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神医13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29章 神医13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三国之召唤时代农家乐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眼看薛伯庸身体状况已经稳定, 而自己也到了该积累经验的时候,林淡终于决定出门行医。

    “大哥, 我出门去了,许是下午才能回来。”临走之前, 她先行去隔壁房间打招呼。

    薛伯庸看见她身穿一套粗布衣裳, 背上背着一个竹篓子, 手里拿着一串摇铃,一副出门远游的样子, 眉头就是一皱,“你去哪儿?”

    “我去城外的各村各寨走一走,替人看病。该看的医书我都看完了, 该懂的医理和药理, 我也都懂了,现在就差实践。京城里的人特别讲究, 有病都去医馆看坐堂大夫,我这种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医馆肯定不收, 就只能去偏远的乡野走一走。那里的百姓生活条件比不上城里人,得了病大多只能硬捱过去, 除非严重了才套上牛车进城。我若是主动找上门去替他们看病, 再少收一点诊费, 想来他们是愿意的。待我积累了足够的经验, 早晚有一天我能把大哥的腿治好, 大哥你等着吧。”林淡一边说一边摆手, 竟就这样走了。

    薛伯庸连忙喊住她:“你给我等等,你一个弱女子整日在外行走,若是遇见危险怎么办?”

    “大哥,我不是弱女子。”林淡捏了捏自己的小拳头。

    想起她轻松抱起一个大男人的力量,薛伯庸表情微微一滞,却还是强硬道:“你要行医我不拦你,但你出门在外必须带侍卫,否则你就给我在家待着。”

    林淡见他表情坚决,只好敷衍道:“好吧大哥,我都听大哥的,你、你,跟我一块儿出去。”话落随便点了两个侍卫,转头就走,也不管人家跟没跟上来,那架势简直比沙场点兵的元帅还熟练。

    薛伯庸看着她挺直的背影,表情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少顷竟扶着额头低笑起来。他摆手道:“去吧去吧,随她去吧,务必把人保护好。”

    被点到的两名侍卫这才拱手领命,大步追上去。

    看着已经关严实的院门,薛伯庸摇头呢喃:“我并未怪你,你这又是何苦。”话虽这么说,但他冷硬的心,却早已被这倔强的小丫头攻陷了一角,变得柔软起来。

    林淡走后,院子里显得格外安静。以往这个时候,她已经在书房里念书了,嘀嘀咕咕的背诵声时不时传出来,像一大群蜜蜂在嗡嗡叫。薛伯庸曾抗议过几次,她习惯性地答应下来,到了后面又会忘记,背书背出声音仿佛是她的习惯。及至现在,薛伯庸竟也习惯了她的习惯,这声音忽然消失了,他反而觉得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他让李忠把自己背到外面晒太阳,叹息道:“小丫头今天早上没问我中午想吃什么菜。”

    李忠下意识地答道:“林姑娘说她下午才能回来,中午的饭菜是方厨娘做。大公子您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厨房说一声。”

    薛伯庸意兴阑珊地摆手:“不了,我什么都不想吃。”

    见大公子表情抑郁,眉头紧皱,仿佛又回到了刚受伤那会儿的样子,李忠连忙说道:“要不小的现在就把方厨娘叫过来,问问她今天小厨房进了什么新鲜食材?”

    “不用了,过午再说吧。”薛伯庸依旧没有兴趣,只是盯着院门,不知在想些什么。

    以往早饭刚吃完,林姑娘就引逗着大公子把中午想吃的菜点好了。今天林姑娘不在,大公子菜也不点,还说午饭得等到过午再说,这摆明了是不想吃东西的节奏!李忠越发紧张起来,壮着胆子丢下一句“我去小厨房看看”就跑了。

    薛伯庸闭上眼睛,表情有些寂寥。尽管他身边围满了侍卫,尽管在这院墙之外,还有数不清的仆妇伺候,可他忽然之间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没个着落。

    过了一会儿,李忠便跑回来了,焦急的表情已被满面笑容取代,“大公子,您肯定没想到,林姑娘走的时候在灶台上炖了一锅牛肉,等到晌午肉就炖烂了,您正好能吃。我方才闻了闻,那滋味简直绝了,若非我手捂得快,口水都会滴进锅里。也不知林姑娘放了什么调料,不掀开锅盖便罢,一掀开,满厨房的人差点被熏醉,我从来没闻过那么香的牛肉!”

    原本还有些心不在焉的薛伯庸,此时已扭过头来认真听他说话,漆黑的双目不断闪烁亮光。他这才想起,昨日入睡的时候,小丫头曾跑到他房里来问他最近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他当时随口说牛肉,却没料这道菜她今早走的时候就炖上了。

    走了还担心大哥的午饭没有着落,这小丫头……思及此,薛伯庸以拳抵唇,极力遮掩自己高高翘起的嘴角。

    ---

    林淡临走的时候已经把该做的事都做了,该交代的也都交代清楚了,完全不用担心大哥那里会出问题。她雇了一辆牛车,缓缓朝城外驶去,眼看城门在即,便对两名侍卫说道:“我是为了安抚大哥才答应让你们跟来,但其实我一个人就可以应付所有突发状况。你们跟着我也无事可做,不如帮我去寻找一个人。”

    两名侍卫一言不发地坐在车棚外,完全不想搭理她。

    林淡也不生气,继续道:“你们帮我寻找与大哥的症状一模一样的人,都是摔倒之后双腿瘫痪的,找到之后把那人的地址告诉我,我去医治。我没有经验,不好随意在大哥身上下针,想找一个类似的病人诊治看看。我告诉你们一句实话,林朝贤是我的曾曾曾……祖父,我家祖传的玄济针法或可治好大哥的双腿。无论如何,这也是一条生路,请你们务必重视。”

    抱着佩刀闭眼假寐的两名侍卫猛然睁开双眼,朝车里看去,却只看见一层竹帘。

    “林朝贤是你的祖辈?”二人齐齐开口,语气慎重。

    “自然,这事大哥也知道。”林淡掀开竹帘,追问道:“这个忙你们帮是不帮?”林朝贤的医术被人传得神乎其神,但他留下的医书偏偏少了最重要的一本,于是乎,林家人才隐匿起来,不敢随意宣扬,唯恐保不住这份传承,反而彻底坏了先祖的名声。

    林家祖传的针灸之法和推拿之术,均要辅以内劲才会见效。没有内劲,医者一针扎入死穴,病人就会立刻咽气,这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也因此,林老爹明明身怀家传秘籍,却不敢学,只钻研了最简单的跌打损伤之术,实属无奈。

    其中内情,两名侍卫并不知晓,也无意打听。他们只知道,任何一点治好将军的希望,他们都必须抓住,于是立刻点头:“可以,这个忙我们帮了!城里人多,我们先在城里找,若是没有,再去周边的乡镇。”

    “那好,你们就在这里下车吧,酉时我们准点在西城门汇合。”林淡敲了敲车辕,示意车夫停下。

    车夫是个大老粗,什么林朝贤,什么玄济针法,他一概不知,即便他知道并宣扬出去,林淡也不惧。她有自信解决任何麻烦。

    两名侍卫下车之后把腰间的令牌亮给车夫,警告道:“这是薛将军府的小姐,你定要把她全须全尾地送回来。你家在何处,有几口人,我们清楚得很。”

    车夫诚惶诚恐地答应下来,等两名侍卫走了,背后的衣服已被冷汗浸透。早知道这几位客人来头如此大,他就不接这单生意了。

    “走吧,有我在,路上不会出事的。”林淡摆摆手,语气平静,完全没意识到保护者和被保护者的位置已经被她完全颠倒过来。

    其实薛府也有马车,但装潢都很华贵,不适合在乡间行走。再者,若是府里人需要动用马车,就得去薛夫人那里报个备,如此,林淡的计划还能不能成行都是个问题。薛夫人可以容忍她留下照顾儿子,不见得能容忍她去当一个行脚大夫,给薛家丢脸。

    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林淡对处处讲究体面的薛夫人十分不喜,若非原主留下的孽债必须由她来还,她早就甩手走人了。

    车夫被小姑娘强横的态度逗笑了,紧张的心情瞬间松懈下来,抖着缰绳赶着牛车,缓缓驶出城门。

    林淡把藏在竹篓里的一套银针和一个人形木偶取出来,抓紧时间练习针灸之法。她已极力控制住内劲,却还是在入针的时候略微失了分寸,暴虐的罡气顺着针尖汇入软木,瞬间炸出一个小小的空腔。

    只听“噗”地一声闷响,雪白木屑从空腔里喷出,洒了林淡一脸。所幸这套银针的材质十分特殊,能够承受内劲的摧折而不断裂,否则她连吃饭的家伙都会一并毁掉。要是把木偶换成真人,可想而知,现在洒她一脸的就不是木屑,而是鲜血和碎肉。若是不能控制好内劲地输入,这套针法就只能杀人,而非救人。

    是以,她刚才对车夫说的那些话也不算夸张。只要手里拿着一根针,她便可以遇人杀人,遇佛杀佛,完全不怕踏入险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