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战神20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74章 战神20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汉侯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在接二连三地撞击下, 铁丝终于绷断, 林淡这才打马上前,轻而易举地收割了余下几人的头颅。她甩掉刀尖上的血滴, 转身回望表情惊骇的村民,徐徐道:“看见了吗, 只要你们奋起反抗, 匈奴人其实并不可怕。每日射箭数千下,每日挥刀数万遍,日日如此,总有一天,你们的骑射功夫会比匈奴人更精湛,力量会比匈奴人更强大。面对他们的时候,你们也能像我这样, 举刀便砍, 心中无畏。这村口可以修筑箭塔,村外的草地可以挖掘陷马坑,家家户户都能设下陷阱,可攻可守。”

    她捡起一把弓箭和一个箭筒, 仔细绑在马鞍上,末了一字一句说道:“有些事情看上去很难, 但只要你们下定决心去做,就会变得很容易。再给你们十年、二十年时间, 你们可否把这座村落建造成堡垒?”

    领头的村民强忍激动道:“我们能!”

    林淡轻轻一笑:“那你们还怕什么?前方有西征军守着, 你们且安安心心地待在此处, 努力建造家园。十年、二十年后,哪怕匈奴人卷土重来,也攻不破你们的堡垒,打不败你们的后代。匈奴人全民皆兵,我们魏国也能如此,是也不是?”

    这些预言的实现,全都建立在边防稳固的前提上。若是换一个人来说这些话,村民们定会唾在对方脸上,骂一句“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匈奴人来了他们不跑,还能干什么?粮食、钱财,全都被匈奴人抢去,他们拿什么建造家园?小孩、妇孺,全都被匈奴人杀死,他们拿什么繁衍后代?活都活不下去,还谈什么全民皆兵?做梦都比这个更快一点!

    但眼下,说出这番话的人是林淡,却仿佛带给村民们无穷无尽的希望和勇气。

    “您是林淡将军吧?”终于有人壮着胆子问一句。

    偷偷跑出来的小豆丁听见这句话,整个人都傻了。其余村民一片哗然。他们原以为这人是林将军麾下的女兵,却没料她竟是林将军本人。不过,除了林将军,谁还能如此厉害,杀匈奴像砍瓜切菜一般。

    林淡解下系在腰间的匕首,远远抛给小豆丁,摆手道:“多谢你们救了我,盼日后有缘再会。我在此养伤的事,你们莫要宣扬,恐会招来灾祸。”她的身份太特殊,若传出去有可能会引来匈奴人的报复。

    虽然没能得到肯定的答案,但村民们已经确信,这位悍勇无匹的军娘,必是林淡将军无疑。

    “娘,娘,你快掐掐我!我照顾了林将军十来天,我还天天听她给我讲故事!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小豆丁激动地脸都红了,抱着那把匕首不肯撒手。

    他娘狠狠掐了他一把,见他痛得直叫,竟捂着嘴巴哭出来。她以为这回村民们死定了,却没料只林淡一个,便护住了他们所有人。她悍勇无畏、所向披靡,远比传说中更厉害无数倍!有她在,匈奴人总会被打跑,百姓早晚能过上好日子!

    确信匈奴游骑不会再来,林淡便打马离开了,回过神来的村民这才发出惊叹:“林淡将军没死啊!她被我们救了!”

    “我感觉自己救了全天下是怎么回事?”

    “你的感觉没错,我们救了林将军,也等于救了我们自己!匈奴人算什么东西,在林将军手里似蝼蚁一般,轻轻一碾便死透了!”

    “有林将军在,我们不跑了吧?匈奴人听见她的名号,还不吓得屁滚尿流?”

    “对,不跑了,我们修箭塔,造堡垒,挖陷马坑,我们要捍卫我们的家园!”

    本已陷入绝望的村民竟似打了鸡血一般,半点也不害怕匈奴人残破的尸体,齐齐蹲下来翻捡他们的遗物,有用的留下,没用的烧掉,弯刀、弓箭、匕首、马匹等物分给青壮年男子,充作战备。妇孺和小孩哪怕吓得瑟瑟发抖也不愿跑开,而是站在一旁看着。

    见多了这种场面,日后对上匈奴,他们将再也不会恐惧,甚至能激起反抗的勇气。正如林将军所说,有些事看上去很难,但只要下定决心,做起来其实很容易。

    ---

    一座高岗上,丁牧杰和李宪正眯眼远眺,表情凝重。高岗下全是密密麻麻的帐篷,放远望去至少有数万顶。

    “人数又增多了。”李宪吐出一口浊气。

    丁牧杰闭了闭眼,徐徐道:“应是最后一批羌族士兵汇合进来。我的离间之计,短时间内不会奏效,若想稳住局面,明日一战只能胜,不能败。胜了,五胡军队得了一次迎头痛击,内部才有生乱的可能。败了,他们尝到甜头,日后将盯紧中原这块肥肉。只一个匈奴就已让我们疲于应付,更别提五胡联军。魏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丁牧杰垂下头,遮挡自己充满讽刺和冷漠的眼睛。他原以为魏国会败给外族,却没料它竟毁在自己人手里。若是林淡还在,五胡安敢来犯?他胸口翻腾着数不尽的怒气,直想甩手不干,却终究抵不过良心,抵不过愧疚。

    这是林淡用生命在捍卫的国土,他不得不来,不得不救!

    李宪眺望辽阔无际的平原,沉声道:“明德,你莫要担心,我一直在派人沿河寻找林淡,她吉人自有天相,必会无事。在她回来之前,我们定要为她守好边疆,守好西征军,不能让她的心血毁于一旦。”

    但说归说,守好疆土和西征军哪有那么容易?这些日子,他们陆陆续续与五胡联军交锋过几次,虽是试探,却也渐渐摸清了彼此的底细。五胡联军虽各有盘算,不够齐心,但西征军的问题却更大。

    随同康王前来换防的几位将帅刚一照面就被莫啸射杀,简直不堪一击,连带的,西征军的士气也都受到了极其严重地打击。李宪掌管了林淡亲手训练的五千重骑,但这份责任于他而言,却似小儿耍大刀,根本没有施展的余力。他无法像林淡那样永远冲在最前面,更无法杀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没有林淡的带领,这五千重骑就像一柄钝刀,徒有其表,不具威力。

    林淡是将士们的主心骨,她在,西征军便军魂永驻,她亡,西征军便萎靡不振。这种状况根本不是李宪一时片刻能够解决的。

    “明日一战,我们有几成胜算?”李宪嗓音沙哑地问道。

    “三成。”丁牧杰语气平淡,“回去吧,今晚好好睡一觉。”

    李宪许久无话,只是望着不远处的河流出神。他在想谁,丁牧杰不用问也知道,因为他也在时时刻刻地想着那个人,想到心痛如绞。

    翌日,两军在一处谷地开战,莫啸有四族助阵,气焰比往日更盛,大笑道:“我真是佩服你们中原人,林淡那等旷古烁今的猛将,你们也舍得绞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本打算蛰伏草原,休养生息,是你们给了我机会。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今日我若不能一统中原,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话落举起大刀,勒令道:“杀!”

    五胡联军吹响号角,全面进攻。

    西征将士气得血液逆流,却也莫可奈何。林淡的确死在魏国,且很有可能是自己人动的手,目的只是为了争夺皇位。难道那个位置能比天下百姓更重要?他们心中有怨、有恨,斗志也就削减几分,一迎敌便已露了颓势。

    这一仗从日升打到日中,西征军节节败退、死伤惨重,五胡联军却越战越勇、杀声连天。若是今日五胡得胜,中原的大门将被彻底打开,魏国的百姓,乃至于高坐城楼的皇帝,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李宪身中数箭却不肯下前线,眼里不知何时已沁出血泪。林淡的座右铭已然成为他的座右铭——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林淡既死在这里,那他也要死在这里,什么荣华富贵、龙椅皇座,谁爱拿谁便拿去,没有这些将士,且看他们能安稳多久。

    待在军营里等候消息的丁牧杰正闭眼假寐,手边摆放着一把锋利的短剑。不知过了多久,他竟缓缓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不无满足地忖道:能与林淡葬在同一片土地,似乎也是不错的结局……

    在战火的喧嚣中,一切都在走向毁灭。恰在此时,从五胡联军后方竟驶出一群野马,个个膘肥体壮,来势汹汹。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冲入五胡大军,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阵型,冲撞中,许多战马倒了下去,更有许多五胡士兵成了马蹄下的亡魂。

    “哪里来的野马群?稳住,一定要稳住!”莫啸声嘶力竭地喊道。

    “把头马找出来杀掉!”一名羌族将军环顾马群,神情凝重。找不出头马,这些马群就不会走,五胡联军被它们彻底冲散,后果不堪设想。

    数量如此庞大的野马群他们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应该是由三四个,甚至五六个野马群混合而成。但每一个野马群都会有一匹头马。它们桀骜不驯,叛逆非常,不会愿意并入其它马群。那么眼前这些马又是从哪里来的?有谁能接连驯服五六匹头马,完全掌控它们的动向?

    “不好,快撤!”莫啸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刚喊完话,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一匹野马的马腹下钻出,顺手杀死一名匈奴士兵,夺了对方的弯刀,踩着挤挤挨挨的马背朝自己攻过来,不是林淡又能是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