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神医12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28章 神医12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三国之召唤时代农家乐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林淡陪大哥吃完饭的时候, 李忠也把药抓回来了, 她立刻跑去厨房熬药,完了亲眼盯着大哥喝光,又把他抱到床上, 盖了厚厚的几床棉被。

    “把汗水焐出来病就大好了。待会儿你若是觉得热就忍一忍, 千万别踢被子。窗户别关死,务必留几条缝,免得炭火太旺, 把人闷坏了。”她认真叮嘱道。

    “知道了, 你回去看书吧。”薛伯庸语气略显虚弱。

    林淡帮他掖好被角, 看着他睡沉了才悄悄走出去。李忠守在大公子床边, 看着他由酡红渐渐转为苍白的脸颊,叹息道:“大公子,您又是何苦呢?林淡开的药还不知道效果如何,您再这样拖下去, 若是病情加重,我们整院的人都得挨板子。”

    装睡的薛伯庸这才睁开眼睛,慎重叮嘱:“我若是病得重了, 你就想办法把林淡支开,再悄悄把府里的大夫请来, 别让任何人知道。她刚开始学医,失手个一次两次的再所难免, 日后看的病人多了, 经验也就积累起来了, 早晚有一天会成才。”

    “大公子,您别忘了,您这双腿是她弄残的。”李忠提醒道。

    薛伯庸闭上眼睛,悠长叹息:“我没忘,但是我做不到去恨她。就算我上辈子欠了她的吧……”他话没说完,人已经睡死过去,额头开始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李忠不停给他擦汗,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色由潮红转为苍白,又慢慢染上健康的红晕,触手一碰,竟已是高热散去,病情大好!

    “不会见效这么快吧?”李忠不敢置信地呢喃。

    又过了一个时辰,薛伯庸从睡梦中醒来,掀开被子一看,自己竟然出了满身的汗,把亵衣亵裤都打湿了,身体却十分轻盈,仿佛堆积在五脏六腑中的毒素和沉疴都伴随着汗液排了出去,整个人显得更加精神。

    “大公子,您感觉如何?”李忠试探性地问道。

    薛伯庸伸伸胳膊,颔首道:“我感觉很好,出了这么多汗,竟似比生病之前还好些。”

    他这头刚起来,林淡那头就听见了动静,立刻放下医书跑过来,表情充满期待:“大哥,你好些了没有?我给你诊诊脉吧?”

    这丫头现在逢人就诊脉,当真是走火入魔了。薛伯庸心内好笑,面上却不显,把手伸出去,柔声道:“诊吧,我感觉应该是大好了。你的药很对症。”

    林淡搓了搓手,眼睛亮晶晶的。她万分珍惜地把大哥的手捧在自己掌心,听见他低沉的笑声才尴尬地松开,然后把食指和中指轻轻搭在他手腕上,仔细探查脉象。

    薛伯庸感觉自己的命脉落下了一片羽毛,有些痒还有些热,弄得他极不自在。

    却在此时,林淡皱眉道:“大哥,你以前可曾患过心悸之症?”

    “什么心悸之症?”薛伯庸不明所以。

    “大哥,你的心跳很急促,似是心悸之症的前兆。”林淡照本宣科地解释一番。她目前还没有什么经验,只能根据书上的描述来判断症候,哪里会想到其他关窍。

    薛伯庸却瞬间涨红了脸颊,强硬地把手收回来,狼狈道:“我从小身体强健,何曾患过心悸之症,你定是看错了。”

    “那我再看看?”林淡伸出双手,眼巴巴地看着大哥。

    薛伯庸闭了闭眼,又捂了捂胸口,感觉自己的心情平复很多才又把手腕伸过去。这一次他没敢睁眼,而是靠倒在软枕上假寐,不去听也不去看。

    片刻后,林淡终于收回手,用轻松的语气说道:“大哥,你果真好了,看来我给你开的药很对症。不过为了巩固疗效,余下的药你还是得喝完才行。我去给大哥拿一盒蜜饯过来,倘若大哥觉得药太苦,可以用蜜饯甜甜嘴。”

    薛伯庸睁开眼,没好气道:“谁要用蜜饯甜嘴?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吗?”

    “大哥不是小孩,大哥是大将军、大英雄,大哥最厉害了!”林淡伸出一根拇指,语气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薛伯庸却抑制不住地高兴起来,然后捂住脸痛苦地呻.吟。他简直怕了这个小丫头,既听不懂人话,又不接受拒绝,只是自顾自地做着她认为对的事。正是因为她拥有这样一颗单纯无垢的赤子之心,才让他无法去恨她,更无法忍受她被人欺辱。

    “你给我出去,我要洗澡换衣了。”他假作不耐地撵人。

    “好,我马上出去。”林淡走到门口又停住,言道:“正好我给大哥做了几套冬衣,大哥待会儿换上吧。”

    “府里有针线房,何须你亲自动手。”话虽这么说,薛伯庸的眼里却染上了几分笑意。

    少顷,林淡果然拿来几套冬衣,然后退了出去。

    李忠拎着一件外袍,语气十分无奈:“林姑娘从来没做过针线活,哪里会缝制冬衣?大公子您看,这几套衣服虽然针脚很齐整,却十分轻薄,根本无法保暖,我还是把您的旧棉衣拿出来换吧。这么好的料子,当真是可惜了!”

    “这个厚度在屋里穿刚好。”薛伯庸捏了捏衣领,表情不以为意。

    “您真要穿呀?”

    “真穿,屋里有火盆,不会冷。”

    “这样薄的衣服怎么可能不冷!大公子,您别总是迁就林姑娘,也要学会拒绝!林姑娘脸皮厚着呢,不会受伤的。”

    走进来帮将军洗澡的两名侍卫听见李忠的话,表情变得十分古怪。将军不懂拒绝?这人怕是对将军存在天大的误解。想当初在边关打仗的时候,皇上连下三道诏书命将军撤军,将军都置之不理,并最终率领秦军取得了大胜。他若是不懂得拒绝,那全天下就没有态度强横的人了。

    刚思及此,二人就听将军冷道:“我说要穿就是要穿,你再废话也给我滚出啸风阁去!”

    李忠脸色一白,顿时噤若寒蝉。

    两名侍卫暗道一声果然,却也忍不住看了那件衣裳一眼,末了在心里大摇其头:薄,真的很薄,搭在屏风上显得轻飘飘的,仿佛只是蓄了一层棉绒。这样的衣服哪里能够御寒?

    但有李忠的前车之鉴,二人不敢多劝,只想着待会儿再端两个火盆过来,免得将军冻病。

    然而洗完澡,换上衣服之后,薛伯庸却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看属下又搬来两个火盆,他立刻摆手:“把火盆都撤了,只留下一个就已足够。别看这件衣裳很薄,但非常保暖。”

    李忠动了动嘴皮子,到底没敢说话。大公子愿意给林淡撑场面,那就撑着吧,他不管了。但他很快就发现,事情似乎并不像他想得那样,大公子说的都是实话,而非维护林淡,因为他的额头很快就冒出一层细汗,仿佛热得狠了。

    “公子,您是不是又发热了?”李忠担忧地询问。

    薛伯庸看也不看他,只是冲两名属下重申道:“把多余的火盆撤了,我不冷。”

    两名侍卫见将军脸色红润,眼眸清亮,绝非病重之相,而是的确有些热,这才撤掉三个火盆,只留下最旺盛的一个。薛伯庸坐在窗边,一会儿摸摸领口,一会儿捏捏袖口,竟对新衣裳有些爱不释手。

    “若是边关的将士们也能穿上如此轻薄而又保暖的衣裳,那该多好。”良久之后,他叹息道。

    边关将士的冬衣都很笨重,再加上几十斤的甲胄,穿在身上简直像裹了一层石头,行动力大大受到限制,上了战场,一个闹不好就会丢掉性命,但若是穿得不厚,又会活生生冻死。也因此,每到冬日,军队的死亡率都会成倍增加,令薛伯庸心痛难抑。

    思及此,他立刻挥手:“把林淡请过来,我有话问她。”

    少顷,一脸莫名的林淡跟着两个侍卫走进来。

    薛伯庸捏着衣摆问道:“你这件衣裳是用什么做的,分明如此轻薄,却又那般蓬松保暖,若是能在军营里推广,定能救下许多人命。”

    林淡恍然大悟,坦言道:“大哥,你的想法怕是难以实现。这几件衣服的夹层裹的并非棉花,而是蚕丝。秦国地处西北,罕有桑蚕,做一件这样的夹袄,耗费十分之巨,推广到军中更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再者,桑蚕丝制成的夹袄经不得水洗,一入水,里面的蚕丝绵兜就塌陷了,不再保暖,平日里须小心打理才行,将士们忙于战事,又哪里分得出心神去照顾一件衣服?大哥你看,”她一边说一边掀开衣摆演示:“我在你的衣服内衬里设置了许多暗扣,这桑蚕丝内胆便是用暗扣扣住的,清洗的时候可以拆卸下来,在做工上非常精细,实在是难以推广。”

    薛伯庸被林淡扯着衣摆,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却又惊叹于她奇巧的心思。

    李忠这才羞愧道:“原来一件薄薄的衣裳竟然藏了这么多的玄机,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薛伯庸虽然感到有些遗憾,却也只能作罢。他认真凝视林淡,问道:“这么精巧的衣裳,你是如何想出来的?”

    林淡直言道:“我观大哥到了冬日换上厚重的衣裳,行动就有些不便,很多次从床上挪到椅子上的时候,都差点手滑摔倒。大哥性格又倔强,不要我抱,我就想着给大哥做几件既轻薄又保暖的衣裳,方便大哥动作。偶有一日,我看见方大娘的孙子拿着一个蚕茧在玩,拍一拍脑门就想到了这种衣裳的制法。”

    薛伯庸听了这话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调侃道:“拍一拍脑门你就能想到?你还真是冰雪聪明。”

    “不瞒大哥,我似乎天赋异禀,入了厨房拍一拍脑门,就知道如何做菜,进了绣房拍一拍脑门,就知道如何缝制衣裳……”林淡原本是有话说话,据实以告,却没料竟把屋里的人全都逗笑了。

    薛伯庸以拳抵唇,尽量让自己笑得不要那样明显,免得伤了小丫头的颜面,先前的那些失望,此时已烟消云散。罢了,他既已下了战场,军中的事情便无需费心,不然就有越庖代俎之嫌。只是,这些日子倒真是苦了林淡,叫她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变成如今这副忙里忙外,劳劳碌碌的样子。

    思及此,薛伯庸感觉周身越发温暖,心里也微微滚烫起来。他命侍卫把藏在书房里的一个锦盒拿过来,递给林淡,认真叮嘱道:“这是我收藏的战利品,你拿去玩吧。缝制衣裳耗时耗力,你偶尔做一件也就罢了,无需次次动手,有时间不如多看两本医书,我这里自然有人料理,哪里需要你来操心?”

    “谢谢大哥,我不操心大哥又能操心谁呢。”林淡大大方方地接了锦盒,打开一看竟是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匕首,顿时十分喜欢,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最后一句话让薛伯庸红了脸。

    “浑说什么,还不快去看书。”薛伯庸摆手撵人,似是十分不耐,等林淡走后却露出一抹极淡的笑容。

    两名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次确定将军对林姑娘果然不一般,要知道那把匕首是将军头一次上战场得来的战利品,是他军戎生涯的见证,平日里宝贝得很,又哪里舍得送人?他对林姑娘到底是兄妹之情还是男女之情?而林姑娘原先是二公子的未婚妻吧?这事真是越看越复杂了……

    薛伯庸倒是没想那么多,他感念林淡对自己的精心照顾,早就想送她一份礼物。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头一个忆起的就是这把匕首,于是便送了出去,仅此而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