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神医5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21章 神医5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薛夫人喜滋滋地回了正院。老太君的大丫鬟早已站在门口等了许久, 见她走过来立刻迎上去问:“夫人, 老太君还等着您呢。您把林淡撵走了吗?”

    “呃,这个事以后再说吧。”薛夫人这才想起自己匆匆赶去啸风阁的目的,脸上的表情不由有些尴尬。

    大丫鬟似乎十分失望, 却强笑着把她请进老太君房里。由于原主的作威作福,薛家的仆役九成九是不喜欢她的,都等着她变成丧家之犬。

    “淡儿那丫头走了吗?她若是想来正院求见,你就帮我挡了吧。我再也不想见她了。”老太君躺在榻上, 额头盖着一块散热的湿布巾,一副极其难受的样子。孙子瘫痪后, 她也大病了一场, 至如今还没痊愈。先前她以为林淡改好了,心里还高兴了一下, 却没料马上就被林淡打脸, 于是精神上有些承受不住,再一次躺倒了。

    “娘, 我没赶林淡。我去的时候,伯庸正在自己吃饭, 仿佛是嫌弃林淡的伺候。娘, 您做得对, 把林淡送去, 伯庸果然就有了正常人的反应。”提起这个, 薛夫人立刻露出欢欣的表情。

    “伯庸能自己吃饭了?”老太君马上爬起来, 焦急道:“不行, 我得亲自去看看。”

    薛夫人连忙去拦她,劝阻道:“您别动,快躺着,伯庸那边好好的,您想看随时可以去看,不差这片刻功夫。您病还没好,伯庸身子又弱,你俩互相感染了病气,那可怎么办呀!”

    老太君一听这话,立刻便不敢动了,连连答应下来:“好好好,我不去。我这把老骨头病死了没关系,若是把我的乖孙也害死了,才要后悔呢!他吃了多少饭?都有些什么菜?脸色好看一点没有?”

    “吃了一碗稀饭,几块红烧豆腐和一点点肉糜,脸色好看多了。我让林淡给他喂饭,他坚决不同意,还开口跟我说话了。”

    “他说什么了?”

    “他说:娘,我自己吃,不要别人喂。”

    “哎呀,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脸皮特别薄!愿意说话了就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老太君说着说着已是热泪盈眶。

    “是呀!老爷正四处寻访名医,秦国没有就去吴国,吴国没有就去楚国,中原那么大,总会有人能治这个病。只要伯庸过了自己心里那道坎,愿意重新振作起来,一切都会好的。”薛夫人垂头抹泪,嗓音哽咽。

    婆媳俩相对而坐,又哭又笑,叫一众丫鬟看傻了眼。至于“撵走林淡”这话,再也没有人敢说了。

    ---

    林淡并不知道自己差点被扫地出门,这会儿正翻箱倒柜地寻找东西。那本《林氏针法》已经写明了,所有家传针法,都得使用林家老祖特制的针,不能与外面的金针、银针混用,否则便没有效果。但她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能把这套针找出来,更没在记忆中发现林老爹使用过。

    难道也弄丢了不成?刚想到这里,她就拍了拍脑门,暗骂自己傻。箱子底部既然能藏东西,箱盖自然也能。少顷,她果然在箱盖里找到一套针灸用具,有细如牛毛的针,有粗如竹签的针,有长达半尺的针,也有短短两寸的针,另有形状各异的砭石和金属薄片,均用布帛包裹着,保存得十分完好。

    然而,没有内劲的修炼之法,这些器具就等同于废物,难怪从第九代起,林家的老祖宗就把它们封存起来,再不见天日。

    林淡把这些针拿在手里,对照书里的图片一一辨认,恰在此时,隔壁房间传来一阵闷响,似乎有什么重物落在地上了。她立刻把针放回原处,匆匆跑过去查看。为了更好地照顾薛伯庸,她完全不顾男女大防,直接把自己的东西搬进了他隔壁的厢房。住得这样近,那头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她这里马上就能听见。

    当她赶到时,负责伺候薛伯庸的小厮早就睡沉了,正歪道在外间的软榻上,而薛伯庸从床上滚了下来,正努力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试图爬回去。

    “大哥,你别动,我来帮你。”林淡轻而易举就把一个八尺高的大男人抱了起来,轻轻放在榻上,还柔声问道:“大哥,你是不是想喝水?你直接开口让人帮你倒就是了,为何要自己动手?”

    薛伯庸已经是第二次被林淡抱了,这会儿正闭着眼睛,完全不想去看对方。

    林淡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嘴边。

    他紧紧咬着牙关,一副消极抵抗的模样。

    林淡叹了一口气,将他的腮帮子一捏,便把他的牙关撬开,硬灌了一杯水。

    薛伯庸呛得连连咳嗽,苍白的脸颊浮上一层红晕,竟然显得十分俊美。他直勾勾地看向林淡,目光森冷极了。

    林淡徐徐道:“大哥你看什么,再看你也对付不了我,还是乖乖喝水吧,不然待会儿还会呛着。其实大哥原本有机会把我赶走的,只要在看见我的第一眼,你开口说不喜欢我,想让我走,老太君和夫人立刻就会把我撵走。可你死犟着不说话,于是我便留下了。”

    她边说边倒了第二杯水,照样想强灌,却被薛伯庸主动接了过去,一点一点喝干净。喝完,他抬头看过来,漆黑的双目闪烁出亮光。

    林淡微微一笑,打破了他的希冀,“大哥,你现在去说已经晚了。你嫌弃我,不愿让我照顾,于是主动吃饭喝水,还与夫人说了话。如今,她们定然认为是我刺激了你,才会让你振作起来,你再说把我撵走的话,她们绝不会听了。所以大哥,你现在算是彻底落在我手里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吃饭、喝水、睡觉,把身体养好吧。”

    说到这里,她认真道:“大哥,你看看你现在,多么虚弱,多么无能为力?你不觉得憋屈吗?”

    薛伯庸面无表情地喝着水,仿佛完全没听见她的话,只是喝完之后却不把茶杯还给她,而是直接丢在了地上。或许他原本是想用砸的,但他的双手太无力,根本做不到。

    茶杯垂直掉落在铺着羊毛毯的脚踏上,莫说摔碎,连一点儿声响都没激起。

    林淡把完好无缺的茶杯捡起来,擦拭干净,漫不经心地道:“大哥,你是想宣泄怒气还是想向我示威?你若是有力气,尽可以把杯子往我脸上砸,那样才痛快呢。可是你看看,你这示威连一点水花都没溅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手滑了呢。”

    薛伯庸闭上眼睛喘着粗气,额头的青筋一根一根往外冒。

    早已经被两人的动静弄醒的小厮站在角落里,一声不敢吭。

    “大哥,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林淡把杯子放回原位,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向那小厮交代道:“大哥喝了很多水,你先用尿壶替他接一些尿出来再放他躺平,否则晚上他又得被憋醒,这样影响睡眠。”

    她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小厮却脸颊爆红、目光闪躲,一副羞涩难言的模样。

    薛伯庸忍无可忍,猛然睁开眼睛,咬牙切齿地开口,“你还不走?”

    “我这就走了,大哥晚安。”她跨出门槛,认真交代,“有什么事只管喊一声,我立刻就过来。我住在隔壁,很近的。”

    “你一个女儿家,尚未成婚,却住在一个大男人的院子里,还把房间设在他隔壁,你不觉得不妥吗?”薛伯庸嗓音沙哑地训斥。

    林淡掰着指头说道:“大哥,你一口气跟我说了三十八个字,我在薛家待了十二年,这是我听你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大哥你好生厉害。”话落把门关上,隔着门板吩咐道:“子时快到了,大哥你睡吧。”竟完全对方才那番话听而不闻。

    薛伯庸狠狠瞪着门板,仿佛想把它瞪出两个洞来。他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眸,如今亮得吓人。

    小厮胆战心惊地拿来尿壶,被大公子的死亡视线一扫,差点跪下磕头。在这薛府里,果然还是林姑娘最厉害,连虎须也敢撩。

    林淡回到房间继续钻研医书,等困意涌上来了才躺下睡觉,然后一秒钟进入梦乡,完全不知道自己把薛伯庸气成了什么样儿。

    翌日,她早早便去厨房打了两碗粥并几碟小菜,送去大哥房里。伺候大哥吃完早饭,她就准备正式学习医术。人家都是四五岁便学会背诵汤头歌,七八岁学会诊脉,而她十七岁才起步,终究是有些晚了。

    这回不用她多说半个字,刚把食盒放下,薛伯庸就主动开口,“我自己来,不用你喂。”

    薛夫人每天早上都会来探望儿子,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他说这句话,又见他趴在桌上认认真真地喝粥,努力不让自己颤抖的手把汤勺里的粥水洒出来,仿佛又回到了幼时刚学会自己吃饭的那会儿。

    许多回忆涌上心头,打湿了薛夫人的眼睛。她唯恐自己的到来搅坏儿子的胃口,连忙退了出去,躲在窗外偷看。只见林淡频频往儿子碗里夹菜,一会儿是炒鸡蛋,一会儿是切得细细的酸菜,而儿子全都咽下,未曾表现出抗拒的神色。若是以往,有哪一个女人胆敢靠这么近,甚至碰触他的食物,他早就冷脸了。

    “夫人,您不进去吗?”负责伺候大公子,却被林淡阻在门外的一名丫鬟小声问道。

    “不进去了。伯庸连汤勺都握不牢,吃一口洒一半,狼狈得很。我若是进去了,他脸皮薄,定然不肯吃了。”薛夫人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了解的,话落摆摆手,欣慰道:“回去吧,等晌午了我们再来。”

    “可是林姑娘也在里面,大公子不也吃得好好的吗?”丫鬟不甘心地说道。

    “林淡是外人,我是他娘,这怎么一样?他可以不在乎林淡的看法,可他不能不在乎家人的看法。他不愿意我们看见他孱弱的模样,那我们就装作看不见好了。”薛夫人擦了擦眼角,临走时盯着那名丫鬟,冷道:“你的话太多了。”

    丫鬟连忙低头认错,然后胆战心惊地把一行人送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