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神医29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45章 神医29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汉侯寒门夫妻     杏林春内发生的事,均被萱草堂的医者和学徒看在眼里。大家面面相觑, 表情各异, 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有志一同地鄙视林淡。要知道,为了治好那位肠痈患者, 他们亲眼看着郑哲和吴萱草反复制定手术方案, 又反复推翻, 治疗过程要打开腹腔, 这已是千难万难, 术后的护理更是需要耗费十二万分的精力。只要其中某一个环节出了错, 病人或许就会死亡,成功率只有十之四五。

    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正是因为病人已经病入膏肓,治无可治, 郑哲和吴萱草才会想到做手术。他们这是把死马当作活马医,在撞运气。这份共识,病人家属明白,郑哲和吴萱草明白,萱草堂的医者和学徒明白,连病人自己也明白。得了这个病,除了看运气, 还能看什么呢?

    但现在,这位必死之人却被林淡轻而易举救活了, 采用的药物都不值钱, 前后不过耗费了五两银子, 早上送来下午就能回家,病愈的速度十分之快,叫大家看傻了眼。

    病人在家属地搀扶下对林淡反复作揖,表情十分感激。给诊金的时候,他大哥愣了愣,然后飞快跑到萱草堂门前,扯着嗓子喊道:“把我的五十两定金还回来!当初你们说要做手术,除了定金,还要再收我二百两银子,叫我签下契约书,说是不能保证救活我弟弟,让我们生死自负。可是你们看看,我弟弟被小林大夫救活了!前后只花了五两银子,四个时辰。”

    他狠狠唾了一口,语气十分不屑:“呸,什么神医?我看是庸医还差不多!收了我那么多钱,还不能保证活命,临到头又说不能治,白白耽误了我弟弟的病情!若不是小林大夫医术超凡、药到病除,我弟弟今天就死了!从今以后,我们家的人再也不会来萱草堂看病,谁来谁是傻子!”

    萱草堂的学徒和医者向来很注重保护店铺的名誉,谁若是说萱草堂一句不好,他们立刻便会群起而攻之。可今天,他们却羞红着脸,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路人听了男子的话,尽皆露出诧异的表情,议论道:“我的娘诶,治一次病前前后后要花二百五十两银子,这是抢钱吧?”

    “你没听清吗?花多少银子是小事,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能保证把病人治好,还要你签生死书,免除他们的责任!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不敢治,趁早跑吧。这是拿钱害命呢!”

    “签生死书是怕治不好,病人家属找麻烦吧?可见这位吴大夫医术也不怎么样。人家小林大夫三两下就能治好的病,在她这里又是开膛破肚,又是生死契约的,弄得仿佛很难治一样。”

    “由此可见,二位大夫虽然年龄相当,水平还是很有差距的。”

    路人摇摇头散开了,自此在心里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吴萱草医术虽高,却终究比不上杏林春的小林大夫。小林大夫能把郑神医逼走,其医术恐怕远在他二人之上。

    也因此,杏林春的生意越发红火,很多大夫慕名而来,一边在此处坐堂,一边跟随林淡学习医术。不需要她刻意传授什么秘技,只需跟在她身边,看着她如何施针用药,就能让大家获益良多。她治疗病人的手法十分独特,讲究快速、稳妥、高效,远非当世医者可比。

    临到傍晚,她治好肠痈患者的事迹已被路人传扬开来,声望隐隐有赶超吴萱草的趋势。

    薛伯庸离开军营后未曾回薛府,而是直接来了杏林春,一入后院便道:“听说你今天治好了一例绝症?”

    “肠痈算不上绝症。我的老祖宗擅治急症,平生遇见二十二例肠痈患者,均能治愈。我吸取了老祖宗的经验,手法自然比寻常大夫高超,也是占了家族传承的便宜。”林淡正在搓洗床单,一双手冻得通红。

    来往于医馆的皆是病人,这个呕一口血,那个大小.便失禁,弄得床单一片脏乱,每日都要清洗更换。

    薛伯庸挽起衣袖,自然而然地接过床单,柔声道:“我来洗,你累了一整天了,歇着去。”

    林淡摇摇头:“我行医只需坐诊,你却在军营里摸爬滚打,到底谁更累?”

    薛伯庸低声一笑:“我俩都累,要不干脆雇几个仆妇吧,平时也好照顾你。”

    林淡听了这话立刻擦干净双手,回屋拿了一个小本本,一行一行指给他看:“我们的医馆这个月才开始赚钱,头几个月既要购买药材,又要支付租金,当真不是一笔小数。这个月好不容易赚了一些,却都被我拿来聘请学徒和坐堂大夫了。病人一多,消耗的药材也多,这方面的支出少不了,而且流动性很大,我们必须保证钱袋子里随时备有五百两银子用来周转……大哥你算一算,我们哪里还有余钱去请仆妇?”

    她一口一个“我们”,俨然已把此处当成了她和大哥共同的家,言辞间少了疏离,多了亲密,倒叫薛伯庸愉悦起来。他望着林淡,目中全是温柔,叹息道:“既如此,我便早些回来帮你干活。”

    林淡也没同他客气,指着水盆说道:“咱俩合力把床单拧干,然后你去劈柴,我去煮饭。大哥你放心,杏林春的生意只会越来越好,等我有钱了便多请几个仆役,绝不会再让你干活。大哥,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了。”

    在薛府,大哥从来不用干活,然而到了她这里,却得洗衣、劈柴、做饭,弄得一身狼狈。大哥屈尊至此全都是为了她,她如何能不领情?她原本也想拒绝,却又不得不承认,一个家若是没有男人支撑,光凭她一个人真的忙不过来。

    薛伯庸完全可以自己出钱替林淡请几个仆妇,却没有那样做。他喜欢每天赶回来帮她干活,如此,他就能慢慢融入她的生活,变成这个家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他与林淡一人握住床单的一头,慢慢拧干,然后挂在晾衣绳上。合力倒掉满盆脏水,两人一个劈柴,一个进厨房做饭,分工十分明确。

    几名侍卫躲在门外探头探脑地看,却不敢走进去,发现将军冲这边使眼色,连忙跑了。离开杏林春后,他们叹息道:“你说将军这又是何苦?好好的豪门公子不当,却来林姑娘这里当长工,仿佛还上瘾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替心上人干活干久了,自然能成一家人,将军这是在使攻心计呢。林姑娘起初还让将军回薛府,不用管她,如今将军一天不来,她就得去军营里找,可不就离不得将军了吗?”

    “原来如此,但愿将军早日修成正果吧。”

    一行人一边议论一边嬉笑,显然很看好这一对。

    ---

    林淡的日子好过了,吴萱草的日子却艰难起来。没有郑哲坐镇,她一个人很难支撑萱草堂。来看病的人若是平头百姓,她还能以钻研医术抽不开身为由,把他们推给别的医者治疗,若是遇见身份贵重的,却得亲自接待,否则就是给脸不要脸。

    这些人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萱草堂毁于一旦,也能让吴萱草身败名裂。她不能躲,也不敢躲。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日,与她颇有一些渊源的武安侯夫人前来看病,说是自己的右上肢冷痹发麻,酸软无力,还时常伴有头痛、抽搐、昏厥等症状。她原本是一名身材丰硕的女子,现在却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若非两名侍女一左一右搀扶着,她恐怕随时都会倒下。

    武安侯夫人两月前在街上晕倒了,是吴萱草及时替她进行救治才苏醒过来,自然而然的,她对对方便十分信任。走入内堂,闻见浓浓的药味,她顿时安心很多,柔柔问道:“萱草,我这病不难治吧?”

    “我先替您把完脉再说。”吴萱草早已学会把脉,此时倒也镇定,然而下一瞬,当她把指尖覆在武安侯夫人的手腕上时,却变了脸色。

    “萱草.你怎么了,可是我的病很严重?”武安侯夫人双目泛红,面露绝望。她其实已经看过很多太医,也吃过很多药,却总不见好,这才亲自来萱草堂问诊。若是连吴萱草都治不好她的病,她真不知该找谁去了。

    吴萱草摇摇头不敢说话,越发努力去探脉,却探到一片虚无。武安侯夫人活生生地坐在她面前,她却摸不到她的脉搏,这是什么病?未穿越前,她只是一个普外科的医生,若说什么病都了解也什么病都能治,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没有脉搏是什么原因?她脑海中瞬间出现了很多选项,有可能是主动脉出了问题,也有可能是血虚气虚,还有可能是心脏.病。动脉出了问题又分很多情况,有硬化、夹层、栓塞等等,而心脏.病的种类就更多,简直一口气说不上来。

    这些病,最简捷最高效的治疗方法无疑是手术,或清除栓块,修复夹层,扩张血管;或搭桥、置换,甚至是移植心脏。这些疗法,在这个落后的年代根本没有实现的条件,就算能实现,吴萱草也没有那个技术。

    武安侯夫人的病,她治不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