四周的人山呼海啸一般喊着她的名字,一句句“我爱你”、一声声“加油”,接连不断地钻入她的耳朵,撼动着她的心。陪伴在她身边的安子石仿佛变成了透明人,偶尔才有零星几人喊他的名字,却又很快被应援白芷兰的声浪淹没。

    “你很受欢迎。”安子石轻笑道。

    白芷兰定了定神,这才绽开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

    走上台阶的时候,安子石退后一步说道:“你先上去。”

    白芷兰不明所以,却不自觉地踏上了台阶。

    安子石弯下腰,将她宽大的、波浪一般的裙摆整理成完美的圆弧状,这才跨上前,握住她的手,提醒道:“回头让记者拍几张照片。这条裙子站在高处拍最美。”

    白芷兰惊讶地看了他好几眼,这才回过头微微一笑。闪光灯顷刻间爆开,晃花了所有人的眼,而最耀眼的却是站在红毯上回眸一笑的那位少女。她身后的裙摆拖得老长,在台阶上划开一抹优美的弧度,淡粉色的羽毛将她烘托得像一位天使,仿佛下一秒就会展开翅膀朝天空飞去。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拍,她都完美无瑕,贡献了这次颁奖典礼最佳的一套着装和最美的一个瞬间。

    巧合的是,白竹和刘曼妮紧跟着两人入场,此刻已走到近前。白竹穿着一条湖绿色的裙子,好看是好看,却完全没有白芷兰带给人的惊艳感。两人站在一块儿,对比只能用“惨烈”两个字来形容。

    湖绿色也非常挑人,如果皮肤不够白,肤质不够好,会显得人蜡黄蜡黄的没有气色。白竹为此涂了很厚的粉底,站在只施了薄薄一层细粉的白芷兰身边就像一个假人,显得特别僵硬,特别粗糙。

    与此相对的,白芷兰只会显得更鲜活、更优雅、更灵动。她看也没看白竹一眼,揽着安子石的胳膊登上了更高的台阶。

    白竹喊了一声“子石哥”,嗓音充满了委屈。

    安子石听见了,却没有为她停留哪怕一秒。白芷兰和白竹关系恶劣,这一点他知道,所以从今以后他会尽量避开与白竹的接触,这不是看在小叔的面子上,只是因为他想这么做。他想让身边的少女开心一点。

    “她在叫你呢,子石哥。”白芷兰附在他耳边低语。

    “我听不见。”安子石一本正经地说道。

    白芷兰轻笑两声,原本虚放在安子石臂弯里的手臂这才压实了,沉甸甸地挂在他身上。

    安子石的心终于落定了,眼里有微光闪过。

    两人进入会场后直接坐到了第一排。有安朗在,他们的位置自然不会靠后。许多人站起来与白芷兰打招呼,还热情的与她拥抱,仿佛与她私交甚笃。然而这些人当中却有很多是她的敌人,还曾一度与她交恶,甚至在微博上展开过骂战。

    白芷兰有些懵,却还是强忍疑惑坐在了林淡的身边。

    “妈妈,好久没混圈,我怎么感觉外面的世界变样了?”她低声嘟囔。

    林淡拍了拍她的脑袋没说话,安子石却轻笑了一声。他知道自从节目开拍之后,白芷兰就没用过手机,也没登录过微博,所以她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有多火。

    八点半,颁奖礼正式开始。表演嘉宾一个一个登台献唱,奖项也一个一个地颁发出去,终于轮到最重要的一个奖项时,主持人微笑道:“现在,我们有请白竹小姐为我们颁发最受欢迎女歌手奖。”

    现场一片哗然,守在电视机或电脑前看直播的观众都懵了。

    组委会为什么会请白竹来颁发这个奖?金曲奖的颁奖嘉宾一般都是资历深厚的前辈或大咖,而候选人多是小辈,这是规矩,也是传统,象征着音乐事业一代一代传递下去,薪火不灭。

    与之前的几位颁奖嘉宾比起来白竹算什么?她进入娱乐圈还不到一年,而且也不是歌手,既没有人气又没有资历,她凭什么来颁这个奖?从她手里接过奖杯的人又算什么?

    镜头扫过几位候选人的脸,丁宁的坏笑藏都藏不住,白芷兰的怒火几乎快从眼中溢出来,其他人只是微笑着拍手,并未露出与奖项擦肩而过的失落。观众这才意识到组委会是故意这样安排的。如果获奖人是白芷兰,那一切都说得通了。她和白竹关系恶劣到什么程度大家都知道,她还曾放言,说娱乐圈里有她就没有白竹,有白竹就没有她,她俩老死不相往来。

    现在,组委会把白竹请上台替白芷兰颁奖,这是赤.裸.裸地打脸和挑衅。这个奖杯,白芷兰是拿还是不拿?不拿,她心中无法释怀,拿了就是变相地接受侮辱。这一招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太恶心人了!

    白芷兰的粉丝出离愤怒,失口喊道:“白竹滚下去!你不配颁这个奖!”然而很快就有保安跑过来,把他们扭送出直播厅。其余嘉宾却绽开完美无缺的笑容,仿佛根本没有察觉这其中的暗潮汹涌。

    白竹定了定神,然后打开卡片徐徐念道:“最受欢迎女歌手奖的获得者是……白芷兰,有请白芷兰上台领奖!”她轻轻拊掌,柔柔微笑,仿佛真心实意为妹妹感到喜悦。

    坐在观众席的刘曼妮垂下头得意地笑了,瞥见摄像机转过来,连忙收敛了目中的恶毒。

    白芷兰紧紧握住椅子扶手,努力让自己不要当场失态。她没想到这些人连这种时刻都不放过她。她原本想高高兴兴地领了这个奖,在台上大声喊一句“妈妈我爱你,谢谢你”之类的话。但现在,她的美好念想就这样被毁掉了。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主动离开了,这些人还是不愿意放过她,难道她就不配拥有一点点美好的东西吗?

    这原本是一个很值得骄傲和纪念的一瞬间,但是,如果奖项是从白竹手里接过的,这一瞬间将成为一根毒刺永远地扎在她的心上。从小到大,她的所有东西都是白竹施舍的,没有哪一样真真正正属于过她,而现在,白竹正举起奖杯朝她挥舞,仿佛在说:“来吧,来拿吧,只有我不要的东西你才配拥有,我不愿意给的你抢也抢不到。”

    白芷兰的眼珠慢慢爬上血丝,瞥见身旁的母亲,却又不得不站起来。她知道所有人都在观察自己的反应,如果她甩袖离去,别人只会幸灾乐祸,唯有母亲会真正为她担心。

    然而她刚站起来不到两厘米,就被母亲牢牢按住肩膀压了回去。

    “我把你生下来不是让你受委屈的。”林淡一边说话一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她知道摄像机在拍,甚至大屏幕上还放映着她的侧脸。但是有什么关系?她的女儿不高兴了,她便要找回场子。

    电话接通了,一道再恭敬不过的声音传来:“林姨,您找我有什么事?”

    “能帮我把颁奖台上的人赶下去吗?”林淡徐徐说道。

    那人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在说什么,连忙满口答应:“好的,我马上去办。”

    电话挂断了,会场内的所有摄像机都在拍摄林淡和白芷兰的反应。白竹站在台上再次宣布了得奖者,然后邀请白芷兰上台,见她不动还露出了委屈又不知所措的表情。

    另外几名候选人纷纷伸长脖子去看白芷兰的反应,脸上全是不认同的神色。坐在后排的一名歌手还戳了戳白芷兰的背,让她别任性。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或是窃窃私语。

    得了奖却不去领,这种作态只会让白芷兰显得更难堪。无论怎样,她走上去说几句话也是好的,哪怕骂几句。

    但是这些人完全没想到,得奖者不领奖不是最难堪的场面,更难堪的是颁奖嘉宾被两名礼仪小姐礼貌又不失强硬地请下了台。她们紧紧擒住白竹的两只胳膊,几乎是半拖半拽地将她带入幕后。她的话筒没关,所有人都听见了她惊慌失措的质问:“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我是……”话筒被导播关掉了,她尖锐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一变故吓呆了所有人,包括主/席台上的几位主办者。现场一片死寂,看热闹的人、幸灾乐祸的人,这下彻底笑不出来了。刘曼妮猛然站起来想发难,却先行被几名保安扭送了出去。

    林淡这才放开压制女儿的手,又递给她一条纯白的帕子,轻描淡写地说道:“待会儿领奖的时候记得用手帕把奖杯擦一擦。”

    安朗和安子石悻悻然地放下手机,中断了与属下的谈话。有林淡在,遇见任何麻烦似乎都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