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绣娘38(完)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16章 绣娘38(完)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农家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最终, 李修典还是舍不得扔下孟思, 而是把她送去了孟仲在京城里临时租赁的小院,并向父亲保证,从今往后绝不会再与对方来往。他用颤抖的双手敲了敲房门, 听见里面传来脚步声,立刻便爬上马车飞速离开,不敢与孟仲打照面。

    孟思看着那辆远去的马车,眼泪汩汩流下来。她很想放声大哭, 可她的嗓子早在宫中受刑的时候就已经喊哑了,怕是一张嘴就会呕出血来。

    “思思,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是谁向你下此毒手?”看清妹妹的惨状, 孟仲目眦欲裂。

    “哥……”孟思勉强吐出一个字便瘫软了下去。

    “快去找大夫,快!”孟仲抱着妹妹匆匆忙忙往家里跑。

    大夫几乎是被孟家的仆役抬进院子里的, 仔细诊断过后说道:“孟姑娘的十根手指都断了, 即便接上也很难恢复以往的灵活。嗓子倒是没什么问题,喝一副药润一润喉便好。”

    孟仲连忙命人去煎药, 并亲自给妹妹喂下。

    孟思感觉稍好一点,立刻询问:“大夫, 我还能刺绣吗?”

    孟仲脸色骤变, 似乎完全没想到这一茬。

    “绣花?那肯定是不行的, 太过精细和太过沉重的活儿, 姑娘最好不要碰, 免得造成二次伤害。”大夫一边收拾医药箱一边认真叮嘱。

    “骨头长好之后也不行吗?”孟思不死心地追问。

    “你不仅伤到了骨头, 还伤到了经脉, 骨头养好了,经脉却养不好,灵活性自然会大打折扣。我观姑娘家境殷实,日常皆有丫鬟仆妇照顾,应该无需干活儿挣钱,倒也无碍。”

    大夫已经离开很久了,孟思才从深沉的绝望中挣脱出来。她看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手,呢喃道:“哥,我错了,我真的是大错特错!与林淡的几次交手,我若是能坦然承认自己的失败,就不会始终耿耿于怀;我若是没有耿耿于怀,就不会接受李修典的提议,与他同来京城绣制礼服;我若是不绣制礼服,就不会再一次输给林淡,进而触怒西太后,被她废掉一双手。哥,若是当初在甄选大会上,我能大大方方地承认林淡比我优秀,然后安安心心地待在家中研习绣技,即便一辈子都越不过她,最终却也会有所成就。我只是独独比不过她罢了,但我同样有自己的长处。是我被心魔蒙住了眼睛,所以才会一步错步步错。哥,我落到今日这个下场,怪不得任何人,只能怪我自己。”

    她低下头,哽咽道:“你和李修典商量要废掉林淡双手的时候,其实我就躲在门外偷听,可我非但没阻止,还悄悄离开了。当时我就想:若林淡没了双手,于我而言是多好的一件事啊!我再也不用担心会被她超越,再也不用担心会被旁人瞧不起。可你看看,最终被废掉双手的人到底是谁?林淡从未用阴险毒辣的手段来对付我,而我却产生了那样阴暗的念头。都说人在做天在看,哥,我这是遭报应了!老天爷在惩罚我!”

    说到此处,孟思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孟仲这才得知,妹妹的双手竟然是被西太后打断的,那他还能找谁报仇?他不择手段地替妹妹扬名,甚至将她推到御用绣娘的高度,到头来却反而害了她一辈子。没有双手便再也不能刺绣,这对她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直到此时,孟仲才流下悔恨的泪水。父辈的仇,他早已经报了,林淡要如何重振家业,本不关他的事。他若放过她,也放过自己,现在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可他偏偏像鬼迷了心窍一般,把全副身心都投入到打压林淡的事业中去。

    为太后和皇帝绣制礼服,这份差事的确很荣耀,却不是谁都能干的。没有顶尖的实力,没有过人的绣技,去了就是送死。可他明知道妹妹担不起,却还把她送去,他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他那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

    孟仲用力揪扯自己的头发,心中懊悔难言。

    ---

    半月后,林家已举家搬到京城,一座全新的淡烟绣庄也在京都最繁华的一条街开张了。听说这间绣庄的幕后老板是为杜太后绣制凤袍的林绣娘,京里的达官贵人蜂拥而至,争相订购。

    他们有幸参加了小皇帝的登基大典,哪怕过去好些天了,依然对杜太后身上那件凤袍记忆犹新。大典之后,甚至有流言传出,说那件凤袍本就是凤凰的羽毛所化,乃仙家法衣,不同凡俗。而杜太后是神鸟转世,来凡尘中历练的,否则她额头的伤疤又怎会化作一朵曼珠沙华?

    凤凰浴火,涅槃重生。杜太后的种种经历,竟完全暗合了神鸟的宿命,这难道也是一种巧合吗?

    流言越传越玄乎,即便不信鬼神的人,也难免对杜太后产生了几分敬畏之情,更何况那些笃信宿命论的人?杜太后的威望日渐高涨,而西太后则在她不着痕迹地打压下慢慢被人遗忘。

    又过半月,杜如松也调入京城,升任步兵副统领,可谓青云直上、一步登天。闲赋在家的安定候得知兄妹俩要入京,便派人每日去城门口等待,生怕与他们错过。

    谁也没想到杜太后还能复宠,更没想到她能垂帘听政,掌握实权。故而,间接逼死杜太后嫡亲姐姐的安定候就成了众人打压的对象。杜太后的娘家早在她被贬黜的时候就公开与她断绝了关系,此时再想弥补伤痕、和好如初,已经是不可能了。

    反倒是杜如松和杜如烟始终陪伴在姨母左右,不曾因为她荣耀加身而刻意讨好,也不曾因为她落魄失意而转身离开。他们甚至主动丢弃了高贵的身份,与姨母一同发配临安府吃苦受罪。

    这份深情厚谊,杜太后如何能不回报?杜如烟尚未入京就已经被册封为瑞阳公主,杜如松也连连高升,一飞冲天。那些曾经欺辱他们、践踏他们的人,如今见了他们都要绕道走。

    不过这些事,都离普通人太过遥远,林淡听听也就罢了,未曾过多在意。她已经有半个月未曾见过杜家兄妹,想来从今以后,他们应该会与她渐行渐远,终至陌路。

    “淡淡,隔壁那座豪宅有人买下了,听说花了八百两银子。”这日,张惠兴匆匆地走进绣房,言道:“京城果然是权贵云集的好地方,那么大的宅子说买就买,还准备扩建呢!唉,也不知杜公子和烟儿怎样了。我观杜公子当初还想娶你,幸好我没答应,否则现在肯定被悔婚了。他是天上的云朵,而我们是地上的泥土,根本不相配。”

    “谁说不相配的,我看很配!”杜如烟抱着一个锦盒走进来,满脸都是灿笑:“淡淡和我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惠姨您可别乱说!”

    “哎呀,公主殿下来了,民妇,民妇怎么行礼啊?”张惠站在原地兜圈,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她接待过的最尊贵的人物也就是提督夫人,哪里见过公主殿下?

    “惠姨,您千万莫行礼,您折煞我了!”杜如烟比她更慌,连忙放下锦盒去搀扶。

    “惠姨,您若是答应我的求亲,您就是我的岳母,哪里有岳母向女婿行礼的道理。”杜如松站在门口,表情有些紧张。他看了林淡一眼,然后红着脸低下头去。

    张惠呆了呆,失口便道:“那可不行,我家淡儿要招上门郎的。”

    杜如松立刻抬头:“我可以做上门郎。”

    “你?你现在可是贵人了,怎好给我家做上门女婿?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行的行的!我和哥哥早就没有家了,我哥入赘林家,我再招个上门郎,这样岂不两全其美?淡淡,我哥把隔壁买下来了,以后我们还跟你一块儿住好不好?离开你的半个月,我和哥哥吃不好睡不好,过得可惨了!你是我们的主心骨,你可千万不能抛弃我们呀!”杜如烟抱住林淡不停摇晃,语气十分爱娇。

    林淡放下绣花针,表情有些无奈。

    杜如松在她面前坐下,认真说道:“淡儿,我对你最是熟悉,入了你家的门,绝不会管束于你,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自由。除此之外,我还能挣钱养家,打通人脉,解决麻烦。只要有我在,你在京里横着走都行。若是不招我做夫婿,而是别人,你能想象你今后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吗?你要重新与他磨合,也要重新去适应一个陌生人的存在,你能忍耐吗?”

    他知道,林淡对自己没有爱。不过没关系,只要她一直待在他身边就是最好的安排。即便没有爱,她依然是温暖的,令他想要去靠近,甚至拥有。

    林淡偏着脑袋看他,又用绣花针挠了挠头皮,最终颔首道:“好,我俩结婚吧。”若是非要嫁人,想来想去,杜如松似乎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谢谢你淡儿,谢谢。”杜如松大松一口气,想要把心上人抱进怀里,却被岳母及时拉开了。他傻笑了一会儿,然后才在妹妹地催促下回去准备“嫁妆”。

    杜如烟像个小猴子一样抱着林淡又笑又跳,看上去比新郎本人还高兴。张惠和两位姨娘被她感染,这才掩嘴低笑起来。万万没料到,她家淡儿不仅把林氏绣庄撑起来了,还娶了个贵族公子进门,这可太给林家的列祖列宗长脸了!

    ---

    孟思双手被废之后,孟仲便留在京城为她治伤,未曾再回临安府。孟氏绣庄没了主事者,而孟思得罪了西太后被打断双手的消息也慢慢传扬开来,令绣庄的声誉一落千丈。

    孟仲多次去找李修典,寄希望于李家的帮助,李修典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转过头却娶了一位高门贵女,差点没把孟仲气死。他不敢把消息告诉妹妹,又怕她待在京中早晚有一天会知道,只能带她回家。

    孟思冥冥之中或许有感,此后再也不问李修典的事。她终身未嫁,孟氏绣庄因经营不善而倒闭后,她就以传授绣技、收受束脩为生。林淡的淡烟绣庄越开越大,在全国各地都设有分店。在她的推动下,织女和绣娘已经成为一份很吃香的职业,着实养活了一大批女子。

    又过几年,西太后李敏与四位辅政大臣中的某一位通奸,被人抓了现行,送去寺庙清修。待皇帝成年那日,又有人声称皇帝并非真龙血脉,而是李敏与辅政大臣通奸所生的野种,应当即刻废除,还拿出了一沓厚厚的书信当证据。

    铁证如山之下,野心勃勃的小皇帝很快便被废掉,随后,大周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登基,改国号为“晋”,大赦天下。曾经显赫一时的李家轰然倒塌,李家人或被斩首,或被流放,李修典与皇帝过从甚密,又参与了推翻杜太后的阴谋,被判凌迟处死。

    消息传回临安府,孟思呆呆望着天际,呢喃道:“不该啊,不该是这样的,李修典怎么会死呢?我梦见他位极人臣,我梦见我诰命加身,我梦见我们喜结连理,恩爱一世,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