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神医17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33章 神医17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农家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汉侯三国之召唤时代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林淡愿意帮儿子治腿已经是天大的恩情, 妇人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要她的银子。

    林淡把银票折叠整齐,塞进妇人荷包里,坦言道:“早日把他的身体补好,我就能早一些展开治疗,如此, 我大哥也能早点看见希望。这对你们有利,对我大哥更是有利。说一句不中听的话, 我帮你们不是因为善心,而是因为我大哥, 你们明白吗?所以我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不要反抗。”

    妇人这才勉为其难地收下银子,又对林淡千恩万谢。

    二人掰扯清楚了, 林淡才开始写药方,一边写一边思考,增增改改十分慎重。妇人不敢打扰她,只能敬畏不已地站在一旁看着。二人丝毫未曾察觉, 敞开的院门外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一名容貌俊美的男子被两个侍卫抬下来, 放在门口。

    跟随林淡的侍卫倒是十分警觉,连忙跑出去看,发现来的人是将军,竟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无他, 自从瘫痪之后, 将军就再也没踏出过家门, 顶多只在院子里看一看风景,双眼却连一丝焦距也没有,仿佛与世隔绝了。

    但现在,将军却绷着一张脸,直勾勾地看向院内,一副焦急担忧的样子。他是为谁而来,侍卫不用问也知道。

    “启禀将军,姑娘就在里面。”侍卫压低音量说道。

    薛伯庸略一点头,然后转动轮椅往前行去,隐约听见林淡在与某人谈话,具体说了什么他没留意,却难以忽略那一声声“我大哥”。十句话里,她必得带上十个“我大哥”,可见完完全全把某人挂在嘴里,记在心上。

    薛伯庸被担忧和恼怒充斥的内心,眼下已软得一塌糊涂,紧皱的眉头不知不觉就舒展了,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闻听林淡准备彻夜不归的消息,他简直快急疯了,一时半刻也等不了,立即让侍卫去追。想到林淡与几个陌生人待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也不知会不会遇见危险,他心里忽然涌上一股难以克制的冲动,等到回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也随着侍卫出发了,而灯火通明的薛府在路的尽头,已离他越来越远。

    他掀开车帘,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京都,终于长叹了一口气。踏出啸风阁,回到这个他曾经打马游过的地方,似乎并不是难事,只需一个契机、一股动力而已。

    林淡教会妇人按摩,又制定好了药方,这才伸着懒腰走出房门,准备透一口气,却发现大哥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廊下,用深邃的目光看着自己。

    她伸出去一半的懒腰立即收回来,惊讶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薛伯庸徐徐开口:“今后我们得立一个规矩,无论你去到哪里,晚上必须赶回来,不得在外留宿。”只要一想到林淡不在啸风阁,不在离自己咫尺相距的地方,他就心慌难抑。

    林淡下意识地点头:“好的大哥,我都听大哥的。”完了一拍脑门,急促道:“大哥,我做错了一件事,我们赶紧回去吧!”

    “轻点拍,脑门都红了。”薛伯庸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目中飞快划过一抹心疼。

    林淡连连敷衍,又向妇人和少年辞了行,这才把大哥抱上马车。驶离丰田乡后,她掀开薛伯庸的衣摆,想去看他的双腿,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哑声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看看大哥的双腿,大哥,你把裤子脱了吧?”林淡话音刚落,赶马车的侍卫就发出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薛伯庸脸颊涨红,咬牙切齿地道:“小丫头,你知不知羞?”

    “大哥的病要紧,大哥不脱我帮你脱!”林淡挣脱钳制,去拽薛伯庸的裤头,薛伯庸哪里敢让她得逞,连忙将她的右手反剪过来。林淡顺势一个翻身,又用左手去探,二人在狭窄的车厢里缠斗起来,你一个擒拿,我一个肘击,来来往往好不精彩。

    听见车厢里不时传来砰砰砰的闷响,负责护送二人的侍卫个个扭曲着脸,不知该做什么表情才好。

    “这是打起来了,还是在……”一名侍卫举起两根拇指互相碰了碰,表情很暧昧。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另一名侍卫狠狠拍打他后脑勺,让他别多话。

    不停摇晃的车厢终于安静下来,气喘吁吁的林淡被大哥压在身下,小腰不停扭动,显然还不死心。薛伯庸满脑门都是汗,不是累的,而是憋的。他艰难地弓着腰,尽量让自己的下腹远离不老实的小丫头,哑声道:“你闹够了没有?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岂能随意去脱男人的裤子!”

    林淡转过头,解释道:“大哥,你的腿需要每日按摩,否则肌肉就萎缩了!”

    “啸风阁那么多侍卫,让他们来按就好,何须你亲自动手?”

    “我的按摩手法很特殊,他们学不来。”林淡坚定道:“大哥,你的腿要是治不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嫁人,你别跟我提什么男女大防。”

    薛伯庸一听这话,压制她的双手下意识便松开了。

    林淡连忙爬起来,用被子把他的脑袋蒙住,然后去扯他的裤腰带。他死死握住她的手腕,脸颊已红得滴血,所幸有被子挡着,未曾被任何人看见,“小丫头,我败给你了!”他的嗓音既沙哑又无奈:“回去之后,待我换一条宽松的裤子,我撩起裤腿给你看,这样可好?”

    “好吧。”林淡终于消停了,松手的时候飞快捏了捏大哥腿上的肌肉。

    薛伯庸没有感觉,扯掉被子时却正好看见她不老实的举动,脸颊不由发烧。死丫头!他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嘴角却不受控制地上翘。

    ---

    啸风阁另外开有一扇门,联通府外。薛伯庸若是不想让府里的人窥探自己的行踪,只要把院门一关,角门一开,就能把自己的小院与将军府完全隔绝起来,自成两个世界。

    他出去一趟又连夜赶回来,府中竟无一人知晓。大家全都睡着了,四周静悄悄的,唯有吊在廊下的灯笼在左右摇晃,投射出一片橙黄的暖光。林淡用被子把大哥裹得严严实实,送他回房,等他换了宽松的裤子,就撩起裤腿查看他的肌肉。所幸他受伤之前体格非常健壮,肌肉略有一些萎缩,情况却并不严重。

    林淡把药油抹在掌心,搓热,然后辅以内劲,一遍又一遍地帮薛伯庸推拿,并徐徐解说道:“大哥,你的腿还好,每天只需按摩两遍就能保持在最佳状态。我早上出门的时候给你按一遍,晚上回来的时候给你按一遍,这样就差不多了。”

    薛伯庸看着她略有些发红的手指,疼惜道:“每日一遍不行吗?这样的话,你就又多了一桩麻烦事。”

    “不麻烦。只要大哥能好,一切办法我都要试一试。”林淡语气坚定。

    薛伯庸半晌没说话,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

    ---

    用祖传的推拿术给薛伯庸按了半个月的腿后,林淡发现他略有些萎缩的肌肉竟然恢复了往昔的强健,于是越发不敢懈怠。丰田乡那头她也每天都去,随时改换药方,力图赶紧把少年的身体养好。

    这日,她照例早早起来,替大哥按摩,却被休沐的薛继明撞见了。对方先是愣了愣,然后怒火中烧地奔上前,试图将她拉开,却被她一个甩手拍飞出去,狠狠撞在大门上,差点吐血。

    “是你啊!”林淡转过头,满脸无奈:“你怎么这么弱?大哥双腿不能行走还能把我揍趴下,你怎么连我一招都接不稳?若是大哥未曾受伤,十个你加起来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林老爹和林老娘都是军医,原主从小跟随他们在战场上长大,也是习过武的。是以,林淡力气过人,又精通擒拿之术,府中却并无一人怀疑。

    这些日子,薛继明拼尽了全力去获得别人的认同,但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却是——你比不上你大哥。如今这句话连盲目崇拜他的林淡都挂在了嘴上,如何不叫他难过?他嘴唇颤了颤,却无力反驳,只能揉着闷痛的胸口,暗暗憋气。

    薛伯庸一看见这个傻弟弟就来气,想到他和林淡曾经的婚约,更是浑身都不自在,拧眉道:“你方才拉林淡作甚?男女有别你不懂吗?”

    “是我不懂还是她不懂?她一个大姑娘家,怎么能摸你的腿!”薛继明表情十分委屈。

    林淡已经按完了,正一边用帕子擦手一边平静地解释:“这不是摸,是推拿。大哥的双腿无法行走,久而久之便会枯瘦萎缩,即便日后治好了,也会失去行走功能,要想重新站起来还得颇费周折。如今我.日日为他推拿,让他的肌肉得到锻炼,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薛伯庸接过帕子,把小丫头的指甲缝都一一擦干净,笑道:“你跟他废什么话。他若是不信,自可找吴萱草问一问。”

    “小草儿从来没说过大哥的双腿还要按摩。林淡,你与我曾经订过婚,如今又赖着大哥不走,你真无耻!我老实告诉你,即便大哥一辈子不娶,我祖母和母亲也不会同意你嫁给他的,你不配!”

    “你给我滚!”不等薛继明把话说完,薛伯庸已出离愤怒,将手里的帕子揉成一团,看似轻描淡写地掷过去,却像一块石头狠狠砸在薛继明胸口,令他伤上加伤。

    薛继明咽下一口心头老血,眼泪巴巴地道:“大哥,你不识好人心!林淡是什么货色,你终有一天会知道。”

    当他委屈地快哭出来时,林淡却端着一盆水,径直绕过他出去了,连个眼角余光都不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