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神医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17章 神医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农家乐大佬都爱我 [快穿]山村名医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林淡睁开眼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又失忆了, 为什么用“又”字, 她不清楚,为什么知道自己失忆了,她也不清楚, 但她对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仿佛一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林姑娘,你东西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就随我离开吧,莫要惊动了旁人。”一名中年妇人推门走进来, 面色有些不耐。

    “收拾好了。”林淡下意识地答应一声,然后才发现自己手里果真提着一个包裹。

    中年妇人看也不看她, 径直走进房, 翻了翻箱笼、衣柜、床榻等处,发现首饰盒子都被拿空了, 什么值钱的玩意儿都没留下, 面上的表情便越发鄙夷。但她到底没说什么,只是把翻乱的东西放回原处, 又锁上铜锁,催促道:“行了, 我们走吧, 老胡已经准备好大车了。你再拖拖拉拉下去, 我直接让人来抬你。”

    林淡不着痕迹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慢慢已经探知了一些情况。看样子, 原主不像出游, 倒像是扫地出门, 而且是犯了一些恶事才导致的,否则这名妇人对她的态度不会如此恶劣,仿佛是有些鄙夷,又仿佛是有些讨厌,更恨不得她早点走。

    她默默跟随在妇人身后,仔细筛查和消化脑海中的记忆。这项技能她已经使用得很娴熟,不过片刻功夫就把原主的生平挖掘出来。

    林淡揉了揉眉心,感觉非常苦恼,然后垂下头长叹一声。该说些什么才好呢?这位姑娘简直是作死的典范,难怪会被这家人赶走。她本名也叫林淡,母亲在她两岁的时候就患病死了,父亲是一位军医,常年跟随军队在外打仗,又为了救薛将军,被敌人一箭射死,时年原主才五岁。

    彻底成了孤儿的原主被薛将军接回家中抚养,将她视如己出,照顾周全。家里的孩子该有的东西,她都有,家里的孩子没有的,她也有。薛家人丁兴旺,到了薛将军这一代,生下的全是男孩,没有一个女娃,而原主长得唇红齿白、精致可爱,乍一看像个粉团捏成的小娃娃,于是甫一进门就获得了大家的喜爱。

    几位哥哥、弟弟从来不敢欺负她,有什么好东西都愿意捧到她面前来讨她欢心,久而久之便养成了她娇纵任性的脾气。家里的老太君最是喜欢她,常常把她抱在自己膝头,指着一众男孙说道:“淡儿,这些哥哥、弟弟你最喜欢哪一个啊?你若是喜欢就把他挑出来,祖母让她给你做夫君。”

    原主眨着滴溜溜的眼睛看了一圈,最终指着薛将军的嫡次子说道:“我喜欢继明哥哥。”

    被点到的男孩露出不情愿的表情,老太君却哈哈大笑起来,拍板道:“好,那薛继明这个小魔星就是你的夫君了,你可要帮祖母好好管管他!”

    原主脆生生地应了一声“好”,然后便抱着小男孩直喊夫君,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谁也没拿这种戏谑之言当回事,唯有原主深深记在心里,这一记就是十年。眨眼之间,一群小萝卜头就变成了青葱少年,而原主也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

    老太君询问她有何想法,她扭扭捏捏地提了提儿时那些玩笑话,老太君有感于林大夫对自己儿子的救命之恩,一口就答应下来。薛将军对此毫无意见,薛夫人文氏很不乐意,却也不敢反对。

    薛继明与原主同年,也才十五岁,还是个懵里懵懂的半大小子,又哪里开窍?家里的长辈都同意了,他自然没有说话的余地,反正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于是二人的婚事就这样定下了,若一切顺利,等他们年满十八岁就可以举行典礼。

    正所谓“佳期难得,好事多磨”,一件事情拖得长了,难免会频生波折,更何况这一拖就是三年。原主的心思倒是没变,反而对薛继明越爱越深,薛继明却已经能分辨何谓爱情,何谓亲情。在即将年满十八岁那年,他遇见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此人名唤吴萱草,是一家药房的小大夫,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却已经能自食其力,撑起家业。她平时很喜欢在城外的山林里采草药,偶然遇见被毒蛇咬伤的薛继明,当场便划开咬痕为他吸出毒血,并把他带到自己的药房里救治。

    十多天过后,薛继明的伤全好了,却也对悉心照顾自己的吴萱草情根深种。二人一个娇小美丽,一个高大英俊,又性情相投、颇有默契,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顺理成章地,他们相爱了,并且还私定了终身。

    回到家后,薛继明立刻跑去老太君那里,吵着闹着要解除与原主的婚约。老太君和薛将军都是信守承诺、重情重义的人,自是不会同意他无理取闹的行为,将他强压了下去。

    热恋中的人骨子里都有一股狂热的劲头,又哪里肯罢休?薛继明说不动长辈,就去劝服原主,一来二去,原主就看出了端倪,趁他外出的时候偷偷跟在后面,发现了他与吴萱草的秘密。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原主立刻喊了几个身强体壮的仆役,把吴萱草的药房给砸了,还四处污蔑她的名誉,气得吴萱草主动断绝了与薛继明的关系。薛继明找到原主大吵一架,然后偷了一匹马,独自跑到边关找他的兄长薛伯庸去了。

    吴萱草并不知道他的行踪,却仿佛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竟也背井离乡到了边关,继续行医救人。他们二人的关系斩也斩不断,理也理不清,本打算彻底分开,临到头又搅合在了一起。

    老太君无奈之下只能松口,让孙子纳吴萱草做妾,却没料吴萱草是个极有骨气和主见的女子,发下毒誓绝不做妾。

    薛继明对原主那点为数不多的亲情已经消磨光了,写信告诉老太君,说她若是不准吴萱草过门,他此生就永远不回京城。原主谁爱娶谁娶,反正他宁死也不会跟她在一起。

    无意中看见这封信的原主当场便发了疯,也偷了一匹马,跑到边关去,时时刻刻跟在薛继明身边。有一天,薛继明接到任务准备去敌营侦查,原主却以为他要去附近的小镇与吴萱草私会,拉着他的衣袖死活不让他走。薛继明一刀割断衣袖,愤然离去,原主也跨上马紧追不放。

    人家是去执行任务的,倘若遇见敌人,弄出动静,所有将士都会死。但原主一点也不知道轻重缓急,只把儿女私情看得比天还大。她的行为招致了很多不满,要不是看在薛将军的面子上,众将士早就一脚把她踢到天边去了。

    但无论她再怎么讨人厌,眼睁睁地看着她往死路上走也是不行的,众将士碍于男女大防不敢去拦,只能去找薛伯庸。

    薛伯庸立刻跨上马去追,好不容易才把原主拦截下来,又将她扯到自己的马上,准备往回走。原主气得狠了,竟摘掉头上的发簪扎进马脖子,导致马儿当场发狂,把二人撂了下去。

    原主是个娇小姐,摔下马后伤了脚踝,根本爬不起来,眼看高高扬起的马蹄快要将她的胸口踏碎,迅速回过神来的薛伯庸一个翻身便把她护在怀里,自己的脊梁骨却被马蹄接连暴踩,呕出血来。

    原主完全吓傻了,抱着薛伯庸嚎啕大哭,不知所措,还是随后赶来的将士把他们二人抬回了军营。但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薛伯庸不但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接连咳了一个多月的血,双腿还完全失去了知觉。

    他原本是薛家这一代的佼佼者,是百战百胜、所向披靡的大将军,是连皇帝都亲口称赞并百般重用的肱股之臣,却没料只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断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

    从此以后,他不能上阵杀敌,建立功勋,更不能纵横驰骋、行走如风。他的报复,他的理想,瞬间就被一片黑暗和绝望取代。当瘦得不成人形的他被送回京城时,老太君当场晕倒过去,醒来之后接连病了好几个月,精神头一天不如一天。

    薛夫人对原主恨之入骨,大骂她是丧门星,又责备薛将军报恩报傻了,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都赔了进去。被娇养长大的原主成了这个家最不受欢迎的人物,连素来很宠爱她的老太君也不愿意再见她。

    原主苦熬了半个月,期间未曾去探望过薛伯庸,也未曾向任何人道歉,反倒一心一意惦记着薛继明。

    经此一事,薛继明和吴萱草也回了京城。他俩既没在一起,也没彻底分开,想来还要再纠缠个好几年才能有结果。薛家长辈似乎默认了他们的事,未曾发表反对的言论,连老太君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全不管了。

    原主想要发疯,想要控诉,可薛家人都恨透了她,谁又会去在乎她的感受?她这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客居在此的外人,薛家人对她好,那是他们心善,薛家人收回这些善心,她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离开薛家,离开薛将军和老太君的喜爱,她什么都不是。

    两个月后,薛夫人再也无法容忍她,买了一座小宅子,又拨出一笔银钱,准备将她送走。

    林淡没有记忆,却也知道,像原主这般把一手好牌全部打烂的人,实在是活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