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绣娘37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15章 绣娘37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农家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本宫尚未找你算账, 你就已经吓成了这样, 看来是知道了些什么。”李敏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徐徐问道:“那林姓绣娘也是临安府人,你俩应该认识吧?你说, 她的绣技比起你来如何?”

    “回、回娘娘,民女只是听过林淡的名讳,并不熟悉,民女不知道她绣技如何。”孟思哪里敢说实话。

    李敏轻笑了一声, 目光却越发寒冷:“不熟悉?在本宫面前你也敢说谎,谁给你的胆子?绣技那般卓绝, 画工那等精湛的绣娘, 又怎么可能出不了头?莫说临安府一地,即便是整个大周国, 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厉害的绣娘。你怎么可能对这等人物不熟悉?你的绣工与她的绣工放在一起简直不堪入目!你说, 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混入宫里来的?”

    孟思委屈得不得了,噙着泪说道:“娘娘, 民女并未使任何手段,民女, 民女……”她原本想说自己是凭真本事入选的, 转而想到林淡, 却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的确, 若非李修典从旁协助, 她完全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你什么?你不敢说了是不是?你这双手让本宫丢尽了颜面, 那还要它做什么?来人, 把她的手指给本宫夹断!”李敏略一挥手,便有两名宫女拿着拶子走上前,把孟思的双手套进去,用力拉扯。

    孟思痛得连连大叫,然后哭着向李敏求饶。李敏充耳不闻,只是闭着眼睛摇团扇,仿佛在聆听什么仙乐一般。别人不让她好过,她便要百倍千倍地奉还。

    恰在此时,几名太监抬着一扇巨大的、蒙着绸布的屏风走进来,还有一人怀中抱着一个小台屏,毕恭毕敬地行礼:“奴婢见过太后娘娘,娘娘,这是我家主子贤太妃送给您的礼物,说是祝您荣登凤位。”

    太后之位也是凤位,有人来送礼道贺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整垮三皇子的幕后黑手正是李敏,而贤太妃是三皇子的生母,与李敏有不共戴天之仇,她有那么好心吗?

    李敏睁开眼睛,朝那小台屏和大屏风看去,并未注意到孟思越发苍白的脸色。

    “什么礼物那般神秘,竟还用布蒙着?”李敏似笑非笑地道。

    领头的太监跪下回话:“启禀太后娘娘,是贤太妃嘱咐奴婢定要用布蒙着,以免惊飞神鸟。”

    “哦?”李敏来了兴趣,亲自走过去,把绸布掀开,然后愣住了。只见这扇巨大的屏风上竟然绣着一只五色孔雀,华丽的尾羽长长地拖拽在地上,并散发出五彩斑斓的神光。

    李敏原以为杜凡歌的那件凤袍已是巧夺天工之作,世上再难寻到类似的绣品,但眼前这幅孔雀图却完全不输给它。难怪贤太妃要命人把屏风盖住,却是为了防止这绣画的灵气外泄。

    李敏倒退两步,着迷地欣赏。虽然绣屏是死对头送来的,但她完全无法压抑心中的喜爱之情。

    那名太监把屏风转了半圈,又道:“娘娘请看,这扇屏风是用一块布料绣成的,且正反两面都有图案,对绣技的要求十分之高。”

    李敏再次倒退,表情惊艳。只见这扇屏风后方竟也绣着一只一模一样的孔雀,羽毛是白色的,却能在阳光地照射下散发出微微的五色光芒,看上去十分圣洁,十分华贵,其绣技、其画风,与杜凡歌那件凤袍简直如出一辙。

    “这幅绣屏莫非也是那位林绣娘的作品?”李敏猜测道。

    “回娘娘,这的确是那位林绣娘的作品。其绣法采用了早已失传的双面绣,世所罕见。”

    李敏拊掌道:“果然是她!”

    林淡的刺绣风格太过强烈,讲究飘逸唯美、色泽明丽、光影变幻,即便一窍不通的外行人也能一眼看出来。

    太监又指着那个早已被人遗忘的小台屏说道:“这幅绣作也是双面绣,其技法却与林绣娘的技法完全不同,乃这位孟秀娘的作品。当日在临安府,两位绣娘同时拿出这两幅作品参加甄选,谁赢了谁就能入宫为娘娘绣制礼服。后来孟秀娘赢了,林绣娘输了,但二位绣娘的作品都堪称绝世,且目前的大周国只有两幅,十分值得收藏,我家主子这才命人买来送给娘娘。”

    “是嘛?那就多谢你家主子了。来人,看赏。”李敏略一摆手,便有一名宫女递给几个太监一袋银瓜子,让他们拿去分。临到此时,李敏哪还不知道贤太妃给自己送礼物的本意?但即便她内里都快气炸了,也不可能让一个外人看了笑话。闹来闹去,她之所以出丑,却是被自家人害得!

    等几人走后,李敏拿起那个小台屏看了看,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这就是孟思的作品,这就是李修典吹得天花烂坠的双面绣?与林绣娘的作品比起来,它算什么玩意儿?

    思及此,李敏狠狠把台屏砸在孟思头上,直砸得她头破血流,几欲晕倒。她的十根手指早已经被夹断了,正无力地耷拉着,皮肉翻卷,鲜血淋漓,场面十分惨烈。

    李修典跟随李冉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一幕,连礼也忘了行便疾奔上前,把孟思抱进怀里,颤声开口:“姑姑您这是做什么,为何要对思思用刑?”

    孟思的嗓子早已喊哑了,双手也没有力气,只能凄惶无助地看着他。

    “思思?叫得这般亲热,你俩是什么关系?”李敏十分敏锐地问道。

    李冉连忙摆手:“不过一个低贱的绣娘罢了,如何会与修典扯上关系?”

    “好一个没有关系!”李敏指着两扇屏风说道:“大哥你来看看,这两幅绣作,你觉得哪一幅更好?”

    由于李冉不是京官,没有资格出席小皇帝的登基大典,只能匆匆赶回来在家中坐等,所以他并不知道妹妹因为一件凤袍,在大典上被杜太后狠狠压了风头的事。他只是略看一眼就指着大屏风说道:“自然是这一幅更好。”

    “好好好,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幅绣作要比这一幅要好得多。那本宫倒要问问我的好侄儿,你当时亲自在场审评,却又为何挑了这幅仕女图,反把这幅孔雀图打压下去!你接下这桩差事的时候,本宫是如何跟你交代的,你可还记得?本宫让你把全天下最好的绣娘送进宫来,替本宫绣制全天下最华丽的凤袍。你倒好,为了你那点私情,把这么一个玩意儿送了来!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私心,本宫在文武百官面前出尽了洋相!明明本宫才是真凤,却被杜凡歌那个假凰比了下去!而她选用的绣娘,正是你们不要的!”

    李敏指着李修典的鼻尖,一字一句说道:“本宫原本还指望日后你们能多多帮衬我儿,可你们倒好,反把自己的私情看得比我儿还重,比家族利益还重!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本宫要你们何用?什么大哥,什么侄儿,本宫的大哥和侄儿多得是,不缺你们两个!”

    李修典面容煞白,无力辩驳。自从得知林淡也入了宫,并开始绣制杜太后的礼服,他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早知如此,当初在临安府的时候,他就应该废掉林淡那双手,以绝后患。

    李冉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狠狠瞪了一眼儿子,然后才跪在地上向妹妹求饶,冷汗瞬间打湿了衣背。他仗着自己是西太后的嫡亲兄长才得到了家族的全力支持,若是西太后转而去扶持其他几个兄弟,那他无论是在家族中还是在朝堂上,都将再无立足之地!

    “娘娘,您说的太严重了……”他试图辩解,却又戳中了李敏的痛处。

    “怎么,你觉得今日这事不严重吗?本宫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被杜凡歌狠狠踩在脚下,被她比成了一只落毛的凤凰,这还叫不严重,那什么事才算严重?把这个贱人的手夹断了叫严重,伤害到了你们的利益叫严重,旁的都无所谓是吧?好好好,李冉,你真是好样的!你们给本宫滚,滚得远远的,本宫不想再看见你们!”李敏出离愤怒,挥手召来几名侍卫,把三人撵出去。

    李冉从未如此狼狈过,而这一切都拜他的好儿子所赐。走出宫门登上马车后,他压抑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反手就给了李修典一巴掌,斥道:“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你还带着她作甚,给我扔下车去!”

    李修典紧紧抱着孟思,哀求道:“爹,她已伤成这样,您就放过她吧!”

    “我放过了她,可你姑姑却不会放过你!我原本还想让你姑姑替你运作运作,把你送入翰林院,现在看来却是不能了。你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自己有想清楚吗?若是你姑姑改去提携你那几个堂兄弟,你待如何自处?为了一点儿女私情,你把自己陷阱了泥潭里,你现在可满意了?你既舍不得这个贱人,那便与她一同下去吧!”李冉用冷酷至极的语气说道。

    李修典向来在众兄弟中是最为出类拔萃的,也是最得李敏喜欢的。但如今,他狠狠得罪了李敏,自然也就失了助力,往后的前途当真是一片渺茫。更令他无法忍受的是,那些曾经被他看不起甚至欺压的堂兄弟、庶兄弟,都会爬到他头上作威作福,那日子何其屈辱,何其难熬?

    只一瞬间,他就心生怯意,抱着孟思的双手缓缓地、一点一点松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