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绣娘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79章 绣娘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白月光佛系日常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幼崽护养协会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林淡是被一根鸡毛掸子抽醒的, 睁眼时才发现自己正蜷缩在一处墙角, 一名身体瘦弱的妇人边打边骂,仿佛气得狠了。林淡尚未搞清楚状况, 也不知妇人与自己是什么关系,便也不好反抗, 于是抱住脑袋越发往墙角里缩去, 顺便整理一下记忆。

    虽然她搞不清楚自己是谁,曾经历过什么,却已然习惯了这种境况。

    原主名叫林淡,其父林大福原是马贼,靠劫掠商队发家,后来始终无子,猜测是自己作恶太多, 损了阴德, 便把劫来的钱财捐出一大半去修建佛寺、道观、路桥等,另一半拿去做绸缎生意,竟也慢慢走上正途。

    许是做多了善事,林大福的妻子在他五十岁那年生下林淡, 虽然没带把,却也是全家人的根苗, 自是看得比眼珠子还重,当真是含在口里怕化了, 捧在手心怕摔了, 娇惯得很, 待她长到十六岁就准备招一个赘婿,继承整个家业。

    然而好景不长,林淡刚满十五,快成大姑娘了,林大福却因当年那些恶行而遭了报应,被他劫掠过的一户人家的后代设了一出掉包计,将他花费重金从蜀州买来的蜀锦换成麻布,叫他赔得倾家荡产。

    林大福自觉对不起妻儿,于是一病不起,没两个月就亡故了,设计他的那户人家却凭借掉包过来的蜀锦赚得盆满钵满,又因家传绣技十分精湛,得了贵人的青睐,顺势在临安府定居下来,从此取代林家成为该地最大的绣庄。

    林家没了声誉,没了铺面,没了钱财,只余下孤儿寡母几个,日子委实过得艰难。如今正拿着鸡毛掸子抽打林淡的瘦弱妇人就是林淡的母亲,名为张惠,刚从一场大病中挣扎过来,见女儿还是那般娇蛮任性,不知收敛,心中恼怒,这才动了手。

    她一边打,一边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我让你跟三姨娘、四姨娘学绣技,学女红,你今天都干了什么?你以为林家还是以前那般光景,可以随你造是不是?一百两银子买一个陶罐,这种蠢事亏你做得出来!知不知道一百两银子够我们一家人花用多久?一年的开销全被你霍霍了,你今后喝西北风吗?你若是把绣技学好,也能像孟思那般绣出栩栩如生、价值连城的绣品,咱们林家何愁荣光不复?何愁家道中落?你爹没死的时候就经常念叨,叫你多学一点东西,日后好撑起家业,可你看看,他刚死没多久,你就把最后一点家底都耗干净了,你是想把他气活过来,还是把我气死过去?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原主自是有良心的,只是性格比较单纯,被人骗了而已。有人对她说那个陶罐是先秦古物,价值万金,她便买来了,原想送给母亲叫她高兴高兴,却没料差点把母亲气死。

    “今后你老老实实给我待在家里学绣技和女红,何时能与孟思一较长短,何时再出去。”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林母又抽了两掸子,便也停手了,脸上露出疼惜的神色。

    她口中的孟思就是设计陷害林大福的孟仲的亲妹妹,二人与林家的仇怨得追溯到上一代。当年林大福率领马贼劫掠了孟思、孟仲的父亲,叫孟父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兄妹二人从小在苦水里泡大,却也练就一身本事,哥哥擅经商,妹妹擅绣技,兄妹二人齐心协力把败落的孟家重新撑起来,发现林大福在临安府开绣庄,便也悄悄跟来,伺机报复。

    孟仲极有谋略,很快就取得了林大福的信任,并给他介绍了一笔大生意。当时是,林大福还是临安府唯一的皇商,专为皇族提供布料和绣品,于是挖空心思去各处搜罗奇珍布料,而在所有珍贵品类中,蜀州出产的蜀锦可谓天下一绝,却由于产量甚少,很难买到。

    孟仲一面为林大福牵线蜀州布商,一面拿取巨额抽成,又买通林大福的属下,让他调换货物。最终林大福亏得血本无归,孟仲却吸饱了林家的鲜血,顺势取而代之成为临安府的皇商。

    他能迅速在临安府站稳脚跟,与他的智谋有关系,却也离不开孟思的帮助。孟思长相娇美,性格柔顺,从小便学习家传绣技,甫一来到临安府,就凭一手绝活获得了巡抚千金的青睐,又通过巡抚千金引荐,认识了许多当地贵女,渐渐打出了孟氏绣庄的名号,也争得了皇商资格。

    在市面上,她的一副绣作可以卖出千两银子的高价,足以抵得上一个绣庄全年的收入。前些日子,她精心绣制的《风雪出塞图》被巡抚公子花费五千两银子买去,其价格之高令人咂舌。

    眼看林家越来越败落,而孟家却踩着林家越走越高,张惠如何甘心?看看显姓扬名的孟思,再看看不成器的女儿,她下定决心要逼女儿学绣技。所幸林大福为了家里的生意,着实纳了几个绣技精湛的姨娘进门,否则凭林家现在的家境,根本请不起好绣娘给林淡授课。

    只可惜原主不争气,不愿静下心来学习,反把希望寄托在一夜暴富上,着实花了许多冤枉钱。这一顿打是她活该,林淡便也不挣扎,等张惠打累了才试探道:“娘,学习绣技非一日之功,要不我还是去海边打倭寇吧?待我挣了军功,立刻就能光宗耀祖。”

    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走从军这条路比当绣娘合适。

    “你说什么?”张惠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我说我想去从军杀倭寇。一百个倭寇的头颅便能抵一级军功,等我攒够二十级军功,就给你捞一个诰命夫人当当。”林淡慢慢站起身,表情严肃。

    张惠深吸一口气,随即猛然跳起来,对准林淡的脑袋就是一顿乱抽,边抽边骂:“我叫你整天做白日梦,买一个破陶罐你告诉我是先秦古物,拎一根绣花针你告诉我你想当将军,你咋不上天呢?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咱们娘俩一了百了!”

    刚站起来的林淡立刻又抱着脑袋缩回去,心中一阵苦恼。她说的是实话,怎么就是没人信呢?

    但很快她就知道,从军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那部莫名其妙出现在她脑海中的、名为《修罗刀》的功法,竟然不适合这具身体修炼,只练好最基础的吐纳之术便再也无法寸进,除了力气稍有增长,体质略有加强,并无明显作用。

    林淡吐纳几次,均无法在丹田内凝成气旋,便也放弃了,“娘,您别打了,今后我再也不出去玩了,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学绣技,这还不成吗?”既已取代原主,她就得担起原主的责任,把这个家重新撑起来。

    “好了好了,姐姐别打了,孩子已经认错了,您就饶她这一回吧。”两个姨娘连忙跑过来拉架。林大福死后,他纳的十几个姨娘都没生孩子,又正值青春年华,自是包袱款款落跑了,唯独这两个年老的姨娘留了下来,与张惠母女相依为命。

    “日后她再偷偷跑出去,你们就打断她的狗腿!用这个打,莫要留情!”张惠把鸡毛掸子插在地缝里,严厉告诫。

    两个姨娘连忙点头,又把累得直喘气的张惠送回房间休息。

    等人走远了,林淡才慢慢站起来,撩开额前的乱发,露出一张印满红痕的小脸,模样看上去又狼狈又好笑。

    “噗嗤”,一道低不可闻的笑声从附近传来,令她耳尖微微一动。她绕着院墙走了一圈,终于在浓密的树荫中发现一名男子。男子目如朗星、鼻若悬胆,一张削薄的红唇勾出一抹摄人心魄的弧度,端的是风流倜傥,举世无双。

    他从树荫中探出头来,嗓音低低的,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沙哑,“小丫头,我不是故意在此偷看,实在是你家太吵,弄得我无法入眠,这才跃上树来探个究竟。”

    原来男子正是刚搬来的邻居,与林家只隔了一堵院墙。

    男子的容貌比之皎皎明月还要高洁,又比烈烈艳阳还要灼人,林淡却只是平淡无奇地看他一眼,点点头,这便走了。这棵树本就是男子家的,他爱爬便爬,没什么好计较的。再者,林淡似乎习惯了被人注视,并不觉得难堪或尴尬。

    男子看着她的背影发愣,听见自家小厮在下面喊人才堪堪回神,跳下树去。被人看见如此闹剧却丝毫不见羞赧,更不被自己的容貌所扰,这家的小姑娘倒是挺有趣的。

    “对面是哪户人家?”搬来数日,他终于对邻居起了一点好奇心。

    “对面是一家破落户,公子无须在意。”小厮摆手道。

    “破落户?”男子眸光流转,薄唇微弯,表情看着很是温柔,却叫小厮冷汗淋漓,差点吓尿。他忘了,自家公子如今也成了破落户。

    另一头,林淡正揪着丫鬟,问出同样的问题:“对面是哪户人家,底细如何?”只一个照面她便看出来了,男子那一身气度绝非寻常人所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