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神医8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24章 神医8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农家乐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林淡慢慢走到门口, 小声道:“大哥,若吴萱草果然医术了得的话, 我还是去一趟吧?”

    薛伯庸冷笑道:“若是我先前没听错,她似乎想让你三跪九叩去与她认错。你先前找她麻烦,是因为她与薛继明不清不楚,你可曾冤枉了她?”

    林淡摇摇头:“未曾冤枉她。”

    薛伯庸瞥她一眼, 继续道:“那便是了, 你既然没冤枉她,又何须向她道歉。她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医术能高明到哪儿去?三跪九叩乃祭拜天地神灵之礼, 她受得起吗?你给我回去看书, 莫要多事!”

    林淡动了动嘴皮子, 似乎有话想说, 却又咽回去了。

    “好的大哥, 我不多事。大哥你不是说想睡觉吗?我让李忠抱你上床?”在外人面前,她从不会主动去抱大哥, 免得让他没脸。

    薛伯庸压根没搭理她, 而是转头去呵斥弟弟, “你还跪着干什么?回军营去训练!从军大半年了, 一点长进也没有!”然后看向站立在院墙边的侍卫,一字一句强调:“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擅自行动!”

    众侍卫齐齐跪下, 高声应答。

    薛伯庸按揉眉心, 表情疲惫地道:“娘, 您也走吧,我乏了,想休息。以后不要听风就是雨,我经不起你们折腾。”

    薛夫人唯唯诺诺地点头,再不敢提押林淡去磕头认错的话。

    李忠这才蹲下身,准备把大公子背上床。

    闲杂人等都离开了,闹哄哄的院子立马恢复之前的宁静。两个丫鬟守在大公子门外,你挤挤眼睛,我撇撇嘴巴,表情既不屑又遗憾。她们原本还以为能看见林淡倒霉呢,却没料大公子竟会主动站出来维护这个罪魁祸首。虽说一切事端都是二公子搞出来的,但若是没有林淡的胡搅蛮缠,大公子也不会坠马。

    也不知大公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整天被林淡气得吐血,却又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维护她。莫非她每天做的菜品里洒了迷魂汤不成?

    二人正在心里编排林淡,就见她悄悄打开房门,悄悄走出去了。

    “诶,你……”名唤碧玉的丫头想叫她,却被另一个叫芳菲的丫头捂住了嘴巴,小声叮嘱:“别管她,让她去,闯了祸,老太君和夫人才有借口撵走她!”

    碧玉连连点头表示明白,芳菲才放开她的嘴巴。两人对视一笑,目中隐含着幸灾乐祸的光芒。虽然大公子已经废了,但对她们而言却依旧是良配。若是无人愿意嫁给大公子,她们给大公子做妾,日子定然好过,倘若能诞下身体健康的孩子,继承大公子的衣钵,老太君和夫人还会重重有赏。

    大公子是个废人,心情必然阴郁,想要靠近他、温暖他,又有何难?若是能叫他依赖上她们,那就更好了,届时整个啸风阁,乃至于薛将军府,都会是她们的天下。

    正是因为怀着这种不可告人的心思,两个丫头才会对处处碍她们事的林淡那般厌憎。

    薛伯庸听见门外的响动,眼睛立刻睁开了,拧眉道:“李忠,快扶我起来,事情好像不对。”

    “好的公子,”李忠连忙扶他起来,疑惑道,“院子里很安静,哪里有事发生?”

    “不对,林淡刚才太乖巧了,这不像她。”薛伯庸吩咐道:“你马上去隔壁看一看。”

    李忠点点头,立刻跑去隔壁,少顷又跑回来,气喘吁吁地道:“公子,林姑娘不见了,我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不见人。”

    “去前院找老二,看他还在不在。”薛伯庸眉头拧得很紧。

    李忠依言而行,片刻后跑回来,禀告道:“大公子,二公子也不在,说是与林姑娘去萱草堂磕头认错去了。”

    薛伯庸用力拍击床板,冷笑道:“好好好,我就知道她会与我对着干!派几个侍卫把他们给我追回来!”

    李忠连忙带着几名侍卫追出去,却见老太君和薛夫人也坐在马车上,准备亲自去给吴萱草磕头认错。薛继明脱掉上衣,背着荆条,竟是准备负荆请罪。如此,侍卫倒不知该如何阻拦了,只能跟着跪倒在萱草堂外,场面十分盛大,把吴萱草的神医之名推向了全新的高度。

    薛伯庸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命人把自己抬去院子里,摆放在能一眼看见门口的地方。只要林淡回来,他第一时间就可以发现她。

    一个时辰后,芳菲和碧玉提着食盒走过来,柔声细语道:“大公子,该用午膳了。”

    薛伯庸摆手:“我不吃,你们提回去吧。”

    “大公子,您好歹吃一点吧,这是奴婢二人亲手做的饭菜。”芳菲犹不死心,还想再劝,却被薛伯庸冰冷的目光冻结在原地。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害怕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明明林淡就是这样伺候的,明明她说什么大公子就应什么,不应也能强迫他就范,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不行了呢?芳菲吓得手脚发软,差点连碗都摔碎。碧玉早已经跪了下去,噤若寒蝉。

    薛伯庸连个眼角余光也不给二人,径直冲站立在墙角的侍卫招手:“把我抬去林淡的书房,我去房里等她。”

    “遵命,将军。”两名侍卫立刻把他连同椅子一块儿搬去林淡的书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堆积如山的医书,其次是摆放在角落里的一个人形木头架子,然后才是四处飘落的、写满字迹的纸张。薛伯庸弯腰捡起一张纸,发现这是一份类似于读书笔记的东西,字迹潦草得很,只能勉强辨认出大概的内容。

    “把这些纸都捡起来,摆放整齐。”他略一扬手,两名侍卫立刻开始动作。

    又过了一会儿,他指着那个人形木头说道:“把它给我拿过来。”

    其中一名侍卫连忙把木头搬过来,薛伯庸这才发现它的表面竟然用朱砂标注着经络的走向和穴道的方位名称,很多穴道都遍布针眼,可见林淡没少在这上面比划。她说她要学医,却原来都是真的,而非胡乱许的愿。

    薛伯庸摇摇头,冷凝的目光竟悄然融化了一些,转过身,却又发现窗户上粘着一张纸,林淡用浓浓的墨水写了斗大的几行字——半个时辰后,等天气转暖了,记得去抱大哥出来晒太阳。大哥中午想吃板栗炖鸡、莲藕炖排骨、蒸鲈鱼、炒白菜、炒南瓜,还要再做两道甜点,一道琥珀藕饼,一道拔丝苹果。大哥喜欢吃甜的!

    薛伯庸柔软的眼神瞬间变得复杂无比,看着这张纸陷入了怔愣。

    大约过了两刻钟,侍卫低声提醒道:“将军,稿纸都已经整理好了。”

    “啊?”薛伯庸表情恍惚地应了一声,随即才狼狈不堪地摆手:“我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您还没吃饭呢?”侍卫提醒一句。

    “我不想吃。”薛伯庸把窗户上的纸扯下来,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却不知为何又改了主意,言道:“把食盒提过来吧。”

    侍卫大喜过望,连忙去了,当他把丰盛的饭菜一一摆放在桌上后,薛伯庸却胃口全失。无他,这些饭菜压根没有林淡亲手做出来的那种味道,激不起他的食欲。

    “算了,我不吃了,你们给我端一碗参汤过来。”他揉了揉眉心,感觉自己哪儿哪儿都不舒坦。

    侍卫见他如此难受,心里不免紧张起来,一溜小跑地去端参汤,还把常驻薛府的大夫请了过来。好一番折腾后,林淡终于回来了,惊讶道:“大哥,你怎么在我房里?”

    薛伯庸盯着她红肿的额头说道:“我若是不来,又怎么能知道你竟表面一套背地一套,把我耍得团团转。”

    林淡迅速扯开话题:“大哥你吃了吗?没吃的话我马上去给你做饭。”

    “林淡,你不要总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薛伯庸忍无可忍地拍打桌面。

    林淡见他真的急了,这才慢慢走过去,蹲下身与他平视,叹息道:“大哥,只要有人能治好你,莫说让我三跪九叩,即便他们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我也愿意。我这条命是你给的,只要你有需要,我随时随地都能还回去。不仅是我,老太君、夫人、二公子,也都去了萱草堂,他们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你看,你在他们心里是如此重要,所以你一定不能放弃自己。”

    说到这里,她轻笑起来:“大哥,我今天很开心,因为我完全没想到你竟然会护着我,我还以为你恨透我了呢。”原主受了那么多委屈,却没有人去真正关心过她的感受。倘若当时,有一个人能像薛伯庸这样站出来,为她说一句公道话,她也不会因爱成狂,接连铸下大错。

    但原主得不到的,林淡却得到了,所以她现在感觉很温暖,很愉悦。她情不自禁地握住薛伯庸的手,轻轻摇晃了一下。

    薛伯庸试图挣脱,却被她牢牢握着,脸颊不由涨红,咬牙道:“林淡,你也就是在我跟前才耍横,去了外面就认怂。人家让你磕头,你就磕头,你把薛家的脸面往哪儿搁?我不要你的命,你顾着自己就行了,少给我惹麻烦!”

    “好,我错了,大哥说的都对,我听大哥的话。”林淡频频点头,状似乖巧。

    薛伯庸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掩面长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