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绣娘2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80章 绣娘2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山村名医我是大反派[快穿]白月光佛系日常幼崽护养协会     男子的长相堪称万里挑一、举世无双, 是以, 他刚搬来几日,家里的小丫鬟就已经把他的底细探听清楚了。

    “回姑娘, ”小丫鬟看看四周,又贴近林淡耳朵, 像做贼一般偷偷摸摸地说道:“隔壁是废后杜氏的外甥和外甥女, 名唤杜如松、杜如烟,父亲乃安定候薛烈。杜氏得宠时,他们兄妹俩号称京中双霸,一个纨绔,一个骄横,几乎无人敢惹。杜氏被废后,他们的母亲也被夫家休弃, 二人便改了姓名, 跟随废后杜氏来到临安府居住。此处离杜氏修行的道观很近,方便照顾,他们便搬过来了。”

    当今皇帝幼年登基,颇有雄才, 把国家治理得极好,也与皇后琴瑟和鸣、十分恩爱。故此, 皇后的母族很受皇帝重用,慢慢把控了军政大权, 算得上一方豪强。只可惜花无百日红, 人无千日好, 杜皇后始终无子,乱了方寸,竟想毒害生产中的敏妃,把她的孩子据为己有,却因行动不够谨慎,被皇帝看穿了。

    皇帝大为震怒,当即便命皇后禁足,又有许多言官趁机弹劾后族,揭发他们种种罪状。皇帝彻查之后发现这些罪状条条都是死罪,不禁对皇后更感寒心,闻听她心有怨愤,试图撞柱自戕,终是对她彻底厌弃,一纸诏书废除了她的后位,并把她贬来临安府出家。

    废后如今就待在不远处的道观里修行,听说面容已毁,再也回不去了。她的娘家人为了自保,均与她撇清关系,唯独她的姐姐始终护着她,为此不惜与夫家决裂。只可惜她姐姐命不好,很快染病去世,她的一双儿女就带着巨额嫁妆来临安府投奔废后。

    说是投奔,不如说是照顾。废后现在什么都没有,一辈子都得待在寒凉道观内忍受凄苦。杜氏兄妹为了让她好过一点,不惜花费重金修葺道观,又搬来这处并不宽敞的宅邸居住。

    被废后毒害的敏妃因祸得福,晋升贵妃,诞下的皇子如今已有两岁,体内毒素尚未清除,比寻常孩子孱弱。皇帝对母子俩有愧,便大力提拔他们的母族,也不知是不是巧合,竟把敏贵妃的父亲李冉调来临安府任巡抚。

    如此,废后和杜氏兄妹的日子就更不好过,已然被临安府的高门大族排挤并孤立。若是没有极大的造化,他们怕是这辈子都出不了头,境遇并不比林家好多少。

    听完波云诡谲的后宫斗争,林淡颔首道:“日后该怎么来往还是怎么来往,无需刻意疏远。”她没有能力替人家锦上添花,却也不屑于落井下石。

    “真的不用刻意疏远吗?”丫鬟心里有些没底,毕竟杜家是连皇帝都厌弃的人家,与他们来往总要担一份风险。

    “不用,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你没听过吗?”林淡摆手道:“下去吧,我想睡一会儿。”

    等丫鬟出去后,她才缓缓皱起眉头,露出几分忧色。要想改变林家的境况是极其艰难的事,要知道,孟氏兄妹搭上的可是浙江巡抚,敏贵妃的母族。若敏贵妃一直圣宠不衰,李家就一日不会败,孟氏兄妹便能青云直上,越飞越高。

    林家现在已经被踩进泥里,还能翻身吗?还能斗得过手眼通天的孟家吗?

    一个又一个疑问出现在林淡脑海里,却又被她尽数摁下。不管前途如何渺茫,道路如何艰难,她且先把绣技学好,再谈其他。有了精湛的绣技,她就能把绣庄开起来,开起了绣庄,才有资格竞争皇商之位。饭是一口一口吃的,路是一步一步走的,急不得。

    思及此,林淡眼睛一闭,瞬间入睡。

    翌日,两位姨娘照例来给她上课,耐心解释道:“绣技是一门颇费苦功的技艺,你须得静下心来好好研习。学习绣技不能取巧,无有捷径,全靠一针一线织成,你可做好准备了?”

    “准备好了。”林淡拿出一套针线,慎重点头。

    两位姨娘欣慰道:“你有心便好。刺绣破费眼力,为了不失色调,需得挑选一处合适的地方进行操作。此地不可太暗,不可太闹,不可太乱,只取四字最佳,实为闲、静、明、洁,你看哪处符合标准你就在哪处坐下,我们慢慢学。”

    林淡四下看看,指着窗外的花园说道:“那就在院子里绣吧。”

    院子里树荫憧憧,鲜花朵朵,蝶舞莺飞,一派春日美景。坐在树下刺绣,光线既不会太明也不会太暗,周围不吵也不闹,实在是一个好地方。两位姨娘满意道:“那好,我们便去院子里绣吧。”

    一行人在院子里坐定,先解说刺绣品类,又言及图案花色,然后让林淡从最简单的平针绣开始练,直言道:“平针绣分为竖平、横平、斜平,有四个要诀,那就是平、齐、习、顺,不可疏密不均、不可重叠、不可交叉、不可露底布,练好了平针绣,你才能继续练习其他针法。平针绣是一切针法的基础,只这一种针法,你就能绣出世上绝大部分图案。明白了吗?”

    “明白了。”林淡乖乖点头。

    “我们先给你示范一遍,你看着。”两位姨娘各自拿出针线开始绣,很快,两朵惟妙惟肖的迎春花就出现在白色的绣布上,虽只是平针铺成、样式简单,却丝线密实,颜色粉嫩,非常可爱。

    林淡几乎一看就会,连忙捻着一根针开始穿线。

    家中没有多少仆役,两位姨娘除了授课还得做活,见林淡非常认真自觉,就陆续离开了,偶尔抽空来看一眼,又让丫鬟守着,防止她偷懒。

    林淡捏着一根绣花针,小心翼翼地在绣布上穿梭,表情看上去十分平静,内里却翻腾着无数怒火。她原本以为操作一根绣花针是极简单的事,真正实践起来才知道这有多难!她原本想在此处下针,那处出针,到头来手一抖,竟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好一朵迎春花硬是被她绣成了一坨鸟粪,黄的、白的,糊成一团。

    她盯着这坨“鸟粪”看了很久,捏着绣花针的手都在发抖。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拿针,而应该提刀,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给砍了。

    “小姐,小姐,你想干什么?”丫鬟见她忽然起身去了柴房,连忙跟上去。

    “小姐您不能拿刀呀,小心伤了手!”见她提着一把柴刀从房里走出来,丫鬟吓得脸都白了。

    林淡一言不发地把一块木墩立在院子里,举刀就砍。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她总想砍人,也不知道这个毛病是什么时候落下的。

    “小姐您干什么呀?您快停下!”丫鬟真被她弄哭了,想靠近却怕被四溅的木屑打到,只能站在原地劝解。

    林淡丝毫也不理会,三两下把木墩砍得稀碎,又慢条斯理地拍一拍沾满木屑的裙摆,徐徐道:“给我换一块绣布,我们继续练。”

    丫鬟看看她平静无波、仿若无事的脸,又看看地上碎得不能再碎的木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连忙替林淡换了一块绣布,又把地上的狼藉打扫干净,然后退出去老远,根本不敢沾林淡的边。

    林淡把柴刀藏进桌布下,像模像样地拿起绣花针,继续练习平针,刚练了一会儿三姨娘就来了,拿起那坨“鸟粪”看了看,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好在林淡今天没逃跑,也没偷懒,已经算是极大的进步,她倒也不敢苛责,反而说了许多勉励的话。

    林淡乖乖点头,继续刺绣,一刻钟后,一坨稍微好看些的“鸟粪”出炉了。她拎着这块绣布看了很久,久到目光都快冻住了才丢开手,弯下腰,从桌子底下摸出那把柴刀。

    丫鬟嘤咛一声,急忙倒退。

    林淡却不愿放过她,十分平静地说道:“再拿一个木墩过来。”

    丫鬟踌躇不定,被她轻飘飘地一瞥便似惊弓之鸟一般飞奔向柴房,片刻功夫就抱回来一个半人高的木桩。

    林淡慢吞吞地卷起袖子,慢吞吞地举起刀,三两下把那半人高的木桩削得只剩两尺长。刺绣几乎耗尽了她全部耐心,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砍人的欲望。为什么拿绣花针比拿刀砍人还难?为什么?!

    她眼里暗沉如水,面上冰寒如霜,看着着实有些骇人。当木桩砍完,她冷冽的气场瞬间收了起来,又变成那个娇蛮中透着一点儿小天真的姑娘。

    “好了,把地扫一扫,再给我换一块绣布,我们继续练。”照例把柴刀藏在桌布下,她十分平静地交代。

    丫鬟已经吓得气都不敢喘了,连忙用最快的速度把院子打扫干净,又把可怜的、只剩下一丁点屁股的木桩送回柴房。

    林淡刚坐下,四姨娘便来了,拿起两块绣布看了看,赞许道:“不错,有进步!继续练,不要停。”

    “我会的,”林淡点点头,提议道:“四姨娘,待会儿让小厮再抬几捆柴来,柴房里快空了。”

    “好,咱家淡儿也知道理事了。”四姨娘很欣慰地走了,林淡捏着绣花针继续练习,表情看上去要多平静有多平静。

    不远处,杜如松悄悄跃下树梢,摇头失笑。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彪啊!真是有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