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绣娘17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95章 绣娘17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那位京城富商为了显示自己真有钱, 并不是胡乱竞价的骗子, 便留在孟氏绣庄里等自己的小厮把银票送来。孟仲替他倒了一杯茶,一面与之谈笑, 一面不着痕迹地打听他的来路。

    店门外,一些寻常百姓已经开始散了。他们很少看见如此巨幅的绣画, 所以才会围拢过来凑个热闹, 但是你若揪住他们,想问问这幅绣画究竟好在何处,他们却是回答不出来的。什么艺术风格,什么审美情志,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些太过抽象的东西,完全无法理解。在他们眼里,这幅绣画只是一幅骏马图, 几匹用黑色丝线绣出来的、仿若水墨画的骏马在路上奔腾, 初看挺有气势,再看也就是那样。

    许多文人墨客却还围在门前久久不散,口里吟诵着“骏骨千金产、名王万里归。风烟辞大漠,云电赴皇畿……”之类的诗句, 看上去有些神神叨叨的,很是可笑。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孟姑娘的绣作完全能与吴画圣的画作相媲美, 当时还以为是溢美之词,太过夸大, 今日一见才知是我太孤陋寡闻了。孟姑娘的绣技堪称当世第一, 无出其右。”京城富商看了看那些如痴如醉的文人墨客, 然后冲孟仲竖起大拇指。

    孟仲摆手微笑,正待自谦几句,却听门外传来一阵高呼,仿若发生了什么大事。二人立刻走出去查看。

    因为自己的绣画卖出去近万两银子的高价,而且还震撼了如此多的文人,获得了当世第一的评价,孟思这会儿心情正好,于是笑盈盈地推开窗户,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又被自己的绣画惊住了。然而下一瞬,她脸上的表情便全部凝固,有一种深切的恐惧感和无力感从她心底深处不可遏制地冒出来。

    只见对面的淡烟绣庄也挂出一幅一丈宽、一丈高的巨幅绣作,黑色的底布上绣着一只似狮非狮、似马非马,有鳞有鬣的猛兽,正双目怒睁、咆哮嘶吼。它口吐烈焰、四足生莲、满身金缕,其形其貌令人不敢逼视。而在这狰狞可怖的猛兽之上,却坐着一位身披白纱的菩萨,一手捻着杨柳枝,一手捧着玉净瓶,眼睑微合,唇角略扬,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神情悲喜。

    “这是观音大士和他的坐骑金毛犼!”路人仰头看着绣作,表情惊骇。

    他们皆被这头栩栩如生的猛兽吓住了,只见它黑里透红的双目中燃烧着火焰,似要择人而噬;血盆大口正做咆哮状,锋利的牙齿一根一根竖立,令人胆寒;脖颈上的鬃毛既浓密又厚实,一丝丝、一缕缕地飘荡着,仿佛伸手过去就能摸到那蓬松柔软的触感;遍覆身体的鳞片由纯黑色渐次变为浓烈的正红,还有金丝夹杂其间,隐隐闪烁着光芒;这金红二色延伸至尾巴时已幻化成真正的火焰,如钢刃一般的四爪踩着四朵怒放的莲花,又于口鼻处喷出一团熊熊焰火。

    这猛兽如此狰狞凶悍,仿佛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只是看一眼,就令人腿脚发软,肝胆欲裂。但在它的背上,却端坐着一位面貌安详,神态慈和的菩萨,菩萨的法衣在空中飘荡,仿佛带出一缕清风,浇熄了猛兽遍布全身的烈焰,叫那些吓得瑟瑟发抖的路人立刻感觉到了安全。所谓大慈大悲、降妖伏魔,大约就是如此吧?

    这幅绣画被分割成了两半,下半是猛兽,上半是菩萨;下半是凶恶,上半是慈悲;下半是烈焰,上半是清风。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和风格,却奇异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色彩浓烈,风格鲜明,运针如神的绝世之作。

    “这,这是观音大士和他的坐骑金毛犼!”不知谁颤巍巍地叫了一声,然后便有几位佛教信徒虔诚地跪伏下去,口里念念有词,表情激动难耐。

    在此之前,他们对观音大士和金毛犼的认知仅局限于寺庙里的佛像,或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观音大士和金毛犼具体是什么模样,世上根本没有人能够知道。但现在,看着这幅绣画,他们便明白了:原来观音大士如此慈悲,如此圣洁;原来金毛犼果是僵尸所化,如此狰狞,如此凶悍。

    那些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中的人物和猛兽,仿佛破开云霄,来到了现实,带给他们非一般的震撼。

    又有人惊异不已地道:“观音大士是不是活的?无论我站在哪里,他的双目一直都在注视我,他仿佛看得见我!”

    “真的,真是如此!”许多人都跟着附和。他们早就发现了,观音大士微合的双眼内隐约有灵光流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的视线都能与观者的视线对上,这简直是神了!

    跪在路边磕头的信徒越来越多,连那些文人墨客也都安安静静地站在角落,神情肃穆。他们完全不敢去评论这样一幅神异之作,因为绣布上的猛兽和人物太过真实,仿佛下一瞬就会腾空飞去,俯瞰九霄。

    朱雀大街是临安府有名的绣坊一条街,街道两旁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绣庄和布坊,也齐聚了临安府十之八.九的绣娘和布商。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家都是懂行的人,自然在栩栩如生的绣画之外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

    观音大士的脸庞栩栩如生,眼睑微合时眼角显现一些小小的细纹,嘴角上翘时腮边露出一些笑涡,都与真人的皮肤质感一模一样。能用绣线做到这种程度,非方绣娘的开脸针法不能实现;金毛犼的鬃毛蓬松柔软、根根分明,宛如实物,这分明是苏绣娘独创并已经失传的鬅毛针法;观音大士头顶隐约有光晕闪耀,绣线齐平匀密,光滑如镜,这是采用了撒针;金毛犼遍体覆盖鳞片,质感凹凸不平,颜色晕染自然,这是戗针和蹙金技法。除此之外,怒放的莲花和熊熊燃烧的火焰分别使用了掺针、施针、旋针等技法……

    这幅绣作几乎囊括了现世已知的所有绣技,色彩运用大胆热烈,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构图布局有紧凑亦有留白,历数当世顶尖绣娘或画师,再没有谁的作品能与之比肩。在它的衬托下,那幅黑白交杂的骏马图竟显得那样单调乏味、平平无奇。而孟思的绣技与林淡神乎其神的绣技一比,亦显得平庸至极。

    “开脸针法、鬅毛针法、叶氏针法……我细细一数,竟数出来三、四十种针法!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我看错了?”一位绣娘拉住同伴问道。

    “我也正迷糊呢!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我们都没看错,那就是真的了?”二人互相对视,表情震撼。

    “了不得,当真了不得!林大福生了一个好女儿啊!有这样一手超凡的绣技,林家早晚有一天能恢复昔日的鼎盛!”几位布庄老板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并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再不能与林淡为难。

    孟思早就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踉踉跄跄跑下楼,奔到近前,仰头看着那幅绣画,然后一一分辨林淡采用的针法,脸色越来越白,直至完全失去血色。她眼里的恐惧已经快凝为实质,看着这幅绣画就仿佛看着一座大山,满心都是难以逾越的无力感。

    孟仲将妹妹拉到身后,想说几句话安慰安慰她,或者贬损林淡几句,张开口却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词汇。就是再眼瞎的人也能看出来,林淡的绘画造诣和绣技,早已超越孟思太多。当孟思还在临摹别人的画作时,林淡已经能够独立创作,当孟思还在琢磨孟家的家传绣技时,林淡却连失传的绣技都已经摸透。

    两幅绣画面对面地挂着,一幅无人问津,一幅却围满了观者;一幅只有文人才能看懂,一幅却人人赞不绝口。究竟哪一幅更好,这还用说吗?

    看见双眼通红,几欲晕倒的妹妹,孟仲深恨自己为何要把她的绣画挂出来。若是不挂出来,妹妹就不用受到这种打击,眼下的情景,与公开对她处刑有何区别?她的画工与绣技,被路人一一拿出来与林淡做比较,然后贬得一无是处。从今以后,她还能拿起绣花针吗?还有信心坐在绣架前刺绣吗?而孟氏绣庄没有她这块活招牌,又该何去何从?

    一时之间,孟仲想了很多,但不等他想出一个头绪,之前拍下孟思绣画的京城富商却讪笑道:“孟老板,你这幅绣画我不买了,你自己留着吧。”话落急急忙忙冲到对面,高声喊道:“这位掌柜,我出八千两银子买这幅观音大士图!”

    听见他的叫价,众人这才清醒过来,继而轰然大哗。这样一幅佛光普照、灵性逼人的作品,谁不想带回家收藏?都说越是逼真的画像就越有灵性,这幅观音大士像连眼珠子都在动,座下的金毛犼抖抖鬃毛便似要活过来,若是挂在家中好生供奉,定然能产生灵韵!

    骏马图买回家只能束之高阁,这幅图若买回去,那就是镇宅之宝,可世代相传,且越传越显神异!买,一定要买!

    之前还只是纯看热闹的一众贵妇坐不住了,纷纷跑出淡烟绣庄,接连竞价:“八千两算什么,我出一万两!”

    “我出一万一千两!”

    “我出一万两千两!”

    “……”

    杜如烟直接看傻了,林淡情不自禁地搓搓手,按捺住内心的小激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