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神医26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42章 神医26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大撞阴阳路三国之召唤时代寒门夫妻     越是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薛继明就越是对吴萱草放不开手。他不能在犯了那么多错误之后,却什么都没得到, 所以最近对吴萱草缠得很紧,而对方也终于答应了他的求婚。

    有二房老太太做媒, 又有吴萱草盛名在外,老太君不好拒绝这桩婚事, 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吴萱草是个孤女, 下定之事皆由二房老太太去办, 想来再过几天, 二人就能成为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

    薛继明坐在堂上, 目光却时不时扫向对面,惊讶道:“我观杏林春门庭十分寥落, 这却是为何?”

    替他奉茶的医者讽笑道:“还能为何,医术不精呗。二公子怕是不知道,方才那位林大夫还死活拦着一名病人,不让人家来咱们萱草堂就医,说是郑大夫开错了药。咱们郑大夫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为了抢生意, 可不得卯足了劲儿往前冲?她那家医馆开张大半月了,一单生意也没有,只零星几个买药的,一天十个铜板都赚不到, 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倘若能哗众取宠, 从咱们郑大夫手底下抢走一个病人, 或许能扬名立万呢?”另一名医者调侃道。

    “扬名立万?我看是遗臭万年!什么病人都敢抢,她真是疯了!那位大嫂的肠胃炎症已经十分严重,吴大夫说再晚来一两天就会胃穿孔,届时开什么药都白搭,定是治不好的。她把人抢走,却又束手无策,这岂非在杀人?”

    “是啊,毕竟年纪小,不知道轻重。不过话说回来,胃穿孔是什么病症?”

    “胃穿孔就是胃部炎症完全溃烂,破开一个孔洞。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救。”

    “原来如此,吴大夫懂得真多!”

    两名医者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开了,薛继明却听得直皱眉。看见吴萱草领着一名病患走出隔间,他连忙说道:“小草儿,林淡能治好我大哥的双腿,可见医术绝对不差。她说你们误诊了,你们最好探查仔细了再说。”

    吴萱草最厌烦听见林淡的名字,皱眉道:“病人喝了师父开的保和汤,腹痛当场就消去了,如何是误诊?你不要听风就是雨。”

    两名医者见二公子维护的人竟然是林淡,当即不敢开腔了,但是在心底深处,他们对林淡的轻视与不屑,却更为浓重。

    萱草堂外发生的事,渐渐被百姓传扬开来,郑哲头上又多了一项“用药如神”的事迹,而林淡则成了衬托他的丑角,不断被人提起并大加讽刺。她开的杏林春生意越发冷清,而萱草堂的门槛却差点被病人踩破。

    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一旦有个什么头疼脑热,必定会派遣马车来萱草堂接二位大夫前去会诊,拒绝了他们的那位肠痈病人则主动找上门来,说是答应他们的治疗方案。

    郑哲与吴萱草大喜过望,一面拿出生死契,让病人家属签字,一面徐徐说道:“我们会剖开病人的肚皮,把烂掉的肠子割掉,然后再缝合起来。少则半月,多则一月,病人就能完全康复。”

    “这样真的能治好吗?”病人家属看见契约书上写着“生死自负”四个字,便又犹豫了。

    “能治。你放眼看看整个中原,能治好肠痈的大夫有几个?先前我与吴大夫治好了一位腹中长瘤的病人,采用的也是这种方法,他现在好好的,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去他家问问……”郑哲话未说完,外面就吵嚷起来,十几个拿着棍棒锄头的壮汉试图冲进萱草堂打砸,还有两人抬着一块门板走在最后,一名妇人躺在板子上,不停往外吐血。

    鲜血洒了一路,活似不要钱一样,被血滴溅到的路人有的闪避,有的唾骂,还有的跟来看热闹。有那记性好的,指着妇人说道:“我认得她!她不是前两天来萱草堂看病的那位大嫂吗?当时因为她,杏林春的大夫还与郑大夫起了龃龉,说是郑大夫开错了药,延误了这位大嫂的病情。”

    “看这情形,莫非杏林春的大夫竟是对的?”旁边几人完全不敢相信郑神医竟会出错。

    “谁知道呢?看看再说。”

    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把整条街都堵上了。那妇人已然变成了一个血人,胸口的起伏微不可查,竟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她的丈夫和儿子带着一群乡人赶到京城,举起棍棒打砸萱草堂,口里诅咒唾骂,十分愤怒。

    林淡闻听动静走出来,目光扫过那名妇人,表情却无动于衷。她劝也劝了,拦也拦了,弄成现在这样,实是与她无干。

    郑哲和吴萱草匆匆赶到,看见浑身染血的妇人,表情骤变。

    “不应该啊!吃了我的保和汤,她的病应该早就好了,怎会严重至此?你们回去之后是不是没有持续给她用药,或是改了我的药方?”郑哲一边把脉一边急问。

    “每天三服药,我们没有一服落下!”壮汉怨毒道,“我婆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偿命!”

    “既如此,你们可是在我家的药房抓的药?若是贪便宜,去了别的药房抓药,我们可不能保证那保和汤始终有效。”吴萱草推脱道。

    “放你娘的狗屁!当初我们直接在萱草堂抓够了七天的药,我婆娘回去之后吃了两服,肚子又开始疼痛,我坚持让她吃完,结果她便开始吐血,竟是止都止不住!你们是不是在药里下了毒?我要去衙门告你们谋害人命!”

    壮汉举着锄头杀过来,两名学徒连忙去拦,唯恐他伤到东家。吴萱草早已派人给薛继明送了信,薛府的家丁很快便来,她倒也不怕。

    郑哲冒着被打死的风险跑到妇人身边,给她把脉,忧虑的表情已完全被惊惧取代。完了,这人先前来时还只是发了一些炎症,如今却已病入膏肓,命不久矣!若是呕血之症止不住,不出一个时辰她就会咽气!

    壮汉见他面色大变,本就熬红的双眼几欲流出血泪,怀抱着最后一丝期望问道:“我婆娘可还有救?”

    “我先替她止住呕血之症再说。”郑哲勉力维持住镇定。

    “那你还不快开药!”壮汉厉声催促。

    郑哲连忙冲几名学徒摆手:“去煎解秽汤,速速送来!”

    几名学徒飞奔而去,见此情景,林淡摇头叹息:“又错了。”话落径直回了杏林春,懒得再看热闹。

    却没料有好事者一直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高声喊道:“郑神医,林大夫说你又错了!”

    郑哲心头一阵急跳,却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闲言闲语,而是拿出一套银针,一一扎入妇人的要穴。

    壮汉猛然扭过头,朝杏林春内看去,却见林淡已掀开竹帘去了后院,根本不想管这件事。想起她之前的告诫,壮汉心绪翻腾,犹豫不定,却见银针一入自家婆娘的穴位,她竟停止呕血和抽搐,已然恢复了一些生气,这才打消去杏林春求医的念头。

    郑哲抹掉额头的冷汗,心道一声好险。所幸他这些天对内劲和针灸的结合运用有了一些新的见解,否则今日定会身败名裂。呕血之症止住了,这人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吴萱草看见他立竿见影的针灸之法,目光微微一闪。

    围观的路人表情一个比一个紧张,显然已看入了神。直到此时,他们才吐出一口浊气,赞叹道:“到底是郑神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能活命!”

    “吐血吐成那样,他几针下去就能止住,手法着实是精妙!”

    “起死回生,莫过于此!”

    在路人的盛赞中,一名学徒端着一碗汤药跑出来,咋咋呼呼地喊道:“快让一让,解秽汤来了!这可是救命的药,撞洒了你们谁负责?”

    众人连忙退至两旁,让他过去。郑哲接过药碗,亲自喂入妇人口中,言之凿凿地道:“解秽汤能解腐毒,一碗下去,她肠胃中的破溃立刻就能得到抑制。待我拔.出银针,你们便把她抬进去,我们慢慢治疗,不要着急。”

    一群乡民已冷静下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妇人,却没料变故陡生,妇人竟尖叫一声惊坐而起,上面吐血,下面屎尿齐喷,模样惨不忍睹。

    围观者一边大哗一边急退,议论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之间就不行了?看这样子是不行了吧?我姥姥死的时候也是这样,屎尿都控制不住!”

    “果真是不行了,人已经厥过去了!”

    路人退得更远一些,目中全是惊骇。

    壮汉扑上去一声一声地喊着婆娘,他的几个儿女双目血红,杀气腾腾,竟是一副与人拼命的模样。郑哲吓坏了,双腿软得走不动路,只能半跪在妇人身边,不停捻动针尾,试图做出最后的挣扎。

    吴萱草连连喊着救人,却也无计可施。

    不知谁扯着嗓子说道:“林大夫肯定能治!她看一眼就知道你们用错了药,已经连着警告你们两回了,你们就是不听!”

    壮汉听了这话像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浮木,立刻抱起妇人,跌跌撞撞跑到杏林春门前,一边磕头一边呐喊:“救命,林大夫救命呀!先前是我有眼无珠,不识泰山,我已知错,求林大夫大人大量,救救我家婆娘吧!我给您磕头,我给您银子,求您出来看一眼,求您了!”

    壮汉不要命地把脑袋往地上撞,一派深情令人唏嘘。他的几个儿女连忙把荷包里的铜板和银子全都掏出来,摆放在杏林春的柜台上,然后一起跪下磕头。

    竹帘终于动了,林淡缓缓走出来,手里同样拿着一套银针。她沉默不语地握住妇人的手腕,仔细探脉,然后把郑哲的银针一根一根拔掉,随手扔到一旁,再抽.出自己的银针,一一扎入不同的穴道,指尖轻轻一弹,针尾便持续震颤,进而发出嗡鸣。

    在这嗡鸣声中,妇人竟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见此情景,路人一片大哗,口里连连喊着“活了,神仙,了不得”等语,竟是被林淡出神入化的医术镇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