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绣娘26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04章 绣娘26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看见杜皇后的第一眼, 林淡就呆住了, 她总算明白杜如松和杜如烟的好相貌究竟传承自谁。杜皇后身材十分高挑,由于清修的关系, 看上去非常单薄瘦弱,绝美的脸庞既透着英气, 又带着妩媚, 一双妙目氤氲着一层水雾,显得忧郁而又沉静。

    在这昏暗逼仄的陋室之中,她是唯一的光彩,也是唯一的颜色。何谓“蓬荜生辉”,林淡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然而可惜的是,杜皇后的额头印刻着几条纵横交错的伤疤,瞬间便把她倾国倾城的美貌损毁掉了。

    林淡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几条伤疤, 叫杜如烟十分尴尬。她悄悄去拉林淡的衣袖, 用目光哀求她莫要戳姨母的痛处。姨母原本是多么完美无瑕的一个人,如今却成了这样,她怎么受得了?

    杜皇后却丝毫未曾露出怨怪之色,反倒亲手替林淡倒了一杯热茶, 又笑盈盈地看了她好一会儿。外甥胸口中箭的消息,她其实早就收到了, 只是假作不知而已。即便知道,她又能如何呢?她无法离开道观, 更无法给予他们帮助, 只能无能为力地站在一旁观望。

    是这位林姑娘在危难之中救下外甥, 又仔细照顾他,让他恢复如初。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杜皇后非但不会反感林淡,还会对她无限纵容。林淡救了外甥,又悉心教导外甥女,把她想做却又不能做的事,都做到了。她对她感激不尽尚且来不及,又哪里会产生不满?

    “这是我亲手做的豌豆黄,林姑娘你尝尝看。”杜皇后柔声开口。

    “谢谢杜姨母。”林淡这才回过神来,一边抓起一块豌豆黄,一边又忍不住朝杜皇后额头的伤疤看去。

    杜皇后被她的称呼逗笑了,摸着额头主动解释道:“当初撞柱的时候,那柱子上雕刻着一些花纹,后来医治的时候不经心,便成这样了。”

    “原来如此!”林淡恍然大悟道,“难怪我看这些伤疤竟如此别致。”

    杜皇后忍俊不禁,杜如烟则捂着脸呻.吟。淡淡今天是怎么了,不会拍马屁就别拍嘛,为何要尬拍?她难道不知道这些伤疤是姨母永远不想提起的伤痛吗?

    杜皇后揉了揉杜如烟的脑袋,徐徐道:“烟儿莫要替我难过,这些伤疤于我来说早已不算什么。他来与不来,我都心如止水,在我眼里,唯有你和如松才是最重要的。”

    杜皇后执掌六宫十几年,又帮助年少的皇帝坐稳皇位,经历过的大风大浪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她也许会被打败,却绝不会就此倒下。别人提不起的,她能提起;别人放不下的,她也能放下。

    杜如烟立刻抬起头,眼眶红红地喊了一声姨母。

    林淡却在此时煞风景地开口:“杜姨母是清修之人,不能穿的太艳丽奢华,而那些道袍,做来做去总是一个样式,一个颜色,倒不如不做。”

    杜如烟受不了了,委屈道:“淡淡,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尽说这些气人的话!”

    不等林淡开口,杜皇后已摆手轻笑:“无碍,林姑娘说的是实话。我原本也不想做什么新衣裳。”做了新衣裳,又盛装打扮一番,她在那人面前非但不会显得更高贵,反而露了怯、低了头,像是在取悦他一般。他在她心里早已经死了,只穿这一件黑色道袍为他们的过去送葬,便已足够。

    杜如烟眼圈更红了,背转身去抹泪。

    林淡无奈地看她一眼,然后放下茶杯,正色道:“衣裳不用绣,您额头这些伤疤倒是可以绣一绣。”

    杜皇后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开口,“林姑娘是什么意思?”

    “别人都说您额头这些伤疤丑陋,可在我眼里,它们却很别致,只需稍加润色,便是一幅绝美的绣作。杜姨母您若是信得过我,便让我试一试如何?我保证,绣成之后,您会比未曾受伤之前更美!”

    林淡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她唯一能抓住的就是现在。所以她的想象力有些贫乏,无法凭空描绘一幅画卷,但与此同时,她却很擅长发现身边的美。在旁人看来是残缺的东西,在她眼里,总能或多或少地抓住一些亮点。若是在白纸上随意洒下一些墨迹,她便能通过这些近似于污点的东西,将之创造为各种各样美的事物。

    所谓珍惜眼前、活在当下,对旁人来说不过一句空话,却被她彻彻底底地施行着。

    “怎么绣?”杜皇后怔愣的神色渐渐退去,变成了兴味和期待。

    “把这些伤疤变成绝艳的花朵如何?彻底抛开过去,活出更美的自己,如何?”林淡一边说一边把杜皇后的伤疤描摹在纸上,然后笔尖染上一些朱砂,将那些纵横交错的线条,一笔一笔勾勒成一朵曼珠沙华。它形如烈焰,色如鲜血,美得十分张扬惑人。

    杜如烟盯着纸上的鲜花,许久说不出话来。

    杜皇后直勾勾地看着林淡,然后缓缓笑开了。她感觉到自己宛若一潭死水的心,正被这位神奇的小姑娘掀起一阵浪涛。原来伤疤可以开出花朵,心碎也可以铸就强悍,恰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好,”杜皇后一字一句道:“那便劳烦林姑娘了。”未曾出嫁之前,她就有大周国第一美人的称号,如今她倒要看看,比当初的自己更美,又会是何等模样。

    林淡搓了搓手,内心有点小激动。自从学会刺绣之后,她对美的事物总会特别留意。看见杜皇后的第一眼,她就被她眉心那些错落有致的伤疤迷住了,旁人都说杜皇后毁容了,可她却认为,只需稍加修饰,杜皇后还能更美!而这份美丽,竟然有幸诞生在她手里,只需想一想,她便有些蠢蠢欲动。

    她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正从一个养家糊口的绣娘,向艺术家的方向转变。

    准备好消过毒的银针和染料后,林淡肃容道:“杜姨母,我要开始了。或许会有一点疼,您忍一忍。”

    闭眼躺在榻上的杜皇后不以为意地轻笑:“无碍,我不怕疼。”挖心之痛她都忍过来了,还有什么疼痛是她不能忍受的?

    未免打扰林淡,杜如烟老早就被赶出去了。

    杜皇后需要量体裁衣,杜如松自然不好在房里等待,把妹妹和心上人送入道观便去了后山的凉亭观景。兄妹二人在亭中相遇,表情都有些忧虑。

    “淡儿要为姨母纹身?”杜如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完全不知道心上人还有这等技艺。

    “是呀,把额头那些伤疤纹成一朵曼珠沙华。”杜如烟捂着胸口,一副心肌梗塞的样子,“哥哥,你经常说淡淡有些彪,我还不觉得,今天总算是发现了。她怎么敢对姨母下针啊!姨母的皮肤又不是绣布,绣坏了可以拆线重来。倘若她没绣好,叫姨母容貌更为不堪,我到底要护着哪一个呀?”

    杜如松却轻笑起来:“姨母敢答应,自是做好了承受一切后果的准备。淡儿敢开口,自是胸有成竹、把握万全,你莫要为她们担心。”

    “哥,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对淡淡也太有信心了吧?”杜如烟紧张不安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可我就是莫名其妙地相信她。”杜如松看向静室的方向,目光说不出得温柔。

    杜如烟趴在桌上哀嚎了两声便安静下来。她真是拿这些人没有办法了,一个个的都那么有主见,胆子还天大!

    等了大约一个时辰,静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林淡慢慢走出来,脸上没什么表情,仿佛只是完成了一幅再普通不过的绣作。杜如松和杜如烟立刻走过去,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杜姨母在里面,你们进去看看吧。伤口有些渗血,用温开水冲洗并擦干既可,不要食用辛辣的食物,过个两三天也就好了。”

    杜如烟急匆匆地跑进内室。这些天她不回去了,就待在道观里照顾姨母。

    杜如松在林淡身边站定,柔声道:“谢谢你淡儿。”

    林淡摸了摸耳垂,满心的不自在:“无事,你进去看看杜姨母吧。”

    “我等姨母穿戴整齐了再进去。”杜如松陪伴林淡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见姨母在里面唤人,这才进去,刚绕过屏风就愣住了,眼里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杜皇后拿着一面铜镜,嗓音里透着轻松与快意:“怎么了?认不出你姨母了?”

    “哥哥定是被吓住了!我刚进来的时候吓得差点尖叫。哎呀呀,这位绝世大美人到底是谁呀?莫非是曼珠沙华幻化而成的妖精?”杜如烟搂着杜皇后的脖子撒娇,眼里全是惊艳的神采。

    杜皇后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看向铜镜,低不可闻地呢喃:“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只盛开在黄泉路上。以前的杜皇后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就是从地狱里开出来的恶之花。”

    容貌被毁后,哪怕她有心复仇,却已经没有再回去的资本。可现在不同了,若是利用得当,这副容貌将成为她最有利的武器。她与两个孩子所遭受的苦难,必有一日要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看见姨母眼里燃烧的火焰,杜如松竟隐隐感到一些不安,转而看向认真搓洗双手,表情沉静的林淡,却又缓缓笑开了。罢了,不管前方是刀枪剑戟还是鲜花遍布,他总要为这个人去闯一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