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神医32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48章 神医32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三国之召唤时代带着空间闯六零幼崽护养协会山村名医寒门夫妻     见吴萱草拿着笔, 却半天没写一个字, 几位坐堂大夫面面相觑, 疑色更浓。其中一人催促道:“吴大夫,救人要紧, 即便您没有十足的把握, 也先开一个药方出来, 我们试试看。”

    吴萱草挣脱肖氏的钳制, 缓缓坐下, 手指却在不停颤抖。她不能随意开一张药方糊弄了事, 一是因为几位大夫就在此处, 一眼就能看出门道;二是因为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她的良心过不去。她提起笔,乱糟糟地写下“麻黄”二字, 就再也无法继续。

    “继明,对不起,我不会开药,你们找别人去治吧。”她终于抬起头, 泪流满面地说道。

    “你说什么?”薛继明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肖氏先是愣了愣, 继而不敢置信地低吼:“吴萱草,都到这种时候了, 你莫要开玩笑!当初我大儿子溺水的时候, 是你吹了几口气便把他救活了!你开膛剖肚都能把人救活, 如何救不了我的然儿!你快些开药啊!我求你了!我给你磕头还不行吗?”

    肖氏又哭又闹, 最后竟直接跪下了。两位老太太也是心力交瘁, 满腹惶惑。

    吴萱草压力更大,心知自己再不说实话,就会被这些人架到天上下不来。治死别人她要偿命,治死了薛然,情况会更加糟糕,于是只能咬牙坦言:“嫂子,我真的无能为力,您别逼我。救薛猛和救薛然,完全是两回事。薛猛溺水,我用的是急救法,只要方法得当,任何人都能做到。它自有它的原理在,不是什么神术。但是救薛然,靠得是内科疗法,我不懂,所以不能治。我会开刀,却不会医理和药理,我学习的医术和这里的医术完全不是一个体系。”

    肖氏有听却没有懂,质问道:“同样都是医术,为什么旁的大夫能治,你就不能治?”

    吴萱草也有些急了,辩驳道:“这种病是危症,哪个大夫敢打包票?大嫂,你这是强人所难!”

    “我强人所难?你明明是大夫,却不懂医理和药理,你反倒说我强人所难?你这个骗子!然儿,谁来救救我的然儿!”肖氏仅存的一点希望都破灭了,只能搂着昏迷抽搐的幼子嚎啕大哭。

    二房的老太太和老太君也都满脸的不敢置信。她们从未听说过不懂医理和药理的人竟然还能治病救人,竟然还能混成神医?哦对了,原先萱草堂有郑哲在,吴萱草这神医的名号恐怕是沾了对方的光。但是,别人如此称呼她,并求到门上来,她却从不说实话,反倒一直蒙混了过去。为了名誉,为了利益,她可以枉顾人命,枉顾生死!

    难怪她外出看诊总与郑哲一起,从不敢单独行动;难怪伯庸的腿她迟迟拿不出治疗方案;难怪没了郑哲,她就以钻研医术的名义躲起来,不给病人看病!说来说去,她就是个骗子!

    老太君对吴萱草的印象瞬间跌落谷底,目中还隐隐透出一些厌恶。想到孙子已经与对方订了婚,她活似吞了一百只苍蝇一般难受。二房的老太太也是既恼恨又难堪,举起拐杖就要去打吴萱草。

    薛继明虽然满心都是震惊,却也下意识地走上前,替未婚妻挡下责难。

    “小草儿,你是胡说的吧?你连我的蛇毒都能治好,怎么可能不懂医理呢。”他哑声道。

    吴萱草小声说道:“为你解毒的药是我爹传下的,我直接喂给你便好。我医术不差,只是不懂中医而已,继明,你要相信我。”

    不懂医理,却又医术很好,这话薛继明怎么听怎么奇怪。他把这些当成未婚妻的狡辩,心里极不舒服,却又不得不护着她,“大嫂,别打了,救人要紧。林淡的杏林春就在对面,她医术高超,应该会有办法的。”

    老太君连忙开口,“对对对,淡儿能治好伯庸的腿,定然也能治然儿的急惊风。走,我们去对面!”

    “林淡?”肖氏和二房的老太太表情恍惚,似乎在回忆林淡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薛扬帆却已经等不及了,抱起幼子就朝对面走去。与薛继明和吴萱草擦肩而过时,他用血红的双眼狠狠瞪了他们一下。若是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两口子!他们一个眼瞎,一个没有良心,难怪会凑在一起!

    “快跟上,莫要再与她计较了!”老太君推了肖氏一把,对方这才回神,踉踉跄跄地追上去。

    薛家人走后,萱草堂内一片寂静。几位坐堂大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拱手道:“吴姑娘,既然你不懂医理、药理,为何还承诺会传授我等医术?你这样可不厚道啊!我等这便离开,告辞!”

    什么钻研医术需要闭关,却原来都是推脱责任和保全自己的借口。他们行医数载,从未见过比吴萱草更胆大妄为的人。要知道,行医是为了济世救人,没有真才实学,岂能轻易下手?届时出了差错,不是一句“对不住”就能了结的,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一条人命!

    孙药王曾经说过:“医可为而不可为,必天资敏悟,读万卷书,而后可以济世。不然,鲜有不杀人者,是以药饵为刀刃也。吾死,子孙慎勿轻言医!”《内经》亦有言——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

    由此可见,行医是多么神圣,多么严肃的一件事,容不得半点轻忽和玩笑。而吴萱草的种种做法,却把行医之大忌全都触犯了一遍,与她为伍简直是耻辱!

    几位坐堂大夫怒气冲冲地走了,众位学徒也都生了离意。若是今日这事传到外面,萱草堂的名声定然臭不可闻,他们若是想学医,就不能与吴萱草扯上半点关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想到这里,众学徒一哄而散,连这个月的月钱都不要了。

    吴萱草看着空空如也的内堂,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从业生涯已经结束了。当医生治病救人一直是她的理想,哪怕穿越到古代,她也从未放弃过。她的确利用自己所学救活了几个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她未曾害过人命,为什么只因为一些小小的瑕疵,大家就把她的过往全部否定了呢?

    她揪着头发慢慢蹲坐在地,无声掉泪。

    薛继明轻拍她脊背,哑声道:“既然不懂医术,这家店就别开了。咱们尽快完婚,关起门来过日子,不也很好吗?”然而,他原本爱上的却是那个医术高超又善良美好的吴萱草,而不是现在这个沽名钓誉、欺骗世人的吴萱草。他心里有悔、有恨,更有茫然和无措。人是他选的,路是他走的,他如果不坚持下去,又能怎样呢?

    “然儿的情况很危险,我得过去看看。”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仓促的背影像是在逃一般。

    吴萱草擦干眼泪也跟了过去。她知道,林淡总会有办法的,世上似乎没有她做不到的事。

    ---

    病人被送来的时候,林淡和大哥正准备吃饭。两人走到外堂,均是一脸莫名。

    “不是说只是风寒发热吗?怎么吴萱草治不了?”薛伯庸满脸疑惑。在他的印象里,吴萱草的医术虽然比不上林淡,却也不差。

    “嗐,快别说了!那个吴萱草就是个骗子,根本不懂医术!”老太君臊得不敢抬头。

    二房的老太太和肖氏看见林淡就想下跪,却被薛伯庸用脚尖抵住了膝盖,冷道:“莫要用人情道义来逼迫林淡。病情如此危重,治好了,那是林淡医术高超;治不好,那是薛然的命,你们不接受也得接受,休要大哭大闹、喊打喊杀。”

    “我们知道,我们不闹。淡儿,你快些给你堂侄儿看一看吧!”二房的老太太丝毫不敢反驳。

    薛伯庸这才冲林淡摆摆手。

    林淡走到病榻前,仔细为患儿把脉,沉吟道:“急惊风,病情有些严重。”

    “那还有救吗……”肖氏一句话没说完,就见林淡拿出一套银针,扎入儿子的十根手指、十根脚趾、双耳尖、百会、大椎等处,泄出黑血。她刚把血滴擦掉,儿子就哇啦啦地大哭起来,竟是醒了,全身冒出许多汗珠,冰凉的手心和脚心也都温热起来。

    肖氏看呆了,两位老太太和薛扬帆也都瞠目结舌,半天无法回神。反倒是薛伯庸和薛继明兄弟俩面色如常,仿佛早就料到会如此。

    林淡命学徒擒住患儿手脚,以毫针飞快点刺对方的涌泉、合谷、人中穴,又以雀啄术刺素髎穴,留针片刻再拔,患儿很快就停止了抽搐,哭声渐小。

    “抽搐只是暂时停止,还需吃药巩固疗效。我先给他开一服羚麝止痉散,再观后效。”林淡飞快抓了一帖药,亲自熬好喂给患儿。过了大约两刻钟,患儿的高热彻底消退,也不再抽搐。

    当肖氏把年仅一岁的儿子抱入怀中时,他竟在她胸口摸索起来,像是饿了在找奶吃。肖氏喜极而泣,把幼子紧紧搂住,哽咽道:“谢谢林大夫,谢谢!”

    神医啊!药到病除啊这是!二房的老太太瞪圆眼睛,满心都是震撼。薛扬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铁塔一般的壮汉,竟然对着林淡哭红了眼睛,嘴里感激不尽。

    吴萱草听见小孩开始哭,就知道林淡果然有办法,又见哭声止息,终是彻底认输了。她抬头看看“杏林春”的匾额,又回头看看空无一人的萱草堂,眼底划过一抹晦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