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蛊女38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88章 蛊女38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男洗白手册[快穿]山村名医三国之召唤时代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破道[修真]汉侯重生之家有宝贝     刘若云全程没说话, 林淡也不需要对方的回答。她把三只虫子倒在餐桌上,用指尖轻轻拨弄,虫子张开翅膀抖动起来,却并未飞走。

    刘若云露出恶心的表情。

    林淡瞥她一眼,平静道:“被毒虫咬了该怎么办, 你知道吗?”

    刘若云半晌没回答。林淡原本应该死了, 现在却活得好好的, 这必然不正常。如此, 她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找上门来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

    林淡继续道:“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答不上来吗?被毒虫咬了自然是打死它。”话音刚落,她已拿起桌上的一个玻璃杯,把两只隐翅虫压死。杯子的底部是透明的,可以清晰地看见两只虫子的尸体, 它们的翅膀折断了, 肚子炸开,爆出许多绿色的汁液,场景有些恶心,又有些骇人。

    刘若云看了一眼杯子,依然没说话。她向来很谨慎, 在没弄清楚林淡的意图之前,她绝不会让对方抓到任何把柄。若是林淡想从她这里试探出一些真相,或者套取一些谈话录音, 那她就打错了算盘。

    然而林淡并不想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把仅剩的那只瓢虫放进小盒子里后便走了。

    于叶萦走近两步, 附在刘若云耳边说道:“病死鬼,林淡的命是那么好拿的吗?以后我每年都会去你的坟头烧纸,呵……”她的低笑声带着冰冷刺骨的温度,令刘若云忍不住抖了抖。

    林淡果然知道了,她为什么没死?她怎么知道是我?她想做什么?一个又一个疑问在刘若云的脑海中闪现,让她心慌意乱。她东西都没拿,立刻就开车回了家。

    ---

    周轩把车停靠在路边,然后取出一支烟,慢条斯理地吞云吐雾。隔着迷蒙的烟雾,他看见一名身穿黑色连帽衫的女子从前方的别墅里走出来,表情十分阴郁。

    “在这里。”周轩伸出手挥了挥。

    “你怎么找到我的?”女子不敢靠近汽车,而是在一座喷泉雕像前站定,掀开兜帽后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竟是许久没见的艾雨。

    “我想找一个人很容易。”周轩从车里走出来,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啊,你想找一个人很容易,但是三年了,你从来没有找过我。要不是我动了林淡,你恐怕永远也想不起我这个人吧?你把我利用得好惨,我为你失去了一切,你却像丢弃一件垃圾一般把我丢掉了。”艾雨说着说着竟阴测测地笑起来,“你看,我现在过得很好。”她指着自己额头的一个蝎子图腾。

    “你跟别人学了下降头?”周轩挑高一边眉梢,似笑非笑地开口。他完全没想到艾雨的生命力竟然如此顽强,三年了还没被周楠找到,反而学会了降头术。

    “是啊,我现在的师父对我很好。”艾雨裂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我也没想到三年过去了,我还能跟林淡碰上。你说我俩是什么缘分?孽缘?我总有一种感觉,我们俩之间只能活一个。你救不了她的,我师父手里有要她命的东西。”

    她歪着脑袋,笑容灿烂:“周轩,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林淡必须死!”

    周轩闲适的表情已被狠戾取代,周身更是弥漫着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杀气。他尚且来不及开口,矗立在艾雨身后的巨大石雕竟然掉了下来,将她砸成了肉泥。鲜血四下飞溅,染红了周轩的外套,也弄脏了他昂贵的皮鞋。他缓缓抹掉脸上的血珠,又缓缓垂头,看着在石雕下抽搐的艾雨,许久之后竟捂着脸低笑起来。

    “有一句话我对你说过几百次,三年了,你怕是早就忘了,现在我再说一次,下了黄泉你一定得记牢——你这点本事离林淡还差得远,想动她,你这是找死!”周轩用指尖戳了戳艾雨瞪得极大的眼睛,满脸都是嘲讽。

    艾雨不甘的视线定格在他脸上,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透过他看着那个从来不与她交手,却让她摔得粉身碎骨的人。

    “啊啊啊啊!死,死人了!”路边的行人纷纷发出尖叫,然后拿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所幸这是高档小区,四处遍布摄像头,周轩倒也不用担心惹上麻烦。

    在谁也没注意的角落,刘若云正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她知道周轩是学校的特聘老师,发现他守在自家门外,心中觉得奇怪,便把车停靠在另一头,想看看他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儿,艾雨出来了,她才意识到,周轩的来历或许也不简单。

    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目睹一场离奇的事故。前一秒还笑容灿烂的艾雨,下一秒就死了,被一座石雕砸成了肉泥!她的手脚折断了,肚子爆开,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这恐怖至极的场景映入她的眼帘,让她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既视感,更有了一种荒谬的联想。

    不不不,不会的!她用力摇头,然后仓皇失措地朝家门跑去。

    周轩一边脱掉脏污的外套,一边回过头看她,目中闪现一抹诡笑。林淡只说让他别管刘家,可没说让他别管陈家,这些年靠摄取别人的寿命而活下来的那些人,是时候还债了。

    刘若云刚跑进家门,就见自己的母亲一身血地从地下室跑出来,表情要多惊恐有多惊恐。

    “发生什么事了?”她呼吸停滞了一瞬。

    “大师死了!他忽然被压扁了,可空中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呀!”陈莉精神恍惚地喊道。

    “爸爸呢?”刘若云的胸口因为过快的心跳而一阵一阵发疼。

    “他还在下面,”陈莉惊叫道:“老公,你快出来,别待在里面了!”她扒在楼梯扶手上往下看,却死活不敢进去,脚上的鞋子沾满了血迹,像是从血泊里走出来的一般。

    “给岳父打电话,快!”刘良颤抖的声音从地下室里传来。

    刘若云怕得要死,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下去,然后愣住了。只见那位大师的尸体躺倒在一圈法阵里,浑身的骨头都断了,肚皮爆开,内脏流了一地,血糊糊的一团烂肉像是被什么重物碾压过,薄薄地摊在地板上,死状极其诡异。

    这场景,与艾雨的死何其相似?刘若云紧紧贴着墙壁,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爆裂了。不知怎的,她竟想起了被林淡压死在餐桌上的那两只虫子,大颗大颗的冷汗开始往下掉。

    艾雨的死可以说成巧合,那大师呢?他好端端地坐在地下室里,却又为何会变成一滩烂肉?刘若云找不到任何依据去解释这件事,只能捂着心脏,慢慢滑坐在地上,呢喃道:“爸爸,是虫子,是林淡压死的那两只虫子!”

    “什么虫子?”刘良悚然一惊。

    陈莉顾不上害怕了,三两步跑进地下室,尖声道:“林淡没死?怎么可能!云云,你遇见她了吗?她对你干了什么?你快原原本本告诉妈妈,别怕,别怕啊!有外公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三人互相搀扶着走出这间恐怖的地下室,不出半小时,陈虬和陈楚也到了,正面色凝重地听着刘若云的讲述。待她说完后,陈虬盯着刘良,沉声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那个女人不懂蛊术。”

    “她的确什么都不懂。当年是你带大师把我救出来的,大师也说了她不会蛊术,难道连大师也骗你吗?”刘良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既然她不懂,那林淡为什么会懂?”陈虬咬牙开口。

    “我怎么知道?”刘良抖着手点燃一根香烟。降头师诡异的死状把他吓坏了。他从来不知道用蛊术取人性命竟然是如此轻易的一件事。林淡只是用玻璃杯压死了两只虫子,同样的恶果就报应在了艾雨和降头师的身上,这显然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让他每时每刻都觉得胆战心惊。

    “现在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吗?别忘了,林淡手里还有一只虫子,通过它,她能取谁的命?”陈莉抱紧女儿,哑声道:“爸,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云云,我只有她一个孩子!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当初就不该听你的话,留那个杂种一条命!”

    刘若云连忙往母亲怀里钻,颤声道:“要快!虫子就在林淡手里,她随时都能对付我!”

    “好好,外公很厉害的,一定能救你。”陈莉轻轻拍抚女儿,嗓音听上去很温柔,表情却狰狞至极。

    陈虬揉了揉剧痛不已的太阳穴,想说一时片刻,自己哪里有什么办法,却又不忍心吓到外孙女。他咬咬牙,心道干脆直接把林淡杀了,却在这时发现孙女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地往下掉,雪白的皮肤迅速爬满青紫的淤痕。

    眼前的变故对陈家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他们的太爷爷、姑姑、几个叔伯,病入膏肓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

    “云云,你怎么了云云!不会的,不会的,妈妈明明把你和林淡的命调换了,你不会得病的!”陈莉吓疯了,一边哭一边尖叫。

    刘若云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迅速拿出手机,抖抖索索地给林淡打电话。那头很快接通了,林淡特有的低柔嗓音从话筒里传来:“刘若云,你有事?”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杂种,你早该死了,你为什么不死?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刘若云状若癫狂地大喊大叫。

    林淡徐徐道:“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捏死了一只虫子而已。祝你好运,再见。”

    电话挂断了,刘若云哭晕在陈莉怀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