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神医9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25章 神医9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农家乐三国之召唤时代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     虽说薛家全家都去给吴萱草道了歉, 但她并没有马上来看诊,而是拖延了半个月,说是要等她药堂里的大夫从山里采药回来了,才能一块儿过来。那大夫是吴国神医郑哲,因治不好吴王的病症而丢了御医的官职,后来又受到同僚迫害,这才逃到秦国来。

    薛夫人原本还对吴萱草拖延的行为很是不满,一听说郑哲的大名,转瞬就把那些抱怨全都忘了,反而谢天谢地, 期待不已。

    薛伯庸对吴萱草的印象素来很不好。当初薛继明脚踏两条船的事情闹出来之后, 吴萱草非但没主动退让,反而放出话来, 让薛继明只能在她和林淡中间选一个, 她至死也不做妾。然而, 薛继明与林淡订婚在前, 她有什么资格插.入他们中间?若她果真教养良好, 明白事理,就该主动离开才是。

    如今她来也好,不来也罢,薛伯庸是完全不在乎的。

    祖母、母亲、弟弟、林淡,全都跑去萱草堂跪地磕头, 只为了替自己延请名医, 这份心意实在是太过沉重, 他无法拒绝。若是可以自行选择,他希望吴萱草永远不要再踏进薛家的门。

    半个月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这日,林淡照旧提着一个食盒来陪大哥用早膳。看见李忠蹲下.身子,准备背大哥下床,她连忙走过去说道:“我来吧,你把饭菜摆一下。”

    “好的林姑娘。”李忠也没矫情,很快就同意了。林姑娘的力气比寻常男子大得多,这件事满啸风阁的人都知道。大公子经常被她抱上抱下的,已经成了阁内的一道奇景。

    薛伯庸皱了皱眉头,却没说话,等林淡靠近之后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擒住了。林淡下意识地翻转手腕,刚挣脱他的钳制,却又在下一瞬被他擒住。二人在这方寸之间展开了攻防战,一个想要靠近,一个不让靠近,一个能灵活行动,一个双腿瘫痪。但是,行动自如的那个人,却渐渐在这样的对垒之中败下阵来,被不良于行的那个人压趴在床褥上,反剪了双手。

    林淡累得气都喘不匀了,闷声说道:“大哥你赢了!我不抱你了还不行吗?”

    薛伯庸这才放开她的手,双臂微一使力就把自己支撑起来,干脆利落地挪到了床边的椅子上。由于林淡的精心调养,他的身体早已经恢复到了全盛时期,除了一双腿无法动弹,其他各处皆十分强壮有力,又因为这些日子的刻意练习,手臂的力量竟比往日更盛。

    为了给林淡一个教训,他已筹谋很久了。看见林淡被自己弄得满头是汗,发丝凌乱的模样,他竟忍不住低笑起来,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悦。

    林淡本还有些不甘心,看见大哥俊美无俦的笑颜,却也高兴起来。

    “大哥,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她坐到桌前,把盛好的饭菜递到薛伯庸手里,叮嘱道:“大哥你多吃一点,身体才好得快。”

    “你也吃。”薛伯庸破天荒地给她夹了一些菜。

    “好。”林淡盯着自己满当当的饭碗,心情复杂难言。越是与薛伯庸相处,她就越是了解他的为人。他能文能武、果敢坚强,有责任有担当,还是非分明,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冷硬,似乎非常难以接近,但真正了解之后却发现,他是一个极护犊子的人。

    在薛家,林淡是被所有人讨厌的存在,但在啸风阁,她却被薛伯庸划入羽翼之下,不着痕迹地保护起来。本该最恨她的人是他才对,但他最终却选择了原谅……

    想到这里,林淡眼睛有些酸涩,嘴里的饭菜似乎也不那么好吃了。

    薛伯庸敲敲碗碟,训斥道:“胡思乱想什么,快吃饭!”

    “好。”为了掩饰自己的难过,林淡飞快扒拉了两口饭,然后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学会医术,把大哥的腿治好。吃完饭之后,她照例询问大哥中午想吃什么,把菜单写下来贴在窗户上,这才开始认真学习。

    一个时辰后,一行人匆匆走进啸风阁,打头的是老太君,走在她后面的是一位容貌美丽、身材高挑、气质独特的姑娘,伴在她身侧的是一名头发花白、胡须飘飘的老者,模样颇有些仙风道骨。薛夫人和薛继明亦步亦趋地跟在二人身后,频频说着恭维的话。

    林淡透过窗户一眼认出了吴萱草,走在她身边的老者应该就是那位吴国神医郑哲。等了半个多月,终于把他们等来了。她立刻推门出去,向几人打了一声招呼。

    老太君略一点头就进了大孙子的房间,吴萱草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十分不屑。倒是那位郑神医,目光在她手里握着的那卷医书上停留许久,然后才跟进去。

    “伯庸,这是吴大夫和郑大夫,是来给你看病的。”老太君小心翼翼地说道:“来,你坐到窗边来,让他们好生看看。”

    立刻便有两名侍卫把大公子抬到了靠窗的椅子上,好方便两人看诊。

    吴萱草原以为会看见一名形容枯蒿、万念俱灰的男子,却没料薛伯庸的状况比她想象的好一万倍。他面色红润,眼眸清亮,身体强壮,若是不知情的人看见了,绝不会察觉到他双腿有疾不能行走。他被薛家人照顾得很好,放在她那个年代,被料理得如此周全的残疾人也是不多见的。

    与薛伯庸略带打量的冰冷目光对上,吴萱草立刻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她也曾去过边关,知道这个男人在蛮夷心中是个什么形象。他杀人如麻、手段狠绝,曾坑杀过十万俘虏,心早就黑透了。哪怕变成一个残废,也难以消弭他满身的煞气。

    听说他受伤之后一直是林淡在照顾,也不知林淡那胆小如鼠的人,是怎么与他相处的,就不觉得害怕吗?想到这里,吴萱草伸手道:“师父,您先帮他看看吧。”

    郑哲立刻自谦:“您这声师父我可不敢应。是我主动跟在您身边学习外科之术,该我叫您师父才对。”

    老太君和薛夫人原本还对外面那些传言将信将疑,毕竟吴萱草太年轻了,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听了郑哲的话,她们的表情转瞬之间就变得慎重起来。能让素有神医之称的郑哲喊一声师父,可见吴萱草绝非浪得虚名。

    吴萱草微笑道:“正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您比我先学,医术也比我更精湛,这一声师父您如何担不起?您能与我一同探讨外科之术,是我的荣幸才是。”

    郑哲听了这话,顿时朗笑起来,用指头点了点吴萱草,仿佛非常愉悦。

    吴萱草又道:“师父您先请,您看过了我再来替他看。”

    被二人谦让来谦让去的薛伯庸感觉自己像一件任人挑选的货物,心里极端不舒服。

    林淡见大哥眉头皱了起来,似有不悦,立即催促道:“你们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互相吹捧的?”

    郑哲和吴萱草尚且来不及说话,老太君就呵斥道:“淡儿,不得对两位大夫无礼!”话落拱手道:“二位大夫,淡儿被我宠坏了,性子有些骄纵,还请你们原谅则个。我大孙子这病……”

    其实老太君也有些着急了,只是不敢轻易得罪这两人罢了。

    郑哲和吴萱草露出尴尬的表情,连忙围拢过去望闻问切。

    薛伯庸以拳抵唇,轻轻咳嗽,实则眼里暗含几丝笑意。看见别人被林淡怼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他竟然觉得十分有趣。

    郑哲仔细探过脉,又查看了薛伯庸的双眼、舌苔、双腿等处,最终无奈摇头:“大公子舌淡红嫩,苔白,脉细而虚,气滞血瘀,经络不畅,应是伤在了脊髓。脊髓之伤非人力可治,老夫也无甚良方。”他一边摇头一边沉吟:“待老夫回去之后再想想,随便开药,恐会加重大公子的病情,须得慎之又慎。”

    老太君脸色煞白地看向吴萱草。

    吴萱草并未诊脉,只是随便看了看就摇头道:“我的诊断与郑大夫一样,难治。薛将军的双腿之所以会失去知觉,未必是伤了脊髓,还有可能伤到神经,甚至于头部,只是肉眼难以辨明罢了。若要治好他的腿,首先得找出病因。但是,以现存的医学技术而言,要想找出他的病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你的意思是,伯庸的腿没得治咯?”老太君强忍恐惧说道。

    吴萱草是个耿直的人,当即颔首:“没错,我治不了。”

    老太君看向郑哲,对方也摇了摇头,露出无奈的表情。

    老太君身子晃了晃,似乎想晕倒,站在她身后的薛夫人却先行瘫倒,吓了众人一跳。他们手忙脚乱地把她抬去隔壁房间安置,而林淡却越过闹哄哄的众人,走到薛伯庸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她觉得现在最需要安慰的不是老太君和薛夫人,而是大哥。

    薛伯庸谈不上多么失望,也并不因此而难过。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掌心里的小手,深邃眼眸划过一抹极难察觉的温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