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神医2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37章 神医2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农家乐大撞阴阳路     林淡被绑住双手押入一座府邸, 行经大门时抬头看了一眼, 却见梁上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宣平侯府”四个大字, 心中顿时了然。在原主的记忆中, 这位宣平侯乃大秦国一等一的软饭王, 凭借一张俊美的脸蛋获得了长公主的青睐,为之下嫁,由一个落魄的小官之子一跃成为宣平侯,实属平步青云。但他天性浪荡, 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即便娶了公主依旧不改风流花心的本性,四处在外招惹桃花。

    起初,长公主有一个灭一个,将他招惹过的女人都解决了,弄得夫妻二人离心离德, 恩爱不再。他老实几年后又固态萌发, 不敢流连风月场所, 就转而找上良家女子。他那张脸蛋实在长得英俊, 又加上奢华的穿着和尊贵的气质,自是手指一勾,女子就上了当, 几乎是前仆后继地载在他怀里。

    他一连养了五六个外室, 生了七八个私生子, 钱财不够就回府找长公主讨要, 不拘是骗是哄,总能从长公主那里得来金银珠宝去奉养外室。长公主不是笨蛋,很快就发现了端倪,终是对他心灰意冷,自己关上门来好好抚养唯一的幼子,再不管他那些风流韵事。

    宣平侯却以为公主妥协了,竟一个个地把外室带回来,明目张胆地养在府中。长公主也无二话,只是冷笑着把宣平侯府,也就是自己的公主府一分为二,自己占了绝大部分居住,只留下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给宣平侯和他那些女人孩子居住,吃穿用度也完全不管,且让宣平侯拿自己的俸禄去养。

    宣平侯一个月才五十多两俸禄,自己花用都腾挪不开,又哪里供得起那么多人,当即叫苦不迭,哭着喊着给长公主道歉,试图与她和好如初。可长公主已对他毫无感情,若非为了儿子能顺利继承侯爵之位,早就一脚把他踹了。

    而眼前这位貌若春花的少年,想必就是长公主唯一的儿子朱艺闽,也就是这宣平侯府的小世子。他时常出入宫闱,颇得皇帝宠爱,却很少在外行走,也不喜参加交际,故此,原主对他的了解并不多。

    不过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对林淡来说并不重要,她只知道他是一个病人,而且急需治疗,这就够了。被关进柴房后,她找了一处草垛躺下,心情十分平静。

    另一头,小世子却捂着胸口,惨白着一张脸跑进正院,口里哇啦啦大叫:“娘,娘,不好了,你快救救孩儿!”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张扬跋扈和阴狠歹毒的模样,分明就是个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小孩。

    长公主重重放下茶杯,斥道:“你给我放稳重些,天塌下来了也有高个子顶着,你怕什么?我不是不让你随意外出吗,你怎么不听话?”

    “我,我以为冬天的时候衣服穿厚一点,一般人应该看不出来。”小世子紧紧揪住衣领,双目含泪:“我哪知道我的马会受惊,在闹市中疾奔起来,差点踩死人,我也从马上摔下,被一个小姑娘给救了。小姑娘摸到了我的胸口,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娘,您说我该怎么办呀?她毕竟救了我,我总不能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就把她给杀了吧?”

    长公主按揉眉心,表情沉郁。她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儿子原本好端端的,却不知为何,胸口竟一日一日饱满起来,下身也疼得很,几乎没了功用。自那以后,他的皮肤光滑了,胡须不长了,容貌也越来越美丽,仿佛变了一个性别。眼看他胸口越长越大,竟是遮不住了,长公主差点没愁得一夜白头。

    儿子的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他的世子头衔就保不住了,还有可能被污为妖孽进而烧死。想到那样的结局,长公主不寒而栗,竟丝毫不敢替他请太医,唯恐消息外泄,只让府里的大夫诊治,却始终不见好转。这些日子,她正琢磨着是不是去其他邦国寻找大夫,却没料变故来得这样快。

    “人在哪里,是什么背景?”长公主拍板道:“不行,本宫得亲自去看看。”

    京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随意在街上走几圈就能遇见一两个勋贵,故而行事更需谨慎。长公主不敢随意把人处置了,唯恐小事闹成大事,大事收不了场。她匆匆来到柴房,连伞也忘了打,头发丝儿和皮肤上落满雪花,模样有些狼狈。她最信任的两个大宫女正拿出手绢替她擦拭,并把周围的侍卫全都支走,免得人多眼杂,泄露了小世子的秘密。

    朱艺闽躲在长公主背后探头探脑地看林淡,表情有些羞愧。

    “你是哪家的女儿?”长公主缓缓走到林淡身边,垂眸看她。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知道,你儿子的病我能治。”林淡睁开眼睛,看见面颊绯红,美艳不可方物的长公主,不由愣住了。

    长公主心头一阵急跳,却咬牙道:“本宫的儿子有病,本宫怎么不知道?”这小丫头才十七八岁年纪,竟张口就说自己能治这等奇症,岂非在耍诈?不查清她的来头,长公主是绝对不会放下戒心的。

    林淡盯着长公主仔细看了两眼,笃定道:“非但你儿子的病我能治,你的病,我也能治。”

    朱艺闽惊讶地说道:“我娘有病,我怎么不知道?”

    林淡面上一哂,觉得这母子俩委实有趣,连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长公主摸了摸儿子脑袋,语气冷凝:“是啊,本宫有病,为何本宫不知,你竟知道了?”

    林淡从草垛子上爬起来,拱手道:“公主殿下莫要逞强。您虽然面色嫩红、艳若桃李,看上去一派康健的样子,但您其实重病缠身已有许多年。若是我没看错,自从小世子出生到现在,您恐怕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吧?”

    两名大宫女眸光微闪,极力忍住了去看主子的欲望。

    长公主不为所动,冷笑道:“哦,你倒是说说看,本宫究竟哪里有病?”

    朱艺闽连忙跳出来,叫嚣道:“是啊,我娘哪里有病,你立刻给我说出个一二三四来,你若是说的不准,我立刻叫人把你砍了!”

    林淡看也不看这只没牙却喜欢四处蹦跶的小奶狗,只管盯着长公主,徐徐道:“殿下面色酡红,非是霜雪急冻,而是内火升腾所致。大冷的冬日,您身上裹得很厚实,却只穿了一双薄薄的单鞋,却丝毫不显腿脚僵冷之相,可见这内火辗转于足少阴肾经井穴,无所出,故冲于头面,实乃焦阳过衰,不能统摄肾阴,而致阴火沸腾,足心焚热。若是我没猜错,每到深夜,您这足心之火便更为炽热,必扰得您不得安睡,稍一受凉,就觉双膝酸腐冷透,严重时连站立都不行,需得整日卧床修养。您阴火旺盛,故而面色红润、双目湛然,仿佛十分康健,但您的根骨,实则已经快熬干了,是也不是?”

    长公主终于露出惊讶的神色,却犹然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小姑娘,竟能一眼看透自己的病症。没错,她的确已经病了十几年,每天晚上都得把双足露在被子外面,踏着寒凉的玉石方能入睡,却睡不到几个时辰,又会被烫醒,胃口一日比一日减弱,身体一日比一日消瘦,稍微受了凉,双膝就像裹了一层冰,又酸又冷,偏偏足底却像踩在火炭上,几欲蹦起来,那滋味简直痛苦得难以言喻。

    旁人都道她气色好,却又如何能够知道,她已经病入膏肓了!她请了无数太医,喝了无数汤药,却丝毫不见效果,渐渐也就绝望了。

    “是又如何?连太医都治不好的病,难道你能治?”长公主嗓音干涩,暗含紧张。

    林淡嗅了嗅她身上浓重的药味,摇头道:“他们不是不能治,而是根本用错了药。您这病,乃阴阳盛衰之变所致。您阴火旺,阳火衰,太医却为您开具滋阴补肾、滋阴降火,以及清骨蒸劳之剂,如此更加重了您的阴火,又岂能见效?若是我没闻错,您最近改了方剂,开始服用升阳散火汤,须知阴阳之道,阳为阴根,阳生,阴始能长。太医为您升阳火,间接导致了您阴火更旺,反而加重了您的病情,如此,即便再治个几十年,殿下也别想痊愈。”

    长公主暗自琢磨她这番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半信半疑的表情逐渐被压抑的激动取代,立刻放软了声调,询问道:“敢问姑娘高姓大名?”

    “鄙人姓林,乃一初出茅庐的乡野大夫,不足挂齿。”林淡绝非自谦,而是真的认为自己的本事还很粗浅。

    长公主丝毫不敢再轻视她,连忙脱掉自己的大氅,披在她肩头,又毕恭毕敬地把人请入正院,奉上热茶,这才开始询问治疗方法。自己病了十几年,这位姑娘都有办法治好,想来治疗儿子的奇症,应该不在话下。

    小世子晕晕乎乎地跟随母亲来回绕了一个大圈,却也隐隐知道,自己仿佛得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